search
一年前她遇害身亡,紀念她的動畫仍讓無數人落淚

一年前她遇害身亡,紀念她的動畫仍讓無數人落淚

瓶子君寫在前面的話

當身邊人經歷喪親之痛,你很可能會這樣安慰TA:「人總有一天要離開,你要學會放下」。

但你也知道,所謂「放下」,真的沒有那麼容易。生離死別,尤其是死亡,讓人難以應對。

今天給你推薦一部來自台灣的動畫片,想和你聊聊這個不容易說出口的話題:「死亡」。

前不久,動畫短片《來不及說再見》從1849件作品中脫穎而出,入圍了台際動畫影展。它將與昂西動畫節獲獎影片《Wicked Girl》等30部國際獲獎作品進入「國際短片競賽」。

不了解這部動畫的人,會看到它沒有離奇的劇情、沒有酷炫的特效、更沒有大咖的加持,它不過只是台灣公共電視台播出的一個不到3分鐘的動畫。

但了解這部動畫的人,都會知道它其實與台灣一年多前的一起非常非常可怕的悲劇有關。

製作 : 人森工作室
導演 : 塗皓欽
插畫 : 葉依柔

動畫 : 陳生佩 / 賴薇妮 / 塗傑恩

如果時光能倒流到2016年3月28日前,他們還是在台灣內湖區生活的幸福一家五口。爸爸媽媽養育了四個寶貝,大女兒「小蝌蚪」、二女兒「小燈泡」以及一對雙寶「小海豹」和「小鯨魚」。

▲四姐弟-插畫

然而,2016年3月28日,「小燈泡」遭到了一名精神病患者以極其殘忍的手段行兇,年僅4歲的她命喪當場。

▲民眾在現場送花悼念

(具體請點擊閱讀:台灣內湖隨機殺人事件

當天的新聞一出,震驚了兩岸,讓人又難過又憤怒。有的人開始討論對於精神病患者的社會政策,有的人在反思家庭教育,有的人開始抗爭「廢除死刑」……而「小燈泡」的家人還在親人離世的悲痛中,久久未能痊癒。

▲四姐弟-插畫

▲少了小燈泡的遊樂園

一年之後,台灣公共電視台頂著被眾網友說消費亡者的壓力,找到了「小燈泡」的媽媽王婉諭與「小燈泡」的姐姐「小蝌蚪」,邀請姐姐談談她如何看待妹妹的死亡。

創作團隊用了半年多時間聯繫「小燈泡」媽媽,最後說服「小蝌蚪」參與,完成了這部動畫短片。

紙巾請備好,短片在此觀看

《來不及說再見》視頻

讓一個孩子如此赤裸地談論傷痛?這聽起來真的很殘忍。尤其是最後小蝌蚪問候妹妹「小燈泡,你過得好嗎?我們想你,你也會想我們嗎?」,讓人十分心疼。

編劇柔婷以及「小燈泡」的媽媽王婉諭也想到這點,但是她們更希望用另一種面向讓公眾去了解「 死亡 」這個課題的意義。

在 facebook 上,編劇柔婷寫下了她的感受:

在「小燈泡」的家庭中,每個人處理這起創傷的方式都不同,有難過、有自責、有憤怒,但更多的是親子間的對話與相互扶持。婉諭(「小燈泡」媽媽)特別跟我們說,她在孩子小時候,就會跟他們談論死亡,也鼓勵孩子發問以及表達自己的感受。

「小蝌蚪」了解死亡是生命的自然狀態,但小小年紀的她,無法處理心中的思念。她說,她想到就會難過,她逼自己不要去想,但還是做不到。該如何放下心中的悲傷,是她的生命課題,也是每位面對至親離世的人,必經的心路歷程。

……

生命教育這堂課,是「小燈泡」事件給大家另一面向的啟示:如何談論死亡,如何勇敢面對自己的情緒,是每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原來,動畫背後的稚嫩旁白就是姐姐「小蝌蚪」完成的。本來製作團隊還想找專業配音,但「小蝌蚪」說,這是她妹妹的故事,她希望能自己完成。

錄音過程,哪怕數度哽咽,「小蝌蚪」也表示堅持要把它錄完,作為送給妹妹的禮物。

▲小蝌蚪人設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短片中並沒有大條道理教你怎麼放下,只有小蝌蚪哽咽又顫抖地述說了她與妹妹快樂的回憶,以及妹妹離去后自己的點滴感受。

初見妹妹的喜悅:

與她交換小秘密,迎接新的弟弟妹妹:

直到那一天噩耗來臨:

再也不願聽到別人談論你的名字:

這個動畫短片與其他的故事一起做成了台視《青春發言人》的一個特別的專題,談論了這個我們一直恐懼而不願提及的話題:

「 生命教育 」

最強大的人,在生離死別面前都會顯得渺小而脆弱;再開心的回憶,也會被面對這些時刻的恐懼和痛苦擊潰得支離破碎。

當我們對死亡避而不談,我們其實無法真正理解生命。

嘗試從理解這部動畫開始,打開自己,面對它吧。

* 本屆是第三屆台際動畫影展,也是該影展首次台灣以外的動畫作品。

** 動畫導演塗皓欽曾為蘇打綠創作過著名歌曲《小情歌》的MV插畫。

*** 文章參考、引用自青春發言人臉書內容以及小燈泡母親王婉諭的採訪報道。

ps: 一年前,在「小燈泡」的葬禮上,她媽媽特地在靈堂門前貼了一張告示,請自發前來悼念的人們「可以感動,可以悲傷,但不要批評、不要仇恨、不要憤怒」。

我們把這段話找了出來,分享給你。

留個步,讀一讀,再祝福

謝謝各位,來到小燈泡的靈前。

小燈泡的一生,一直都很相信世界的美好,我們一直愛來澆灌她。她帶著愛來到世界,我也希望她帶著愛離開。她帶著美麗,來到我們的家,我也希望她帶著美麗離開。

如果可以,希望你們能聽到身為一個母親微薄的心愿。

我希望踏進這裡的你們,不要在她的面前描述案發後她的容貌,那真的不美麗。

我希望踏進這裡的你們,能收起仇恨,我從來都不認為仇恨、責備能解決問題,我一直努力的以美好、溫柔的方式教養著她,我們一直都深刻感受著這個世界的美好,至今,仍是。她完成了她來到這個美麗世界的任務,她瀟洒的離開。我希望陪著她離開的,仍是滿滿的愛。

也因此我希望在這個房間內,我希望在這個最後的最後,能不要在她的靈前評論對方,不要評論你們想怎麼對待對方。

一如我的發文,我一直都只能代表我自己。

你們有你們的情緒需要紓解,我能理解。但我也有我情緒需要處理。如果,如果,如果,你們愛我。如果,如果,如果,你們願意尊重我。我真的希望這個房間里可以悲傷、可以感動、可以懷念,但不要批評、不要仇恨、不要憤怒,我真的希望在最後的最後,她的心中,仍然只有對這個世界美好的回憶。小燈泡外表很美、很可愛,但那都遠不及她內心百萬分之一的美,她溫柔而柔軟的內心的可愛。

我很真心、用力的請求,再開口前,留個步、深個呼吸,把你們的負面情緒留在門外頭,或收到心裡最深處,讓小燈泡感受到你們滿滿的愛,就夠了。

小燈泡的媽媽 謝謝你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