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種讓耳朵「高潮」的藝術,偏偏被我們弄成色情

這種讓耳朵「高潮」的藝術,偏偏被我們弄成色情

ASMR」在國內流行是近兩年才開始的,有人叫它「耳騷」,有人叫它「顱內高潮」。

你能在各大視頻平台搜到ASMR,光看封面就夠高潮了。

「嬌喘」、「舔耳朵」、「呻吟」是出現頻率最高的關鍵詞。

先聽一段感受一下。一定要戴耳機才有效果:

聽ASMR最常見的體驗,就是姑娘們一邊給你舔耳朵,一邊在你耳邊告訴你:

ASMR其實很純潔,目的純屬幫你放鬆頭部、耳朵和助眠,小哥哥你別想太多。

用腳趾頭都能看出來,這種ASMR不過是一種另類的色情服務:用濕漉漉的聲音舔遍你全身,用情色的詞句帶給你性愛般的迷幻體驗。

大部分視頻的封面都不會騙你,你抱著什麼目的進去,肯定能看到想看的。

很難相信,一個身心健康的正常直男面對如此視聽衝擊,還能達到助眠效果。不傷身體就不錯了。

除了錄製好的視頻,你甚至可以在各大直播平台看到ASMR直播。

「小哥哥睡了么,我給你舔舔耳朵好不好?」

如果以上描述的這些碰巧是你所了解的ASMR,或是第一次接觸ASMR,那麼你絕對不會懷疑ASMR的色情屬性。

你更不會想到,這些用色情擦邊球博眼球的東西,根本不是真正的ASMR。

ASMR的全稱,是「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翻譯成中文是「自發性知覺高潮反應」,我再用人話來解釋一下——

人的視覺、聽覺、嗅覺、觸覺等等受到某些外界刺激,導致大腦、頭皮、後背或者身體其他部位產生的特殊反應,都屬於ASMR。

再簡單點說,ASMR就是一種特殊的快感。

有些ASMR在於視覺。Youtube上有個叫The Food Surgeon的頻道,只干一件事:給食物做手術。

比如將草莓上的小種子一顆顆剔下來,總能讓人看得渾身痒痒:

嗅覺也能產生ASMR反應,有人喜歡聞榴槤味、聞被子剛曬好的味道,聞下雨時泥土的味道,有些直男聞到自己臭襪子都會很爽。

至於ASMR的核心領域,無疑是聽覺。畢竟耳朵是人體最敏感部位之一。

有些人會喜歡下雨的聲音、理髮時頭髮被剪斷的咔嚓聲、秋天踩枯樹葉、揉搓一張紙、鋼筆筆尖從紙上劃過、還有指甲劃過黑板的聲音。

ASMR大概2012年開始在Youtube大規模出現,最初目的很清楚:幫助觀眾放鬆精神、助眠。

想體驗這種快感的觀眾老爺,可以直接到文末,杜少精心挑選了一段ASMR。

為給觀眾耳朵呈現一個真實、安靜的環境,製作ASMR的要求很苛刻:

第一,除了攝像機,還需要一台仿照人耳的模型設備,這玩意挺貴,從4千塊到4萬塊。

有了它,播主才能在你耳邊說話。

也有人將設備拿在手裡擺弄,模擬掏耳朵、舔耳朵更方便。

圖片來自VICE

買設備並不困難,有錢就能買到。國內形形色色的ASMR播主都人手一台,看起來挺像回事。

但ASMR最關鍵的,是需要非常安靜的環境。除了想讓觀眾聽到的,不能有其他任何雜音。

這一點,國內很多播主就模仿不來。

做「ASMR直播」其實是最典型的錯誤。直播有太多不可控的環境因素,一定會摻雜許多怪異聲音,影響聽眾睡眠。

「第一次看國內的ASMR直播,剛有點困意,主播失手打碎了玻璃杯,那一瞬間我特么就像被人用啤酒瓶子掄了腦袋一樣激靈。

相反,專業的ASMR播主一定會花大量時間錄製視頻,然後調音、降噪,反覆打磨。

最有名的一位播主無疑是Maria(Youtube頻道:GentleWhispering).

4年前她在Youtube上傳的一段視頻「*_* Oh such a good 3D-sound ASMR video *_*」,播放量直飆1777萬,至今仍是Youtube播放量最高的ASMR視頻。

她只做了三件事:輕聲耳語、敲擊木梳柄、梳頭髮。

我身邊看過這段視頻的朋友,無一例外表示:有種從後背直達腦門的酥麻感。

Youtube觀眾也紛紛好評:

「我媽問我為什麼開著手機睡覺?」

「我連視頻都沒看,只是打開手機倒扣在桌上就昏睡過去了。」

外貌、身材都很好的Maria,視頻卻沒有一絲性暗示。來看Maria的觀眾,也都是為了放鬆、助眠而來。

知名度相似的ASMR大神還有一位,叫德叔(Youtube頻道:MassageASMR),已經是個禿頂的中年老頭。

德叔的ASMR會用各種各樣的小道具。木盒、刷子、塑料袋、甚至一張紙板,都可以做出非常爽的聲音。

為把控好聲音節奏,德叔總會將耳朵靠在音源上,確保聲音質量。

他甚至還剪輯了一段長達10小時的ASMR,目的無他:

只為讓觀眾能在不間斷的ASMR中,安心睡滿一整覺。

還有些ASMR播主,視頻中連臉都不露,你的所有注意力都可以用於聽聲音,放鬆大腦。

你看,這才是真正的ASMR。

遺憾的是,這樣一件好事情,到國內卻變了味。

ASMR進入的早期,很多姑娘的作品還算走心,目的的確是為觀眾緩解疲勞。但稍一推廣,ASMR就開始跑偏——

為搶佔這個新鮮領域,視頻製作者們胸腿齊上,一時間ASMR圈子烏煙瘴氣。B站和直播平台每天都會封掉大量ASMR視頻。

「晚上12點我打開一個ASMR直播想要助眠,聽了10分鐘嬌喘后我精神了一整晚,第二天起大早到公司,主管還誇我變積極了。」

無疑,很多國人給ASMR的定位,早已不是放鬆、助眠。

某些視頻網站給「ASMR」做推廣時,乾脆打上18禁標籤。正經做ASMR的博主剛剛上傳一段視頻,卻被告知視頻被按照關鍵詞,自動歸類進了「會員服務」。


就連ASMR最常見的翻譯,都是「顱內高潮」這一暗含性暗示的詞語。

在日本,ASMR有兩種:一種是女優精心錄製床上服務的ASMR音頻。聽聲音你便可以想象女優和你躺在一起,在你耳邊說話。

女優告訴你這就是色情服務,正大光明;有性需求的客人專門來購買,心滿意足。

另一種則是認真做ASMR的播主,只服務需要放鬆、助眠的觀眾。大家互不侵犯,各自發展。

但今天在國內,正經做ASMR的播主們為避免誤會,還要特意給自己的作品標註「與色情無關」。為此,她們作品的播放量,連色情擦邊球播主的十分之一都達不到。

用心的人,過得不如投機取巧的人,這是最悲哀的。

當性慾成為第一生產力,我們便不配擁有好東西。

最後,附上一段杜少我非常喜歡的ASMR,聽過的人全都高潮了。(如果你不戴耳機,可能會覺得這是個神經病。)

視頻來自Youtube頻道:Asmrsurge

如何用120塊的酒喝出120萬的尊貴這個日本老頭罵女人Bitch一萬遍,姑娘們卻想睡他更多遍

買手店禮儀黑人手機

加班設計師私房照

圖片均轉自網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