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蘭台說史?保姆縱火案背後:曾有哪些人如此殘忍

蘭台說史?保姆縱火案背後:曾有哪些人如此殘忍

6月22日清晨5點左右,杭州藍色錢江二期小區的2幢18樓1802突發大火,現場救出的3個孩子和媽媽經搶救無效死亡。警方判定該起火災為人為縱火,逃生的保姆有重大作案嫌疑。經過審查,該戶保姆莫某某初步交代了其於當日5時許,使用打火機點燃客廳內物品,實施放火的犯罪事實。

多位家屬都表示,在他們的印象中,女主人一家對保姆很好,根本沒把她當過外人,甚至家族聚會的時候還會叫上她一起參加。某知情女士回憶說:「保姆說要買房子,錢不夠,就借了她10萬元,平時家裡那輛賓士ML350也是給她開的,用來去菜場買菜和接送孩子上學……」。誰曾想這好心借的十萬元竟然成為了一個惡魔的殺人動機。生活在現代社會的我們很難理解一個人為何如此殘忍,殺死包括三個孩子在內的人。

但是如果我們翻開歷史書就會發現這種針對弱者的殘忍,因為一點點利益就橫加施為的暴虐史不絕書。

事發后保姆莫某某在樓下接受警方詢問

被虐者的反擊險些要了嘉靖皇帝的命

「嘉靖嘉靖家家皆凈」這是一句膾炙人口的短語。很多人都知道這句話來自嘉靖皇帝那糟糕的執政理念。除此之外,嘉靖皇帝最受人詬病的,就是其沉迷於修仙,將國家治理放在一邊。但是很少有人關注,其修仙的藥材,其中包含了女子初潮的經血。結果為了更多的「藥材」,嘉靖皇帝逼迫宮女們服藥催發月經,結果導致宮女大出血致死。最後嘉靖的暴行逼得宮女們造起了反,幾個小女子還差點成功「弒君」。這個故事被遊戲開發者知道之後,做成了刺客信條的番外篇。

刺客信條的線主角

一個小宮女往往只有十二到十四歲,就因為皇帝的迷信而被迫服用大量催經藥物,最後在絕望之中反叛被凌遲處死。要知道此時完全是和平時期,一個人能因為自身的慾望而干下這種殘害婦孺之事,可見得有多麼喪心病狂了。與之相對,宮女們為了自保,情急之下,盲目地選擇縊殺嘉靖,也在情理之中。

殺死嬰兒多因經濟問題

嬰兒是人類的未來,因此全人類都熱愛嬰兒。甚至在我們的大腦中進化出了一種名為「可愛行為」的東西,只要見到類似人類嬰兒的「萌萌噠」生物都會產生撫摸和摟抱的衝動,也是因此原因,人類開始大規模馴養毫無經濟產出的寵物。以至於到了現代社會,吃雞屠狗等滿足口腹之樂的舉動,都被某些人視為野蠻、未開化的表現,就更毋寧說殺嬰行為了

所以,無論這個國家發展水平如何,殺嬰行為只要爆出那麼一定會得到大部分人強烈的抨擊和排斥。但是古代恰恰因為經濟原因有著強大的殺嬰傳統。這個傳統一直到今天都能找到幾個惡劣的個案。

諷刺重男輕女的漫畫

而被殺死的往往不是男嬰,因為在古代小農經濟下,一個婦人幾乎等同於一個累贅,在體力勞動比例越大的地區越是如此。這就導致了古代的婚姻習俗和今天是相反的,女方需要陪嫁大量嫁妝才能保證女方出嫁不受欺負,結果窮人家的女兒往往非常難嫁。這迫使古代社會有了不少殺死女嬰的陋習。

在宋代,因為土地買賣和人口流動更加自由,結果「城市聚集」效應之下,農村的男女差距更大了,也有了更多的殺死女嬰現象。

此外,當時無差別的墮胎行為,也是時常發生,數量相當龐大,這從流傳至今的各種神怪故事也能看出蛛絲馬跡。《夷堅志》記載南宋時期四川的何侍郎曾經去地府走訪三日。他看到地獄累積墮胎婦女數百人,冥官不知如何判決,才委託其審理。這位何大人毫不留情判處婦女們返回人間作母豬,也對自己判詞深感滿意,甚至書寫入冥本末,遍揭邑里,以示懲戒世人。

從何侍郎進入地獄審判墮胎母親一案觀來,這件由宋代四川地方官闡述的鬼故事反映出當時生活中墮胎數量,以及民間認為這些母親將會面臨入地獄、輪迴畜類的下場。可見殺嬰在當時就是極為不得人心的事。

血腥瑪麗殺戮慾望背後有宗教因素

當然,某些人有很多種理由肆意殺戮,窮人多半為經濟,富人多半為了地位、權力或者某些其他因素。而宗教則造成諸多悲劇的一個重要理由,有為了修仙導致大批宮女慘死的嘉靖皇帝,歐洲則有個更為知名的人物--血腥瑪麗(伊麗莎白·巴托里)。作為一個「殺死最多女人的女人」其行為已經不是能用殘忍來形容了。或許女性偏執起來真的比男性更為可怕吧,後來法庭審判出來遭瑪麗毒手的死者數目是驚人的,多達300人(指控者聲稱這個數字為650人)。但是無論如何,這個數字至今是無人超越了。雖然沒有瑪麗沐浴在處女鮮血中的直接證據,但是所有的證人都一致聲稱有嚴重毆打,灼燒或割傷手,屍體檢測證實死者有受到酷刑。

伊麗莎白·巴托里的肖像

伊麗莎白的殘忍,可能和其少女時期和一名農民的兒子相戀生子,卻不得不在次年於未婚夫男爵結婚有關。愛情失敗,而婚後,伊麗莎白的丈夫有因和奧斯曼帝國的戰爭導致常年不在身邊,這讓她加入了某個宗教性質的黑魔法組織,最終釀成了數百名少女的慘死。不過「血腥瑪麗」也受到了懲罰,死者太多了,導致其家族也無法庇護她。終究在五年之後這個「殺死最多女人的女人」病死在了牢房中。

軍隊的集體屠殺行為多有政治目的

但是「血腥瑪麗」再怎麼厲害,也只是一個女伯爵,最多在自己的城堡里有著一批實踐自己黑魔法的幫凶。自古以來要說欺凌弱小,屠殺婦孺,還是要數軍隊運用的集體力量,幹得最為凶暴。

在古代軍功是最快的升職通道之一,從速度來講可能要遠遠高於文官的科舉進士們。或許是有利必有弊吧,作為軍人要想證明自己,那麼敵人的首級就是必不可少的。畢竟古今動物學家都指出動物的頭顱是具備辨識性的肢體部分,於是斬首記功成了古代軍人統計戰果的最有效方法,東西方世界皆是如此,這個也不難理解。

但是,敵軍的首級往往不是那麼好砍下的,尤其是像明末那種,主要的精銳被大量抽調前往關外並損失,導致軍隊的戰鬥力直線下滑特殊時代。

但是敵人沒法殺死,武夫卻必須撈功。於是,色厲內荏的統兵將領們各種歪腦筋就出來了,堪稱「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以明軍對八旗少有的大捷--遵永戰役為例,后金將領阿敏選擇的是典型的「明哲保身」戰術,八旗本部只損失了四百名士兵就撤退了。但是明軍一方卻聲稱次戰斬首了七千多--阿敏留守的總兵力為五千。

那麼,這多出來的兩千多顆滴血的人頭這是怎麼回事呢?很簡單殺良冒功唄。

反正滿洲人和漢人的長相差別不是很大,將人頭砍下來,把頭髮剃了就是一個個的軍功啊。更何況此時關外漢人已經基本歸順滿洲剃髮成了順民,就算被點驗記功的官吏看出是漢人首級,也能夠用這個「非常合理」的理由去矇混過關。屆時只需要上下打點好了,皇帝老兒也不太可能真的拿前線的帶兵將領如何,畢竟兵權在握的將領,可不是魏忠賢之流的隨軍內官監軍說如何就如何的。

祖大壽等明軍參戰將領如果得知阿敏的實際兵力估計會很震驚

但是,凡是講究個度,這些被殺的人的大部分至少還是男人,而且也確實有四百個真正的八旗兵丁。而且遵永戰役中很多次戰鬥都是以弓弩擊退告終的,導致明軍無法及時斬獲八旗首級,這意味著可以虛報部分戰績。總得來說,真正殺良的總數不是那麼多,畢竟大家都講究個吃相問題。

而且由於明代這種事情太多了,往往要派出專門檢查的官員進行檢查。哪怕是李成梁這樣在當時和戚繼光、俞大猷等齊名的武將,在上報了斬首數量后,一樣被質疑是否有殺良的行為。因此就算是武人和檢查的文官打點好了,也不敢做太過,畢竟上頭有著錦衣衛和東廠之類的大量情報機構,官場積弊睜隻眼閉隻眼倒也罷了,軍隊全這樣胡搞,社會必然亂套,這是皇帝不可能縱容的。

所以我們就可以理解為何崇禎四年,陝西副總兵趙大胤在韓城聲稱斬首了5000起義軍后,迅速被有關方面檢查出來是殺良。按理來說這時候所謂「殺良」已經是潛規則了,關鍵是其吃相是難看數量太多了。但是如果僅僅是「殺良太甚」,是不足以讓這支明軍載入史冊的。其要害所在是趙大胤所報斬首數明顯摻了大水,更令人髮指的是被斬首之人大多是婦孺,史載(趙大胤)「報斬賊五十級、而婦孺之首三十有五。」

斬首記功的軍功計算方式必然伴隨著軍隊殺良冒功的劣行

人類天生是同情弱者,尤其是女人和孩子。乃至在監獄這種遍地人渣的地方,因欺凌弱者入監的罪犯都會被其他罪犯歧視,強姦犯甚至會被其他囚犯雞姦。

大明將領趙大胤的作為,實在突破了人類智力和道德的下限了。他侮辱檢點官員智商,愚蠢地將戰果誇大百倍已經是小事,專挑婦女下手,其無疑證明此人有著極強的暴虐人格。只是和本文開頭的保姆一樣,在事先並沒有暴露出來或者說沒有機會暴露出來而已。由於趙大胤的將軍身份,一旦有了機會,在明末搞出的大新聞,自然就比杭州的保姆莫某某要大得多了。

同是具備暴虐的本性,如果說趙大胤是真小人,那麼同為明末著名人物的張獻忠,那就是個偽君子。

不久之前出土的「江口沉銀」表明張獻忠絕非後世一些冬粉想象那樣,是個愛民親民的好人。那些未被融化的婦女首飾,無言地書寫了他犯下的累累血債,詳情可見蘭台說史往期文章《張獻忠屠川是清朝編造的嗎》。

事實上,早年張獻忠確實有著把四川當作自己根據地的想法。因此,他在一開始也曾掩蓋自己那反社會的人格,試圖偽裝成李自成一般的「義軍王師」。在入川之初。張獻忠也曾下令不許部下亂殺一人,不許擅自搶奪當地的婦女為妾。在1644年明朝正式宣告滅亡后,四川地區也確實因為張獻忠的偽裝,安定了一小段時間。

張獻忠曾屢次詐降擊敗明軍,可見其偽裝功力堪稱超一流

但是,一切都隨著南明小朝廷的建立而灰飛煙滅。曾經,有不少明朝的官員爭先恐後加入張獻忠的隊伍,因為他們認為明朝已經滅亡了,但是當「正統」出現的時候,一切都變了。四川境內忠於明朝的力量迅速開始了和張獻忠的對抗。首先明軍殘兵在貴州援軍的配合下拿下了重慶,隨即,整個四川南部都被明軍收復。

遭到重大打擊的張獻忠這才發現,四川人其實非常忠於明朝,只是之前在自己的偽裝和高壓下才不得不暫時投誠而已,如果有選擇的機會,他們肯定不會選自己。於是,張獻忠殺心大起,最終成為了四川人口口相傳四百年的大魔頭。

尤其是屠殺成都居民那次,民眾們並無違法之處,但是張獻忠為了達到震懾的目的還是下令大肆殺戮:

「被拘百姓無數集於南門外沙壩橋邊。一見獻忠到來,眾皆跪伏於地,齊聲悲哭求赦….隨即縱馬入人群,任馬亂跳亂踢,並高聲狂吼『該死該殺之反叛!』『』」隨令軍士急速動刑。冤呼痛哉!無罪百姓齊遭慘殺『「。

這段文字是當時被張獻忠聘為」顧問「耶穌會西方傳教士留下的,是不可能被清朝官方或者仇視」八大王「的地主仕紳篡改的」張獻忠屠蜀「證據。

人類殘忍的行為能否被遏制

人類是世界上唯二會因為某些理由而對同類大肆殺戮的動物(另一種是貓奴們的「主子」)。某種程度上,因為數百年的漫長進化過程中,人類一直以次級掠食者的身份存在於自然界,和我們的「貓主子」一樣,某種未知的主管殘忍性情的基因一直伴隨著我們。進入文明社會後,這些在進化中出現的所謂「本性」被逐步壓制,但由於人類進入大分工與大協作的工農業社會的時間還太短(相對於人類作為掠食動物的時間),這些「本性」的基因一時間難以抹去,這就是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激發某些人殘酷性情的基礎原因之一。

或許有一天,我們能通過不斷增長的利他情節和人與人之間越來越密切的社會行為而徹底拋棄這種暴行吧。不過看著這位保姆和明末的各方勢力,恐怕人類要想擺脫嗜血的低級趣聞,是依然任重道遠。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