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位安農大學子的畢業感言,感動所有合肥人!

這位安農大學子的畢業感言,感動所有合肥人!

長江西路130號

這裡定格了多少人的青春和回憶

而如今,你們又在哪裡?

在其中學習和工作的人,對130號這個數字再熟悉不過了,那就是安徽農業大學所在地。安農大就像一個遺世獨立的老人一樣,在這裡靜靜地端坐了89年,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學子!

當年聯考填報志願的時候,我告訴爸媽寫的是安徽農業大學。他們差點就要暈過去,「我們辛辛苦苦供你上大學,就是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像我們一樣當農民,你怎麼就填了一個農業大學。」我告訴他們,我要當農業專家,讓你們種地不再那麼辛苦。

安農大南門口的崗亭旁,一個保安大叔正在低頭看手機。他跟我剛入學遇到的那個大叔很像,正是他的一個微笑,讓我對這個陌生的環境充滿了親切感。「大叔,我回來了,你還認識我嗎?

當年的我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站在校園的分布圖前,徹底迷失了方向,安農大太大了。而我也在慶幸自己的選擇,因為按照當時的觀念,只有好大學才有大校區。

安農大的很多教學樓都是民國時期的建築,木質的扶手、浮雕的牆面、水泥材質的地面和微微上揚的飛檐,古樸的勤政樓陪伴了一代代農大學子的理想。曾經的老師,你還在這棟樓里辦公嗎?

操場上的學生正在打球。當年的我也如同你們一樣青春,任用汗水洗禮著同學之間的友誼。籃球場塗鴉牆邊,我們也曾坐在石階上吹牛逼。那些吹過的牛逼或許都沒有實現,但是我們的無畏卻定格在那個盛夏。

宿舍里本該充滿了生活氣息,但是隨著畢業季的來臨,很多學生離開了校園。再也難見男生回宿舍打鬧的場景,再也不見情侶依依的送別。

開水房周圍放了很多水瓶,為了防止同學錯拿,很多瓶上面還寫了文字。陪伴我四年的開水瓶在畢業那天突然丟了,就如同我的青春。

寢室門口,一輛輛腳踏車整齊地排放著。我的那輛,後座曾經坐過我心愛的女生,我帶著她穿過陸羽路,那個夜晚空氣都是甜的。

大部分大學時光都是在圖書館里度過的,查找專業資料、學習新知識,累了就趴在桌子上面睡一會。現在的我多想再進去看一會書,而我已經沒有了專屬的校園卡。

黑板、講台、座椅,我常常還會夢到坐在農大的教室里。在109教室,我曾經學過大學英語。老師聽寫的英文單詞,當時會寫的現在都不記得了,那些不會寫的反而印象深刻。

為了在冬天留住教室的溫暖,同學們都習慣在教室的後門墊一個紙條。有的門把手壞了,關門反而變得費事了。

大鐘樓,見證了多少農大學子的愛情故事。有美好的,也有悲傷的。

學校食堂的打菜阿姨換了一撥又一撥,當時多麼希望她的手能夠多抖一下,給我多打一點菜。

曾經刷卡「滴」的聲音是多麼熟悉,現在想要再聽一次只能跟在農大學子的後面。

食堂的免費湯,你永遠都不會知道裡面有哪些材料。你需要雞蛋的時候,就能找到蛋花;你需要青菜的時候,又能找到菜葉。

靠近南門的位置,有一排古老的房子隱秘地排列在樹林里。我剛進學校的時候,聽過很多關於老房子的離奇故事。

後來得到的比較官方的消息說是「將軍樓」,文革期間,為了穩定安徽的局勢,十二軍曾駐紮在這裡。現在這裡已經成為教職工居住和活動的場所了。

畢業季,到處都是別離的氣息,空氣里也暗藏著憂傷。跟最好的朋友再在校園裡面合張影吧,此去經年,也不知何時能夠再見面。

將生活物品打包帶走或者賣給商販。

拖著行李,在農大的校園留下一段身影。來的時候,是兩個行李;走得時候,還是兩個行李;但是卻走得異常沉重。

碩大的法國梧桐、樸素的第二教學樓、淡淡的玉蘭花香、熟悉的菜地,再次遇見的時候,多麼希望還能記憶如新。

再見了,我的同學

再見了,我的老師

再見了,我的課本

再見了,我的宿舍

再見了,我的青春

時光可以逝去

但絕不應該被忘記

這裡

承載了幾代農大人的汗水和才華

也承載著他們的記憶與青春

如果再有一次

再回到長江西路130號

一起回到這裡,走走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