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薛蠻子:ICO是啤酒泡沫,少數人能喝到啤酒,大部分人被泡沫噎死了

薛蠻子:ICO是啤酒泡沫,少數人能喝到啤酒,大部分人被泡沫噎死了

薛蠻子,今年64歲,普通人在這個年齡本該兒孫繞膝,頤養天年。然而薛蠻子並沒有閑著,此前有傳言稱他在1個多月的時間一口氣投資了18個區塊鏈項目。

在接受巴比特採訪的時候,薛蠻子剛從俄羅斯飛回北京,看上去滿面紅光,精神矍鑠。在俄羅斯,他剛參加完在聖彼得堡舉辦的ICO峰會,希望藉此接觸來自世界各地的區塊鏈創業團隊。

「現場有20多個路演項目,但是大部分項目和一樣,不靠譜」,問及國外的區塊鏈峰會和有哪些異同點,薛蠻子向巴比特表示。

當然也有不同的,「在聖彼得堡郊區一個工業小區(俄版798)。來人有上千人!但是大多數參加者都是三十歲以上的人。九零后很少。這個與迥然不同。」薛蠻子在峰會開始當天在微博更新了一條上述動態。

「瘋狂」的ICO

作為一種快速融資手段,ICO在2017年迎來爆發,據Autonomous NEXT analysis在2017年7月份發布的數據顯示,2014年、2015年、2016年,ICO在全球的融資額分別是2600萬美元、1400萬美元、2.22億美元,而到了2017年,這個數字飆升到12.66億美元,是過去3年融資總額的近5倍!

另據CNBC報道,全球區塊鏈產業,在2017年6月這一個單月統計周期中,通過ICO獲得融資額(5.6億美元)歷史上第一次超越VC及早期天使投資總額(約3億美元)。

ICO如此咄咄逼人的發展勢頭,會對VC造成衝擊嗎?「會!」薛蠻子回答得很乾脆,「但是,這種模式是不可持續的,儘管ICO帶來很好的流動性,大多數項目的估值和公司發展情況嚴重不符的。好多項目,和區塊鏈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我在俄羅斯看到一家賣卷餅的,打著區塊鏈的旗號來ICO,這不是瞎扯嗎,一點邊兒都不佔」,薛蠻子告訴巴比特。

跑步入場

此前,薛蠻子發微博稱,自己已經投資了18個ICO項目,給人一種「跑步入場」的感覺,「沒有沒有,參加各種區塊鏈會議,見的人多了,接觸的項目多了,也就投了。我們也是學習的過程,錢也不多,以個人的身份參與,用的都是自己的錢,自個兒賠了就賠了,賺了就賺了。」薛蠻子連連搖頭。

對於ICO的投資標準,薛蠻子表示,首先是人靠譜,此前投資的比原鏈是國內區塊鏈最大的社區巴比特發起的,墨鏈是紙貴科技發起的,BEX是美豹金融發起的,這些項目的團隊本身已經有了成功的創業案例,且在細分領域處於排頭兵的地位。

拿比原鏈來說,薛蠻子表示,「我認為,比原鏈的創始團隊很年輕,富有朝氣,大家都很努力,但是比原鏈的技術挑戰挺大,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很多條件具備才能做成,不是輕描淡寫,一揮而就的。團隊最要緊的是不斷試錯,踏踏實實做事情,不要辜負投資人的信任。我不看好的是,有的小夥子一輩子沒賺過大錢,也沒花過100萬以上的錢,突然通過ICO拿了幾個億,這些人hold不住。」

其次,技術上有想象力,比原鏈和墨鏈,都想做成各自的區塊鏈生態系統。「人在創新方面,大都是微創新,我希望人在區塊鏈方面實現0的突破。」

再次,有市場前景。區塊鏈要結合具體的場景,比如金融、大健康、新零售、消費等各個行業,去提高工作效率和公信度。

大媽來了,VC還在觀望

如今,連跳廣場舞的大媽都開始關注ICO了,她們組團穿梭於各個ICO項目路演現場,他們也許根本聽不懂區塊鏈技術,只是為了分享這場不知何時結束的「資本盛宴」,不過,專業的VC機構卻還遲遲按兵不動。

據薛蠻子透露,國內VC機構對ICO也表現出積極的興趣,但大部分還在觀望,因為現有的VC回報是通過股權收益,而投資ICO獲得的並不是股權,而且基金投資用的是人民幣或者美元這些國家發行的貨幣,沒有規定可以做法幣之外的投資。另外就是很多項目的估值太高,產品還沒做出來,代幣的總體市值就達到了幾十億、上百億元。

薛蠻子認為,這種估值過高的現象是不可持續的,「都會有調整的,現在是開始的瘋狂,老百姓不懂估值,只關心幣價值多少錢,要賺多少倍。比特幣所帶來的上百萬倍的回報率,已經把大家的胃口吊起來了。」

泡沫醞釀,監管漸行漸近

在投資領域,大媽進場,往往意味著風險的加大。薛蠻子參加各種區塊鏈會議的感觸就是,會場下面好多觀眾都是大媽,她們不懂技術,只關心各種代幣能翻幾倍,對於她們來說,項目本身是否有價值無所謂,代幣和房產、黃金、股票一樣,都是炒作的工具。

「如今的ICO就和當年股票炒到6千點,掃街大媽參加的時候亂象差不多。這是泡沫,世界上泡沫有兩種,一種是肥皂泡沫,一種是啤酒泡沫,肥皂泡沫過去之後,什麼都不會留下,啤酒泡沫雖然是苦的,但喝完泡沫還有啤酒。我認為,區塊鏈的泡沫是啤酒泡沫,但是真正能喝到啤酒的沒有幾個,絕大多數人都被泡沫噎死了。

薛蠻子形容當今混亂的ICO市場,「一些人押上身家性命,甚至借錢參與ICO,為了在短時間內博取賺5倍甚至10倍的收益,這是極其不理性的行為。完全沒人監管的情況越來越小,政府後續應該會對投資人的資格做審查和認定。」

這股風很快就會過去,只是沒有人知道具體的時間,誰也不願意成為最後的接盤者。憑藉投資UT斯達康獲取500倍回報,坐實「天使投資第一人」稱號,經歷過互聯網泡沫破滅前前後後的薛蠻子,顯然也無法預判ICO的泡沫何時破裂。

區塊鏈的價值,依然存在很大爭議。至少,ICO的出現讓人們對區塊鏈的了解又進一步,「只有當潮水退去,你才知道誰在裸泳」,巴菲特的這句話對如今良莠不齊的ICO項目同樣適用。

九個億財經(ID:jiugeyicj)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