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美國麗人》揭示了哪些人性弱點

《美國麗人》揭示了哪些人性弱點

文 | 李江

《美國麗人》是2000年的奧斯卡最佳影片,從內容來看,可以叫「美國病人」或「地球病人」,因為它揭示的是人性惡以及人類病態的生存方式,這種病態和貧窮疾病無關,更像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很可能是永遠無法自愈和治癒的。

影片中有兩個病態家庭,他們是鄰居,一個是萊斯特與卡洛琳夫婦,他們有個女兒叫珍妮。這對夫妻有過美好甜蜜的過去,但現在已經激發出了人性惡,長期不過性生活,經常惡語相向,對彼此充滿怨恨。萊斯特在事業上毫無建樹,在一個廣告公司混了14年後被辭退,他對女兒的同學一見鍾情,經常一邊意淫她一邊打飛機。

卡洛琳則是個要強到偏執的房產中介,有強烈的賺錢慾望,賺錢賺得很辛苦。她外強中乾,內心住著一個渴望依賴的愛哭鬼,她的虛榮心很強,看不起老公,還逼他一起秀恩愛,她的座右銘是:「要想成功就必須有個完美形象」。她的出軌對象是讓她崇拜的同行,做愛時她叫他「陛下」。她和丈夫都想離婚,但因為經濟原因,不具備離婚的能力。彼此厭惡卻不得不住在一起,讓他們對彼此更加厭惡。

他們16歲的女兒是直接受害者,夫妻倆都不自覺地把女兒當了出氣筒,只是養活她,很少關心她。珍妮因為從小到大必須花時間精力應付和對抗父母的負面情緒,所以學業一般,性格內向,她討厭自己,覺得自己是「怪胎」。因為還沒成年,沒有獨立出去的能力,所以她和父母一起病著。她尤其恨父親,甚至想請殺手殺了他。

他們的鄰居是退役了的海軍陸戰隊中校弗蘭克夫婦。弗蘭克是個一直不能接受自己是同性戀的老GAY,出於一種報復性的補償心理,他逼自己變得比直男還直男,他收藏各種槍,對妻子和兒子實行德國納粹式的暴力統治。他的妻子被他折磨成了一個目光獃滯,神情恍惚的活死人,兒子里奇則因為反抗他,有一次想殺了他,被他送去精神病院關了兩年。他是影片中最病態的人,是個人格分裂的瘋子。

里奇也是個高中生,也沒有能力獨立出去,但他在偷偷販賣毒品攢錢。因為從小生活在畸形、壓抑,像一口釘死的棺材的家庭里,他有強烈的死亡意識,他覺得死去的鳥,被凍死的流浪女,被風吹起的在空中漂浮的塑料袋很美。他對珍妮很感興趣,覺得她和它們一樣美,他認為他倆是同類,都是「怪胎」。兩個被父母毒害的年輕人走近后戀愛了,影片最後決定離家出走。

出走的前夜,劇情發生了驚天逆轉,里奇的父親以為珍妮的父親也是同性戀,他主動示愛,強吻遭拒,開槍打死了他。兩人的妻子和孩子意外得救了。本來通過離婚,六個人就可以回到正軌,過上正常的生活。但都因為能力欠缺,兩對夫妻做不到離婚,兩個孩子無法獨立,導演只得給出這樣一個近乎荒誕而又殘酷的解決方式。這是一個隱喻,告訴我們,當夫妻關係惡化,擺脫痛苦、避免傷害升級的方法只有一個——離婚,徹底地分開,不要和對方有任何的糾纏。

除了這六個病人,還有兩個貌似正常的病人,一個是珍妮的女同學安吉拉,她生得漂亮,家境優越,但她一心一意要做不平凡的人,她認為是個男人就應該為她神魂顛倒,被男人追求,被男人愛,是她獲得自信的唯一途徑。另一個是珍妮媽媽的出軌對象,他婚姻不好,但因為有錢,所以做到了離婚。他非常需要被崇拜,卡洛琳給了他這種感覺,所以和她談起了戀愛。當偷情被萊斯特撞破,他立刻就甩了她。這兩個人得的是虛榮病、幻想病,都在借著愛情的名義,打著戀愛的幌子,把對方當提氣人蔘和美圖秀秀,讓自己活在自我美化和幻想中。

和這些病人對比起來,影片中有兩個人是很正常的,他倆友善陽光,有體面的工作,每天一同晨跑,生活方式很健康,可他倆是一對同性伴侶,在不少人看來也是病態的。導演作這樣的安排,一是讓整部影片都圍繞一個病字,把批判與反思的力量放到最大;二是為同性戀人群發聲,不應該給他們貼上病態的標籤,文明社會應該是人性化、多元化的。事實上,同性戀人群已經有了按自己意願生活的自由,那些歧視同性戀的人才是病態的。

《美國麗人》是17年前的老電影,可看看我們周圍,在痛苦的婚姻中掙扎,彼此傷害,沒有能力離婚的人仍有不少,同夫同妻的數量也不能低估,還有很多人因為對自己不滿,沒有自信,通過索要和幻想被愛的感覺來暫時化解負面情緒,而不是通過提升能力來完善自己,就知道這部影片仍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

事實上,人性的弱點永遠存在,只要人類還害怕孤獨,還有虛榮心,還愛幻想,這些病態就不會消失。我們能做的,就是不斷提醒自己,要有賺錢的能力,要保持清醒和理智,讓自己犯病的幾率儘可能的小一些,病程盡量短一些。

【作者簡介】

新浪情感名博,鳳凰網特約人性情感專家。著有《邁過婚姻的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