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失蹤4天後被找到 抑鬱症陰影下的耿曉旭之死

失蹤4天後被找到 抑鬱症陰影下的耿曉旭之死

耿曉旭家人提供的其生前照片

「尋人啟事」中的30歲男子耿曉旭,已永遠離開了人世,這不僅讓此前轉發尋人啟事的網友們為之惋惜,也令其身後的三個家庭如臨滅頂。一隻空了的農藥瓶,一雙僵硬發紫的手……4月14日10:00許,耿曉旭的遺體被發現於青銀高速淄博段旁的一處並不顯眼的地帶。法醫通過現場勘察,初步判斷耿曉旭服了葯,因為「中毒癥狀很明顯」。4月10日早晨,耿曉旭與妻子告別後,原本應該前往自己工作的公司。在隨後的時間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他現在已經無法告訴我們,但王瑩對於丈夫「離開」原因的推斷,卻值得我們反思。

「他可能是抑鬱了。」

雖然已心生不祥預感,但意外來得如此突然,讓王瑩與家人仍感覺有些難以置信。4月14日10:00許,在丈夫耿曉旭失蹤的4天後,得知消息的王瑩與家人拼了命地往現場跑,在位於青銀高速淄博段旁的一處並不顯眼的地帶,他們見到了早已不省人事的耿曉旭。撕心裂肺的哭聲夾雜著各種惋惜,觸動著現場的每一個人,「失蹤者」耿曉旭的死,也讓其身後的三個家庭如臨滅頂。一隻空了的農藥瓶,一雙僵硬發紫的手……

法醫通過現場勘察,初步判斷耿曉旭服了葯,因為「中毒癥狀很明顯」。耿曉旭的家人也默默接受了這一事實,之所以未做進一步的屍檢,是因為家人不想再「折騰他」,希望他可以平靜地離開。

年過五旬的父母與一對妻女,這是耿曉旭仍留在這個世上的不舍,特別是女兒含含(化名),今年才剛滿3周歲。在丈夫失蹤的數日里,妻子王瑩想盡一切辦法、通過各種渠道散發尋人啟事。王瑩始終在心中祈禱,祈禱丈夫可能是因為「壓力大」而暫時離家,但丈夫選擇如此一條不歸之路,卻是身為妻子的她怎麼也未曾想到的。

時光回至4年前。王瑩與耿曉旭經人介紹開始戀愛,最終步入婚姻殿堂,組建了家庭。結婚的第二年,女兒含含降生。在王瑩的眼中,丈夫不僅擁有高等學歷,還有著帥氣的外表,親戚朋友們的羨慕與稱讚,讓她常常美在心裡。現實中,計算機專業畢業的耿曉旭,自步入社會便沒有脫離本專業。雖然每個月的工資收入不高,但在外人看來卻有著一份體面的工作。王瑩則供職於一家私人企業,是一名與電子產品有關的線上工人,每個月也有著2000多元的工資。

在張店區房鎮耿曉旭的老家,這對年輕的夫婦,這個幸福的三口之家,也是許多村民羨慕的對象。「怎麼就會出了這樣的事?真是讓人想不通。」遺憾與惋惜、猜測與傳言,同樣隨著耿曉旭的「離開」成為許多人關心的焦點。

他為何離開?

三十而立之年,本該與妻子、女兒一起勾勒美好未來的耿曉旭,究竟為何會突然選擇「離開」?在丈夫出事後的近一周里,每天以淚洗面的王瑩也在努力回憶著與丈夫生前相處的點點滴滴。根據王瑩的描述,早在春節前,耿曉旭便一直感覺身體不適,反覆的感冒讓他對什麼事都提不起興趣。

春節過後,在王瑩與家人的勸說下,耿曉旭獨自一人去了北京,大家建議他去首都的大醫院徹底做一次身體檢查,以確診病因。提起丈夫的那次北京之行,王瑩的心裡仍充滿了愧疚,她本應該陪他一同前往,但因為工作實在走不開,最終未能如願。在王瑩看來,自從北京看病回來后,耿曉旭「整個人都變了」。

「他的精神狀態開始變得不正常,老是說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因為擔心丈夫的健康狀況,王瑩還特意將耿曉旭帶回來的檢查報告拿給當地的醫生看了看,醫生看過之後表示並無大礙。「比較嚴重的是變異性鼻炎,但這種病並不會致命。」面對妻子與家人的開導,耿曉旭卻始終未能走出在他看來所謂的「患病陰影」,不僅如此,他還不止一次向王瑩提及,稱自己的身體不好,不想拖累這個家。

在熟悉這對年輕夫婦、了解這個家庭的大多數人看來,這個三口之家並不存在所謂的「經濟壓力」,相反,應該對生活充滿期待。採訪中記者了解到,耿曉旭所在的村子早在2016年中秋前後,已正式啟動舊村改造工程,按照計劃,在2019年春節,全體村民將分到新房,完成回遷。而王瑩的老家目前也正在籌備舊村改造,舊房換新居的惠民政策,同樣也將為他們帶來一筆不小的財富。

談到丈夫耿曉旭突然選擇「離開」的原因,王瑩始終重複著這樣一句話,「他可能是抑鬱了。」王瑩說,此前雖然沒有對丈夫是否患有抑鬱症進行過醫學方面的診斷,但結合丈夫「離開」前所反映出的種種表象,她感覺丈夫應該是患上了抑鬱症。

抑鬱症的認知誤區

4月10日早晨,耿曉旭與妻子告別後,原本應該前往自己工作的公司。在隨後的時間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他現在已經無法告訴我們,但王瑩對於丈夫「離開」原因的推斷,卻值得我們反思。對於抑鬱症的定義,相信許多市民並不陌生。所謂抑鬱症,又稱為抑鬱障礙,以顯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為主要臨床特徵,是心境障礙的主要類型。但在寬泛的定義之外,抑鬱症又存在哪些易被忽略的認知誤區?

4月21日,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教授、高級心理治療督導師熊衛介紹說,抑鬱症患者由於情緒低落、悲觀厭世,嚴重時很容易產生自殺念頭。相關研究結果顯示,抑鬱症患者的自殺率比一般人群高20倍。社會自殺人群中有很大比例是抑鬱症患者,有些不明原因的自殺者生前也可能患有嚴重的抑鬱症,只是沒被及時發現罷了。

「抑鬱症影響著各個年齡段的人群,對患者造成精神痛苦,最嚴重的後果是導致自殺行為,近年來,抑鬱症已經成為15歲到29歲人群的第二大死亡原因。」熊衛告訴記者,從醫學角度上講,抑鬱症並非單純的「想不開」,而是患者大腦發生器質性改變,如五羥色胺、多巴胺等神經遞質出現下降,神經細胞之間信號傳遞出現問題,導致控制情緒、認知、軀體功能的各個神經環路出現問題。如果不用藥物補充替代這些化學物質,做再多心理治療也無法緩解癥狀。

「面對抑鬱症患者,許多患者家屬都存在這樣一個誤區,通常情況下,一旦有家人被確診為抑鬱症,患者家屬往往會處處小心,患者想怎樣,家屬便依著怎樣,對於患者許多錯誤的行為思想,家屬甚至不敢指出糾正,這對患者的康復是極為不利的。」熊衛說,對於抑鬱症患者行為的糾正,除醫生之外同樣也需要家屬的積极參与。

除此之外,抑鬱症患者及家屬排斥看心理醫生、不願意住院治療,也是目前存在的一個重要誤區,特別是對於伴有自殺企圖的重度抑鬱症患者,只有首選住院治療,在確保患者用藥安全、心理和物理等輔助治療到位的情況下,才可以幫助患者儘早康復。(文/圖記者 姜濤)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