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驅逐艦 VS 戰列艦——以小博大的悲壯血戰

驅逐艦 VS 戰列艦——以小博大的悲壯血戰

19441025日凌晨,西南太平洋,薩馬島附近海域,一支飄揚著「日之丸」旗的龐大艦隊正在向目標挺進。這是一支實力強大到足以讓對手側目的水面艦艇編隊——「栗田艦隊」,其核心是擁有18英寸重炮的超級戰列艦「大和」號,兵力包括4艘戰列艦、6艘重巡洋艦、2艘輕巡洋艦、11艘驅逐艦,浩浩蕩蕩、氣勢逼人。

623分,一架正在空中進行反潛巡邏任務的美軍TBF「復仇者」式魚雷機發現了這支龐大的艦隊,飛行員不由得驚嘆道:「我能看到高塔一般的桅杆,這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大的軍艦了!」隨著這支龐大艦隊的繼續開進,不到一個小時之後,人類海戰史上一場差距異常懸殊、過程萬分慘烈的海上戰鬥就將打響,本文的主角——美軍「約翰斯頓」號驅逐艦將用勇氣、拼搏和鮮血來捍衛他們「父輩的旗幟」。

194410月,盟軍開始攻擊日軍的戰略要點菲律賓。圖為正在向灘頭衝擊的美軍步兵。

這是為數不多的一張關於栗田艦隊的照片,畫面近處的第二及第三艘軍艦正是超級戰列艦「大和」號與「武藏」號,這張照片拍攝於艦隊出航后不久,至薩馬島海戰時,「武藏」號已遭美軍飛機集中攻擊后沉沒。

「戰雲密布的海域」——「薩馬島海戰」戰前態勢

故事要從194410月說起,伴隨著美軍在太平洋上摧枯拉朽般的攻勢,日本人已經敗相盡顯。游擊部隊」——也就是栗田艦隊準備做拚死一搏,該部最核心的任務就是突入盟軍在萊特灣附近海域的泊地,不惜一切代價尋殲美軍登陸船隊,進而阻止盟軍登陸菲律賓。儘管在航行途中歷盡波折,巨艦「武藏」號及其他部分重型戰艦被擊沉,但日本人還是在1025日凌晨030分左右突破了「聖貝納迪諾」海峽,並於3時前後沿薩馬島海岸繼續向南進發。

此時,美軍素有「蠻牛」綽號的哈爾西海軍上將已經被小澤治三郎的「誘餌艦隊」吸引,指揮主力艦隊向北方殺去。守衛泊地附近海域的主要兵力只有克里夫頓·斯普拉格少將指揮的美第77.4特混大隊,又稱「塔菲戰鬥群」,核心戰鬥力量是16艘主要用於反潛和支援任務的護航航空母艦,防護薄弱、航速較慢,攜帶的艦載機也不以打擊任務為主業)。更重要的是,該部按分散配置為三支小隊,分別掩護泊地附近海域的不同方向。

在防線前方,迎來「栗田艦隊」的是「塔菲3號」小隊,兵力僅有6艘護航航空母艦、3艘驅逐艦、4艘護航驅逐艦。只要簡單對比一下實力,任何人都很有把握日本人即將收穫一場壓倒式的完勝。

海上悍將——威廉·弗雷德里克·哈爾西,其在萊特灣海戰中調集全部主力去圍殲小澤機動部隊的做法在戰後引起了不少非議。

克里夫頓·斯普拉格少將指揮的「塔菲3號」戰鬥群面臨著壓倒性優勢的日軍強大艦隊

薩馬島海戰雙方作戰序列

日方

指揮官:栗田健男海軍中將

戰列艦:「大和」號、「長門」號、「金剛」號、「榛名」號

重巡洋艦:「鳥海」號、「羽黑」號、「鈴谷」號、「熊野」號、「利根」號、「築摩」號

輕巡洋艦:「矢矧」號、「能代」號

驅逐艦:「雪風」號、「島風」號、「浦風」號、「磯風」號、「野分」號、「岸波」號、「衝波」號、「藤波」號、「浜波」號、「早霜」號、「秋霜」號

美方

指揮官:克里夫頓·斯普拉格海軍少將

護航航空母艦:「白平原」號、「甘比爾灣」號、「聖洛」號、「加里寧灣」號、「方肖灣」號、「基特昆灣」號

驅逐艦:「約翰斯頓」號、「霍埃爾」號、「希爾曼」號

護航驅逐艦:「約翰·C·巴特勒」號、「塞繆爾・B・羅伯茨」號、「丹尼斯」號、「雷蒙德」號

模型愛好者製作的薩馬島海戰雙方參戰艦艇模型,可以清楚地看到雙方實力的巨大差距。

悲壯的第一槍

25日,630分,「塔菲3號」小隊左翼的艦艇出現在水平線上,日軍「矢矧」號輕巡洋艦上的瞭望哨立即報告「發現敵艦」,情報迅速被傳遞給了旗艦「大和」號;645分,「大和」號也發現了35000米外美艦的桅杆。「發現敵機動部隊主力」,瞭望哨激動地喊叫道。此時,在「大和」號上,此前被疲憊和病痛折磨的栗田中將,不由得喜出望外,一心要將「鬼畜」的主力擊破。

657分,日軍巡洋艦部隊首先發起突擊,隨後是由輕巡洋艦率領的水雷戰隊進行突擊。6點時58分,艦隊主力「大和」號、「長門」號上的重炮開始發出怒吼,隨後,「金剛」號、「榛名」號戰列艦也幾乎同時開始射擊。為了能一口吃掉仇敵,日軍艦隊上下瀰漫著一種激動又急躁的情緒,各艦甚至連陣型轉換都顧不上(由於此前一直與美軍飛機進行戰鬥,當時栗田艦隊使用的是防空輪形陣,並不利於進行水面戰),一窩蜂地向「塔菲3號」小隊衝去。

「大和」號超級戰列艦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戰列艦,標準排水量64000噸,裝備有18英寸主炮9門,主炮火力壓過當時所有盟軍的主力艦,是栗田艦隊中的絕對主力。

就在日軍艦隊瘋狂進行炮擊和突進的時候,「塔菲3號」的航向還正對著栗田,6艘護航航母居中,驅逐艦和護航驅逐艦在外圍組成了環形警戒幕。當日軍的重型炮彈在這支小艦隊周圍炸出衝天水柱的時候,美國人立馬清醒地認識到遇到了強敵。斯普拉格少將立即命令艦隊拉響戰鬥警報,並向東轉舵駛向雨雲區躲避,同時,他緊急呼叫領近的另外2個小隊起飛艦載機支援。但是,美軍護航航母航速過慢、只有1821節,日軍艦隊主力中最慢的「長門」號戰列艦都達到了25節航速。可以想象,單純的逃脫基本上無法避免被屠宰的命運。

然而,就像所有好萊塢大片中的經典橋段一樣,英雄出現了。

沒有任何戰鬥命令,「約翰斯頓」號,這艘排水量只有2000多噸的小小驅逐艦,在艦長歐內斯特·埃文斯海軍中校的指揮下站了出來,奮不顧身地打響了「塔菲3號」小隊悲壯的第一槍。戰鬥前,埃文斯艦長發表了鼓舞人心的戰前動員:「小夥子們,我們是在同絕對優勢的敵人作戰,把生死存亡拋在腦後吧!

「約翰斯頓」號屬「弗萊徹」級驅逐艦後期型,194310月加入美國海軍服役

「目標!敵艦隊主力」

雖然在戰鬥打響時處在離日軍艦隊最近的位置,「約翰斯頓」號裝備的艦炮口徑只有5英寸,日艦隊還遠在射程之外。對埃文斯艦長來說,唯一戰術只能是一邊釋放白色煙幕掩護本隊的護航航母,一邊通過之字形機動向日軍艦隊逼近。

反映「約翰斯頓」號在「薩馬島海戰」中冒著炮火向敵艦隊發起衝鋒的藝術畫。

人類海戰史上悲壯的一幕出現了,一艘勢單力薄的驅逐艦,像勇敢的騎士一樣沖向了火力和數量佔據絕對優勢的敵軍艦隊。正如一名軍官所言:「我們就像沒有帶彈弓的大衛沖向歌利亞一樣」。經過近20分鐘的艱難航行,拖著煙幕的「約翰斯頓」號終於將日軍艦隊納入了其主炮的最大射程,立即對距離自己最近的敵巡洋艦開火。短短5分鐘時間內,「約翰斯頓」號一口氣打出了200多發5英寸炮彈,多次命中日軍第七戰隊旗艦——「熊野」號重巡洋艦。距離很快縮短到了10英里以內,隨著魚雷官貝克德爾少校的一聲令下,「約翰斯頓」號將10Mk15型魚雷一一怒射而出。緊接著,驅逐艦急速轉彎,駛入了之前拉好的煙幕中。1分鐘后,「約翰斯頓」號從煙幕中駛出來,美軍水兵們清楚地看到「熊野」號前部爆發出的衝天火光及激起的高聳水柱—— 「熊野」號被一發魚雷正中,整個船艏被炸掉,航速急降至14節,歪歪斜斜地退出了戰列,白石萬隆少將的旗艦就這樣廢了。

被「約翰斯頓」號魚雷擊中艦艏的日本重巡洋艦「熊野」號,當時,其是日第七戰隊旗艦,戰隊司令官白石萬隆海軍少將。

同時,這次魚雷攻擊還進一步打亂了日軍追擊部隊的步伐,為己方本隊撤離爭取了時間。然而,勇猛突進的「約翰斯頓」號也遭受到了日艦的集火打擊,身負重傷,全艦共被「金剛」號戰列艦命中314英寸重炮彈,1台蒸汽輪機被打壞、右舷主機減速齒輪組無法使用、若干條重要的電纜和蒸汽管線被打斷。

另外,日軍打來的36英寸炮彈也使得軍艦的情況雪上加霜:1發炮彈導致「約翰斯頓」號艦橋被毀,磁羅經無法使用,四散的彈片還削掉了埃文斯艦長左手的兩根手指,但他毫無懼色地轉移到後部備用操舵室,繼續指揮。其餘的炮彈還完全摧毀了舵機艙,一名艦員形容那裡的慘狀就像是「一隻小狗被卡車碾成肉餅一般」。由於動力喪失,後部的3門五英寸主炮失去了作戰能力。 萬幸的是,就在此時,一片低低的雨雲從附近飄過,「約翰斯頓」號得以躲藏其中。這團幸運女神的恩賜為軍艦贏得了一段極其寶貴的喘息時間,用以應急修復戰損。

在薩馬島海戰中與「約翰斯頓」號展開激戰的「金剛」號戰列艦,標準排水量31720噸,裝備有14英寸艦炮8門。

「勇士就要血戰到底」

750分, 斯普拉格少將下令:「小夥子們,進攻!」命令下轄驅逐艦全部發起魚雷攻擊。「霍埃爾」號及「希爾曼」號驅逐艦立即全力衝鋒。此時,「約翰斯頓」號已是滿身瘡痍,魚雷也已耗盡,只剩一台輪機還能運轉,航速也只有17節,根本無法跟上友軍。不過,退縮絕不是埃文斯艦長的戰鬥風格:「我們將跟隨其他驅逐艦,提供炮火支援。」伴隨著這豪氣衝天的戰鬥誓言,「約翰斯頓」號又發起了新的衝鋒,依靠之字形機動規避炮火,一步步向敵艦逼近。

接到命令后發起衝鋒的美軍驅逐艦,正是這些無畏的艦艇最終挽救了整個艦隊。

混亂中,「約翰斯頓」號的周圍密布煙幕,無法準確把握友艦的位置,行進間還差點與「希爾曼」號相撞,好在兩艦均及時進行了規避,最終有驚無險。為了防止更多的意外,埃文斯艦長下令:除非目視敵艦,否則不許開火。

820分,從「約翰斯頓」號左舷側方向的煙幕中衝出了一艘3萬噸的「巨獸」——日軍戰列艦「金剛」號,此時兩艦之間的距離僅有7000碼。「我死都不會認錯那高塔一般的桅杆,毫無疑問我發現了她!」炮術長哈根沒有遲疑,下令開火。40秒內,「約翰斯頓」號猶如下冰雹一般打出了30發炮彈,多次擊中了「金剛」號那高高的艦橋。日本人很明顯被打懵了,「金剛」號的反擊明顯遜色了很多,幾次炮擊均無一命中。

「拼殺與榮光」

隨後,「約翰斯頓」號又發現1艘日軍巡洋艦和4艘驅逐艦正準備對「甘比爾灣」號護航航母進行魚雷攻擊,那是以「矢矧」號巡洋艦為旗艦的「第十戰隊」。如果日本驅逐隊成功佔據有利戰位發動攻擊,「甘比爾灣」號及其餘的護航航空母艦隊必然在劫難逃。此時,「約翰斯頓」已經失去了大半動力和多數武器,已經無法同時攻擊多個目標了,只能炮擊日軍旗艦來吸引敵軍炮火,為友艦贏得時間。在埃文斯艦長的指揮下,「約翰斯頓」號向「矢矧」號猛衝,一口氣命中對方十多發炮彈。日軍編隊方寸大亂,被迫匆忙發射魚雷,自然是無一命中。「約翰斯頓」號拼盡自己最後一絲力氣,使得美軍護航航母編隊再次成功逃過一劫!

在日艦炮火下苦苦掙扎的美軍護航航空母艦,它們是日軍艦隊最主要的目標。

在激烈的交火中,「約翰斯頓」號又損失了兩門前主炮中的一門,另一門也受到了損傷。儘管軍艦已經遍體鱗傷,但所有人都已經下定決心死戰到底。現在,艦內通訊系統已經完全損毀,埃文斯中校只能通過喊話來傳遞命令,船舵也只能通過人力控制。在僅剩的一門主炮旁,一名水手不停地高喊著:「裝彈!快裝彈!狠狠打日本佬!」。全艦官兵抱著必勝的信念,堅信他們的犧牲與付出都是值得的,救援航母的部隊一定在路上,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爭取!

930分,「約翰斯頓」號已經殘破不堪,遭到日艦的近距離圍攻。一枚枚炮彈紛飛而至,幾乎把艦上的上層建築夷為平地,埃文斯艦長壯烈殉國!失去了統一指揮的美軍水兵仍堅守著炮位,以唯一一門未被摧毀的前主炮繼續向日軍射擊,一直戰鬥到海水淹沒炮口。1010分,「約翰斯頓」號驅逐艦的艦體傾覆,開始下沉。至此,這艘奮不顧身的驅逐艦已經整整打了3個多小時,為身後的護航航母群撤退和組織反擊贏得了極其寶貴的時間。

埃文斯中校(1908-1944)及英雄的「約翰斯頓」號,憑藉著超乎常人的勇氣與拼搏,埃文斯本人被追授「榮譽勳章」(美軍中的最高褒獎),座艦則獲得「總統集體嘉獎」。

「約翰斯頓」號的水兵們跳入水中,奮力逃生。這時候,令他們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現了:一艘日軍驅逐艦駛近,甲板上的日軍歡天喜地地架起機關炮,正準備展開日本海軍的傳統節目——屠戮落水的「鬼畜米英」。這時候,日本水兵聽到身後的艦橋上傳來一聲暴呵:「混蛋!不要做沒有必要的事!」掉頭仰望,他們滿懷畏懼地看到一名穿著軍綠色軍服的軍官,正向著沉沒中的「約翰斯頓」號敬禮,那個人就是寺內正道中佐,日軍著名「祥瑞」——「雪風」號驅逐艦的艦長。

「犧牲的意義」——海戰餘波

躲過了兇殘的日本水兵后,「約翰斯頓」號的倖存者們在海上漂流了三天之後才被救起,最終的傷亡數字為183人。

薩馬島海域的硝煙逐漸淡去,「約翰斯頓」號及其小夥伴們,縱然面對敵我差距異常懸殊的殘酷現實也毫不畏懼,依舊恪守使命,戰鬥在各自的崗位上,直至命運的最後一刻。在「約翰斯頓」號之外,還有 「霍埃爾」號驅逐艦和「塞繆爾・B・羅伯茨」號護航驅逐艦被擊沉,其他護航艦隻大部重傷累累!

不過,美國水兵沒有白白犧牲,他們傾力守護的護航航母編隊中,除了「甘比爾灣」號被放棄以外,僅有「聖洛」號一艘航空母艦被神風特攻隊的飛機擊沉,堪稱人類海戰史上的奇迹。

薩馬島海戰示意圖

「塔菲3號」的英勇抗爭強烈震撼了日軍指揮官栗田健男中將,他開始懷疑:美軍做出如此激烈的反抗、是否意味著附近就有敵強力部隊的支援?加之美軍空襲的力度愈發加強、日方又耽誤了太多時間,栗田懼怕被美軍主力艦隊合圍,最終決定收手,留下三艘被擊沉的重巡洋艦,帶著殘兵敗將向後方撤退。美軍登陸艦隊得以保全,登陸菲律賓的作戰行動由此順利地展開,直至太陽帝國的最後終結。

這,就是犧牲的意義!

戰爭結束后,憑藉著超乎常人的勇氣與拼搏,埃文斯艦長被追授美軍最高獎勵——國會榮譽勳章,「約翰斯頓」號驅逐艦則獲得總統集體嘉獎。「約翰斯頓」號的事迹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美國海軍軍人將「父輩的旗幟」不斷傳揚。

紀念「塔菲3號」戰鬥群和斯普拉格少將的紀念碑,時刻提醒著人們和平的寶貴與勝利的來之不易。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