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Nature:科學不是商業!莫把「研究生命」做成「發財生意」

Nature:科學不是商業!莫把「研究生命」做成「發財生意」

7 月 26 日,Nature 官網發表了紐約大學醫學院生物化學和分子藥理學主任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研究員 Michele Pagano 的撰文「Don't run biomedical science as a business」,意思是不要把生物醫學研究當成生意,科學研究不在於發表多少論文,更重要的是研究質量。

以下是生物探索對原文的翻譯:

由於白宮和美國國會繼續鎖定唐納德·川普總統提出的預算,科學家們再次擔心資金水平。但更多的錢不足以創造更好的科學。事實上,科學本身就會因為對研究經費管理不善出現問題。

二十年來,Pagano 一直在學術界,先後承擔過許多研究項目且足夠的資金。

1993 年,Pagano 從義大利搬到了美國,在他看來這是從事世界生物醫學研究最好的地方。從那時起,他已經慢慢地把科學轉移到一個令人不安的路上。現在關於科研經費分配爭論,是時候該好好討論如何扭轉學術研究態度和文化,評估已經失去的東西和可以恢復的資源。

在 1998 年至 2003 年期間,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年度預算幾乎翻了一番,從 137 億美元增長到 272 億美元。這本應該是鼓舞人心的好事,增加科學家的獎勵,減少科學家花費申請經費的時間,並獲得更好的研究工作,但是結果事與願違。

加大資金投入只是增加了科學家隊伍規模和論文等科研產品數量,但幾乎沒有提高卓越成就。它帶來了一個「重視數量而不是質量」的現象,在研究科學方面本應該是與之相反的。

於是乎,這衍生了把科學研究變成一種生意的趨勢,使得政府需要每年持續追加投入才維持這種趨勢。這種「商業化」的行為過分強調增加就業機會和學術可轉化性,會因為追求表面成就破壞學術自由思想,自由思想才是促進不可遇見的巨大科學進步的關鍵因素。

從 1993 年到 2007 年,美國醫學和生命科學領域的博士學位授予數量翻了兩番,達到每年 8,000 多人,同時學術機構也在增長。此外,研究機構為獲得 NIH 的項目資金,在這方面的積極性很高。研究中心越來越多,學術隊伍越來越大,許多人建立了更多的研究設施,這些設施通常由科學家在任職軌道之外的「軟錢」職位中填補。而這些「軟錢」一部分來自 NIH 的資金,一部分來自各公司的贈款資助。獲得 NIH 資金的承包商倍增銷售試劑和設備的公司蓬勃發展,經常誇大其價格,從而盈利頗豐。

令人遺憾的是,美國大學生物醫學專業排名的主要標準之一就是獲得 NIH 基金總額。在某些情況下,這種繁榮可能會削弱科學素養,總體結或果導致人均基金資助數量下降和申請失敗率增加。

自 2003 年以來,隨著通貨膨脹率調整后的 NIH 資助規模的下降,促使了研究所和博士后研究員成為的廉價勞動力,收入顯著下降。

「當科學成為事業時,重要的不在於產品質量,而是是否獲利。」(「When science becomes a business, what matters is not the quality of the product, but whether it sells.」)

「繁榮 - 蕭條周期」(Boom–bust cycles),但也往往不夠穩定:快速擴張之後是超級競爭,這鼓勵人們專註於數量以及高度可見的質量替代品;「繁榮 - 蕭條周期」也刺激了新興的、不必要的市場。

試劑公司猶如飢餓的獅子,後面跟著一個可憐的包鬣狗:偽科學期刊為賺取出版費用積極接受明顯缺乏科學性的論文;虛假的學術會議反覆在異國情調和風景名勝的地點進行;不完善的課程和師資卻標榜「撰寫成功的基金申請書,你需要知道的一切」的各種培訓班辦得如火如荼。總之,每個人都能聞到銅臭味。

這種情況鼓勵越來越多的科學家把精力都放在如何申請更多研究經費,而不是把主要精力放在科研工作本身,每一項研究都是為申請更多研究經費,每個會議都是為認識更多可能的評審員。

經費機構和學術職位評論委員會對科學家的「生產力」進行判斷,這個詞屬於業務的說法,而不是學術辭彙。只要有學術論文,只要有高影響因子期刊的學術論文,經費職務都不是問題。

這到底這是商業,還是科學?

商業化已經席捲整個學術業界,包括學術出版領域。由於「主張膨脹」(claims inflation,見 W. G. Kaelin Jr Nature 545,387; 2017),每篇論文都必須是一個基於基本發現和立刻轉化的完整故事,即要有理論和應用的雙重意義,這往往是不可能的。

學術的 Study「研究」更多被雜誌的 Story「故事」代替,這是科學媚俗化、科學信息小報化的典型表現。

在這個狂熱中,出版商為了獲得商業利益(收集作者和站點許可證費用),發表了許多吸引眼球的論文。同樣地,研究人員希望在高引用期刊中儘可能多地提供手稿,以獲得更多的更多研究經費及隨之而來的就業、晉陞和加薪,於是想盡一切辦法把論文出版在著名學術期刊上。

買方和賣方共同努力下,這必然產生對科學有危險的利益衝突。

出版成為學術研究的唯一驅動力,這就決定了成功比正確更重要。當科學研究成為一種業務,重要的已經不在是高質量的產品,而是能否獲得更多的經費。

重塑科學品格不是很容易的事。

政治家必須明白:創造就業不是並且不應該是 NIH 或任何其他科學基金機構的主要目標; 基金分配應該根據研究問題的重要性,而不能以地緣政治和利益作為基礎。

研究機構需要調整自己的思想和原有的學術使命,減少不必要的簡單為增加經費設置的學術職位。

出版商不應該關心出版華麗的故事,而應該關心學術論文如何更多更有效傳遞堅實的科學。

科學家應該強調卓越和嚴謹的學術貢獻,而不是越來越長的論文和經費列表。

學術界和出版界應該恢復為製藥公司和其他人提供免費發布結果的平台,尤其是那些是可靠的發現。

科學不是商業,但高質量的科學有利於商業獲得實實在在的品質。

參考資料:Don't run biomedical science as a business

),定時推送,福利互動精彩多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