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欲尋芳草去,惜與故人違——上海九大錢莊資本家家族之湖州許家

欲尋芳草去,惜與故人違——上海九大錢莊資本家家族之湖州許家

文│徐兵

閩南的荔枝壽山的石,山東的蘋果黃岩的橘,米脂的婆姨綏德的漢…… 一地總有一地的尤物,有的地方對尤物且行且珍惜,那就可能延祚久遠,有的地方貧瘠荒涼,那就可能要耐心等待,或許此地尤物五百年一出。

湖絲,湖州人發家致富之路

上天似乎對湖州特別眷顧,因為湖州的尤物一出成雙,湖絲和湖筆堪稱湖州的兩大尤物。湖絲又稱白老虎,意思是雖然珍貴但經營風險巨大,在唐朝已為貢品,至明代遍行全國,清代湖州「比戶養蠶」,緝里絲「名甲天下」,近代上海開埠后,湖絲得交通之便利,行銷海內外。說湖州出蠶桑,毋寧說是因為湖州人勤勞智慧,充分利用了湖州的水清土膏,以之種桑養蠶,終於在和異地的蠶桑競爭中拔得頭籌並長期保持冠軍地位。而湖筆的發明有些傳奇色彩,據說秦朝大將蒙恬發明毛筆,在湖州善璉鎮將之完善,並授藝於當地居民,湖筆如湖絲一般成為行業中的佼佼者,並傳承千年,直到今天。如果說湖筆的出現和湖州歷代出文人的傳統有血緣關係是湖州士人的驕傲,那麼湖絲的繁榮則是湖州農工商業勉力合作的結果,是富可敵國的湖州南潯財豪二獅四象八牛七十二金狗家族之所來(所謂的「二獅四象八牛七十二狗」絲商家族,即家資千萬以上稱獅,百萬以上稱象,五十萬以上稱牛,三十萬以上稱狗)。而湖州的士族又在財豪家族的滋養之下更見丰姿綽約,三甲進士代不乏人。明朝張潮在其《幽夢影》一書中嚮往的「值太平世,生湖山郡,官長廉靜,家道優裕,娶妻賢淑,生子聰明,人生如此,可雲全福」,筆者以為湖州當得起張潮理想的湖山勝地,而上海九大錢莊資本家家族之湖州人士許春榮,可能就是這樣一位全福之人,與《紅樓夢》中的「胡謅人士」「假語村言」不可同籍而語啊!

許春榮,清道光十九年(1839年)生於湖州,原籍寧波。許春榮是以買辦身份進入上海九大錢莊資本家家族行列的,和蘇州洞庭山的嚴蘭卿相彷彿,嚴家的身世可以上溯至明末的花白門牆,而許春榮卻來歷模糊,遍查《湖州府志》、《湖州人物誌》均不見許氏先人的蹤跡,這在上海九大錢莊資本家家族中絕無僅有。

湖絲棧舊址

同治六年(1867年)許春榮28歲,即與外向型的具有冒險精神的鄞縣高橋鎮石塘村的翁景和家族合夥在上海大馬路(今南京東路)上開設大豐洋貨號,售賣洋布、疋頭,是上海經營洋布疋頭的第一家國內商號。這種選擇的根源可能就是許家在湖州原本就有經營紡織品的背景,而許春榮的年齡也暴露了他一定要有家族支撐。許春榮離開家鄉到上海經營商號的選擇與太平天國的崛起有著直接的關係,十九世紀五十年代,天平軍興,至六十年代已經攻城掠地無數,江浙兩省魚米之鄉,尤為太平軍所青睞,當時有預見的江浙士紳富豪紛紛舉家遷入上海的租界,因為租界是避免兵燹的最後樂土,湖州人士也不例外,在1862年太平軍攻佔湖州之前,南潯的二獅四象八牛七十二狗幾乎都已經在上海安營紮寨。至1876年,上海共有絲棧、絲號75家,其中湖州絲商開設的有62家,上海的湖州商幫一時興起,實力之強前所未有,而許春榮在眾多的湖州籍同鄉中, 卻處於「秀出於林」的地位,他沒有和他的前輩同鄉一般經營本籍人士所熟悉和擅長的絲業,而是和寧波翁氏在上海合開大豐洋貨號,這種獨尋芳草的前衛選擇迥出於他的保守同鄉,他的備受矚目已經不可避免。

經營洋貨是十九世紀中葉最為暴利的行業之一,當時泰和洋行從英國進口的洋布、疋頭,大半由大豐號推銷,因此業務發展很快,大豐號大獲贏利,年利潤達到銀10萬兩左右。然而這並不能滿足許春榮商人逐利的本性,與他保守的湖州同鄉只會開典當不同,他這次陸陸續續在上海灘開設了七家錢莊聯號,成了這一時期上海灘上數一數二的錢莊業大佬,可惜目前資料不全,七家聯號,目前尚能記得四家,分別為阜豐、鼎豐、通余、通源,其中以阜豐為首,具體資本及經營資料未見。

泰和洋行的商標

一般認為,許氏7聯號的倒閉是受中法戰爭的影響,其實並不確切。據郭建《上海錢莊的發展》(載《上海研究資料續編》,中華書局1939年版)所統計,清光緒二年(1876年),上海南北錢莊家數共105家,至1883年剩58家,1886年56家,1888年62家,1903年82家。由此可見,上海錢莊倒閉潮發生在1883年前,因為此後流布所及要到1903年,錢莊業方漸次有所緩和,中間幾無變化。而1883年1月12日,胡雪岩的金嘉記絲棧倒閉,因此拖累了大批錢莊倒閉,這才是1883年上海錢莊倒閉潮的重要原因。許春榮的錢莊直接和金嘉記發生關係的可能性極大,胡雪岩和湖州二獅之一的龐家聯手操控絲價,湖州絲家自然與胡、龐一榮俱榮,一枯俱枯,許春榮的湖商背景自然也不能免,這是推測他受金嘉記倒閉之累的原因。而中法戰爭的地點遠在越南、台灣,其影響在於人心搖動:「中法之事至今春而亟,至三月間而愈急,警報轟傳,人心搖動」(1884年8月,《字林西報》)。說中法戰爭是1883年上海錢莊倒閉潮的主要或唯一原因,顯然不妥。另外,1884年1月《申報》載:「今年(1883年)法越構釁,久而不定,存資於人者深恐擾及商埠,皆思捆載而歸,市面為之一緊。山西票號留銀不放,市面為之更緊。泰西銀行復不通借拆票,市面遂一朝決裂。」這是筆者所見對1883年錢莊倒閉潮所作的最合理的解釋。

許春榮家族的錢莊一夜之間全數倒閉,但這是時局原因,他並不氣餒,好在他還有大豐洋貨號的支撐,數年之後,隨著市面的復甦,許春榮又與姻親寧波鎮海葉澄衷家族合夥開設了著名的「四大」錢莊,即:餘大錢莊: 清光緒十四年(1888年)前創設於上海,資本2萬兩,湖州許家6股,鎮海葉家4股,經理宋雲生。

瑞大錢莊: 清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前創設於上海,資本2萬兩,湖州許家3股,鎮海葉家7股,經理吳藍田。

志大錢莊: 清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前創設於上海,資本2萬兩,湖州許家7股,鎮海葉家3股,經理魏德昌。

承大錢莊:1910年設於上海北市,資本2萬兩,湖州許家5股,鎮海葉家5股。

大豐洋貨號號牌

許春榮和葉澄衷當時的狀態相似,許春榮與寧波翁氏合夥開設有大豐洋貨號,葉澄衷則有順昌五金號;都與英商打交道,且都經營洋貨。因此他們在錢莊的開設目的上也是一致的。許春榮通過大豐洋貨號和錢莊兩條途徑和泰和洋行發生經營往來,憑他的財商,自然能發現買辦這一極具誘惑力的新工種,而洋行看中的是他的成熟商人和錢莊背景,於是和王槐山、席正甫、嚴蘭卿一樣,他經營錢莊的同時搖身一變充當了德華銀行和花旗銀行的買辦,成為上海著名的買辦家族,同時又繼續經營他的錢莊。身兼買辦、錢莊股東、洋貨號老闆三種身份的許春榮,他經典的經營方式是用錢莊吸收存款資本,貸給洋貨號,購入洋行的洋布、疋頭,出售盈利;代理德華、花旗銀行,通過洋貨號使用錢莊庄票,購入國貨絲、茶、瓷器等,洋貨號賺取差價,錢莊則賺取手續費;同時德華、花旗銀行的資本亦可通過許氏的買辦身份為錢莊免息使用,真可謂是一石三鳥,十全十美,而大豐洋貨號因此而發展成上海最大的洋布貨號。可能是水盈則溢,泰極則否,「四大」趕上了「橡皮股票」風波和清末的改朝換代,再加上家族合作過程中無法避免各自謀利的衝動,經營陷入困境,糾纏至辛亥革命后的1912年,全部以停業清理告終,而且,因為涉及兩家股東,撕破麵皮之後的清理亦比別家艱難,沒有做到「君子斷交,不出惡聲」。「直至1 9 2 6年始行清理結束。清理結果,所欠洋商銀行拆票免利償還,一般存款四折償付。洋人得罪不起,吃虧的還是普通存款人。葉家的其餘錢莊亦在劫難逃,於1912年悉數停業。

上海錢莊向來以合夥經營為主,許春榮更是如此,他和葉澄衷家族合夥開設「四大」錢莊的同時,與洞庭山萬梅峰家族合夥開設宏大錢莊,與蘇州席立功合夥開設有正大錢莊,俱為「大」字型大小,堪稱「四大」的延續。後者蘇州席立功也是許春榮的姻親。

宏大錢莊:1892年創設於上海,許春榮5股,萬梅峰5股,經理洪念祖。

正大錢莊:1906年創設於上海,股東席立功4股、許春榮家族3股、徐冠南3股,資本6000兩,經理陸菘裕。結束時間大致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末。

許春榮雖然躋身上海九大錢莊資本家家族之列,但他更是著名的買辦家族,他身兼德華、花旗兩大銀行的買辦,且成功傳位給其兒子繼任,許春榮之子許品南在代父執行花旗銀行買辦職務之時,於1897年投機標金失敗,損失白銀20餘萬兩,后迫不得已將買辦一職轉讓給袁恆之,可見當時買辦一職價值白銀20餘萬兩,含金量巨大。許春榮將德華銀行買辦一職傳位給其子許杏泉,許杏泉能不負乃父,成功繼位直至1917年結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