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以警察的名義:辯與不辯,我們捍衛的還是民眾的安危與腳下的疆土

以警察的名義:辯與不辯,我們捍衛的還是民眾的安危與腳下的疆土

本人於2016年底正式入警,爾來半載有餘,期間或參或想,或聞或見,恐難一言以蔽之,然觀滴水可知滄海,窺一斑而見全豹,視野所及,威威警隊,浩浩蕩蕩,雖僅攬冰山一角,便見文武盡勝,濟濟一堂,嚴責鐵律,蔚然成風。然近日覽文多有污警不正之說,尚心有餘力,故拾珠筆,以警察的名義做此文。

此文不做開脫之言,不爭嚴詞之意,僅以滴水點墨敘以實說。也望讀者平心靜氣,閱此文說。

前些天,與遠在新疆喀什戍警多年的和碩兄弟打電話暢聊,談及工作,相互追問許久,他的特警生涯,讓我感觸良多。但聊至警察非議之說他卻戛然而止,我自知己過,便轉換話題引至別說,可他還是沉默,許久后他深呼一口氣,我瞬間正襟危坐,他說很多議論的話題他們也看過,胸口像一直堵了塊大石,不知道能說什麼,他說他們翻山過河一天徒步近百公里都沒有這麼累過,他也不想拿常年的負重生活去搏別人的隻言片語之說。還有句話,我印象深刻,至今胸中火熱。他說:「兄弟,咱們管不了別人嘴中怎麼說,他們穿著光鮮亮麗自然對你評頭論足,畢竟別人說完之後就完了,不會給他們留下什麼,可是你,可是我,聽完之後還要置若罔聞地保護他們的生活。」掛了電話以後,我緩了緩稍有僵硬的坐姿,感覺如鯁在喉,想寫點什麼,又放下了筆,來來回回多次到今天,又拾起筆,實屬心有不甘。覺得總該寫點兒什麼,才能對得起眾多警隊兄弟們所付出的犧牲、汗水和艱辛的生活。

畢竟,聽來的長途跋涉,都讓我力不從心;聽來的生死一線,都讓我心有餘悸;聽來的家國情深,都讓我泫然欲泣。身份不同,角度不同,我自然不要求讀者感同身受,更不加妄想三言兩語疏堵悠悠眾口。我誠然架不住他們的頤指氣使,也架不住他們的口誅筆伐,更架不住他們的「鐵證如山」。前些日子《人民的名義》一劇播的火熱,我想,以此為例,大家一定更容易懂得。劇中各行各業中,都不乏良才,當然也藏有害群之馬,通過一個被革職查辦畏罪潛逃的京州市副市長,就鬧得民眾對政府怨聲載道,沸反盈天,可見一斑。那麼這個副市長起初就已經被腐蝕至盡了嗎?答案當然是沒有,他是在長期阿諛奉承、爾虞我詐下漸漸地走向的不歸殊途,而黨和政府用人,又自然不能完全做到未卜先知,換而言之,警隊不是同理么?再者言,害群之馬終歸是極少數,我們又怎能以偏概全,混淆視聽呢?難道,每年硃筆赤字勾勒的,這麼多因公流血犧牲的英雄們,也都可以視而不見么?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已是屬為悲切,然隔岸觀火還不忘火上澆油,又以一孔之見而藉此落井下石之風,難道就是泱泱大國的為人之道么?

突然想到老百姓站在路口歡送時的場景,突然想到民兵不標準卻繃緊身體很認真敬禮時的場景,突然想到兄弟們長路奔襲累癱在地上脫了襪子「臭味相投」時的場景,突然想到只剩一口淡水還要你推我讓時的場景,忽然覺得,言已至此也該言盡於此,反正辯不辯四面是箭,我們捍衛的還是民眾的安危與腳下疆土,那無關緊要的言論我也瞬間釋然。

生而為警何須顧左及它,我們唯有一身孤膽一較高下。滿腔熱血系中華,天山腳下戍此家。威威警隊無多話,暴恐無誅誓無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