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們都低估了人生的漫長丨ONE ESSAY

我們都低估了人生的漫長丨ONE ESSAY

我們只有重新評估人生的漫長,為漫長人生里的無窮變化做好一切準備。

改編亦舒小說,是件不討好的事,目前看到的根據亦舒小說改編的影視劇,從《喜寶》《朝花夕拾》《流金歲月》《珍珠》到現在的《我的前半生》,都和亦舒小說的氣質相去甚遠,這大概也是亦舒很少授權影視改編的原因吧,她自己也知道,她的故事好就好在一股氣韻,那股氣韻,很難變成視覺的東西。

《我的前半生》尤其如此,原著的故事比較平淡,儘管也有出軌、外遇、逆襲這樣的情節,但亦舒都是用一種綿密的、帶點自嘲的語氣去寫,儘可能多地消除了其中的狗血元素,但要改編成電視劇,還非得狗血不可,不然沒有話題度。所以,原著和電視劇,在氣質上差別也很大。

不過,《我的前半生》的原著和電視劇,核心的部分沒有變,它們其實都在討論一個非常迫切的主題:我們都低估了人生的漫長,我們並沒有為人生的漫長做好準備。

人們常說,人生太短,是啊,人一輩子的那百八十年,放到宇宙的歷史里,連一瞬間都算不上,所以,奇幻小說里,常常要誇大人的壽命,主人公的壽命,動不動就幾萬年,為的是滿足人們長壽的願望。但有時候,人生又太長了,儘管也就七八十年,卻已經足夠經歷許許多多的事件,這些事件,會給人生帶來非常大的變化,這些變化,是人們始料未及的。

例如,我們都以為,青春會持續很久,和青春有關的熱情、生機勃勃、好奇心,以及對事物的新鮮感會持續很久,但事實上,青春很快就過去了,每個人都要用之後的五六十年,去面對感受力消失,毫無新鮮感的生活。

例如,我們都以為,愛情可以保持很長時間,足夠讓兩個人白頭偕老,但事實上,科研結果表明,人的所謂真愛,只能持續三年,其餘的時間,都要靠相處的藝術,以及雙方對情慾的壓抑來度過。有人在相處兩三年的時候,就已經被疲憊感淹沒,如果這樣的生活,還要持續五十年,那的確是一場漫長的煎熬。

例如,我們都以為,經濟永遠平穩上揚,足夠讓一個人安然度過一生,但事實上,人的一生,起碼要經歷六七個大的經濟周期,這些經濟周期,有上揚,有硬著陸軟著陸,充滿各種變數,和經濟周期同步發生的,還有各種社會動蕩。所以,我們永遠可以看到那種傳奇故事,貴族小姐後來靠撿垃圾生活,某個行業的大王變成了街頭小販。

我們曾以為,自己會一輩子討厭咸豆花、臭豆腐,以為自己永遠也不會吃榴槤,但或許只要五年十年,我們就會愛上我們自以為會討厭的所有食物。我們曾以為,我們絕對不會看國產電視劇、超級英雄片,但還沒過三十歲,我們已經對它們津津樂道了。我們也曾以為,我們永遠不會離開家鄉,卻沒想到,後來的半生都在默念「此心安處是吾鄉」。

我們都以為,自己是革命者,後來卻變成了叛徒。我們都以為,自己是朋克,後來卻變成了五毛。我們都以為,自己可以安然於傻白甜的命運,後來卻變成了江湖兒女。

因為,人生太長了。

我們都是用已經經歷過的時間,來預測將來,從來不會想到,未來的時間,其實漫長到無法想象。漫長到海必須枯,石必須爛,巨變接著巨變。

《我的前半生》里的子君,就沒有準備好迎接人生的漫長,她以為只要結婚了,只要嫁給了有錢人,從此就一勞永逸了,每天只需要購物和防備小三,就能安然度過一生。但事實上,結婚不是歷史的終結,而是一場生命馬拉松的開始,必須要用極大的體力、耐力和技巧去面對。所以,當變故發生的時候,她完全沒有任何準備。

沒有一勞永逸,沒有塵埃落定,人生實在太漫長了,每分每秒都充滿各種可能,已經發生的還會再發生,沒有發生過的正在騷動,三五個月,就足夠埋藏一段巨變。

就像夏多布里昂說的:「人不只有一次生命。人會活很多次,周而復始。」我們只有重新評估人生的漫長,為漫長人生里的無窮變化做好一切準備。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60325篇文章,獲得23092次喜歡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