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厲害了,這個顏值超高的小姐姐週遊世界的目的,居然是學手工!

厲害了,這個顏值超高的小姐姐週遊世界的目的,居然是學手工!

當你拖著疲憊的黑眼圈擠早高峰的捷運時,

她正在暹羅灣的孤島等待日出;

當你在辦公室敲Word文檔時,

她正在一隻廢棄的大船上聽海的秘密;

當你在電話里跟甲方爭論方案時,

她在摩洛哥的長街追問色彩的記憶;

當你在家百無聊賴刷劇時,

她在土耳其的沙地上描畫時間的脈絡......

她是周大大,旅行、撿破爛的神經質水瓶座,

也是一個走到哪兒學到哪兒的手工製造者。

旅行之於她,不僅是去看未知的世界,

而是切身的體驗另外一種生活方式。

泰國,就跟當地人學習編繩、捕夢網和北歐掛毯,

摩洛哥就乾脆拜了個師傅,學習當地傳統的壓絲工藝,

埃及還順便考了個潛水證。

她也在麗江用軟陶塑出一個女人的面容,皮膚黝黑,像來自異國,

然後串上珠子,上演一場泥土和石頭的相遇。

軟陶,大概可以算是周大大手工之路的起始點吧。大學期間她瘋狂的迷戀上了軟陶,喜歡軟陶張揚鮮艷的顏色。

保管小秘密和心事的軟陶盒子

軟萌可愛的指環

在她的作品中,你可以輕易找到眼球和心臟的元素,

對她來說,它們有一種古怪的美,如解剖學一樣,真實而赤裸。

將血腥的東西以手作的方式呈現出來,別具魅力。

而現在,她在嘗試將自己的作品與陶瓷結合起來。

▲長在手心裡的眼睛,也是香插

▲鑽進盒子里的魚

▲漂浮在水面的眼睛

自去年10月到景德鎮接觸陶瓷之後,她便在不斷摸索。

相對於軟陶而言,

陶瓷存在更多的不可控因素,色彩亦不夠鮮艷,

為了達到理想的顏色,需要反覆的實驗。

有時候心裡想的跟做出來的不一樣,便會著急,

然後陷入越著急越不順的怪圈,

而偏偏,她又有些「犟」,

有時候餓到不行了也挪不動腿,一定要做完才行。

待在景德鎮的時間比她預想的要長,

雖然早已蠢蠢欲動想出去玩了,

不過為了學陶瓷,只得安分下來。

純手工的東西永遠能帶給她魔力,

粗糙、不完美,卻有一種手與靈魂觸碰的感覺,

陶瓷的每一圈渦輪都有雙手的溫度。

這些年她一直過著走走停停、居留不定的生活,

起初家人也反對,

後來,以自己所愛之事得以謀生,又認識許多人,

每天的日子開心而豐富,

家裡便也放開了手,任她飛。

她就像一隻候鳥一樣,

對這個世界懷著莫大的好奇心與熱情,

不會一直停留在一個地方,

自由,彷彿是她天生就追求的東西。

▲在摩洛哥學習壓絲工藝

她可以因為喜歡一個地方的生活方式,

而在當地停留一兩年,

即便只是為期一周的旅行,

她也會用腳步去探索那些不知名的角落,

儘可能的接近一個城市最真實的樣子,

她說,「所有的可能,因為好奇讓它們相遇」。

旅行的所見所得反哺到手作,靈感得到充分滋養。

比如,將「曼達拉」放進一隻盤子里。

曼達拉在梵文中指的是圓,

一遍一遍完成這些圓,每個盤子都是一個輪迴,

從圓心開始,在圓心結束。

周大大說,這是一種非常迷人的圖騰,

每個人畫出來的感覺都不一樣。

濕婆用它展現世界的形成,而她,

把心裡的一些開心的、煩躁的、迷茫的東西,

用圖騰的形式表現出來。

這些圖騰因而浮上了一種迷幻的、情緒性的東西。

她說自己像貓,

因為「覺得貓是比較在意自己感覺的動物,

想走就走,想來就來」。

她最喜歡埃及的小鎮dahab,一片凈土,

左邊沙漠,右邊紅海。

她會信馬由韁奔赴未知,也會一整天待在家裡做東西。

她小時候的夢想是,長大了可以去旅行,

然後在一個地方掙點錢,再去下一個地方,一直這麼走。

我想,已不必再追問,旅行的意義是什麼。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