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林奕九:珍重故人心

林奕九:珍重故人心

文/林奕九

幾天前重新看了一遍《山河故人》,思緒再一次被攪得七零八落,然而這一次,卻不是因為那些小人物的來來去去,生老病死,以及他們再簡單不過的人生,而是因為中間的那首插曲,葉倩文的《珍重》,那首曾在我腦海里循環無數次的旋律:「突然地沉默了的空氣,停在途上令人又在懷念你……」

我已經不記得第一次聽到《珍重》這首歌是什麼時候了,只知道那時候的粵語歌總是能傳遍大街小巷,就算不是粵語地區的人也在聽,正如電影中沈濤第一次聽到《珍重》時的感覺一樣,聽不懂,但就是喜歡聽。後來,再一次聽到《珍重》的時候,應該就是2015年的金馬影展上了,就是在觀賞《山河故人》之時。很莫名其妙的,當這首歌前奏想起的那一刻,帶給我的卻是無限的感動,這感動與電影無關,而是來自潛意識裡對於滄桑的沉澱,以至於看完電影后,我一度認為讓我感動的不是電影本身,而是《珍重》這首歌。

《珍重》出自葉倩文1990年的同名粵語專輯,在影片中只出現了四次,卻成為了貫穿全劇的線索,從頭至尾與回憶相關,是悲傷和痛苦:第一次是客人在測試CD的效果,音畫對位則是沈濤、晉生與梁子在電器店裡的三角構圖,這成了故事的最初的基調;第二次是沈濤告別梁子之後,走在回家路上,作為心理時空的閃回;第三次是沈濤在火車上和兒子一起聽音樂,然而母子之間的交流隔著一道看不見的牆;最後一次出現,則是在2025年的漢語課上,老師Mia放了這首歌給刀樂聽,刀樂卻只覺得這首歌似曾相識。

有人問我為什麼總是對老歌有感觸,他可能是覺得我有點跟不上時代吧,或者是覺得我故作深沉,建議我多去聽聽新歌。其實很多新歌我都有聽過,但是很多都是聽聽就過去了的,很多新歌給我的共鳴並不夠強烈,可是很多老歌直到現在都能和我產生共鳴,比如《珍重》這首算不上葉倩文代表作的老歌,我曾循環播放聽了很久,到後來連我自己都在思考,怎麼看完了電影就喜歡上了這首歌。

想了很久,原來,《珍重》裡面是情義相連的,不但是有情,而且有義,她說「盼望世事總可有轉機」,你能想到她愛的人,可能即將在下一刻天各一方,也可能早就已經分開疏遠,但她還有牽挂,還有愛的祝福,還有一種思念,然而今天大家都不描述這種牽挂和思念了,或者說是這種東西變弱了。

大三時,曾喜歡過一個女生,那個女生放了寒假后可能就再也不出現了。和她分開的前一天,我聽了一晚上的《珍重》,於是這首歌便成了我一聽就能突然想到某個人的歌。之後的那段時間,我整個假期幾十天都是想念,老是在想可能在下一個路口和她再一次遇見,甚至想像了幾百種遇見她的方式,可她就是再也沒有出現,留下的只有思念。但是現在,可能我和你的一場相識,一場戀愛,都好像是在趕時間,只不過就是喝了一杯茶的工夫。可能今天這杯茶是我坐在這張桌子前和你喝,下一杯茶我已經換到第二個座位了,或者一張桌子其實坐了兩個人三個人四個人,或者我喝著這杯茶,卻已經拿著這杯茶,坐到了另一個座位,於是那種牽挂思念的情緒在人類情感裡面變弱了,但在葉倩文的歌裡面,還是有的,而這個感情也在我心裡,說到底,所謂的懷舊,終究是在講感情。我想,這也應該是很多老歌耐聽的原因吧,陳舊的音符伴隨著時間的沉澱,深深敲擊著人內心深處最踏實的東西。

其實,聽懂一首歌,就能聽懂一個時代的愛情,但它並不是隨這個時代就消失的,它在我的記憶裡面,所以它會一直延續下去。

「他方天氣漸涼,前途或有白雪飛,假如能不想別離你……」

「禪機」是谷卿和朋友們創辦的一份文化生活主題微刊,內容均為原創,包括文化批評、旅行紀實、時政評述、影視雜談、圖書薦讀以及學術與藝術訊息發布,志在為關注現實的理想者提供一個自由表達與分享的平台。

轉載註明出處,相關事務請發送郵件至:yakozen@yeah.net。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