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相信青春:生活中潛伏著小確幸

相信青春:生活中潛伏著小確幸

年前,蘇珍得到閨蜜婚期已定的消息。視頻那頭的莎莎,說話間有掩飾不住的甜蜜從嘴角眼角溢出來。作為寢室第一個出嫁的,她不斷以大姐的身份勸蘇珍和其他人成家趁早。莎莎和她的准愛人已認識了八個年頭,兩個人在同個鎮子長大,從高中起就在一起了,如今畢業兩年了,兩個人如身邊所有人所願締結了婚姻的契約。

小時候,蘇珍和莊子里的發小一起玩過家家酒。每次,蘇珍都會被分配到「新娘」這個角色。他們經過操場的籃架,經過這簡陋的虛有的教堂,走到「牧師」跟前,聽他詢問,等「新郎」揭去「新娘」頭上的紗巾,大伙兒就一起為「禮成」歡呼慶祝。那時候,蘇珍還會在涼鞋腳後跟那兒墊幾塊小瓦片,當作是時髦的高跟鞋。有時玩得起興了,磕破腳踝了也不怕。

長大了,被更緊更牢地固定在一層層的關係中,心事兒慢慢多了,沉了。今年回家的時候,蘇珍和從各地趕回來的發小聚在一起。鐵爐內的火很旺,烤得蘇珍臉紅撲撲的。曾經第一個偷學校後園桃子的A坐在沙發中間,無比安靜;小時候最安靜乖巧的B一身皮草坐在沙發邊沿,香水味很濃烈;國小負責敲鐘的C果然挺拔成了一株大樹,笑起來還是痞痞的;最膽小的D如今也瘦瘦高高的了,這個月也要訂婚了;小時候,蘇珍最好的玩伴此刻坐得離蘇珍很遠,隔閡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悄然橫亘了。

茶水續了一杯又一杯,茶色已由褐轉黃,大家開始討論起小時候的教室,老師,遊戲,甚至是某個人的糗事。教室大塊玻璃掉落,四面透風,大家在教室角落擠窩窩取暖;王老師最凶了,那時候把司馬光砸缸寫成司馬缸砸光,就被用電線杆狠狠打屁股;校長也很厲害,誰打碎了校長的水壺,嚇得好幾天不敢去學校;攻城的格子誰現在還會畫?那時候誰老是很快被從「城裡」揪出來,還偷偷哭鼻子;誰的作業沒寫完,撒謊說媽媽不小心用作業本燃爐子了……

蘇珍和夥伴們大聲說著,笑著,彷彿這樣便能回到野心和慾望也還未萌芽的小時候。回來的路上,月光很亮,一些人家的燈籠在風中輕輕地擺動。小時候的冬天,蘇珍每天六點多起床,祖母取出給蘇珍暖在被窩中的碎花棉衣、套袖,然後坐在炕沿上給蘇珍梳辮子。梳洗完畢,蘇珍穿過黑漆漆的庭院,拉開門閂,去喊鄰居的小夥伴上學堂。小夥伴家門口有兩棵法國泡桐,樹影斑駁,明暗交晃,鬼魅般和蘇珍躲貓貓。等鄰居家的燈一亮,蘇珍膽兒就壯起來了。

人們一直在追問幸福的定義,然而至今沒有一個廣泛適用的最優解。蘇珍最近聽到了一個新詞「Minimalism」。極簡主義最開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60年代所興起的一個藝術派系,現在人們將其作為一種觀念重提,意味著人在物質和精神文明到達一定程度后對自由的重新審視和定義。極簡主義以簡單到極致為追求,認為感官上簡約整潔,品味和思想上才更為優雅。蘇珍感覺,這種極簡主義有助於人們回到小時候的心態上來,有助於人們擯除雜念,脫離繁瑣的藩籬,回到零,重新變得乾淨和美好。

極簡主義的信徒眾多,喬布斯甚至也是一個。曾經喬布斯的家裡陳設極簡,只有一張愛因斯坦的照片,一盞桌燈,一把椅子一張床。蘇珍想,如果自己此刻也選擇過極簡的生活,大量衣物、包和化妝品等物品,是會處理掉的。那麼要留下什麼呢?留幾本古典詩詞,留一張書桌,留四季的衣服各一件,留幾顆小石頭,留一面鏡子,對,當然還要留恆潔智能雙Q馬桶。不論人傾向什麼樣的生活方式,馬桶都是必然選項。恆潔智能馬桶智商情商雙高,即熱恆溫無需等待,一鍵旋鈕操作極簡,更有記憶功能儲存需求數據,給人持久溫暖的守護。

心境騰出空間,才可能容納更多的美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