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又一家共享單車倒閉!跑路了

又一家共享單車倒閉!跑路了

導讀:又一家共享腳踏車倒閉!

一家註冊資金1000萬的共享腳踏車公司倒閉!

「跑路」了、腳踏車押金數月未退…………

又一家共享腳踏車倒閉!老闆跑路

50天內,第三家共享腳踏車倒閉

繼悟空腳踏車、3Vbike之後,又一共享腳踏車倒閉!

運營在南京市場的町町腳踏車公司人去樓空、陷入倒閉!

這也是50天內,第三家共享腳踏車倒閉!

行業洗牌來臨,一些中小腳踏車企業進入危險期

只是選擇倒閉的時間、方式

近日,廣州和南京兩城市的有關部門近期均叫停了共享腳踏車企業在該城市的新車投放,原因是現有投放量已飽和。

未來,不同城市都可能有著一道隱形的腳踏車投放上限,或說將面臨便捷和負擔之間的臨界點。

這意味著共享腳踏車瘋狂跑馬圈地、瘋狂投放的時代即將結束,將要比拼內功。

同時,意味著很難再有新的機會,而行業也將進入洗牌期,中小共享腳踏車進入危險期,它們很肯能只是選擇倒閉的時間、方式。

例如:悟空腳踏車、3Vbike都承認自己失敗了,悟空腳踏車創始人更是談了很多有價值的經驗、教訓!

町町腳踏車則選擇了「跑路」、腳踏車押金數月未退!

町町腳踏車被曝「跑路」

來源:北青網-北京青年報

南京共享腳踏車公司町町腳踏車連續數月被曝光押金難退,公司人去樓空,市場監管部門也表示無法聯繫到公司工作人員,町町腳踏車疑似成為首家跑路的共享腳踏車公司。

町町腳踏車人去樓空

84日,當地媒體報道,町町腳踏車辦公地點已經是大門緊鎖。透過玻璃可以看到,辦公室里的前台、辦公桌等等所有的辦公用品都已經被搬空了,現場也沒見到工作人員。園區一位保潔人員稱這家公司是前天夜裡搬空的。

町町腳踏車是南京鐵拜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的產品,去年12月開始在南京投放運營。公司官網信息顯示,町町腳踏車首次投放5000輛腳踏車,當時計劃到2017年上半年增加8萬輛投放。公司創始人丁偉,其微博信息顯示其是一名90后。工商資料顯示,該公司之前的法定代表人是丁偉,註冊資本1000萬元;今年4月,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為丁金玉。目前在工商系統中,該公司已被列為經營異常名錄

創始人數家公司被列入異常名錄

北青報記者致電町町腳踏車客服,兩個客服電話都已經無人接聽。江蘇李安祥律師事務所的萬樾莉律師認為,如果公司將收到的押金大部分用於公司生產經營,而未按照和用戶的約定退還押金,用戶可以根據合同起訴,要求公司根據合同履行約定;如果公司將收到的押金大部分用於個人揮霍或攜款潛逃,那麼就涉嫌詐騙。

前不久剛剛出台的《關於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腳踏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中提到,鼓勵採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賃服務,企業已收取押金或者預付資金的,要在註冊地設立專用賬戶,實行專款專用,完善退還制度。今後,該條規範可以約束其他共享腳踏車企業的押金管理,避免跑路。

町町腳踏車的創始人丁偉,在町町腳踏車官網上的介紹為「SCC超跑俱樂部的會員。工商資料顯示,他除了擁有町町腳踏車這一家公司之外,還擔任多家公司的法人、股東或高管,包括江蘇普發創投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江蘇帛幀針織內衣有限公司、上海弘予商務諮詢有限公司、江蘇笛聲網路科技有限公司、江蘇東方帛紡織科技有限公司等等。目前,他擔任法人、股東或高管的四家公司都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還有的涉及民事案件。

町町腳踏車押金數月未退

町町腳踏車的跑路早有預兆,公司到目前為止運營僅8個月,不過從今年3月開始,就不斷有消費者投訴在申請退回押金后款項遲遲無法到賬。據悉,町町腳踏車押金為199元。

一名用戶的截圖頁面顯示,自512日發起的退款申請,在兩個月後依舊沒有退回。對此,町町腳踏車工作人員表示退款確實出現了問題,主要原因是公司系統升級時出現了異常。隨後町町腳踏車向用戶發了一條簡訊,稱退款申請會在6月底新的系統上線后及時退還到賬。不過,7月仍有大量客戶投訴退款未到賬,町町腳踏車客服經理胡志強解釋為客服跟不上

此前,共享腳踏車公司悟空腳踏車和3Vbike相繼宣布停止運營,不過,原因是腳踏車損失和毀壞嚴重。並且公司提前發布公告,通知沒有退還押金的用戶儘快申請退款,目前這兩家公司都沒有被曝出押金問題。町町腳踏車可以說是第一家因為押金問題而跑路的共享腳踏車公司。

市場監管部門已終止調解

今年7月,南京市棲霞區市場監督管理局馬群分局局長羅智剛曾表示,6月時,町町腳踏車投訴量激增,一天能有幾十條。馬群分局表示會一方面進行調解,一方面收集用戶情況。針對跑路問題,當時市場監督部門表示,雖然南京鐵拜網路科技有限公司仍在正常運營,但是公司老闆一直以在外地為由,拒不露面,為了以防萬一,他們也在積極做好消費者的投訴登記,並且及時與該公司取得聯繫,一旦發現異常,會及時跟公安部門對接。今年7月,馬群分局表示,這家公司是在執行退款,但是進程相對慢一些。不過,至今有大量用戶反映並未收到退款。

如今,該分局表示:該公司已經搬離,現已不在註冊地實際經營,我分局已將該公司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因無法與該公司取得聯繫,我分局現終止調解,建議您去公安機關報案處理。

深度分析

又一個「國內倒閉共享腳踏車」的悲劇重複!

文/商業領軍觀察員

此前,我們曾深度分析過,國內首家共享悟空腳踏車的倒閉,它的倒閉,如同所有的互聯網大戰中倒下的企業原因一樣——營實力不夠、資源不夠、融資能力不夠(資本對話能力不夠),小企業想做大平台……

它們的問題,一切都只是在重複千團大戰、百播大戰的洗牌狀況——在行業的洗牌中,實力相對弱小在洗牌中被淘汰、出局!

第二家倒下的共享腳踏車——3Vbike共享腳踏車和悟空腳踏車的狀況倒下的原因類似:同樣是運營實力不夠、資源不夠、融資能力不夠、小企業想做大平台……

悟空腳踏車前後投入了300多萬,而3Vbike投入了70多萬,它的實力比悟空更小,在充滿資本PK的競爭中,悟空尚且弱小、經受不了衝擊、難以為繼,比悟空腳踏車實力更弱小的3Vbike,自然更脆弱!

雖然,第三家倒下的共享腳踏車——町町腳踏車似乎實力比他們大一些,老闆富二代出身、SCC超跑俱樂部的會員、註冊資金1000萬元等,但是這樣的實力,依然與腳踏車的資本大戰大佬無法相比,例如:摩拜最新宣布的融資金額就是6億美元、僅40億人民幣,與摩拜、ofo相比,町町腳踏車依然是小玩家!

因此,這些倒下的共享腳踏車原因都極其相似!

這些教訓都值得深思:

1、創業本不是那麼簡單,在一些互聯網領域更複雜!

創業不是那麼簡單,它對創業者的綜合能力要求很高,特別競爭越激烈領域,要求會更高。

創業不易,在一波又一波的創業浪潮中,能走到最後的終究是少數,無數的會倒下。

特別是在激烈競爭領域,競爭更為慘烈、對參與者要求更高,洗牌更為殘酷,往往大多數都會倒下、被淘汰,僅剩極少數的企業成為贏家、走到最後。

今天,一些互聯網領域要求更複雜,很多互聯網領域的競爭,往往有大量資本的參與,在重量資金武器的支持下,快速完成洗牌,PK博弈更慘烈。

對於一些資本優勢不那麼大的創業者而言,只能拼運營能力優勢,但是這些腳踏車公司的運營能力,又恐怕往往要打問號。

何為運營能力強,簡單說,就是你能快速把量做起來,把運營環節做好,要麼把量做好、要麼把環節做好,任何一方面做出亮點都可以,當然兩方面都做好更厲害!能做起來,就具備競爭中的談判實力,話語權。

但是,很多腳踏車企業,在不具備資本實力的同時,很顯然又很難具備很強的運營能力。在競爭中就很被動、處於劣勢!在PK中就更容易處於下風!

2、互聯網平台之戰背後關鍵要素:拼錢、拼資源

互聯網平台之戰所呈現出的特點,一方面,是拼運營能力,另一方面,是拼錢、拼融資能力。

特別在互聯網平台之戰背後,往往是融資大戰,燒錢大戰、資本大戰,短期內迅速投入大量資金,從最初的千萬級人民幣上升到億級人民幣、甚至10億級人民幣,用雄厚的資本實力「砸」暈對手。

正如李彥宏曾表示:「今天的O2O卻是一個沒有技術含量的市場。所有的行業都在砸錢、發紅包,非常同質化。」

在互聯網平台大戰的背後,往往是「錢」之戰。

而融資能力,就考驗創業者的資本對話能力,你拿什麼融資,你必須要有光環——過去的輝煌業績(戰績)、名校、名企、技術大牛(轟動性的技術)等。

說的直接些,你想拿到融資,要麼靠你出色運營能力、技術能力,要麼靠你的業績、要麼靠你的畢業院校背景、你曾工作過的企業背景、你的資源等

在共享腳踏車大戰中,兩個大佬——摩拜、ofo,只是在重複相同的融資特點——它們獨特背景帶來的對話能力、圈子資源。

摩拜創始人胡瑋煒,資深媒體記者、媒體圈子大佬資源

2004年,胡瑋煒畢業於浙江大學城市學院新聞系,隨後便進入《每日經濟新聞》經濟部成為一名汽車記者。後來又去了《新京報》、《商業價值》和極客公園做科技報道。

在其進入媒體圈子10年後,2014年,胡瑋煒創立了摩拜腳踏車。

ofo創始人戴威,名校的圈子和光環資源

北京大學經濟學碩士,2009年就讀於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系大學部,2013年畢業以後跟隨團中央支教團在青海大通縣東霞鎮,做了一年的數學老師。2014年回到北大讀碩士。2014年與4名合伙人創立ofo共享腳踏車。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北大碩士,都是不錯的名校光環。

如果胡瑋煒沒有長期汽車領域的媒體經歷沉澱、資源沉澱,以及商業價值、極客公園這些的經歷沉澱、資源沉澱,能有摩拜腳踏車嗎?或許會有,但是難度比現在肯定大很多。

很明顯,在與資本對話能力上,悟空腳踏車、3Vbike與摩拜、ofo相比,要遜色很多,悟空腳踏車前後花了300多萬,3Vbike花了70多萬。

而摩拜、ofo的累計融資額都超過十億級人民幣了,甚至是幾個10億人民幣了,僅摩拜最新宣布的融資額就高達6億美元,近40億人民幣,酷空腳踏車、3Vbike與他們相比,連零頭都相差深遠,

一方面是運營能力的不足,無法快速把量做好、或者把運營細節做好,另一方面資本對話能力弱,這基本上是一場從一開始就註定失落結局的PK

3、新創業者慎入做平台、互聯網平台更要慎重

這也是我們多次呼籲的問題,創業者在創業時,一定要認真分析對手,以及自身的實力!

創業者,一定要千萬、千萬、千萬注意,慎入平台型創業!

新進創業者,如果實力不夠,更適合聚焦實力單點突破,然後一步步擴大!

正如「國內首家倒閉共享腳踏車」悟空腳踏車創始人雷厚義所反思:小公司不適合追風口、追了也沒有用,小公司適合小切口、形成獨特價值!

這可以說是悟空腳踏車帶給大家最有價值的提醒,小公司、新創業者,實力不夠的話,不適合去和巨頭們PK,不適合平台之類的大競爭,更適合局部突破、PK。

千團大戰、外賣大戰、網約車大戰、百播大戰,再到如今的共享腳踏車大戰……

一切都是類似狀況在重複上演,而類似錯誤也在重複上演!

而且此時,共享腳踏車的前輩——網約車,還在面臨盈利難題,何時盈利仍是大考驗。

整個互聯網行業平台中盈利的只有少數幾個,團購平台、外賣平台、網約車平台,目前都沒有,共享腳踏車也會面臨這個問題。

這種不盈利,依然靠大量燒錢擴大市場份額的方式,更不適合小企業,更要慎入,儘早退出反而更加明智!

成功有相似性、失敗同樣有相似性!

一切都是在相似的重複,而這背後的問題,都值得企業、營銷人深思!

非技術領域的互聯網商戰,都是燒錢大戰

一般企業、經營者慎入!慎入!慎入!

在互聯網的技術領域,資本不是唯一的要素,一些企業可以憑藉出色的技術勝出、甚至成就巨頭,QQ、百度、360都是代表。

而在互聯網的非技術領域,則基本都是燒錢大戰,團購大戰、O2O大戰、網約車大戰、共享腳踏車大戰等,無一不是如此。

2015531日,香港大學舉辦以創新創業為主題的Dream Catchers論壇上,騰訊董事局主席馬化騰講到滴滴、快的之爭,最高一天虧損4000萬。

我們支持滴滴,阿里巴巴支持快的,我們就像打仗,像武林高手一樣,一天大概虧損2000萬,再炒到3000萬,我也跟,最高一天虧4000萬,誰也不敢收手,一收手就前功盡棄了,內傷死掉了。後來跟馬雲溝通,最後在很多資本的撮合下合併了

一天虧損2000萬、3000萬、4000萬,有多少企業能做到!

而共享腳踏車大戰,雖說規模、燒錢速度與網約車無法相比,但是至今投入共享腳踏車戰場中的資金已達近百億,也不是小數目。

這種狀況下,對於小玩家而言,最好慎入!慎入!慎入!

最好選擇投入相對沒有這麼高的領域、選擇燒錢不要這麼兇猛的領域,否則,燒光了,可能連響聲都沒聽到,就無奈退出了!

:yingxiao360-com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