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普惠金融發展嚴重失衡 產品同質化現象嚴重

普惠金融發展嚴重失衡 產品同質化現象嚴重

的普惠金融還遠未成長到具備足以覆蓋所及空間的能力,而無論互聯網公司還是傳統金融機構,還在普惠金融領域各自為戰,甚至惡意競爭。因此,無論補缺還是強身,普惠金融首先必須引導資源的集中化與規模化,建立與健全多元化、廣覆蓋的供應體系。

在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高層強調「要建設普惠金融體系,加強對小微企業、"三農"和偏遠地區的金融服務」。如此明示,既確定了普惠金融的性質與發展方向,也寄託著決策層對普惠金融這一全新金融業態的濃濃期望。

據《小微企業調研報告》的統計數據顯示,目前中小微企業超過了7000萬家,但其中仍有12%難以從銀行獲取貸款。波士頓公司的全球財富管理資料庫的數據顯示,約有一半以上的人尚未被金融服務體系有效覆蓋,特別在農村,有80%的家庭年純收入低於1.3萬人民幣,這些家庭缺乏可供選擇的投資渠道。如此多的空白地帶,足以說明當下的普惠金融還遠未成長到具備足以覆蓋所及空間的能力。特別在廣大農村地區,普惠金融所需要的電信基礎設施以及金融基礎設施還非常薄弱,金融業開展普惠服務的成本還非常高昂,同時,使用移動智能設備還沒有成為農民的習慣,致使普惠金融服務的進入也較為困難,由此也造成普惠金融在城鄉配置與發展的顯著失衡。

供給側資源的錯配是需要修正的一個重要方面。目前來看,普惠金融平台上的產品同質化現象非常嚴重,很多是偏向提供小額貸款或者作為中介撮合資金供求而已,而個性化服務以及場景功能乏善可陳。不僅如此,普惠金融絕大多數湧向資金供給或者理財端,而典當抵押、保險等服務則大大滯后,普惠金融體系還很不完整。此外,普惠金融往往側重於交易性或者補貼型服務,而並不關注所受對象造血功能的提升。更為重要的是,無論互聯網公司還是傳統金融機構,在普惠金融領域都是各自為戰,甚至還出現了惡意競爭的苗頭,本就失衡的資源還未能形成有效的整合併產生協同效應。

因此,無論是補缺還是強身,普惠金融首先必須在供給側增加產品數量與提高產品質量,並建立與健全多元化、廣覆蓋的供應體系。應當承認,眼下傳統金融在互聯網基礎設施方面已經打下了不錯的基礎,深耕與拓展普惠金融領域理當具有非常大的潛力可挖,為此,政策的重點應轉向鼓勵大型銀行加快建設小微企業專營機構,並鼓勵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和民營銀行向基層沉降,建立起各種社區金融服務組織。為鼓勵小額貸款公司和典當行的發展,在適當拓展融資渠道的同時,可嘗試探索建立風險補償機制和激勵機制。比如強化保險機構的配套服務功能,嘗試互助聯保、保險基金擔保等擔保方式,開發出保險機構與銀行業金融機構相銜接的產品。另外,還可考慮建立一批以政府出資為主的融資擔保機構或基金,或建立重點支持小微企業和農戶的再擔保機構。

針對普惠金融行業的粗放型增長,眼下理當旗幟鮮明地引導資源的集中化與規模化,以培植出幾家普惠金融的龍頭企業,在此基礎上增強行業的自我出清功能。與此同時,鼓勵與支持開發性政策性銀行以批發資金轉貸形式與其他銀行業金融機構合作,降低小微企業貸款成本;引導保險機構與各類金融機構展開合作,減輕與鎖定金融機構與客戶的市場風險。通過以上資源的有效整合,強化互聯網普惠金融的服務質量與運營效率。

創新金融產品和服務手段是拓展普惠金融服務廣度和深度的要旨,因此,在推廣針對小微企業、高校畢業生、農戶、特殊群體以及精準扶貧對象小額貸款的同時,還可以依託自助式動產、權利抵質押登記平台開展動產質押貸款業務,同時引導有條件的金融機構設立無障礙服務網點,完善電子服務渠道,為殘疾人和老年人等特殊群體提供無障礙金融服務。在此基礎上,新老金融機構與互聯網企業應當「走出去」,尋求與國際金融組織的合作,引進國外金融資源,創新性地為國內「弱勢」群體提供金融解決方案。

除了在供給端培育與強化普惠金融的內功外,還應當進一步優化與拓展外部環境的撐托之力。首先,要強化基礎設施建設。一方面,倡導與支持傳統金融機構持續加大互聯網、大數據以及雲計算的投入,鼓勵IT企業與銀行、保險等金融企業共建互聯網協作平台,公共財政可採取稅費減免、貸款貼息等方式予以策應性激勵。另一方面,將改善農村金融支付環境視為重中之重,鼓勵銀行機構和非銀行支付機構面向農村拓展銀行卡助農取款服務的廣度和深度,支持有關銀行機構在鄉村布放POS機、自動櫃員機等各類機具。為了鼓勵農民更多地使用PC以及移動智能終端,政府可以仿照支持家電下鄉的優惠政策,實施IT產品與服務下鄉的財政貼補政策。

其次,設法建立健全普惠金融信用信息體系,建議中央銀行儘快拿出徵信集納的統一標準與格式,在此基礎上,加快建立多層級的小微企業和農民信用檔案平台以及徵信機構,實現小微企業業主、農戶家庭等多維度信用數據的有效採集,同時擴充金融信用信息基礎資料庫接入機構,降低普惠金融服務對象徵信成本。另外,要打破數據資源的「信息孤島」格局,整合碎片化的信息資源,形成統一的信息共享平台,夯實社會徵信體系的基礎,提升普惠金融的風控能力。

再次,堅持不懈強化金融監管。一方面,在對互聯網金融持續整頓的基礎上,形成普惠金融的行業准入標準和從業行為規範,同時研究制定互聯網行業數據安全指導意見,建立起互聯網用戶個人信息保護和相關標準體系以及健全普惠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制度體系。另一方面,針對供給側出台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典當業管理條例、融資擔保公司管理條例等法規,盡最大可能控制與降低普惠金融的道德風險。

(作者系市場學會理事、經濟學教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