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成都重慶西安均積極爭取西部金融中心,專家稱可以不唯一

成都重慶西安均積極爭取西部金融中心,專家稱可以不唯一

在「世界向東,向西」的口號下,誰將成為「西部金融中心」成為一個區域間熱門話題。

近日,成都官方明確提出,「到2022年,全面建成立足四川、服務西部、輻射全國、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西部金融中心。」

澎湃新聞記者檢索發現,成都、重慶和西安這三座中西部重鎮,近年來都曾提出建設「西部金融中心」的類似說法。

近期,阿里巴巴將在西安設立西部中心,以及成都方面推出建設西部金融中心時間表的做法,讓這一話題再度引起輿論關注。

不過,也有學者表示,考慮到融資的便利性,西部金融中心可以有多個。

成都:2022年建成西部金融中心

作為「川港澳合作周」系列活動一部分,成都市方面8月22日在香港舉行「成都建設國家西部金融中心專場活動」。

活動上,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書記范銳平作為主推介人,親自向香港政商及金融界人士介紹成都建設國家西部金融中心有關情況。

成都市金融工作局局長梁其洲則在活動中提出了成都西部金融中心建設行動綱領,「到2022年,全面建成立足四川、服務西部、輻射全國、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西部金融中心。」

梁其洲表示成都將在5個方面取得突破,包括:

1、打造新金融的先行區,圍繞農村金融、科技金融、消費金融3大領域率先突破,打造3項全國單打冠軍,著力構建完善的新型金融產業生態圈。2、打造具有重要影響力的財富管理基地。3、打造區域資本市場中心,打造2-3家千億市值上市公司,打造西部直接融資渠道最豐富、資源配置效率最高、企業培育能力最強的區域性資本市場中心。4、打造西部的創投融資中心,到2022年,全市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管理規模達到2萬億元。5、打造西部重要的金融結算中心,把成都打造成為西部地區金融結算規模最大,國際化程度和結算便捷度最高的西部金融結算中心。

成都打造「金融夢工場」。

此外,成都還在將重點打造6大金融工程,包括:

1、金融組織體系培育工程,積極引進稀缺金融牌照,鼓勵境內外知名機構來蓉設立總部。2、打造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工程。3、打造西部創業投資基地打造工程。4、打造金融科技孵化工程,成都支持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慧、區塊鏈等新技術在金融領域的合規應用,鼓勵傳統金融機構與「互聯網+」深度融合,吸引聚集一批國內外領先的金融科技企業,正在研究設立金融科技的產業投資基金。5、金融服務供給側改革工程,引導金融機構資源向產業轉型升級傾斜,成都將推動發展綠色金融。6、普惠金融推廣工程。

實際上,在此前舉行的2016央視財經論壇暨上市公司峰會區域論壇上,四川省層面在「十三五」期間基本建成以成都為中心的西部金融中心建設格局的計劃已對外公布。

2016年12月,四川省政府辦公廳下發《四川省金融業「十三五」發展規劃》(以下簡稱《規劃》),回答了外界關注的四川金融行業具體發展指標、實現路徑、保障措施等關鍵問題。

到2020年末,四川省將基本建成以成都為中心的西部金融中心,這是上述《規劃》提出的核心目標。值得關注的是,《規劃》明確了到「十三五」末,四川金融業增加值佔地區生產總值的比重10%左右,社會融資規模存量較「十二五」末增加60%等系列核心發展指標。

「目前四川金融業總資產達8萬億元,居西部第一,金融機構數量同樣是西部第一,四川已經具備了建設西部金融中心的一些條件,細化目標做出特色,才能成為輻射周邊的中心。」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球在接受《四川日報》記者採訪時認為。

在參與起草《規劃》的人民銀行成都分行金融研究處秦麗看來,《規劃》提出構建以成都為中心的西部金融中心建設格局,但並不意味著西部金融中心建設的任務只在成都,應該是以成都為首位城市,依託省內各個市州共同發力,西部金融中心服務實體經濟、輻射周邊的目標才能實現。

今年4月以來,成都市第十三次黨代會提出「全面建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西部金融中心」;5月,《成都金融業「十三五」發展規劃》出爐,提出「到2020年底全市金融業增加值要達到2200億元以上,金融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達12%以上」的發展目標。

加上此次在有國際金融中心美譽的香港提出了具體的西部金融中心建設行動綱領,成都對於「西部金融中心」的目標誌在必得。

重慶、西安均曾提出西部金融中心構想,學者稱中心可以不唯一

不過,距離成都兩百多公裡外的重慶,也提出了區域金融中心的定位。

國內知名金融媒體《上海證券報》曾在2016年8月刊發文章《重慶:中西部金融中心框架成型》,對重慶在金融領域的優勢予以介紹。

重慶市金融辦副主任曹子瑋告訴上證報記者,重慶提出國內重要功能性金融中心的定位是此前長江上游金融中心概念的延伸和拓展,後者的定位是差異化和特色化。相較於上海的國際化,重慶立足於內陸地區的功能性。

除去成都與重慶的「雙城記」,另一座西部重鎮西安市也表達了建設「西部金融中心」的想法。

據《經濟時報》報道,2009年6月,國務院批准了《關中—天水經濟區發展規劃》。根據這個規劃,西安市的滻灞金融商務區將為構建西北區金融中心發揮核心作用,進而成長為西部經濟與金融發展的增長極。

雖然較重慶和成都,西安金融業整體規模還無法企及,但近年來金融業發展勢頭迅猛。《每日經濟新聞》2016年11月的一篇報道提到,西安金融業增加值三年平均增速達到23.45%,在西部地區乃至全國都是最快增長。

而最近的一條消息也讓西安在爭取「西部金融中心」的道路上平添了幾分底氣。

據新華社消息,8月20日,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宣布在西安市建設阿里巴巴西北總部。「作為西北龍頭,西安是阿里巴巴發展布局中不可缺失的板塊。」馬雲稱。

對此,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區域經濟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張建平此前在《每日經濟新聞》接受採訪時表示,從目前發展態勢看,西部金融中心很有可能不是唯一的。

張建平認為,金融中心是經濟社會發展到一定規模和水平的產物,它的形成,有其自身的發展規律和路徑。一般而言,不同地區發展情況不同,因此擁有不同的金融優勢。

張建平指出,成都在金融機構總部數量、國際化水平,以及國內中西部的輻射等優勢已顯現。但重慶近兩年的經濟增長在全國領先,其基建大為改善,新一輪產業聚集速度飛快,服務實業的資本集聚程度高,將來也有可能朝著區域金融中心的方向發展。西安,則更多著眼於新一輪高附加值、高科技的產業集聚,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的產業集聚程度較高,基於經濟規模和產業規模,會帶來金融服務的擴大。

同時,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副研究員、上海經濟學會理事黃少卿8月25日晚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考慮到融資的便利性,西部金融中心可以有多個,但其最終的形成有自然規律,主要依賴於各城市提供金融服務的能力,包括經濟力量、人才支撐等因素。

此外,黃少卿還認為,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電子交易更加普及,現代經濟效益受地域的影響日益減少,一味追求多個西部金融中心,或者一味脫離實際的競爭都可能引發資源浪費等不利結果。同時國家對此也應積極引導,增強規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