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為深圳2千萬人開喜悅藥方 綠景共識名家論壇第3場

為深圳2千萬人開喜悅藥方 綠景共識名家論壇第3場

都市主流人群正面臨巨大的精神困境:內心追求詩意與遠方,卻逃離不了世俗壓力帶來的無限焦慮。日常生活中的平淡和庸常形成巨大的慣性,正吞沒生活本質。

我們被名利磨平志趣的同時,忽視了日常生活里的美好,更失去了發現喜悅的能力。審視時代的精神痛點,發現和構築城市的喜悅,是我們直面自身與城市未來的要求。

2017年5月19日,由綠景集團發起的「共識」名家系列論壇第三場「發現城市喜悅」,在綠景NEO大廈企業中心舉行。現場邀請到知名文化學者梁文道發表主題演講,深圳晚報常務副總編周智琛作為嘉賓主持,心理諮詢師彭影頻、摩拜腳踏車粵東地區市場負責人鄭越等城市觀察者,共同反諸內心,尋求令我們內心喜悅的方法,對抗平庸的生活。

文化大咖的都市生活千金方

我們擁有了世俗的物質生活,卻依然不快樂,卻依然感覺失去了更多生活感動與驚喜。我們不斷尋找喧鬧的搞笑來釋放焦慮,卻始終得不到真正的愉悅。

在深圳生活的主流人群已經充分體味到,物質世界和世俗追求無法真的讓我們獲得幸福感。

更嚴重的是,普遍的大眾文化需求是渴望高層次的喜悅與幸福的。可是我們卻缺少發現城市喜悅的方法論。在追求喜悅的過程中,極有可能被淺層的娛樂麻木心靈。

梁文道先生謹慎審視了都市主流人群的程序化的生活痛點,從文化心理的角度,為世人開出一副千金方。

我們想要在城市中發現喜悅,我們想要超越生活的平淡,就要打破程序化的生活束縛,釋放理想,回歸追尋人生喜悅的原真。

而平庸生活深藏的結果就是都市人必然面對的孤獨困境。要想獲得真正的內心喜悅,只有實現人和人之間親密行為的重建。讓人心安的城市最讓人喜悅,最簡單的方法在梁文道看來就在於改變城市建設和規劃的尺度,城市需要出現一些場所,讓不同的人互相認識、互相遭遇。只有真誠地溝通才可能打通彼此的隔閡和漠然,喚起喜悅與感動。

正如古希臘的諺語「城市之風使人自由」,喜悅良好的城市生活應給人以自由。大膽地去嘗試接觸那些我們在城市中遇不到的東西,和我們不一樣的人。這時,我們可能驚喜地發現這個世界原來這麼大,我們的生活只是無窮生活類型之中的其中一種而已。

但只是淺層、蒼白的溝通,仍不足以長期支持精神世界的豐腴。發現喜悅的過程,也必然是認識自己,提升自己的過程。唯有精神生活本身的升級,載入無障礙的溝通,才能升華我們的生活方式。

幾千萬人期待的生活哲學

當社會階層的主力陷入平庸,在精神上上升一個層次,就將是城市精英區別於其他階層的重要參照。因此深圳這座城市新富起來的人群必須面對如何發現喜悅的課題。

綠景集團副總裁葉興安認為:世俗附加給我們的種種壓力,使我們逐漸失去了發現喜悅和製造驚喜的能力,這已經成為大都市中普遍的社會現象。但綠景集團作為一家城市綜合服務商始終篤信:物質僅僅是外在的形式,內心的豐富才是喜悅的本質,這也是綠景集團堅持的品牌理念。因此,綠景更關注由空間連接的用戶,更關注每一個人內心的感受和生活的品質。在未來,綠景將會用行動來實踐這一理念。

在本屆講壇上的沙龍環節,眾嘉賓將就如何讓自己獲得喜悅,展開更為深入地討論。

沙龍也將給出發現喜悅的獨特理解。比如發現喜悅,是個人如何對待生活觀的問題,是個人如何理解物質生活與精神喜悅的問題。也是一個城市在空間布局,建築建設和文化精神上,如何提高層次和指向的問題。

摩拜腳踏車鄭越在人與城市這個大命題中發現:找准自己的定位、找准自己的方向就是喜悅。人與人的互動交流與思想碰撞會產生更多可能性,產生更多喜悅感,想要獲得喜悅就要打破更多物理空間和心理空間的界限。

心理諮詢師戴影頻女士從專業的角度分析了城市生活所帶來的誘惑,會使得都市人的身體和心靈產生不契合,都市人會逐漸在不契合所帶來的焦慮中迷失自我,其實從心理健康的角度來看,學會接納內心的焦慮,正視焦慮,才能更好地安頓內心的焦慮。

這場「發現城市喜悅」的社會討論,著力引發公眾對當下大眾文化需求的深入思考。更多這樣的深入思考,才能豐富深圳作為一線城市的文化高度。

2016年綠景就發起了名家系列講壇,啟動深圳深度思考。其第一場主題為「尋找城市中心」、第二場為「尋找中心力量」。城市中心在哪是深圳懸而未絕的話題,也是深圳人共同關心的地理困惑。綠景「尋找城市中心」的議題向全社會普及了深圳城市中心變遷與發展的歷史,引發了全城熱議。在尋找城市之心之後,今年綠景更進一步,全面關照都市人的內心。綠景相信,都市居民複雜的精神中心,理應由喜悅來構築。它不是淺層庸俗的娛樂,而是詩意追求生活后獲得的驚喜。綠景也希望通過此次論壇,讓大家思索需要怎樣的生活方式,讓城市思考如何構築公眾的生活喜悅。

附:綠景名家講壇嘉賓觀點匯總

(按時間順序)

葉興安:世俗附加給我們的種種壓力,使我們逐漸失去了發現喜悅和製造驚喜的能力,這已經成為大都市中普遍的社會現象。但綠景集團作為一家城市綜合服務商始終篤信:物質僅僅是外在的形式,內心的豐富才是喜悅的本質,這也是綠景集團堅持的價值觀和品牌理念。

梁文道:深圳的大運會其實不需要矚目的場館、壯觀的開幕儀式而真正需要的是,讓深圳變成全國人均擁有運動設施數目及面積最多的城市,讓深圳成為人均運動時數最多的城市。

到底城市是什麼?在深圳呆久了的人們閉上眼睛,深圳可能不再是一張平面圖,而是是有高低起伏、有情緒作用、有感性印象的心理地圖。而在大部分人心裡,深圳是一個平坦的城市。如果當初按照深圳原有地形發展,會比較難也比較慢。

深圳過去的很多遺迹,但我們今天再也感受不到,只剩下地名。例如我在香港住的地方也叫車公廟,車公是當年護衛宋帝的一位武官,抗敵殉國后,百姓為他立祠紀念,香火繁盛,後來逐漸成為祭拜車公的習俗,香港現在依然保留這樣的習俗,但深圳沒有了。

什麼樣的城市會帶給人們喜悅感和滿足感?

1.合乎人性的尺度

深圳這幾十年的變化非常大,但心中難免仍有遺憾。深圳的馬路太寬了,人不是主角,車成為主角,空間尺度及其巨大。良好的城市應該有合乎人性的尺度,良好的城市應為行人優先而設,是居民可以走得起來的城市。

2.給人以自由的生活

任何城市一開始一定都是移民城市,沒有移民就不會有城市。大城市給移民帶來陌生感和疏離感的同時,也同樣帶來了新鮮感。

古希臘有一句諺語「城市之風,使人自由」,在城市中新移民從原有的生活方式、信仰,乃至於世界觀解放出來,擁有了選擇的自主權,我們開始客觀地評價自己與他人的不同。當你能選擇,其實就意味著你自由過。城市的基本定義在我看來就是這種自由,一個好的城市生活在我看來就是讓人自由的生活。

如何在城市中發現喜悅?

1.構成城市的基本原則是信任,信任是在數百年城市商業交易和交往過程中產生的,我們每天都要去信任幾百萬個陌生人,而且是把性命交到他們手上的信任,這就是城市的本質。

2.讓人心安的城市最讓人喜悅,最簡單的方法在我看來就在於改變城市建設和規劃的尺度,城市需要重新出現一些場所,讓不同的人互相認識、互相遭遇,實現人和人之間交往行為的重建。

3.嘗試保留或接觸哪些我們在城市中遇不到的東西,跟你不一樣的人,讓你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大,讓你知道你的生活只是無窮生活類型之中的其中一種而已。

沙龍環節,嘉賓對喜悅的理解:

梁文道:一般理解說從物質滿足到精神滿足,但是物質需求界限在哪裡每個人對滿足的要求都不一樣。最重要是找到自己的終極願景。

戴影頻:城市給我們的誘惑,身體和心靈會產生不契合。從心理學來說:喜悅就是一種化學物質,其實就是大腦對外界刺激的反應,多巴胺的分泌。從社會物質的層面,快樂可能是房子、車子等等。在城市裡生活的我們可能會產生迷失。其實學會接納內心的焦慮,正視焦慮,才能更好地安頓內心的焦慮。

鄭越:找准自己的定位、找准自己的方向就是喜悅。人與人的互動交流與思想碰撞會產生更多可能性,產生更多喜悅感,想要獲得喜悅就要打破更多空間界限。比如摩拜的口號就是讓腳踏車回歸城市,就在嘗試打破城市巨大的空間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