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驚了!凌晨3點還在刷朋友圈的人都被送進了這個地方......

驚了!凌晨3點還在刷朋友圈的人都被送進了這個地方......

試試震驚體,不要取關好嘛

こいのうた—MONGOL800

來自比逗Share

00:0007:52

探索美好島嶼傳說

尋島計劃 · 第六期

這幾天,朋友阿七總向我抱怨,說從上了大學以後,生活習慣變得很糟糕。曾經堅持十一點睡覺,六點起床背單詞的自己,現在卻是一副凌晨仍躺在床上刷微博和朋友圈的模樣。

阿七說和朋友出去吃飯,選擇店的標準是有免費Wifi,而進門的第一件事就是問wifi密碼。即使是在吃飯的時候,也總忍不住看手機,生怕錯過每一條微信,不斷地點開新動態的紅點,然後點贊,評論,似乎如果不這麼做,他就成了一個被朋友所拋棄的孤島。

我說他早就被手機綁架,患上了典型的都市病,時時刻刻浮躁而焦慮。其實,像阿七一樣每天不斷刷手機,泡在社交網路上,心態變得浮躁的人越來越多,整天低頭遊走於大街上,很多人想要改掉這個壞毛病,卻又越陷越深,無法逃脫。

在廣佛線的鶴洞站捷運口,就有這麼一家開在喧囂鬧市的「心靈療養院」——植白,為過往的人提供自助喝茶和做手作的空間,讓人們盡情享受遠離城市喧囂的時光。

鍾影,「植白」的創始人,來往的客人都親切地稱呼她為影姐。大概是常與茶和手作為伴,影姐身上沉澱出一種從容與溫柔的氣質。

一開始,影姐純粹把「植白」當做工作之餘專註生活的空間,連名字都是根據自己性格而命名,不刻意。兩百多平米的空間放置著她從廣州各地淘回來的小舊物,小小的物件經過她的重新打磨和改造,煥發出另一種溫暖和美感。

泡的一手好茶的影姐本職是個設計師,2004年從廣州美術學院工業設計專業畢業,因為對設計的喜愛,直到現在依舊還是從事設計工作。直到三年前,她才開了這個可以喝茶,又玩手作的多元空間。

剛出來工作的前兩年,影姐像所有的職場新鮮人一樣,熱血激情,常常為一個靈感地乍現而興奮不已。她甚至還記得,第一次在街上看到一個小朋友手裡拿著自己設計的玩具時,那種既滿足又興奮的感覺。

剛開始工作,她很害怕出現失誤,擔心設計不能按時完成,即將完成的產品不符合客戶的要求。這樣的情況初期發生過幾次,她每次都被領導指著腦門罵。這讓要強的她,暗下決心,一定要改掉這些壞毛病,工作一定要細心。

從運動鞋設計到家電傢具,隨著時間的推移,影姐早已經從職場新鮮人成為了一個「跨界設計師」。拖延的毛病早已經改掉,她漸漸成為公司辦事最雷厲風行的人。

後來她漸漸地發現,看起來充滿靈感的設計工作其實很多重複,往往在每年年初,就能預料到接下來一整年的將要設計的產品,定期的設計展也只是重複上次的內容。她開始周而復始地做一些重複的工作,需要創新的部分少之又少,做多了客戶反而不高興。對於工作的不斷熟悉,在逐漸地磨平了人的稜稜角角。

2009年,影姐和朋友創業,開了一家設計工作室。一下子從普通的員工變成了公司的老闆,跟身份隨之而來的是肩上的重擔。以前自己工作可以任性,即使一些做的不好,總會有人幫她處理,對公司沒有特別大的影響。

身份不一樣,責任也就不一樣,老闆做的不好影響的就是全公司的收益。突如其來的擔心和焦慮一度讓她陷入急躁的狀態,她對於工作的要求更加嚴格,時時刻刻擔心出問題。曾經為了趕一批加急的訂單,她在半夜12點,打電話把已經躺在被窩的員工一個地叫過來加班,整個通宵后,訂單完成了,員工也累趴了。

那時的她眼裡好像只有工作,其他的事情,都只是其次,而這也是創業者常有的心態。現在看著神情溫柔、舉止得體的影姐,我很難想象出她為工作抓狂的樣子。

高效嚴苛的工作態度讓影姐的事業一路度過各種曲折,但隨著年歲的增長,發現這樣「一根筋」的處事方式,並不是一種可以跟身邊的人好好相處的方式,連家人都開始埋怨她的心裡只有工作。

接二連三的事情讓影姐開始懷疑自己如此的處事方式是否正確的?有些事情,真的需要這麼著急地去完成嗎?這一刻,她突然發現自己已被喧囂的社會推著走,幾乎沒有了自己的生活思考。

既然身邊沒有可以讓自己安心的環境,那就自己創造。她尋思著打造一個安靜地歸處,讓自己可以變得專註地地方,才有了這間「植白」小店。

「植白」的一樓單獨開闢成茶館。常有影姐的好友過來,或者公司的同事下班。三五圍坐,一壺茶沖完,所有浮躁的情緒也隨著茶葉而沉浸下去。

二樓則是一個手工坊,不定時會有不同的手作老師來上課。木藝老師木瓜、花藝老師吖梓、茶藝老師溜溜、手工老師薇薇安、漢服老師洪余、導演兜爺都是「植白」的常駐手藝達人。每次的手工製作課,就是這座安靜的空間最為熱鬧的時刻。

「自然、隨心、感悟」是影姐總掛在嘴邊上的幾個詞,也是她想通過「植白」而傳達出的思想。這三個詞說起來簡單,卻是現在生活中許多年輕人所真正缺乏的。「植白」如同是一所心靈療養院,不僅讓原本一心撲在工作上的影姐變得更自然隨性,也為來客人提供了遠離都市,認真生活的可能。

喜歡喝咖啡的阿娟是去年來「植白」參加手作的體驗者,之後便成了植白的忠實顧客。每次影姐一發布新的活動,她總是第一個回應。影姐笑話她;「總幫我在咖啡群里宣傳,就不怕喜歡咖啡的冬粉變少嗎?」

阿娟告訴她,以前自己也和許多人一樣,一有空閑的時間就玩手機,成為了徹徹底底的一名低頭族,根本離不開手機,五分鐘要打開微信數十次,生怕錯過任何一條消息,再也沒有辦法認真做一件超過半小時的事情。

阿娟最喜歡來植白參加手作活動,在開始前將手機放在一邊,拿起一塊原始的木頭,一點點畫出花紋、切割和打磨,專註做出自己喜歡的圖案形狀,給自己一個獨處的時間,不為外界打擾。活動結束時,她最開心的不僅是做出了漂亮的手作,更是經歷了一段專註的時間。

在喝茶和手作的慢節奏里,讓自己浮躁的心慢慢沉澱,專註於自己喜歡的事情,是影姐一直的追求,也是都市的年輕人所需要的。每次有年輕的朋友來,影姐會細心地為她們準備紅茶,相比起單樅的厚重,紅茶更回味甘甜,符合年輕人的口味。

無論是喝茶還是做手作,對於每個人,都是一种放松自我的體驗。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專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讓喧囂浮躁的心重新回歸生活寧靜,這樣的時光若你開始體驗,可能會都捨不得離去。

在城市的快節奏生活中,若能停下匆匆的腳步,專註於一件自己喜歡的樂趣,找兩三好友聊聊天,其實就是治癒都市病的良藥。

一味耗費大部分時間在無意義的社交網路上,只會讓我們成為時間的奴隸,被關係推著走。當我們靜心喝一杯茶,製作一件器物時,原本一眨眼的時間會變得有意義,我們會更加從容地生活。

每天匆匆而過的我們,習慣躲在朋友圈裡,這種沉醉於迷幻網路的感覺會令人上癮,逃不出來。這周六我們想要邀請你一起逃離朋友圈,為你生命中最偉大的人做一件事情——《母親節,不要躲在朋友圈裡當孝子》,點開今天第二條圖文即可參加,我們等你一起逃離。

生活是一場冒險,我們常常如孤島獨自漂泊在繁華迷幻中,大多數人被順流而下,只有少數人選擇逆流而上,找尋其他的孤島。

那些散落在繁華的一個個孤島傳說,純粹而動人。我們開設這個欄目,是想要去進行一場尋島計劃,講述一個個美好初衷的故事,讓你在平時累的時候可以在各個島嶼休息,找到自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