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你的焦慮是什麼口味的?

你的焦慮是什麼口味的?

開車戳我

一、西城區:對權力和階級的焦慮

2017年西城區小升初一共有8種升學渠道,排除最終大派位和西城區非常稀有的民辦校招生,其他六種升學渠道的數據匯總如下:

是的,10200名左右的孩子里,30%的孩子在除了派位以外的渠道「脫穎而出」,有的依靠的是運氣,有的依靠的是特長,有的依靠的是說不清的東西

而其餘70%的家長,只能等待7月份最終大派位的「宣判」。最終大派位就真的只看運氣了么?並不是,在官方政策里明確表達了,「政策保障」包含在大派位當中,且老百姓無權知道有多少個名額

於是,耐不住性子的老百姓只能自己分析自己猜了。小石頭匯總了一下每年網上的信息。

2014年,網傳西城區小升初政策保障比例22.5%

2015年,網傳西城區小升初政策保障比例23.5%,並且還有模有樣地說其中45%是教育系統內的政策保障。

所以,西城的焦慮是對權力和階級的焦慮,放眼望去除了「運氣」和「爹」,指不上任何。

海淀區的學校,一直都是極差明顯,天上地下,近80所中學,前10所傲視全國,后20所被大家嗤之以鼻,要說羨慕,海淀區最羨慕西城的,就是資源均衡的好,就算是西城的「壞的」,在海淀也算是個中游。

於是在海淀,競爭是主旋律,往上游是主旋律,不掉隊是主旋律,把別人比下去是主旋律。

所以在外區的家長眼睛里,海淀的家長都得了一種病,叫「不補課不舒服病」,他們覺得海淀的家長是把孩子往死了折騰,可只有海淀的家長清楚,折騰與不折騰意味著什麼

在海淀,從四年級開始,你身邊就有孩子陸續在「上岸」了,知名的龍坑,坑內常態800-1000人,每一波的點招,20-40人不等,上岸率10-20%,就算不計算每次的補錄,1000人裡面最終招160的油菜實驗班,這也只有16%的比例

另一個知名的金坑,入坑考試就先淘汰一堆,600多在坑的娃娃最終80個上岸,比例不足15%

國慶的直升實驗班更是萬眾矚目,從初考到複試,最終複試的錄取比例不會高於20%,全盤算下來的錄取比例不足10%

海淀的「六小龍」滿打滿算一整年的名額在1200左右,但參與人數眾多,競爭極其激烈。

除了「六小龍」和「優質民辦」,海淀區還有一些很牛的普校或者區重點,也會在一些「小活動」比如開放日什麼的環節稍微「勾搭」那麼一些學生,但是單校的名額一般都比較少,我們保守估計每年總量在600-800左右。

這麼算來,海淀區每年有1200+2000+800=4000個左右的機會可以讓大家去拼,這機會多嗎?

2016年海淀區小升初1.8萬人,2017年海淀區小升初2.3萬人左右。就算機會全都是海淀的,其他人都不能搶,那麼你脫穎而出的概率是4000/23000=17.4%,可是民辦校這些都是全北京招生啊,還有很多戶籍不在海淀的孩子也可以參加公立校的選拔啊,外區優秀的孩子都會來這裡試試身手啊,所以實際上海淀區的孩子中籤的概率可能在10-12%

10個孩子里,有5個在拚死奮鬥,有1個最終獲勝,其餘的都要面對運氣的考驗。

這就是海淀的家長,對競爭殘酷的焦慮,這也是「補課病」的根源

首先,從歷史上看,朝陽區的優質資源確實落後於海淀和西城,小石頭最早算過一個數據,一目了然我們就可以發現。

朝陽區不只是資源上有「特色」,人群上也有特色,東西城非京籍比例基本都在10%以內,海淀區差不多20%,朝陽區非京籍比例一直過半,某些年甚至達到60%。

所以朝陽區的一些國中校確實尷尬,經常有班級初一40人,初三畢業就20人,有的甚至畢業班人數10來個,老師的尷尬你們能理解嗎?——課上著上著人就上沒了,這真的很尷尬。

朝陽區的家長其實最知道這些事情,他們也清楚升學率的問題,但他們依然表現出了很特有的一種焦慮

小石頭詢問過朝陽區某公立校招生老師,招生老師很實在地跟我講起他對朝陽家長的理解。

首先,朝陽區小升初機會一點都不少,2017年朝陽區公辦寄宿總名額3737人,同年海淀區公辦寄宿只有1742人,公辦寄宿往往用來幹嘛的,相信大家都清楚,但在這方面,朝陽家長的關注度並不高,一方面海淀的學校名氣太大,另一方面是家長的意識的問題

其次,朝陽的升學氛圍其實並沒有很惡性,騙子機構並沒有海淀區那麼多,學校也不開坑班,每年其實等到最後真正需要派位的孩子並不多,學校自己都有一些「活動」,可以說只要你願意踏踏實實學,總有適合你的機會

但是,朝陽家長的特點卻「本土化」的明顯,這個集藝術、前沿、潮流、金融、文藝、外來文化等多種多樣的特質於一身的行政區的家長們,也有著完全不同的特徵。

朝陽區的家長普遍不願意「逼迫」孩子任何一點,哪怕只是一點點,根本不會強迫孩子做什麼,在學校基本任著孩子性子來;

朝陽區的家長對「素質教育」有著流行化的迷戀,但大部分家長曲解了「素質教育」,執行成了快樂教育,於是家長們對課外活動和成長類活動更加追捧,輪滑、攀岩、游泳,甚至連角色扮演的社交活動,都一定放在數學英語的優先順序之前,學英語口語絕對是最重要的,外教必須地道,語法愛咋咋地。同樣都是補課,語文破天荒地在朝陽成為了「萬寵之首」,總之成長活動跟學科補習衝突的時候,那麼一定選成長活動;語文跟數學衝突的時候,要麼索性全不學了,要麼學語文。

海淀區的家長為了一個選拔的成績可以拼上一切,因此很容易被機構騙;朝陽區的家長就「聰明」很多,會衡量得到這個成績需要付出的努力,會去找性價比。但區內也經常能夠看到這樣一種場景,6年級之前全是成長活動,結果小升初臨近,開始慌張焦慮,停掉全部興趣愛好,直接撲死在學習成績上,孩子苦不堪言。

所以,這就是朝陽區特色的「拖延症」式的焦慮,先按照自己的想法培養,然後再妥協於現實,瘋狂追趕

從升學數據比例上看,雖然達不到海淀區和西城區聯考650分以上的壟斷狀態,但作為萬年老三,也相當安逸;

從教學資源上看,東城區的學校雖然缺乏最尖端實力,但普遍情況並不差,高不成,低不就,不好不壞

東城區是幼升小政策最嚴格的區,整個區的教育資源就彷彿是世外桃源,家長們緊張但不緊迫,家長們焦急但不焦慮,一路都給人安安穩穩的感覺,可能除了那些「不甘寂寞」,一心向更高層次拼殺的「不安分」的東城家長會焦慮以外,這個區內就很少會有真正的焦慮了吧。

這是一個你不容易想起來,也絕對不會忘掉的區,焦慮在這樣的氛圍里,顯得那麼格格不入。

這就是「東西海朝」的小升初「焦慮」,四種口味完全不同。

西城是酸苦的,海淀是麻辣的,朝陽甜中帶咸,東城就是一杯檸檬水。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