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美國移民新政策, 職業移民和高技術員工的福音.

美國移民新政策, 職業移民和高技術員工的福音.

本文由兆龍移民整理

留學美國已經是很多同學從高中甚至是國中就萌生的想法了,那麼留學美國申請高中大學部研究所等課程的時候,應該如何選擇學校?

留學選校時一定要擦亮眼睛,選真正適合自己的學校。學校的排名可以參考,但如果用這個當做選校的唯一依據,便極有可能會做出錯誤的決定。

除了排名,你更應該看看學校真實的樣子

首先,選擇大學確實需要考慮到地點,而地點往往決定了校友圈的形態,校友圈的形態又會決定學生大學生活,乃至未來的工作選擇,甚至配偶選擇。據稱,美國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威廉瑪麗學院)的校友有超過三分之一都會和另一位校友結婚。

比如,美國斯坦福大學(StanfordUniversity)是創業者的搖籃,而其四年畢業率只有四分之三(同類學校,比如哈佛就有85%以上)。原因並不是斯坦福的學業不可理喻,而是很多學生都中斷學業,去周邊的孵化器小試一番—創業去了。文化使然,斯坦福的校友圈在美國資本圈和創業圈都頗有影響力,互相扶持,為後來開始創業的新秀開闢了康庄大道。

而斯坦福在矽谷腹地的位置也為年輕創業者接觸資本,接觸創業團隊和新鮮信息提供了巨大幫助。如果說從一個中西部小城市裡走出的學生在大學四年畢業后第一次創業,那麼他可能對於和投資人溝通、路演是個徹徹底底的菜鳥;但是,斯坦福的學生從大一開始便常年和各色投資人打照面,在畢業時已經變成了「老油條」。

臉書(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開始創業之後,便迅速離開了位於東岸的哈佛,放棄了學業,入駐矽谷。這一舉動說明哈佛的創業氛圍,在當時和斯坦福無法媲美;而儘管哈佛排名見長,扎克伯格在選校時選擇了非最優的環境,導致開始創業時必須要放棄學業。

有不少類似的例子:美國西北大學(NorthwestUniversity)排名在十名左右,而位於華爾街附近的紐約大學(NewYorkUniversity)排名在三十開外。但是,如果目標是去華爾街謀得一份工作,紐約大學往往是近水樓台先得月。相反,在西北大學就更容易獲得在芝加哥周圍的工作。

這和美國大學的工作方式有密切關係:幾乎所有的私立大學都有一個密切的校友圈子,而在這個圈子裡,大家互相勾兌資源,先行者扶持後來者。而往往老校友如果獲得高位,也會提攜年輕校友,或者更直接的是為學校的小金庫捐錢,用於學校的拓展和運營。如果一個學校的很多校友都在從事金融行業,那麼作為年輕校友在金融行業里就有巨大的無形資產。

同理,如果大多數校友都留在了當地,成為了在當地呼風喚雨的人物,甚至建立了小幫派,那對於年輕校友來講,畢業后留在當地勾兌資源就是上上策。而校友的行為習慣會逐漸形成「一方水土」,從而繼續吸引有這類志向的人才。比如,西北大學就會傾向於吸引想要在泛芝加哥地區成為職業經理人的人才,而創業型人才就會對斯坦福趨之若鶩。

美國並不存在北大清華這樣校友圈子輻射全國的好學校,而從扎克伯格的例子可以看出即便是頂級名校在資源上也是「術業有專攻」—哈佛的學生往往在傳統系統里如魚得水,進入諮詢、政治和投資銀行等傳統的光鮮行業;而斯坦福的學生往往另闢蹊徑、自立門戶。

在申請大學時,常常看到周圍有同學供奉著U.S.News的排名,其選校邏輯可以簡稱為「去盡量排名高的學校」—把排名變成了決定自己生活的指揮棒。我的朋友也曾經掉進這個大坑,結果去了排名較高的學校后,發現和校園文化格格不入。

朋友性格奔放隨意,而朋友的學校保守嚴整;朋友喜歡挑戰權威、自立門戶,而朋友的學校陳腐而循規蹈矩。每每談到按照排名選學校,朋友便捶胸頓足,大呼排名害人。

排名是話語權的小跟班

毋庸置疑,排名也是人寫的。既然是人寫的,就免不了偏頗,也就免不了成為利益鏈的一部分。比如同一所大學在不同的排名中所佔位置均不相同,甚至在同一排名體系中都會有巨大的變化。

美國名校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ofCalifornia-Berkeley)在二十年前的U.S.News排名中名列前茅,穩居前十;而在如今,伯克利沒有再進過前二十。如果了解大學系統的人,就會知道伯克利在二十年中聲望並無明顯下降,科研成果和校友成就和二十年前有增無減,那麼為何會下降十餘名?

是U.S.News的排名標準變化了——在二十年前,排名機構並沒有計入學校的金庫大小;而在如今,排名計入了校友捐款的踴躍性。這對於所有公立大學來說,是毀滅性的打擊。因為美國公立大學往往靠政府來養活,故沒有培養校友捐款回饋學校的習慣,導致排名在標準變化后捉襟見肘。

相反,一些在學術界的影響力可能稍遜於伯克利的大學憑藉著雄厚的資金實力,迅速攀升到排名榜的前端,比如埃默里大學(EmoryUniversity)。但是,對於一位普通申請者來說,伯克利獲取資金的模式對於校園生活和社會聲望並無直接的影響,所以其排名的變化其實對於申請者來說是無意義的。

再舉例,同一年,伯克利在上海交大的世界大學排名中位列前十,但是在U.S.News的排名中在美國都進不了前20。伯克利的水平真的時好時壞?恐怕不然,而是前者重科研實力,後者綜合考量了資金、師生比例等因素。

作為一位申請者,很多排名中加權考量的因素其實並不一定相關。譬如說,如果一名學生要去伯克利念數學博士,那麼師生比例過大就不是一個問題,畢竟,數學博士的經歷和導師的相關性最大也最直接。簡言之,某一位導師的研究方向、成果、聲望極為重要。

但是,一位想要獲得優質大學部教育的高中生如果在看排名時忽略了師生比例,只看導師聲望,是極為不負責任的。因為如果學生非常多,而老師非常少,那麼大多數課程都會是助教的傑作—即便大學有大牌教授,大學部生四年也未必能打個照面。

同時,大學排名也反映了主流話語權對於大學的認識。現在美國和少部分英國的排名機構正在炮製官方排名,而美國和英國大學因此盤踞高位。

相反,德國一些頗具聲望的大學,比如慕尼黑大學,在排名中往往不敵一些美國的中檔學校。德國的大學真的如此不給力?其實並非如此:德國幾乎沒有綜合性大學,而英美大學以綜合見長。當英美排名機構在排名時集中考量一個大學的「綜合性」,所以在世界文化史上有卓越貢獻的德國專科大學(比如哥廷根或者法蘭克福)就甘拜下風。

而英國和美國雖然在考量綜合性上達成了共識,但是在排名時也會各自為政:比如,泰晤士報的排名就喜歡將英聯邦國家的學校放在高位,而U.S.News的排名就毫不避諱地青睞北美的大學。這也是英美在爭奪話語權的表現。但是,對於申請學校的學生來說,如果迷信排名,從而成為這種話語權鬥爭的犧牲品,並由此來安排自己的生活,只能說是「圖森破」。

▌排名是部甄嬛傳

既然很多學生在根據排名來選擇自己的學校,而美國有三千所學校,競爭極為激烈,那麼排名肯定會被納入利益鏈的一部分。

喬布斯的母校ReedCollege(里德學院)是一所學術標準極高,以生產創造性人才出名的文理學院。但是,和喬布斯的性格一樣,他的母校極為反權威,討厭被排名機構束手束腳。

所以,儘管學院在美國的學術聲望很高,其排名一直無法和聲望保持同步。ReedCollege曾經把U.S.News來採集數據的記者趕出校園,與之結了宿怨,從而連累了其排名—近些年,Reed排名從來沒有進入過前三十。

有了Reed這樣不聽話的,就一定有諂媚的。有的學校為了提高自己的聲望,減少招生的壓力,故意謊報數據,或者贊助排名機構,來提高排名。

即便很誠信的學校,也會迫於壓力去改變自己錄取的標準,來提高自己在排名上的表現。比如法學院排名尤為看中被錄取的人的標準化考試分數,所以很多大學都以分數為第一風向標—即便有些學生的其他軟性條件沒有那麼突出,憑著優秀的標準化成績和學積分也可以獲得頂尖法學院的錄取。

但是,大學部成績優秀的人就一定會成為最好的律師嗎?事實告訴我們不盡然,可法學院為了刷排名必須要錄取一些高分低能的學生。所以,排名機構享有巨大的權利,而其中衍生的利益交易也不難想象。

簡言之,大學排名有用嗎?既有用也沒用。大學排名往往可以給出一個區間:即申請人可以根據自己的硬體條件和排名選擇相應的一批大學。但是,大學排名是非常單薄的。如果唯排名馬首是瞻,就成為了排名機構的掌中物,難免一葉障目。

美國移民新政策, 職業移民和高技術員工的福音.

美國國內安全部(DHS)於18日在聯邦公報(Federal Register)發布有關職業移民(EB1、EB2、EB3)及高技術非移民員工的利好消息。

該最終法令(final rule)將於2017年1月17日生效,旨在提高美國企業僱用或留住高技術外國人才的能力,同時幫助職業移民申請(I-140)已獲批的員工,能更靈活地選擇升職、更換僱主等。工作簽證(H1b)持有人也新增60天寬限期(Grace Period)。

自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有關他將推行強硬移民政策的猜想就在全美甚囂塵上。諸如「取消H1b」、「職業移民綠卡更難」等傳言四起。而DHS於18日公布針對職業移民及工作簽證等非移民工作簽證持有者的利好法令,似乎是要趕在新政府上台前解決「歷史遺留」問題。

最終法令包括保證I-140獲批者的移民申請繼續有效,不受僱主撤回或倒閉等其他因素影響;

允許持有H1b、H1b1(智利及新加坡專業人士簽證)、特殊人才簽證O1、跨國公司派遣簽證L1的高技術人才,在一定時間內申請工作許可;

H1b持有人若在有效期之前失去工作,將有60天寬限期;

L1、TN簽證(加拿大及墨西哥公民在美工作簽證)亦在簽證生效和失效后,各增加最多十天的寬限期。

業內律師普遍認為,此項最終法令整體上變化不大,只存在細微改動。但非移民類工作簽證新增寬限期,對於當下在美就業的外國高技術人才及聘請他們的美國公司有積極影響。

對於使用H1b較多的華人或留學生而言,新增60天寬限期是最大利好,因為目前H1b沒有寬限期,必須在發薪日最後一天離境。寬限期出台後,H1b高技術人才可利用這一時間繼續在美國找其他工作,也讓美國僱主更易協調現有及新招的非移民員工。L1、TN簽證前後新增十天寬限期,則讓持有人有充足時間進入美國,做好開工準備;簽證到期后的十天也將給予持有人充足時間離開美國,或轉換成其他合法身分留在美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