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婚姻盡頭, 你的三分鐘熱度, 撐不起我想要的人生。

婚姻盡頭, 你的三分鐘熱度, 撐不起我想要的人生。

小A要準備離婚了。

結婚前的小A,女神顏值,播音主持專業畢業,追求著無數,堅強獨立,一直以來都是我羨慕的對象。

婚後,因為懷孕,小A畢業后沒能找工作,人也胖了一大圈。

此時,離她肚子里十月懷胎的孩子出生只剩下不到10天,離她領結婚證的日子也不過半年。

「這半年我真的是太累了,累夠了。及時止損吧。」周末的早上,她在微信里給我留了這條消息。

我並不驚訝,蛛絲馬跡早已在我們的溝通中顯露無疑,分開是遲早的事,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快。

一年前我在廈門,小A趕過來陪我,我們生活了一段時間,期間她見證了我前男友的種種劣跡,但沒有勇氣告訴我,勸我和前男友分開。

後來她離開廈門,一張機票就去了山東。那是她男友的家鄉,久別重逢,本來是高興的事情,沒過多久,小A發現自己懷孕了。

她沒敢告訴任何人,內心無法接受。還有三個月她才22歲,彼時,她還未滿法定年齡。她想要拿掉孩子,但男友跪下來求她,跪了很久很久。她坦言自己被感動了。

那時距離他們在一起也不過半年時間,男友大學畢業時,小A和他在一起。半年過去了,男友並沒有找到穩定的工作,在姐姐的店裡幫著銷售產品。

小A對我提起過她的焦慮,也想了一些辦法勸男友去找份穩定的工作。但一切還沒來得及改變,孩子就來了。兩個月後,我才知道這件事情。

一個冬天的晚上,我們倆睡在一起,擠在小小的床上,她小心翼翼地跟我提起,「我懷孕了,我們要準備結婚了」。我覺得萬般欣喜,我以為一切都是順其自然,該來的總會來的,天真的想法充斥在我的腦中。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肚皮,雖然什麼也感受不到,但還是小心地屏住了呼吸。

七年之交,我們早已像親人一樣珍惜彼此,只想她過得好,是我唯一的念頭。隔天,我便離開要回去廈門。我囑咐她好好照顧自己,在火車上還感慨萬千,想寫一封長信。

信是想交給前男友的,那個讓我花費了三年的青春去愛的人,在分手后的半年被我寫進了自傳的文章里,冠以「渣男」二字。

我從小一個人長大,羨慕別人有家。我天真地以為,再過半年我就畢業了,可以和前男友開始新的生活。

而就是在那天,當我告訴前男友小A要結婚的消息,前男友卻在微信那頭,編輯了一段長長的措辭。大意是,他的父母不喜歡外地人,不喜歡我,我們不可能結婚。

三年的感情,三年的欺騙,連半句爭取和想要都沒有。

我明白了。從來沒有那麼清醒過。很難過,也想過如何挽留,但再見到他時,我連挽留的念想都沒有了。最後相處的一點時間,他只是一如既往地搜刮我的好,沒有半點愧疚,也沒有半點要分手的想法。

我終於鼓起勇氣跟他分手,終於看清他的人品,矛盾一觸即發。什麼都是假的,也許他曾經愛過,不過是三分鐘熱度。

沒過多久,小A給我發來了她和男友領證的消息。我告訴她我分手了,她說「分了也好,早就覺得他不行,只是沒敢告訴我。」

五月,我去參加了小A的婚禮。婚禮的簡單程度和曲折過程超過了我的想象,對方家庭一般,小A的男友沒有半分積蓄,為了讓兒子結婚,年邁的父母拿出了20幾萬,買了一輛車,簡單裝修了新房,餘下拿來籌辦婚禮。

小A的家鄉在四川,遠嫁,小A家只有父母,妹妹和姑姑來參加。接親的地方是小A男友的姐姐閑置下來的空房,我們買了很多氣球給小A簡單做了裝飾。

彼時,小A已經懷有5個月身孕,因為婚禮當天一大早要在新房樓下請司儀做見證,小A不得不凌晨2點開始做造型。

新婚前夜,諸事繁雜,小A男友家沒有一個盡心儘力的人出來主持大局,男友也顯得成事有餘,敗事不足。

婚禮各個環節都出了不少問題,男友沒有及時解決,小A只得挺著肚子自己操心,一直折騰到凌晨,最終和男友去接了造型師,回到接親的住處,已經來不及打盹兒,就開始做造型。

一直到早上五點,接親的隊伍馬上就要來了。小A在房間里同父母聊了幾句,又打了個電話給男友。沒多久父母就開始生氣,吵著說「這婚不結了」。

詢問之下才知道,是因為男方沒有兌現承諾,接親的時候沒有準備兩萬塊的彩禮錢。本來只是小A家鄉一個婚禮的習俗,男方卻表示不能理解。

接親的隊伍就站在門外,局面一直僵持著,小A的母親和妹妹氣得大哭,父親則異常生氣。此時男友卻無法做主,婚禮是父母給辦的,錢是父母給的,小A的男友毫無主張。

這個婚禮已經辦得夠簡單了,小A能將就都將就了,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事,小A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最後因為請的司儀時間要到了,實在沒有辦法,小A自己做主,說服了父母,早上接親的事情才草草收場。

整個見證過程在早晨的冷風中進行,北方早晚風沙大,我站在人群中向小A望去,她眼角的淚水還沒有干,眼睛紅紅的,卻只能微笑。我鼻頭一陣陣發酸,終於忍不住哭了。

見證儀式結束后,按男方的習俗還要鬧洞房,小A已經疲憊不堪,配合了幾輪以後,終於堅持不住,拒絕了男方朋友的嬉鬧。早上的事情才告一段落。

晚上的婚宴是在村子里進行,沒有酒店,只有一個寬闊的大廠房,中間布置了婚禮的舞台和花房。周圍都是餐桌,男方請的賓客都是自己家的親戚。人很多,但村裡人卻不太懂情趣。

好在司儀是小A自己的朋友,素質很專業,儘管是在這樣的場景下,也是儘力做到最好。我們身為伴娘也在盡心配合著。希望還小A一個想要的儀式。

婚禮順利地進行著,該有的環節都沒落下,我找了個機會,當著所有人的面,給小A說了幾句話,叫他男友要好好待他,他拍著胸脯發誓,說一定。我們倆都忍不住哭了。

一路走來,我太了解小A了。我們一起長大,她想過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看到的一切,曾經是她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但是為了這個無半點優秀的男人,小A生生放棄了一切。

雖然小A的男友一無所有,但我和小A仍然相信,他可以對小A好。見過幾面,雖然男生沒有想法,考慮不周,但對小A還是百依百順的。

但半年以後。

我和小A相繼畢業,小A安心養胎,小A男友也找了一份房產中介的工作,我離開廈門來了北京。我們倆相互鼓勵,時常聯繫。一起期待著寶寶的到來。

誰料想,8月到了,小A向我述說男友越來越忙,每天晚上都超過十點才回家。孕後期的小A希望男友多陪陪自己,但考慮到男友工作辛苦也就什麼都不提。

再後來,8月下旬,小A告訴我,她發現男友好幾天跟經理說自己家裡有事,七點下班,回家卻晚上十一點。後來看見男友在網吧充值的記錄。

小A斷定男友撒謊了。而且不止一次,那一次我還勸說小A說不定是男友怕她生氣,才故意瞞著她。小A雖然生氣,但還是跟男友興平氣和地提了這件事,希望對方去玩遊戲可以說一聲,但不能瞞著,而且還那麼晚回家。

男友應該也是唯唯諾諾地允諾了。但9月,小A再次告訴我,男友依然死性不改,並在七夕那天撒了同樣的慌,此前還打電話特意告知小A,自己有點事情,要回來得晚一點。

事實卻是,七點多離開公司,晚上十點多回家,期間去了網吧。

這一次,小A什麼都不想說了。計劃好了接下來要走的路,生產,修養,回家,找工作,離婚,訴訟,爭取撫養權,重頭開始。

正如那句話,人生苦短,日子還長,小A不過才22歲,往後的日子,哪怕苦一點,也要自己走下去。

現在的我,認清了他們的真面目,我知道小A的男友跟我的前男友是同一種人。他們除了三分鐘熱度,什麼也沒有。

而我們想要的人生,是由共同理想造就的。

如果沒有遇到對的人,錯一次又何關係,及時止損,大不了重頭再來。

文/蓿流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