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Uber投資人譴責性騷擾醜聞 呼籲其改變公司文化

Uber投資人譴責性騷擾醜聞 呼籲其改變公司文化

資料圖

「Uber在市場份額、收入和估值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功令人印象深刻,但這也絕不能成為公司文化排斥少數團體、缺乏多樣性和包庇欺凌騷擾的理由。」投資者米奇·卡普爾(Mitch Kapor)和弗里德·卡普爾(Freada Kapor)在一封給Uber的公開信中寫道。

這封公開信發表之前,Uber剛剛經歷了艱難的一周。周日,前Uber工程師蘇珊·福勒(Susan Fowler)在博文中爆料自己和其他女同事在工作中收到性騷擾。文章還詳細描述一個混亂的公司文化,性別歧視和非常不專業的商業運作充斥其中。

Uber CEO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出面道歉並承諾對此事進行內部調查,且由董事會成員Arianna Huffington和美國前總檢察長出身的公司顧問Eric Holder監督。Uber還承諾將首次發布其多樣性統計數據。

Uber是世界上最具價值的創企。分析師認為其價值可能超過了680億美元。Uber以簡單的打車服務起家:作為一個打車服務,它通過手機應用程序來匹配供需雙方的司機和乘客。自2009年創立以來,Uber已成長為全球最大的打車服務之一,在超過70個國家的450多個城市擁有超過4000萬的月活躍用戶。

Uber公司以其競爭手段和經常叫板監管機構和競爭對手而聞名。此前大多數情況下,Uber都能從爭議中全身而出,不過最近這次醜聞不同以往。

在矽谷,性騷擾和性別多元化的缺乏已經成為讓許多科技公司頭痛的問題。在幾家大型科技企業中,女性員工人數在員工總數中佔比30%,而技術職位僅為15%。在一項針對200名擁有十年以上矽谷工作經驗的職業女性的調查中,60%的受訪者表示她們受到了不想要的性冒犯,其中65%表示這些騷擾來自上級,1/3的人表示她們為自己的人身安全感到擔憂。

米奇和弗里德為配偶兼投資夥伴關係。在這封給Uber董事會的公開信中,卡普爾夫婦說,他們在Uber身上看到了事態發展的兩種模式。一方面,公司就醜聞進行道歉併發誓改變,力求儘快恢復正常業務。另一方面,投資者卻很少關注創始人的不可原諒的行為。

「這兩種模式都需要改變。」卡普爾夫婦寫道。

卡普爾在2010年投資了Uber,他們在幕後努力多年,試圖影響公司文化,增加員工多樣性,但卻無濟於事。

「現在吐露心聲是因為我們失望和沮喪。」他們寫道。「我覺得我們陷入了一個死胡同,試圖從內部潛移默化地影響公司。」

卡普爾表示,公司現在懸崖勒馬還為時不晚。並認為Uber應該請獨立的調查員而非內部人士來進行事件調查。

「作為投資者,我們當然希望看到Uber成功,但衡量成功的標準不僅僅是回報,」卡普爾寫道。「Uber對這一特殊危機的反應將為公司定型,所以務必要妥當處理。」

然而Uber似乎仍然執意使用內部人士來進行調查。公司回應了媒體就此事的置評請求。

「我們不會在工作中有所保留,所有的聲音都會被聽到。」Holder和同事Tammy Albarran說。「我們將徹底、公正和客觀,我們正以最高的真誠和專業水準進行這次調查。」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