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尋遍南昌最老街巷,用鏡頭記錄即將消失的畫面

尋遍南昌最老街巷,用鏡頭記錄即將消失的畫面

記得大城哥之前提到過

關於南昌一些即將消失的職業

著實勾起很多南昌人的回憶

還有很多給大城哥推薦職業的小夥伴

希望大城哥能夠幫忙找到這些即將失傳的老手藝

這次,大城哥帶上大家的期許

尋遍南昌最老的街巷

再一次

用鏡頭記錄下了這一幕幕即將消失的畫面...

配鎖匠

「鑰匙我可以復刻千萬把,但沒人願意復刻這門手藝」

最近,大城哥的鑰匙丟了,跑了好幾條街,都沒有找到鎖匠,難道配鑰匙也成難事了?

小時候,見識過許多能耐非凡的鎖匠,也與磨刀匠、補鍋匠等打過交道。他們曾是老街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如今大多都已流走離散,悄然無聲地湮沒於時代角落。

在南昌老房區的一個出口處,大城哥找到了這個配鎖鋪。斑駁的門板組裝成的一張桌子就是「門店」,小小的攤台,擺著各種鎖具和電子機器。所有的一切都讓人肅然起敬。

每把鑰匙都要經過精心打磨,每次也就不過幾分鐘時間,新鑰匙便展現在眼前。

由於師傅的鋪子就在小區的出口處,師傅便義務當起了「門衛」,進出小區的住戶路過都會到師傅這邊打個招呼,寒暄家常。為了方便街坊鄰里,師傅這也成了快遞的臨時存放點。

彈棉花

「 棉絮上的演奏家 」

炎炎夏日,要找到一家棉絮店,大城哥真的為此絞盡腦汁,心想:棉絮門店本來就少,即使有,像這種天氣,也該大門緊閉了吧...再說,像這種傳統門店,一般都只會在南昌的小街巷裡出現,馬路窄,四周封閉,也加大了尋找的難度。

通過打聽詢問,經過幾小時的尋找,大城哥終於在一條路的盡頭找到了這家棉絮加工店。

師傅說幾年前還是傳統的手工彈棉花,現在科技發達,很多技術上的東西都完全被機器給替代了,而且現在年輕人都直接商場買被子,有的甚至都不知道有我們這一行,來他們這消費的顧客大多都是中等偏下收入的中老年人居多,但儘管如此,這行業已經日薄西山,大不如前了...

傳統裁縫店

「 他用非語言的方式記錄了時代的變遷 」

在大城哥的腦海中,「服裝」是一種記憶,也是一種語言,他以非文字的方式記錄了時代的變遷。

沒有花式的招牌,沒有精緻的裝修,兩塊白板,醒目的紅字簡單明了地點明了店裡最精湛的手藝。

操作檯面上擺放了幾台老式縫紉機,供衣服的加工和縫補。師傅說現在市面上衣服的款式越來越多,很少會再有人到我們店來定製了,生意大不如前了。

他說手藝是從父親那學的,父親幹了一輩子的裁縫,不忍心手藝失傳,就和父親一起幹上了裁縫這一行「做這行賺不了錢,也餓不死人」,做手藝或許就是這樣,但是,不論如何,有些手藝就這麼留下來了。

打鐵匠

「 錘來了愛情錘大了孩子」

說到這個打鐵店,大城哥來了兩次才碰到老師傅開門,地點位於桃花國小側門的老房區附近,周圍還有一些農田,再過去一點就是熱鬧的洪城大市場附近。來到這你會感覺瞬間有種時代穿越的感覺,農田、矮房、鐵門窗。

為了讓顧客方便聯繫,劉師傅在自家店門上用白色粉筆留下了聯繫方式,並寫下了自家的招牌「老劉打鐵店」

大城哥第一次找到這家店,店裡沒有開門,大門緊鎖著,不知情的人絕對會認為這裡是一個荒廢的建築,而就在這座建築里隱藏著一項傳承百年的老手藝...

鍛鐵、燒火、鍛打、打磨...老劉一干就是大半輩子, 在解放初,打鐵業還是非常興盛的,鐵匠主要是打造和修補農地「四大樣」——鋤、鐮、钁、杴,還有鐵鍋、菜刀、剪刀、鐵鉤子等生活用品。

「以前這裡都是農田,找我打鐵的人幾乎都要排隊,後來這邊開發了建起了學校,還有做生意的洪城大市場,生意少了,也從以前的大農用品,到現在的各種鐵門鐵鎖。」

由於現在打鐵的人少了,所以劉師傅也學了不少新手藝,現在的工作,大都以材料加工為主,當然也有一些工地老闆來劉師傅這定做一些鋼鑿、撬棍、鑽子一類的用具。

在劉師傅的店裡,我們還看到了打鐵用的大鐵墩,和一些零零散散的工具和留存的鐵原料。

由於手藝精巧,不論修理刀具、斧頭等,還是打造、定製一些幾乎已經失傳的器具,來趟老劉的店都能滿意地回去。除了平時來光顧的一些老主顧,也常有人慕名找上門來。

就這樣靠著雙手,一把一把地打造老劉一錘一錘的,錘得了愛情,錘大了孩子。

到今天,手工鐵匠越來越少,而在我們大南昌的一角,還有著劉師傅和他的愛人在傳承著這一門絕活,叮噹作響,如樂作焉。

但是,多年後的今天,還能聽到這一聲音么?

歲月是無情的

很多民間手藝永遠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

然而在南昌的這些街角很多手藝人仍在堅持

他們用古樸甚至笨拙的方法在這個高速發展的時代生存

他們是值得尊敬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