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三生三世 百年航空

三生三世 百年航空

原標題:三生三世 百年航空

何為航空報國?

航空何以報國?

如何航空報國?

六段人生經歷,跨越百年曆程,足以答此三問。

三生三世,不變航空情緣;三生三世,惟願以身許國。

翱翔在祖國藍天的戰鷹中,有兩架廣為人知。殲10,第一型第三代戰鬥機,航空人的「名片」;殲15,第一代艦載機,伴隨遼寧號出海遠航。

2012~2016年,四年間,兩位戰鷹的締造者羅陽同志和宋文驄總師先後離去,他們,一位壯志未酬,一位老驥伏櫪。

他們的人生,截然不同。

他出身行伍,偵查英雄、空中鬥士。

他出身科班,基礎深厚、專業過硬。

他生在一窮二白的歲月,開拓未有之道路。

他承載前輩騰飛的夢想,站在巨人的肩上。

他經費不足,飽受非議,卻始終執著如一,被戲稱「熬掉了好幾任航空部長」。

他創造了新機研製提前18天總裝下線,從設計發圖到成功首飛僅用10個半月的奇迹。

從1984年立項,到1998年首飛,到2004年完成設計定型,他的殲10磨礪廿載。

從2007年攻堅,到2009年首飛,到2012年完成著艦起降,他的殲15快劍出鞘。

1998年3月23日,殲10首飛成功。他激動萬分,將自己的生日改為3月23日。這一天,他重生。

2012年11月25日,殲15圓滿完成艦載機試飛任務。這一碗慶功酒,他沒能痛飲。這一天,他隕落。

享年86歲的他,榮譽等身。

年僅51歲的他,心愿未了。

但是,他們的人生,又何其相同!

他們都是痛苦的,嘔心瀝血,千難萬險。

他們都是滿足的,功成之日,熱淚盈眶。

他們都是不幸的,人生苦短,恨不能向天再借五百年。

他們都是幸運的,在無數畢生於一事的航空英雄中,得以家喻戶曉、青史標名。

歷史不容假設。如果不是白手起家,他會不會像羅陽一樣,與航母同游,極目萬裏海疆的碧空如洗?如果不是英年早逝,他會不會像宋公一般,以宗師之名,實現戰鷹的代際跨越?

光陰自有見證。他們都在自己的時代,完成了當下的使命。身為傳奇,他們沒有辜負重託,也不必艷羨未來。進行曲永不停歇,樂章中由他們奏響的高音,已經鐫刻在雲間。

天堂相遇的他們,會對彼此說些什麼呢?

「羅陽,你來得太早了。」

「宋老放心,多的是後繼之人。」

如果沒有宋文驄、羅陽及其身後數以十萬計後繼之人,不知王偉之後,同樣的犧牲是否會再度上演。這位年輕的空軍飛行員,是和平年代的戰鬥英雄。

半個世紀前,王偉的先輩高志航,以另一種方式被人們記住。

「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筧橋中央航校校訓,全世界獨一無二。彼時的飛行員,成軍於抗戰,每一次起飛都可能永別,每一次落地都必須感謝上蒼。戰鬥在雲霄,勝敗一瞬間。

作為空軍驅逐機部隊司令兼第4航空大隊大隊長,高志航率領他的部下創造了輝煌的戰績,付出了巨大的犧牲。筧橋航校走出的第一批飛行員,10人中即有6人殉國。風雲際會壯士飛,誓死報國不生還。

走進生命的幽谷,開創國家的出路。然而他們的國,羸弱不堪。

抗戰伊始,他們以不到300架陳舊的雙翼戰機霍克3,迎戰2000架96式日機,互有勝負。到了當時最為先進的零式戰機投入戰場時,空軍終於消耗殆盡。漫天太陽旗,過不在烈士,在國勢。

陳納德來了,飛虎隊來了,美式訓練來了,P-40戰機來了。空軍堅持到了抗戰勝利。然而霍克3、伊-15、P-40……飛行員的座機,沒有一架是人自己研發生產的。空軍的尊嚴,是自己爭來的,也是別人施濟的。

失掉的尊嚴,終會爭回來。半個世紀后,王偉壯烈殉國於南海。然而在這片領空,更多的81192,將永遠守衛這碧海藍天。

王偉的夙願是駕駛戰機從航母上起飛,到大洋深處振翅凌空。如今,他的戰友駕駛著殲15艦載機,衝上雲霄。如果他還在,透過座艙,可以俯瞰萬裏海疆上的人民海軍、萬人矚目的航母編隊,了平生之所願。

2014年8月19日,相同的歷史幾乎重演。美P-8偵察機侵入海南島以東220公里,戰機奉命跟蹤監視。精良的殲11以機身90度傾斜從美機鼻尖飛過,展示機腹下掛載的武器,兩者相距6米。美國機組人員驚嘆:「像是風馳電掣的法拉利繞著校車轉圈一般。」

對於高志航,犧牲未嘗不是解脫。他不必再親眼看著自己的學生和部下,在天空拖著濃煙墜落,一個個凋零。像他這樣的老兵,不應該承受如此痛楚。

而對於王偉的戰友,那場壯烈的犧牲只能紀念,不會重演。有了國力的依託,自有強大的軍事。殲10、殲11、殲15、殲20……沒有人可以再把我們的飛機撞下來,不會再有第二架一去不返的81192。

今日之黨、今日之國,不會再有淪喪的土地、殘破的城池、屈辱的軍隊。王偉,請轉告同在天堂的高志航。

在航空史上,這兩個名字,其年代整整相差80年,卻亦有相似之處。

一個叫馮如。生於1883,卒於1912年,第一個飛機設計、製造師和飛行家。

一個叫楊偉。生於1963年,最年輕的飛機總設計師,殲10B、「梟龍」、殲20的締造者。

他們都很年輕。

1909年,馮如自製飛機飛行成功,時年26歲。

1998年,楊偉受宋文驄委託,全面接手殲10首飛后的一線研製工作,成為航空工業史上最年輕的總設計師,時年35歲。

他們都站在了時代的高點。

百年前,馮如衝上雲霄,距離萊特兄弟1903年發明飛機,不過6年。初生的航空人,緊跟時代潮流。

百年後,殲20比肩美俄,位列世界最先進的第五代戰鬥機之列。航空工業,再一次站在與世界之巔相距最近的地方。

他們都選擇了祖國。

12歲僑居美國的馮如,成立飛行器公司后立即帶著飛機和設備遷回廣州,最終在一起飛行事故中離世。他曾說:「我發誓要用畢生的精力為國家研製成飛機。苟無成,毋寧死!」

恩師宋文驄的一句「別走了」,讓本欲出國的楊偉決意留在國內,迎接更大的挑戰,方有今日的殲20總師。

他們都將目光投向了遠方。

馮如在生命彌留之際,念念不忘囑咐助手繼承他的遺願,把的飛機事業搞上去。

成就斐然的楊偉說,殲20,只是我們的「小目標」,未來,要讓對手感到挑戰與威脅。

百年前,國內的戰亂,讓航空工業憾失發展良機;百年後,騰飛的時刻,再一次擺在了面前。馮如與楊偉,是歷史的輪迴?是上天的恩賜?都不是。航空人百年報國,用血與汗、智慧與奉獻換來了今天的成就和機遇。

祖國終將選擇那些忠於祖國的人,祖國終將記住那些奉獻於祖國的人。是以祭前輩之精神,是以明我輩之心志!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