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她嫁給了二婚的男人,卻被他寵成了第一夫人!

她嫁給了二婚的男人,卻被他寵成了第一夫人!

T市,機場。

國際航班安檢出口處,人群擁擠,喧囂而嘈雜。

樂雪薇一臉嚴肅,腮幫子微微鼓著,垂手站在人群里,兩眼緊緊盯著安檢出口,長睫毛不時上下扇動著,像兩隻振翅欲飛的蝴蝶,細瓷般的肌膚吹彈可破,粉嫩的嘴唇微微嘟起來,眉心緊蹙,很是煩惱的樣子。

「這個,不行。」

「這個,嘴巴太厚。」

「嗯,這個鬍子太長。」

她的嘴巴不時一張一合,念念有詞。每從出口處出來個男的,她都要評頭論足的念上兩句,那樣子,就好像在挑對象!沒錯,她是在挑對象,挑接吻的對象!

只是,她現在很煩惱,怎麼沒有一個看的稍順眼的男人?

——怎麼辦啊!都沒有能看順眼的,這視頻要怎麼拍?

突然,樂雪薇眼前一亮,瞳仁一縮,她不由眯起眼來,嘴角微微上揚,就是他了!

只見出口處走出個男的來,絕對的正點!

目測身高超過一米八五,一身熨燙妥帖的合體西服,包裹住惹人遐想的精實身材,兩條腿尤其筆直修長。頭髮是淡淡的栗色,兩鬢修剪的很整齊,劉海有些長,斜斜的拖拽下來,直蓋在鼻樑上那副碩大的墨鏡上。鼻樑超挺,略帶一點鷹鉤,整個人因此顯得很是霸道,薄唇緊抿成直線,嘴角微微勾起,暗含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樂雪薇心口突突跳的厲害,捏緊拳頭鼓足勇氣走上前去。

「你好。」樂雪薇對著英俊帥氣的男人咧嘴一笑。

韓承毅下了飛機沒看到接他的人,正準備打電話問一問,突然就見一個小女孩站在了自己跟前。隔著墨鏡,韓承毅淡淡掃了她一眼,薄唇親啟,「你,倪俊在……」

韓承毅還什麼都來不及問,意想不到的狀況發生了!

樂雪薇突然踮起了腳,雙臂繞上他的脖頸往下一勾,吐著馨香的氣息說到,「幫個忙,接個吻,拜託,30秒、30秒就好。」

一邊說還一邊從口袋裡掏出手機來,打開自拍攝影模式,一手勾著韓承毅,一手拿著手機,兩片粉嫩嫩的小嘴唇就貼上了韓承毅的。

四瓣唇貼合在一起,真的只是貼合在一起,簡單、純粹的貼合——

韓承毅被吻的措手不及,眉峰輕挑,這是個什麼狀況?他被人強吻了?在剛剛回到T市的第一天,現在的女孩子已經開放到這個程度了?而且還要拍視頻?

不過,這丫頭的味道不錯,嘴巴挺豐滿,肉嘟嘟的,讓他忍不住就想繼續。

頃刻間,韓承毅反客為主,雙手緊扣住樂雪薇的脊背,將人貼近胸膛上,薄唇微微張開含住了她的嬌唇,淡淡的水蜜桃味,嘴巴咬起來很Q很有彈性,像果凍。

想要更多……韓承毅發現自己像是上了癮,情不自禁的伸出舌頭撬開了對方的貝齒。

情勢陡變,樂雪薇驚慌失措的掙紮起來,等等,為什麼變成這樣了?這個男的在幹什麼?

「放,唔……」

樂雪薇不斷拍打著韓承毅的肩膀,手機滑到了地上。

韓承毅不斷加深著這個吻,近乎貪婪的往樂雪薇的口中深入。

「嗯,放……」樂雪薇急的眼睛都紅了,想要掙脫,可身體被對方牢牢禁錮住,隔著薄薄的衣料,她能感受到對方藏在襯衣下精實的胸膛。獨屬於男性的陌生的氣息在她口中充斥著、蔓延著。

情急之下,心一橫,樂雪薇張嘴咬了韓承毅,淡淡的血腥味在彼此口中彌散開。

「嘶!」韓承毅輕嘆一聲,結束了這個吻。

樂雪薇揚起手朝著韓承毅就要扇下去,韓承毅眼疾手快牢牢扼住了她的手腕。

「怎麼?剛吻完我就又咬又打,你真捨得啊?」韓承毅隔著墨鏡,語含譏誚的看著樂雪薇。

樂雪薇漲紅了臉,氣鼓鼓的瞪著韓承毅,眼淚噙在眼眶裡隨時都可能溢出來:「你……流氓!」

「我流氓?」韓承毅冷笑,雙手依然牢牢圈住樂雪薇,「你可別瞎說,機場有監控的,分明是你主動,上來摟著我就要接吻。」

「……」樂雪薇嘟著嘴說不出話來,是,是她要接吻的,可是,誰讓他把舌頭伸進來攪來攪去又舔來舔去的了?!

韓承毅猜到了樂雪薇的想法,勾唇邪肆的一笑,「小姑娘,沒接過吻吧?第一次?你以為嘴貼著嘴就是接吻了?像剛才我們那樣……才叫接吻。」

「哼!」樂雪薇不知道如何爭辯,明顯她是吃了虧還不佔理,「放開我!」

「放開你?那你強吻我這筆賬怎麼算?」韓承毅突然來了興緻,覺得眼前這個小姑娘有趣的很,他已經很久沒有對女人如此感興趣了!

「你……你要我怎麼辦?佔便宜的明明是你!」樂雪薇不停掙扎,奈何韓承毅的懷抱像鐵桶一樣牢固,怎麼都掙脫不了。

「叫什麼名字?」韓承毅低下頭,薄唇貼在她唇邊,又要吻下來的架勢。

樂雪薇嚇的臉色都變了,倏地抬起腳來,狠狠踢向韓承毅某處致命要害。

「嘶!」韓承毅吃痛的鬆開樂雪薇。

樂雪薇乘機拔腿就跑,看著韓承毅彎腰痛苦的樣子,有點心虛,嘴裡嚷嚷道,「你不要怪我啊!誰讓你欺負我!我這是正當防衛,再說我沒有用力啊!」

「臭丫頭!」韓承毅氣急敗壞的看著樂雪薇跑遠的背影咒罵,俊朗的五官痛苦的皺成一團,「臭丫頭,給我等著!」

樂雪薇哪裡還能聽見他的咒罵,眨眼間已經跑沒了影。

「三少。」

韓承毅的手下終於姍姍來遲,看到少爺這副樣子,都面帶畏懼的恭敬的站在一旁,只有他的特助倪俊敢上前靠近。

「三少,您這是?」倪俊不解,才晚來了一會兒,三少怎麼好像被人打了的樣子?還有人敢對少爺動手?或者說,還有人能對少爺動手並且還傷了他?

韓承毅有苦說不出,只能吞下這口惡氣。

「走!」

突然,視線一垂,落在地上那支手機上,是剛才那個丫頭掉的。韓承毅撿起那支手機,心情突然變得很好。

樂雪薇跑回宿舍的路上,才發現手機丟了。

——這下虧大了。

這種瘋狂的事情,果然是不適合她!

本來是因為暗戀的學長有女朋友了,心裡不痛快就揚言自己也有男朋友了,已經發展到激吻階段,結果就遭到了同學們的圍攻堵截,紛紛索要激吻視頻!沒辦法,樂雪薇一急,就想隨便找個男的親一下算了。

機場最好,人最多,陌生人最好,親過以後又不用見面,不會尷尬。

於是,就有了她強吻韓承毅那一幕。

只是後來發生的事,顯然她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樂雪薇握緊小拳頭,詛咒韓承毅蛋疼!

回到宿舍,閨蜜阮丹寧已經恭候她多時,「你總算回來了?你那個寶貝學長請客,你還去不去?」

「去!當然去!等等我啊。」

樂雪薇快速換裝,拉著阮丹寧一齊匆匆趕往「凱撒」。

「凱撒」——T市最高檔的娛樂城,五光十色、燈紅酒綠,消費水平自然不低。以樂雪薇那個學長的經濟能力自然是負擔不起的,但是,今晚不是他買單,而是他的女朋友。

這就是阮丹寧不喜歡這位學長的原因,典型的逗著樂雪薇玩呢!

他們這一圈子成天混在一起的人,有哪個看不出來樂雪薇喜歡渠禮陽?渠禮陽心裡也是明白的,卻偏偏吊著樂雪薇,和她保持著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兩人一直不清不楚。

最近,渠禮陽突然宣布交了女朋友,據說女方家裡在T市是排的上名的富豪,樂雪薇自然就被他踢到了一邊。

樂雪薇和阮丹寧一進包廂就被起鬨,「樂雪薇,視頻、視頻,激吻視頻!」

「吻的太激烈,拍的時候手機砸地上、壞了。」樂雪薇聳聳肩,一臉無奈。她可沒撒謊,事實就是這樣。

「嘁……沒有就沒有!逞什麼強?!」朋友們一鬨而散。

樂雪薇進去第一眼就看見了依偎著靠在一起的渠禮陽和他女朋友,燈光有點暗,她沒看清他女朋友的樣子,只是看穿著就是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再看看自己這一身T恤牛仔,頓時泄氣了。

和情敵實在不具備可比性,樂雪薇乖乖縮到角落裡。

「雪薇,來了?」

渠禮陽帶著女朋友坐了過來。

「學長。」樂雪薇強撐著笑臉迎向兩人,心裡苦澀的要命。喜歡了這麼多年的人,除了沒有說明是男女朋友,沒有接吻、沒有上床,洗衣服、打飯、打水、自習佔位子等等,她都為渠禮陽做了。

渠禮陽向女朋友介紹樂雪薇:「這就是我跟你提起的,我的學妹。」

「嗯。」女的從鼻子里哼了一聲,用輕蔑的目光掃了掃樂雪薇。

「禮陽,我餓了,陪我過去吃點東西。」女的用極其嬌嗲的聲音向渠禮陽撒著嬌,身子像沒長骨頭一樣往他身上靠。

渠禮陽連聲說好,領著那女的走開了。

樂雪薇終於忍不住打了個冷戰,隨手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就往嘴裡灌!啊,好辣,居然抓了杯酒!

樂雪薇是那種一滴酒都不能沾的類型,沾酒必醉,很快,她就覺得頭暈、渾身發熱。不行,得去趟洗手間潑潑冷水、清醒一下。樂雪薇站了起來,拉開門去洗手間。

因為喝了酒,樂雪薇的視線有些搖晃,搖搖擺擺的進了洗手間。

她腦子不太清醒,看到有人站著撒尿也不覺得奇怪,傻呵呵的問到:「這水龍頭怎麼不出水?不是感應的嗎?」她把手放在池子下面半天,也沒水出來。

而站在她身旁的那位已經是烏雲罩頂了!

韓承毅絕對沒有想到這麼快、在這裡,就再次遇見了這個白天剛『強吻』了他的女孩,看她這一臉醉醺醺的,是喝了多少連男女廁所都分不出來?更要命的是,他現在還開著襠,底下還在噓噓……

「咦,你這不是有水嗎?」樂雪薇聽到嘩嘩的聲音,扭頭盯著韓承毅的『那裡』。

「你!」韓承毅氣的鼻子冒煙!他這是被性騷擾了嗎?

樂雪薇湊了過來,盯著韓承毅的『那裡』上看下看,嘴裡嘀咕著,「好奇怪的水龍頭?」

靠之,有什麼好奇怪的?男人的水龍頭不都是長這樣?當然,他韓承毅的可能型號更大、更粗!

「看夠了沒有?」這種情況下,韓承毅就是有需要也方便不出來了,他黑著一張俊臉拉上西褲拉鏈,一把扼住樂雪薇的手腕,拖著往隔間里走。

「你,你幹什麼啊?」樂雪薇迷迷糊糊不知道怎麼回事,喝了酒的身子軟綿綿的掙扎著,「放開我啊,你是誰啊?幹嘛拉我……」

「嘭」的一聲,隔間的門被關上,韓承毅壓住樂雪薇靠在牆壁上,低下頭穩穩攫住了她喋喋不休的雙唇。

「嗯……」被酒精麻醉的樂雪薇舒服的逸出聲來,並且自然而然的圈住了韓承毅的脖頸。

這一下子,猶如天雷勾動地火,韓承毅熟練而霸道的攻城略地,僅僅是接吻顯然不夠,眼前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已經勾起了他身體最本能的渴望!想要更多。

「舒服嗎?」

韓承毅半含著樂雪薇的嘴巴問她。

「嗯!」樂雪薇已經完全被酒精麻醉,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說什麼。

「還想要更舒服的嗎?」韓承毅都不帶迂迴婉轉,在他看來,能在機場大庭廣眾吻個陌生男子的,應該不是個保守的女孩。

「嘿嘿……想。」樂雪薇就這麼被自己給賣了。

韓承毅一揚手臂將樂雪薇打橫抱了起來,走到洗手間外,對守著的倪俊吩咐到:「開間房,馬上。」

乘坐專用電梯,樂雪薇被一路抱上了娛樂城的貴賓客房。

韓承毅把樂雪薇放在床上,起身想把外套脫掉,可樂雪薇死抱住他不放,哼哼著哭起來:「學長,你去哪兒啊?別走啊,你再抱抱我,吻我,像剛才那樣吻我!」

韓承毅身形一頓,靠之,躺在他的身下,嘴裡喊什麼學長?!

「嗚嗚,學長,你為什麼不喜歡我?我哪裡不好?是胸不夠大,還是屁股不夠翹?」

韓承毅黑著一張臉,狹長的桃花眼勾勒出猙獰的弧度,沒好氣的朝她低吼:「我怎麼知道?」

「你不知道?我給你看看。」

「你不知道?我給你看看。」

樂雪薇一面哭、一面說,一面開始脫T恤、牛仔褲的銅扣也解開了,拉鏈順滑的拉下。

面對此情此景,韓承毅的目光變得越來越幽暗,看不出來,表面上乾癟癟的小丫頭,其實挺有料!

樂雪薇拉著韓承毅的手往自己身上貼......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