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清華致甘肅考生魏祥:人生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這是教育的良心

清華致甘肅考生魏祥:人生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這是教育的良心

源創圖書」關注我們。源創圖書,以出版推動教育進步!

魏祥

「這兩天,19歲的甘肅高分(648分)殘疾考生魏祥發帖請求清華大學提供一間「陋宿」,讓自己和母親居住。清華招辦第一時間回應:人生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感動了無數人。」

一位甘肅高分(648分)考生的請求:

我叫魏祥,男,漢族,現年19歲,家住苦甲天下的甘肅定西,定西一中高三畢業生。

本人因先天性脊柱裂、椎管內囊腫,出生后雙下肢運動功能喪失,大小便失禁,爸爸媽媽在我半歲、兩歲定時先後奔赴定西市醫院、西安西京醫院,尋求專家為我手術治療疾病。

但兩次手術病情均未見好轉,身體殘疾情況沒有得到改善,更不幸的是下崗多年的爸爸又身患不治之症,醫治無效於2005年去世,留下年幼無知身體殘疾的我和年輕無助的媽媽。

堅強偉大的媽媽在悲痛欲絕的日子裡,不但沒有放棄過對我細心無微的照顧,反而更加疼愛我,竭盡全力為我付出,並省吃儉用,除供我上學之外,她將少得可憐的工資多一分都捨不得花積攢下來,為我治病。

於2008年6月,媽媽再次背著我踏上了北去的火車,尋求北京天壇醫院神經外科專家,為我實施第三次手術治療。1個多月的住院治療,我和媽媽相依為命,身心深受煎熬,我的身體幾經折磨,痛不欲生,媽媽的精神瀕臨崩潰,孤零零的她沒了爸爸的陪伴和支撐,可憐無比,更使我再次深感媽媽的艱辛不易與偉大。

可是不爭氣的我,3次手術都未能改善我的身體狀況,殘疾依舊,且隨著年齡增長殘疾日趨嚴重。

鋼鐵般堅強的媽媽,擦乾了眼淚,一如既往,風雨無阻背我上學。從國小、中學到高中,12年如一日,媽媽的背影穿梭於國小、中學到高中的大街小巷、校門、教室,好像她從來不知疲倦;12年的媽媽不僅僅是一名醫院上班的護士,更是一位殘疾少年求學路上的陪讀者,守護神;12年的媽媽身教殘兒志不殘,歷盡滄桑終不悔。

12年的我竭盡全力,克服身體殘障,刻苦求學,完成了中國小階段的基礎教育,今日以648的聯考成績,給了我深愛的媽媽一份殷殷的報恩之禮,同時也給了不斷關心呵護我,鼓勵我,培養我的各階段的恩師一份比較滿意的答卷。

今有幸遇見舉世聞名的清華大學老師,且有意備錄我圓大學之夢,得此喜訊,我母子倆狂喜之餘,又新添愁雲,由於我的身體原因,無論我走到哪裡,這輩子都離不開親人的隨身陪護,以照顧我的衣食住行,生活起居,媽媽為了陪我上學無奈放棄工作,僅有的經濟來源將要斬斷……

在此,我懇切希望貴校在接納我的同時,能夠給我母子倆幫助解決一間陋宿,僅供我娘兒倆濟身而已,學生我將萬分萬分感謝!!

媽媽夏瑞雲去學校接魏祥回家。新華社記者 張文靜 攝

清華招辦主任在網上看到文章后,第一時間留言回復令網友稱讚:這是真正的清華溫度!

清華大學學生部部長叢振濤介紹,如果魏祥能夠被清華大學錄取,相關資助將立即啟動,包括交通費、學費減免等。「一般來說,對學生的資助僅限於其本人的生活和求學。但魏祥的情況比較特殊,他的生活不能自理,我們可以考慮讓他和母親一起住在單人間。」

6月27日,清華大學招生辦公室還專門為魏祥撰寫了一篇文章《致甘肅考生魏祥:人生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

人生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

親愛的魏祥同學:

見字如面。

首先恭喜你即將來到清華大學,繼續你的學習和生活。我們看到了你寫給清華大學的文章《一位甘肅高分考生的請求》,相信你早已具備了清華人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品質,我們代表清華園歡迎來自甘肅定西的你!

《繁星·春水》中有這樣一首小詩:「童年啊,是夢中的真,是真中的夢,是回憶時含淚的微笑。」想來這句話應該符合你的童年記憶吧。在夢一般的年華里,卻要承受含淚的記憶,這淚水不包含歡喜,不代表留戀。

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悲苦。但萬幸的是,你在經歷疾病和喪親之痛后,依然選擇了堅強和努力,活成了讓我們都尊敬和崇拜的樣子。

你說「一個多月的住院治療,我和媽媽相依為命,身心深受煎熬,我的身體幾經折磨,痛不欲生,媽媽的精神瀕臨崩潰,孤零零的她沒了爸爸的陪伴和支撐,可憐無比。」

隻言片語,我們知曉你母親道阻且長的育子之路,更深切地感受到了你作為兒子對母親深沉的愛和歉疚。但正如你所說,今日以高分佳績考入清華,就是給了媽媽一份殷殷的報恩之禮!

邱勇校長在2015級新生開學典禮上曾說:「我是1983年進入清華的。我知道,無論那時還是現在,能夠來到清華上學都是不容易的,你們在成長過程中一定遇到過各種各樣的困難和挑戰。」

同樣,對於你來說,來路或許不易,命運或許不公,人生或許悲苦,但是請你足夠相信,相信清華,相信這個園子里的每一位師生,因為我們都在為一種莫名的東西付出,我想這應該就是情懷。

黨委書記陳旭老師也曾寄語自強計劃的學生:「自強就要做到自主,大學能收穫什麼取決於自己怎麼去努力。」所以也請你相信自己,可以在清華園裡找到熱愛,追求卓越。

讀到你的來信后,清華大學招生辦公室主任劉震老師在該微信文章下留言道「魏祥同學已經報考我校。我校老師已經與他取得聯繫,為他提供一切儘可能的資助!清華不會讓任何一位優秀學生因為經濟原因而輟學!」

確實,清華大學多有與你有同樣經歷的學子,在家庭經濟與身體因素的雙重壓力下,依然奮發圖強。他們或攜筆從戎,守護家國平安;或回饋基層,在公益組織中施展才能;或致知窮理,一舉奪得清華大學大學部生特等獎學金的殊榮......

現在,你的情況受到了清華師生、校友和社會各界的關注。昨天深夜,邱勇校長專門打來電話,關心你的錄取情況和入校后的生活安排情況;陳旭老師也請學生部門第一時間對接,妥善安排解決你的後顧之憂。

清華大學學生資助管理中心的老師也極力配合,在你被確認錄取後會立刻開始資助。清華大學多位校友也在看到消息的第一時間,主動提出資助和協助你治療的意願,後續學校相關部門都會跟進落實。請你相信,校內外有足夠多的支持,清華不會錯過任何一位優秀學子!

冰心贈葛洛的一首詩中說「愛在左,情在右,在生命的兩旁,隨時撒種,隨時開花,將這一徑長途點綴得花香瀰漫,使得穿花拂葉的行人,踏著荊棘,不覺痛苦,有淚可揮,不覺悲涼。」

在清華園裡的所有學子,無論是生活困頓,抑或身體抱恙,都會有「愛」 與「情」 相伴。相信未來的你,也會和活躍在各領域的清華學子們一樣,穿花拂葉,除卻一身困頓,成就自己的不同凡響。

感謝社會各界人士對魏祥同學和我校大學部招生工作的關注和關心。在此,我們想對在求學路上荊棘叢生的學子們說:人生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

清華大學招生辦公室

2017年6月27日

網評集錦

@新華社記者李代祥:每一位挑戰困難的行者都值得點贊

魏祥身有殘疾卻不自棄,身處困厄而不消沉,以蔑視困難的堅強和自強不息的勤勉,「活成了令人尊敬和崇拜的樣子」,為眾多青年樹立了榜樣,更為廣大成人提供了人生思考:每一位迎著困難前行的人都值得尊重和點贊。

魏祥事迹的感人之處,在於蔑視困難的態度和戰勝困難的堅強意志。相信有一扇門被關上的同時會有另一扇窗打開,面對身體的殘缺,如果有不畏艱難的態度,必會有另一種功能或意志的補償。魏祥在給清華大學的請求中說,「12年的我竭盡全力,克服身體殘障,刻苦求學」,儘管只是寥寥數語,但人們幾乎都從那個只是難易程度不等的來路走過,深知貧困家庭孩子走過那段漫長而艱辛的路途是何其不易而感同身受。魏祥的不屈意志擊中了人們內心的柔軟,激發了人們面對困難如何選擇的思考,激活了人們內心沉睡的動力。

清華大學的感人回應同樣令人回味。在處理這起案例的過程中,並不簡單局限於如何應對魏祥請求的表態,而是深入發掘了魏祥事迹背後的精神,摻入了清華大學「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校訓精神,體現了一所頂尖高校成熟大度的風範、令人尊敬的作為和扶殘助困的動人情懷。

其實,遭遇生活不幸的人不少,而得魏祥之幸者或許不多。多少人在那條艱險曲折的路上不屈過、抗爭過、奮鬥過,然而遺憾的是,多少人沒有越過困苦豎起的高限,沒有熬過那段艱險的旅程,這就是命運和生活的無常與無情。不必否認的是,正是有無數這樣的個體存在,有魏祥這樣的不幸同時又屬幸運的個體存在,他們以默默的磨礪和前行,最終點燃了生命的光亮,刷新了人生的存在,給我們社會注入了強大的正能量。

@霧滿攔江:你唯一把握的,是成長

古羅馬哲學家塞內加,曾說過:何必為部分生活而哭泣,君不見全部的人生,都讓人潸然淚下。

之所以潸然淚下,那是因為人生充滿了太多的喜悲,大起大落,跌宕起伏。過山車一樣搖擺不定。而說到底,這世界平坦如砥,波伏搖擺的,不過是我們成長過程中的感受。

——每個人,都有兩次生命。

一次是活給別人看。

第二次,是活給自己。

來路或許不易,命運或許悲苦,但是請你足夠相信。

——相信這個世界,相信你自己!

不相信自己的人,始終活在他人的評價中。結果是局限了自己,沉陷於卑微無望的污泥中,每日里絕望的嚼傷自苦,活成了完全不是自己的樣子。

爬出來吧,給你自由。 你唯一有把握的,是成長!

此前種種,譬如昨日死。此後種種,譬如今日生。所有人,終將宣布舊我的死亡,終結那個長年活在他人評價中的卑微延續。而後於響亮的痛啼之中,開始自己的新生。

這一次,做自己的主人。

教育者的思索

一個健康的社會,總不乏反思的聲音。身殘志堅的孩子圓了自己的「清華夢」,但這絕非是「happy ending」。錄取只是開始,之後的生活如何繼續,仍值得我們思考。

教師要有「良心

清華大學老校長梅貽琦曾留下名言:「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傅國涌套用這句話:衡量一所學校好不好,主要不是看它的佔地面積、校舍樓房、先進儀器之類,而是看它能在多大程度上吸引、凝聚最優秀的老師,能在多大程度上培養出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學生,開啟他們的心智。「與這些關乎教育本身目的的指標相比,那些只能讓平庸之輩、趨附之徒用來自豪、自誇甚至作為進身之階的硬體,都將失去重量。」

南開中學曾出過一個關於偏科的故事。其中所透露的,不僅是學生的才華,更有教師的風采。南開學生謝邦敏富有文學才華,但數、理、化成績不佳。1941年畢業考試時,他物理交了白卷,但心有不甘,即興在卷上填詞一首,調寄《鷓鴣天》「曉號悠揚枕上聞,余魂迷入考場門。平時放蕩幾折齒,幾度迷茫欲斷魂。題未算,意已昏,下周再把電磁溫。今朝縱是交白卷,柳耆原非理組人」。物理老師魏榮爵水平之高、態度之嚴謹,校內有口皆碑。他評謝的卷子,也在上面賦詩一首:「卷雖白卷,詞卻好詞。人各有志,給分六十。」於是謝邦敏順利畢業,並考入西南聯大法律系,畢業后先在北大法律系任助教,後任職法院,成績斐然。

當教育傳達出對學生的善意、信任和關愛時,它喚起的是學生的向學之心和向善之志。

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創辦於1636年9月,是一所在世界上享有頂尖學術地位、聲譽、財富和影響力的教育機構,被譽為美國政府的思想庫。在20世紀60年代,哈佛還被認為是一所「為精英階層量身定做」的大學。但如今,哈佛以能夠給予每個人公平機遇為特色,對有才華的人敞開大門——不管性別、種族、經濟狀況。

哈佛的改變,得益於一個人——「錄取之王」威廉·菲茲西蒙斯(William Fitzsimmons),哈佛招生辦主任的改革!

1986年,威廉升任招生辦公室主任,兼管獎學金、助學金事宜。威廉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中止哈佛大學的提前錄取制度。用哈佛前校長德里克·伯克的話來說,這項制度「讓佔優勢的人佔盡了便宜」。它大大增加了富裕學生的錄取機會,是富裕家庭通往名校的「便捷門」。威廉決定要關上這扇門。

這一決定震驚了美國教育界。斯坦福大學形容其為「大膽的壯舉」。但在艱難中堅持了5年後,哈佛大學於2011年宣布,恢復提前錄取制度。但正如美聯社的評論,威廉主導的這項改革「撼動了美國高校錄取制度」,從而讓更多人有機會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

在打破特權的同時,威廉上任的第二把火,是建立起更為有力的、覆蓋面更廣的獎學金、助學金制度,給予貧困家庭更多補助,並每年指派40多名錄取官飛往美國乃至世界各地,讓那些受困於「不可能」的年輕人——從美國阿巴拉契亞山區牧羊人的女兒,到緬因州賣龍蝦的老闆之子,甚或是青藏高原的藏民——意識到自己有機會改變人生。

威廉還為他的學弟學妹們設立了一項「秘密基金」。這像是一個神秘組織,由威廉所指定的助學金工作人員秘密操作。他們有一份保密名單,上面是家境貧寒學生的通訊方式。當這些學生遇到說不出口的窘迫時,威廉的秘密組織就會出動,給他們寄去禮物——一張校園新年音樂會的門票、一張突發急病需要的支票、一套面試需要穿著的正裝、一件冬天保暖的外套,甚至是一張回家的機票……

一切都是秘密的,沒有人公開發送名單,不涉及自尊問題,這是送給每個哈佛貧困生的禮物。

這其中還有一項禮物,是一筆資助「間隔年」的獎學金。威廉鼓勵新被錄取或者剛畢業的學生申請,拿著這筆錢,用一年的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比如到全世界旅行,去接觸完全不同的人生。

「在哈佛,我不知道誰是貧困生。每個人的生活都差不多,一樣讀書,一樣旅行。我們唯一的不同,大概只在於接下來,你要選擇什麼樣的人生。」安德里安說。

「回顧這麼多年來哈佛的改變,景象實在令人振奮——這裡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女性、少數族裔學生,以及原本人生軌跡在另一端的人們。」威廉說,「能夠在過去幾十年參與這場錄取改革,把更多的人拉入可以實現夢想的行列,我感到很榮幸。」

美國媒體也評論說,「威廉重新定義了哈佛大學」,這位被前校長稱為「哈佛大學的良心」的人,同時也是「整個美國大學招生錄取界的良心」。

所以,微信公眾號「麥可思研究」向高校提出了幾個問題,具有參考意義:

「我們的大學能否做到,讓聽力、視力有障礙的學生接受與正常學生一樣的課堂教育?

我們的大學能否做到,讓行動不靈便的學生可以在校園中暢行無阻,不因為進出宿舍樓不便被迫到校外租房?

我們的大學是否能做到,讓在聽說讀寫方面存在缺陷的學生也得到來自學校的關懷與指導,而不是讓他們自己默默承擔?」

校園如同一個社會的縮影。教師與學校如果沒有自己的「良心」,他如何來教育學生要有「良心」?但願清華大學的「人生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不會僅僅淪為一篇「雞湯文」而已。

(本文根據人民網、新華社、霧滿攔江微信、源創圖書《給學生真正需要的教育:青年報冰點周刊教育特稿精選①》之《大學的良心》《過去的中學》等文章整合而成。圖片來自網路)

給學生真正需要的教育:

青年報冰點周刊教育特稿精選①

(點擊圖書封面,可查看大圖)

源創圖書 · 以出版推動教育進步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