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最簡單的教養,就是迴避別人的難堪

最簡單的教養,就是迴避別人的難堪

當前瀏覽器不支持播放音樂或語音,請在微信或其他瀏覽器中播放 多幸運MC魏小然 - MC魏小然 伴奏輯

>>>01<<<

前幾天,一位師妹聯繫我,說她和幾個同學參加了今年的教師招聘考試,筆試成績不錯,已經進入了面試階段,面試的方式是說課。

師妹笑著告訴我,有個師兄是全省教學比賽第一名,久聞大名,希望能得到指導。

雖然我很忙,各種約稿出版上節目的邀請不斷,但只要做過老師,都有那麼一點師範情懷,對培養年輕上講台是蠻有興趣的。

於是我答應師妹,約了一個下午讓她們講給我聽。

幾位學妹中,有一位竹姑娘引起了我的關注。

竹姑娘講的很棒,內容充分有激情,顯然比起其他同學做了更多的準備,報考的學校也是雲南首屈一指的中學,筆試成績也很不錯。

但她的臉上不大不小青紫了一塊,或許是生來就有的胎記,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樣。即便她用長發遮了一部分,也還是能從臉上看到。

憑我在學校這麼多年的經驗和對面試官的了解,這個事情是會影響她的招聘的。

到底該如何提醒她呢?這個問題讓我犯難了。

方法一,我可以委婉地說:「原諒我冒昧提個建議,你去面試時,可以用淡妝蓋掉臉上那塊青的地方嗎?教師的儀容儀錶可能會影響到考官的打分!」

這是大部分會採用的方法,不過在我看來不妥。

作為心理學工作者,我知道處理先天缺陷最好的方法,不是迴避或者隱瞞,而是接受一個觀念:自己即便擁有這樣的缺陷,還是能用其他手段,像大家一樣生活,用內心的完整去抹平人生的差別對待。

有一部電影叫《無法接觸》說的就是這麼一個道理,菲利普是一個患有殘疾的富翁,他辭退了多個護士,原因都是因為她們「太同情他」了。

直到德瑞斯的出現,德瑞斯雖然是一個等待失業救助金的窮人,但是他卻沒有因為菲利普是殘疾人而特別對待,雖然有時很不合理讓菲利普很無奈,卻給菲利普帶來了全新的生活。

在德瑞斯離開之後菲利普對他的朋友過德瑞斯從沒有把他看做是一個殘疾人,他總是會忘記他是一個殘疾人的事實,讓他覺得自己還是一個值得活下去的人。

每一具特殊的軀體,要的不是「身殘志堅」的關環,也不是走到哪都有優待和幫助,而是大家發自內心地認為「你和我是一樣的」。

顯然,竹姑娘是完成了這個過程的,我這麼赤裸地提醒,可能會影響她內心的平靜與完整。

但不提醒也是不行的,畢竟操作名校招聘的人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招聘的崗位多數都有關係戶的。

不排除這種可能:他們在把你擠下去后,會暗示你可能是儀容儀錶影響了你的得分,你更大可能會接受這個說法,責怪自己的命運,從而忘記通過一些途徑,去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

方法二,我可以半開玩笑的問她,是不是昨天晚上和男朋友打架了,建議淡妝蓋一下吧,不要讓大家產生誤解。

這麼說更不好,如果她是個幽默的人,那這樣做沒問題,但若不是呢,這麼說會不會是一種諷刺?

請記住:人際成熟的人,永遠不要假設對方「開得起玩笑」。開玩笑如果不避開對方的短處,那叫譏諷。

我靈機一動,打算仿效下《觸龍說趙太后》中「由己及人」的溝通法來解決問題。

我教大家寫板書時,趁著背對大家,悄悄用粉筆灰擦在臉上。

我轉過身來時,大家笑了,我裝作不知道地問:「怎麼了?」

包括竹姑娘在內的所有人,都告訴我,臉上有很多粉筆灰。

我趕忙擦掉,然後告訴大家:在寫板書時,千萬不要把灰弄在臉上,會像現在這樣讓所有人看笑話,整個過程中,臉部保持潔凈。

竹姑娘趕忙問我:師兄,那我生來就這樣的呢?

我笑著說:可能你需要先擦點白色粉筆灰!

面試完后沒多久,竹姑娘告訴我,她成功應聘上了,謝謝我的指導,她不僅感受到了我的實力,也感受到了我的修養。

02<<<

心理學者對情緒在人際交往中的作用進行了深入研究,Hogan等人發現,在人際衝突中,情緒佔據著重要作用(Hogan, 2011)。

因為人們對某件事掌握的信息是不完整的,在前提條件缺失的情況下,人們選擇相信直觀的情緒,而非複雜而模糊的事實。

《世說新語》記載了這麼件事,匈奴有使者要覲見曹操,曹操覺得自己身材矮小,沒法震懾匈奴。

於是派了風度不凡、偉岸高大的崔琰代替自己接見使者,自己在一旁扮演侍衛。接待完畢,曹操命令間諜問匈奴使者:「魏王這人怎麼樣?」

匈奴使者評價說:「魏王風雅高尚、儀容風采,但是坐榻邊上那侍衛才是真英雄。」曹操聽后,立即派人去追殺這個使者。

為什麼?因為這個使者判斷情緒的能力太強,哪怕一句話不說,都能感受到曹操的想法。

他表面上說曹操是真英雄,但曹操的多疑、殘暴和安全感缺失之類的問題,也肯定一併被發現了,而這些性格弱點可能會成為匈奴的武器,所以曹操必須將他殺了。

由情緒來推導事實,這種判斷有時出奇的准,有時也會陷入誤區。

van Kleef等人發現,情緒具有大量的社會功能,人們習慣判斷別人的情緒來驗證自己的假設,還會對情緒表達者的相關特質進行推論(van Kleef, De Dreu, & Manstead, 2004a)。

當出現人際衝突時,人們判斷情緒會優先於分析事實,部分人甚至會忽略分析事實這個環節。比如女生經常會有這樣的想法「你吼我,就是不愛我了」,至於「為什麼吼我」,就不是那麼認真去思考了。

正因如此,你要盡量避免去揭露別人的難堪,因為傷害別人的不要難堪本身,這一點對方是知道甚至是習慣的。真正傷害別人的,是你揭露難堪時不恰當的情緒。

仔細想想,你是不是經常聽到這樣的抱怨:「他說的事沒什麼,但我無比討厭他說話的語氣。」

03<<<

在一次同學聚會上,小馬看到大家成雙成對的,心中不爽。於是,有人告訴他,老高也單著呢,讓他去和老高聊聊。

小馬找到老高熱情地說:「老高,這裡就我們兩單身了,你說我們慘不慘?」

結果老高無比憤怒地說:「滾一邊去,我不就離婚幾天,你小子也來嘲笑我!」

其實小馬完全是善意的,他並不知道老高離婚的事實。

可老高對小馬的情緒推論是「他很高興,他覺得我離婚很可笑,他是來幸災樂禍的!」

那如果小馬換一種情緒,他用一種悲傷的態度去和老高交流呢。

多數人的情緒迴路有一個默認機制,那就是當一個人表現出悲傷時,多半是來尋求支持的。

這時老高的情緒推論會是:「他很悲傷,也許他也遇到了婚姻不幸,我們同病相憐。」

在這樣的推論下,老高會說:「想開點吧,離婚也是一種解脫。」

小馬接著會奇怪地說:「我沒離婚啊,我就沒結婚!」

好了,那接下來這個情緒「奇怪」又會被老高捕捉,又會再一次成為兩人的尷尬。

所以,在「面對別人的難堪」這件事上,你很難匹配一個正確的情緒,讓別人不產生誤解。最好的方法是盡量迴避它,避免自己在無意識的情況下,給對方的傷口撒鹽。

有一種情緒可以,那就是「感同身受」。面對他人難堪時,表達一種「我也是過來人,這份經歷會成為財富」的情感。

但是「感同身受」這件事是很難的,即便是最專業的心理諮詢師,也要在來訪者完全信任自己的情況下,多次會談才能做到。

不知你有沒有發現,對於那些經常挖苦你,讓你難堪的「朋友」。如果你用他們對待你的方式對待他們,他們多半會發火。

讓別人難堪,只會讓生活成為一場鬧劇,破壞了別人,也損傷了自己。

有時,願意做下讓步,人生可以少走很多彎路。

馬克吐溫說過:良好的教養在於隱藏我們對自己較佳的評價,以及隱藏我們對他人較差的評價。

成熟的人也明白,感情是一種非常珍貴的東西,千萬不能被難堪一點點磨損,尤其是這樣的枝節小事。

人際交往中,把對方弄得下不了台從來都不是本事,所謂真摯的感情,不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更是一個願給台階,另一個願下台階。

誠邀您關注原創內容平台 趙民微分享

本文授權轉載自原作者,如對文章版權歸屬有任何異議,請聯繫正略書院小秘書(ID:zldsh1)。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更多精選內容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2篇文章,獲得232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