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滬港兩市27家上市銀行年報中隱藏的秘密——銀行業曙光乍現

滬港兩市27家上市銀行年報中隱藏的秘密——銀行業曙光乍現

■ 27家上市銀行年報顯示,傳統銀行業在經歷了多年的業績低迷、高管以及員工大規模離職后,盈利增速開始回暖,不良貸款控制得當,曙光忽然顯現

■ 國有大行在多方面均實現了「穩中提質」,但受凈息差大幅收窄等因素影響,銀行 (601988行情資料評論搜索)成為唯一凈利潤負增長的銀行

■ 城商行在一眾銀行中表現出色,多數仍有兩位數的增長,有的增幅甚至超過五成。但內部分化也比較嚴重,去年剛在港股上市的天津銀行在目前的27家銀行中盈利能力最差

■ 銀行的資產質量也在提高,工農中建交五大行的不良率均環比三季度降低或者持平,工農建交四大行關注類貸款佔比較2016年中相比均有所降低

■ 大力發展中間業務、提高非利息凈收入佔比是銀行的轉型方向。在股份制銀行中,港股上市的浙商銀行中間業務收入增長最快,其中手續費以及傭金凈收入同比大增82%

黑暗之後是黎明。在經歷了多年的業績低迷、高管以及員工大規模離職后的傳統銀行業,開始迎來曙光。

截至4月7日,A股上市的銀行已經有12家發布了年報,包括五大國有銀行、招商銀行 (600036行情資料評論搜索)、平安銀行 (000001行情資料評論搜索)、民生銀行 (600016行情資料評論搜索)、光大銀行 (601818行情資料評論搜索)、江陰銀行 (002807行情資料評論搜索)、無錫銀行 (600908行情資料評論搜索)和常熟銀行 (601128行情資料評論搜索);h股中則有郵儲銀行、浙商銀行等15家銀行公布年報。華夏銀行 (600015行情資料評論搜索)、寧波銀行 (002142行情資料評論搜索)等將集中在4月中旬發布。

從目前公布的年報業績來看,銀行盈利增速開始回暖,不良貸款控制得當。很多分析師稱,上市銀行年報最大的超預期,當屬國有大行的資產質量正在好轉。《投資者報》記者注意到,這些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在資產規模、利潤總額、貸款質量、風險控制、海外業務等方面均實現了「穩中提質」,同時與新經濟、新業態相關聯的結構轉型亦有序推進。

外資投行富瑞也發表研究報告稱,對內銀前景樂觀,去年的業績反映行業的利潤以及資產質量正趨於穩定,2017年盈利復甦步伐更加明朗。

國有銀行整體好轉 僅中行例外

A股市場銀行股估值一直低迷不前,這和大家公認的傳統銀行深陷低增長泥沼,船大難掉頭有關。但現實情況是,體量龐大的國有銀行抵住了風雨的吹打,開始走向復甦。

清明前後,滬港兩市中多達27家上市銀行公布了年報,其中五大行全部披露完畢。

有「宇宙行」之稱的工商銀行 (601398行情資料評論搜索)仍是國內最賺錢、資產規模最大的商業銀行,去年總資產規模已經突破24萬億元,實現歸屬於母公司股東凈利潤2791億元,比上年增長0.5%,工行董事長易會滿稱,這份成績「好於計劃,好於預期」。

賺錢能力其次的是建設銀行 (601939行情資料評論搜索)、農業銀行 (601288行情資料評論搜索)、銀行、交通銀行 (601328行情資料評論搜索),去年歸屬於母公司股東凈利潤分別為2324億元、1840億元、1646億元以及672億元。除去銀行,其他三家凈利潤增速分別為1.53%、1.86%、1.03%。

令市場驚訝的是,在國有銀行整體實現正增長的背景下,銀行成為凈利潤唯一負增長的銀行,降幅高達3.67%,這是中行歷史上首次出現負增長。

在3月31日的中行業績發布會上,銀行行長陳四清解釋說,是因為中行的凈息差大幅度收窄29個基點,導致去年該行的凈利息收入(3060億元)較上一年下降了6.88%。

中金公司分析師黃潔還提到一個原因,去年中行出售了南洋商業銀行,凈利潤多數被少數股東權益拿走,如果剔除掉中行異常值,2016Q4單季凈利潤同比增速為1.9%,與2016Q3增速持平。同時中行還藉此機會加大了核銷,大幅計提撥備,出清不良。去年,中行撥備覆蓋率較上年末提高了9.52個百分點,達到162.82%。

這與各家銀行的總體趨勢恰好相反,多數上市銀行降低了撥備覆蓋率,工行甚至突破了150%的監管紅線。

不過這個在監管紅線附近的撥備覆蓋率,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建行行長在業績發布會上還開玩笑:「我們的數字是150.36%,逼近監管紅線,但是我們仍然滿足要求,這也間接說明我們的管理能力強。」

農行近年的表現可圈可點,去年成為四大行中凈利潤增幅最大的國有銀行,增幅達1.86%,遠遠好於2015年0.62%的增速,利潤增長主要來自不良貸款率下降以及中間收入的快速增長。

國有銀行中,去年H股剛上市的郵儲銀行更是表現出色。截至2016年末,郵儲銀行總資產達8.27萬億元,增長13.28%;凈利潤398億元,增長14.11%,要知道大型商業銀行很難實現雙位數增長。

高速增長來自郵儲銀行實行同業唯一的「自營+代理」模式,目前公司擁有數量最多、覆蓋最廣的分銷網路以及廣泛的客戶基礎。去年郵儲銀行個人存貸款仍然在快速增長,中間業務收入也是增長迅速。

城商行大放異彩 內部分化嚴重

股份制銀行的表現中規中矩。盈利增長排名依次是招商銀行、浦發銀行 (600000行情資料評論搜索)、民生銀行、平安銀行、光大銀行,2016年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621億元、531億元、304億元、478億元、226億元,同比分別增長7.6%、4.93%、3.76%、3.36%以及2.71%。中信銀行 (601998行情資料評論搜索)在目前公布的銀行年報中表現最差,去年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盈利417億元,同比僅增長1.14%。

城商行在一眾銀行中表現出色,多數仍有兩位數的增長,有的增長幅度甚至超過五成,這的確是一個讓人不得不驚艷的成績。11家歸屬於母公司股東凈利潤增幅超過雙位數的銀行中,除了郵儲銀行,全部都是城商行。

表現最好的是今年想回歸A股的錦州銀行。繼2015年業績高增長后,錦州銀行去年實現營收164億元,同比增長43%;實現歸屬於股東的凈利潤81億元,同比增長達66%,在兩地上市的銀行中業績增幅最高。

業績的大幅提升讓錦州銀行在二級市場上表現相對不錯,今年以來,儘管錦州銀行股價一直橫盤,但是截至4月5日,該行收盤價為9.17港元,較其4.66港元的發行價還是增長了近一倍。而目前在港上市地方銀行股價走勢則普遍低迷,大部分銀行都貼近發行價或乾脆破發。8家在港上市城商行中,盛京銀行、天津銀行以及哈爾濱銀行仍處於破髮狀態。

錦州銀行的業績大增和該行投資類資產大增有關。截至去年末,該行投資類資產凈額較上年末增長66.48%至3479.91億元,該類資產規模相當於貸款總額的2.74倍,在總資產中的佔比高達64.6%,投資類資產增量也在全年資產增量中佔比達78.33%。也正是投資類資產存量與增量均占重要比重,才為該行生息資產收益率帶來驅動力。

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增幅排名其次的是吉林九台農村商業銀行、浙商銀行、鄭州銀行,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18.9億元、101.5億以及40億元,同比增長55%、44%以及19%,均是港股上市的農商行以及城商行。

《投資者報》記者注意到,城商行整體表現明顯好於國有大行,但是內部分化也比較嚴重。去年剛在港股上市的天津銀行在目前的27家銀行中盈利能力最差。年報數據顯示,該行凈利潤同比減少8.4%,為45億元;不良率為1.48%,較2015年上升了0.14個百分點。

天津銀行對外的說法是,2016年,在國內經濟新舊切換和去槓桿的大背景下,銀行業經營壓力持續加大,對中小商業銀行衝擊明顯,加之外部金融市場波動加劇,對商業銀行的流動性管理和資產負債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受此影響,天津銀行凈息差縮窄至1.76%,僅此一項就對利潤負面影響達19億元人民幣。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份新任董事長李宗唐和行長孫利國已經正式到位。

此外,去年在A股上市的江陰銀行也出現了負增長。數據顯示,2016年江陰銀行營業收入約為24.69億元,較2015年的25.04億元減少了約0.35億元,同比下降1.39%;江陰銀行2016年凈利潤約為7.78億元,較2015年同比下滑4.49%。這是目前A股公布2016年業績快報及完整業績報告的銀行中唯一一家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降的銀行。

有意思的是,江陰銀行的盈利構成主要靠投資收益,和錦州銀行類似。其中,在2016年江陰銀行的營業收入構成中,投資收益約為1.46億元;而2015年年末,該行投資收益僅為0.29億元——也就是說,2016年投資收益比2015年同比大增404%。這也就意味著,在投資收益如此大幅增長的情況下,江陰銀行的業績依然是「雙降」,可見主營業務呈現大滑坡。

息差趨穩 資產質量回升

隨著利率市場化以及互聯網金融的深入推進,作為銀行最大收入來源的息差空間越來越窄,這成為拖累銀行盈利的最主要因素。

2016年12家A股銀行凈息差悉數下滑,國有行平均下降40BP,其中降幅最小的為中行(31BP);降幅最大的為建行(48BP)。股份行平均下降35BP,其中降幅最小的為平安銀行(11BP);降幅較大的為光大銀行(43BP)和民生銀行(42BP)。

凈息差普遍收窄,除了利率市場化,與此前央行的非對稱降息也有關。2014年和2015年,央行連續6次降息,但是銀行的貸款與存款基準利率的下降通常不能同步。

農行副行長樓文龍透露說,該行貸款基準利率累計下調高於定期存款利率下調,前者165個基點,後者則有150個基點,導致利息差進一步收窄。

一個好的跡象是,各家銀行在遏制息差下降上都做了一定程度的努力,而且趨穩的態勢開始顯現。從單季凈息差來看,已有5家銀行在這輪降息之後首次出現企穩回升跡象。以工行為例,去年的凈息差總計下降了31個基點,其中上半年下降了26個基點,從今年一季度的經營狀況看,凈息差下降勢頭基本穩住。

對於後續凈息差的走勢,各行的管理層均表示,儘管收窄的趨勢還在繼續,但壓力較以往已經減小。建設銀行首席財務官許一鳴表示,2016年基本上把央行前期降息的影響已消化,預計2017年息差的收窄幅度在10個基點以內。

樓文龍在業績發布會上也表示,雖然今年凈息差仍有較大下降壓力,但縮窄的幅度將較小,這主要受惠於宏觀經濟向好,同時該行也會完善價格管理機制,改善資產架構。

息差收窄的態勢趨穩,銀行的資產質量也在提高。

從資產質量來看,工農中建交五大行的不良率均環比三季度降低或者持平。五大行的不良率主要在去年下半年開始掉頭轉向,工農建交四大行關注類貸款佔比較2016年中相比均有所降低。數據顯示,2016年年末分別為4.47%、3.88%、2.87%、3.02%;2016年年中分別為4.91%、4.17%、3.06%以及3.07%。其中工商銀行的不良生產率更是逐季收斂。工行易會滿稱,今年將拿出650億元撥備資源處理2000億的不良貸款,並稱信貸資產根本性改觀「為期不會太遠」。

相比之下,股份制資產質量略有分化。招商銀行不良率與三季度持平(1.87%),而中信銀行、平安銀行和浦發銀行不良率均環比三季度增加。

根據「關注類貸款佔比+不良率」,長江證券 (000783行情資料評論搜索)的分析師將目前的上市銀行可以分為三類:1. 此比例2015年較低,2016年還在下降的銀行,如招行、建行;2. 此比例2015年較高,2016年出現拐點開始下降的銀行,如農行、工行、光大、民生;3. 此比例2015年不高,2016年仍然在上升的銀行,如中行、交行、中信、浦發、平安。

銀監會數據顯示,銀行業不良貸款快速上升的勢頭已得到初步遏制。截至2016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15123億元,較上季末增加183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74%,較上季末下降0.02個百分點,為自2012年二季度以來首次回落。

加碼中間業務 表現有好有壞

面對利息凈收入的減少,銀行自然轉向重要的收入來源——非息收入。而非息收入主要由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和其他非息收入兩部分組成。手續費及傭金收入則涵蓋了銀行卡手續費、理財產品業務收入、代理業務手續費、結算與清算手續費、顧問和諮詢費、託管及其他受託業務傭金、擔保手續費、信用承諾手續費等等。

《投資者報》記者發現一個有趣的數據,五大國有銀行中,只有農業銀行的手續費和傭金凈收入增長超過雙位數增長,為10%,這是其業績回升快的一個重要原因。其中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重為17.97%,較上年上升2.57個百分點,原因在於代理業務、電子銀行業務增長較快;工行、建行、交行三家銀行有不足5%的增長。

如果加上其他非息收益,四大行的非息收入占營收的比重達到三成左右。不過對於2017年的增長,建行首席財務官許一鳴認為,可能比2016年更困難,緊縮的因素表現在:一是同一個客戶在同一個銀行只能開一個主賬戶,賬戶管理費肯定要降;二是同一家銀行異地的轉賬匯款免征手續費,這個也有很大影響。

面對這一難題,許一鳴稱,未來會開闢新業務對沖,包括電子渠道的服務以及託管、委外投資等收入,特別是財務顧問以及技術手段和內部產品的調整。

股份制銀行中,港股上市的浙商銀行中間業務收入增長最快,其中手續費以及傭金凈收入同比大增82%。其次是浦發銀行、中信銀行,該項凈收入為407億元、423億元,同比增長46%以及19%。民生銀行、平安銀行以及光大銀行三家的該項收入增長均不足10%。

「在利率市場化、息差收窄並存的時代,銀行靠凈息差盈利的傳統模式已不再具備優勢,大力發展中間業務,提高非利息凈收入佔比是銀行的轉型方向,也是踐行『輕資產、輕資本』戰略的具體舉措。」平安銀行在2017年經營計劃中提出。

《投資者報》記者在翻閱各家銀行的年報中還發現,傳統的中間業務在收縮,新興的中間業務在紮根長大。

以結算與清算手續費為例,多家銀行的該項業務收入呈現收縮態勢。農行該項業務2016年收入167.15億元,較去年177.14億元減少近10億元;工行該項業務2016年收入261.08億元,較2015年279.86億元減少18.78億元;建行在2016年該項業務收入則為126.12億元,較2015年131.66億元減少5.54億元。

而在新興的中間業務上,銀行的表現各有差異。農行代理業務的手續費達到394億元,增長37.5%,主要來自於代銷保險產品等。工行中間業務則集中在資產託管和擔保及承諾兩項中,增長率均在25%左右。建行中間業務最突出的是理財產品業務收入,規模206億元,同比增長42%,主要來自理財產品的銷售。

房貸大增九成 調控影響有限

在銀行貸款中,住房按揭貸款一向被認為是最優質、安全的項目。各家銀行都在大力發展。在公布業績的27家上市銀行中,去年個人房貸增量為4.25萬億元,相較2015年全年的2.25萬億元,增幅近九成。這個數字相當於27家上市銀行平均每天發放的個人住房貸款就達到4.3億元。

但是隨著以北京為主的一線城市先後出台了房地產調控的強制措施,是否會影響銀行的該項業務呢?

我們先看看目前的市場格局。四大行中,去年新增個人住房貸款共計2.76萬億元,同比增速在30%左右。其中,建行對個人房貸的投放力度最大,其次是工行。農行則是新增住房按揭貸款創歷史新高,這一業務在行業內佔比也有提高。截至去年底,農行個人貸款餘額3.3萬億元,較上年末增加6130億元。

而股份制銀行中個人住房貸款的增幅更是快速,其中,民生銀行去年該項達到2952億元,增長158.8%,浙商銀行2016年住房貸款增長300%至88億元。

建行行長王祖繼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調控並不會影響住房按揭貸款的增長,將更加依據和配合宏觀調控方向,不管是一二線城市還是三四線城市都會以堅持解決自住房為主。

工行行長在業績發布會上也表示,去年工行在個人住房貸款總餘額里,四分之三是貸給用戶首套房,用於改善居民住房需求,去年新增的7000多億中,在三四線城市的比例超過50%,調控預計不會出現太大衝擊。

不過在「兩會」期間,央行營業管理部主任周學東就曾表示,就個人房貸在新增貸款的佔比來看,預計今年會下降到30%以內,相對於去年45%左右的佔比會有明顯下降。■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