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檢察日報 | 深圳市檢察機關以信息化手段打造案件管理"工匠精神"

檢察日報 | 深圳市檢察機關以信息化手段打造案件管理"工匠精神"

本文來源於檢察日報2017年8月1日頭版

▲深圳市南山區檢察院於2016年實現了刑事案件電子卷宗網上流轉。圖為2017年7月26日下午,一名公安幹警到該院案件管理中心大廳移送相關刑事案件材料。

坐在我對面的周映彤,從事案件管理工作已經11年了,當初從公訴崗位調整到案件管理部門,她幾乎是一臉茫然。11年後,和記者談起這份工作,已經是案件管理處處長的她,談吐理性,臉上滿是榮譽感:「開展案管工作,深圳並非全國首創。但一路走來,我們靠改革創新,靠信息化手段,以實幹型、創新型、示範型的高標準要求,工作成效非常明顯。」

這就是深圳;

這就是深圳人;

這就是深圳檢察官;

——始終保持先行者姿態。

聲名鵲起:管理科學化的深圳模式

2012年始,最高人民檢察院以深圳市檢察院自主開發的案件管理軟體為基礎,開發了全國檢察機關統一業務應用系統,在全國檢察機關推廣運行。深圳市檢察機關案件管理機制改革因起步早、成效顯著,被最高人民檢察院評價為案管工作的「實踐基地、宣傳基地、培訓基地」。

深圳市檢察機關的案管工作,一時聲名鵲起。

最高檢領導同志也給予了充分肯定,稱讚其「體現了管理科學化的深圳模式」。

說起案管機制改革的動因,當時的分析材料顯示:一是案多人少矛盾突出,案件質量風險大;二是隊伍結構年輕化,管理難度增大;三是公眾對公正司法的期望值很高;四是深圳遇到的新型案件、新法律問題增多。

矛盾凸顯,改革起步。

早在2006年,深圳的實踐探索已經開始,現在已是案件管理處處長的周映彤,就是在那時轉崗過來的。她說,十年探索和積累,現在的「深圳模式」可以說是繼深圳檢察機關創立舉報中心之後,又一次產生重大影響的機制創新。

現在回過頭來看,早些年深圳檢察機關的案管工作起步,是案管工作探索的基層樣本;而黨的十八大以來,這個樣本的成長及至整個檢察機關案件管理工作的推進,與本輪司法改革的頂層設計、與維護公平正義的核心目標一脈相承,呼之欲出。

大資料庫:實時監控檢察權行使

深圳市檢察院檢察官方嘉凡正在辦理一宗刑事案件,他打開系統模板,按照格式要求填好審查逮捕案件意見書,滑鼠一點,發送審批……案件必須通過系統流轉,否則無法進入下一流程。現在檢察官們都習慣了這樣的操作。

日積月累,十多年來,深圳市檢察機關目前在系統里已經累積了40萬件案件的數據。方嘉凡說,大數據系統就像「第三隻眼睛」,實時監控著我們行使檢察權。

深圳市檢察院案管處副處長方旭介紹,「這相當於我們有了每天24小時不休息的『電子監督員』,匯聚的海量數據,會生成全方位、多角度的分析結果,顯示每一個辦案部門和辦案人的辦案情況」。系統設置了294個監督節點,迄今為止,已經對21萬餘件案件進行了風險研判,對可能存在風險的14980件案件作了預警提示,其中1851件案件為一級風險提示。為辦案工作築起一道結實的「防火牆」。

「大數據強化了檢察機關的法律監督職能。」深圳市檢察院檢察官張潤清舉例說,一名犯罪嫌疑人,從他被立案、偵查、逮捕、起訴、審判,到執行刑罰,入監、監管,出獄以及減刑、假釋、監外執行,在這個大數據系統里,就體現為偵查監督、刑事審判監督、刑罰執行及監管活動監督三道防線,並細化成對832個訴訟監督節點的把關審查。

大數據還可以為決策提供「智庫意見」。通過案管系統資料庫,可以對某一區域、某一時間段的犯罪趨勢,或者執法行為異動情況進行實時分析匯總,為決策提供依據。

深圳市檢察院的員額制改革,就曾依據案管大數據,形成各業務線辦案數量的數據測算,最終幫助司改部門論證出檢察官、檢察輔助人員的合理配置比例。

案管工作效應成輻射性擴散。

電子卷宗:標準化建設初顯三大成效

改革持續發力。

2015年,最高檢下發通知,對各級檢察機關電子卷宗製作和系統應用提出明確要求。深圳市檢察院黨組抓住機遇,把電子卷宗應用作為規範司法、輔助辦案、提升案管工作水準的階梯。

當年12月30日,在迎接新年的喜慶中,深圳市兩級檢察機關正式部署電子卷宗系統。截至目前,已經建成了近300平方米的電子卷宗掃描製作區,落實了建設經費1800多萬元,配備了27名專業製作人員,共計掃描製作卷宗7500多宗、2.4萬多卷、230多萬頁,還為律師刻錄了電子卷宗光碟近5000張。

2016年,深圳市兩級檢察機關藉助電子卷宗對689件不捕不訴案件進行專項評查。電子卷宗的真實性、不可篡改性,確保了案件評查基礎工作的客觀性和準確性。

高點定位,才能邁上高台階。

深圳市檢察院將電子卷宗應用與已有的公檢法業務協同平台優勢結合起來,在市委政法委的指導下,牽頭探索跨公檢法的電子卷宗平台建設。他們堅持一個標準——打造跨部門電子卷宗信息平台的「深圳標準」,已經完成標準立項,形成《政法機關案件電子卷宗建設規範》;力推兩個模式——龍崗模式和南山模式,以兩個基層院為試點,推廣實現刑事案件電子卷宗全覆蓋和網上流轉。

跨部門電子卷宗標準化建設初步顯現出三大成效:

——提高辦案效率;

——強化責任倒查;

——保障律師權益。

公檢法之間統一電子卷宗標準,打通了政法各部門信息共享的「最後一公里」。讓案件辦理的每一個步驟、每一個節點、每一份文書,都能用電子卷宗記錄下來、用信息化手段管理起來。「精益求精、追求卓越,這就是我們檢察人的『工匠精神』!」周映彤說。

權力清單:明晰檢察官辦案主體責任

辦案責任制是這一輪司法改革的「牛鼻子」。

深圳市檢察院的案管工作,始終牽住這個「牛鼻子」——以檢察權的優化配置為出發點,強化檢察官辦案責任制。

2014年,深圳市檢察機關啟動司法責任制改革。採訪中,記者看到了一個5萬多字的《檢察官辦案責任制職權配置暫行規定》——在這份被幹警們叫作「權力清單」的規定中,共涉及全市兩級檢察機關231個辦案部門及角色調整、426個人員許可權分配、2572份文書最低審批許可權配置。2015年6月,根據這份權力清單,深圳市檢察機關在全國率先利用統一業務應用系統,實現了檢察官辦案責任制模式下的案件辦理和流轉。今年5月,他們又根據改革深化和機構的最新調整變化,重新修訂「權力清單」,共劃分設置了1003項具體職權,其中賦予檢察官662項。

案管部門協調組織業務部門對全市963件自偵案件、捕后不訴、捕後撤案、捕后判無罪案件進行專項評查,共發現8個方面44類不規範問題,糾正瑕疵案件261件;他們還認真梳理查找了2013年以來發現的全市檢察機關各業務部門、各辦案環節中的司法不規範問題共79項,涉及案件505件。

周映彤認為:「這些數字提醒我們,案管工作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必須從機制上下功夫。」「權力清單」的統籌、案件質量評查以及對司法行為的規範,正是從機制上凸顯了它的作用:

——淡化了行政色彩;

——釐清了檢察權邊界;

——突出了檢察官辦案的主體地位和主體責任;

——最終,規範司法行為,將辦案質量終身負責制和錯案責任倒查機制落到實處。

談起深圳市檢察院的案管工作,該院檢察長王雁林說過,各部門要高度重視案管工作,將案管工作作為重中之重,從人力、物力上給予傾斜,配齊配強人員。他指出,「這項工作關乎檢察工作的科學發展」。

推進檢察工作科學發展,要在改革中砥礪前行,在改革中探索完善;維護公平正義,既要辦好案子,又要管好案子——深圳檢察人,就是這樣去擔當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