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媽說,結了婚,聽媳婦的!

我媽說,結了婚,聽媳婦的!

點擊上方藍色字關注太太太會說】

每一個美得像妖孽的人都 置頂 了我

1

我媽沒讀過書,不懂大道理,我結婚前,她跟我說,婆婆和媳婦鬧情緒,最後苦的還是自己的兒子,那個不嫌棄你窮,不要你彩禮,願意嫁給你的姑娘,不會坑你的,你要好好對待她,人家離家3000多公里,嫁給你,不是來受苦的。

她是多年媳婦熬成婆婆,心酸,她都懂。

我小時候,我爸幾乎每年,都在外面打工,最遠的一次是去科威特,兩年。那時候,我媽走到哪裡,把我帶到哪裡,她自己一個人照顧我。

在我認識上百個字的時候,要寫上千字的信,郵寄到國外,我媽一邊說,我一邊寫,信里全是家裡瑣碎的小事兒,不會的字查字典。她不會說情話,也許,她跟我爸說的「家裡一切平安,不用挂念」就是最好的情話。

他們如此相愛,但,那一定不是我要的婚姻。

我兒子出生前,我就已經做好決定,無論何時,都要陪在他們娘倆身邊,大概,是因為跟小時候那個孤獨的自己制氣吧,我失去的東西,一定要拿回來,不是為了證明自己多了不起,而是,那是我在婚姻里的原則,如果給不了陪伴,我幹嘛要結婚。

所有來自於別人口中和書里的婚姻,都說服不了我,我必須,親自結婚。

《嫌疑人X的獻身》里有句話,深深的打動了我:有時候,一個人只要好好活著,就足以拯救某個人。

我沉默,等風,哈欠,等夢,筷子抬起,等菜,那些手起刀落的黃花菜,後來在鍋里碰到油烹的雞蛋,如果戀愛是一席炸雞翅,總有人是你命里的可樂和番茄醬,有人解饞,有人解膩,你拿什麼度過餘生,夜半鐘聲,一瓶啤酒,不,是那個足以拯救你的人,她是夏夜裡的那一陣涼風,徐徐而來。

我婚禮的那天,喝多了酒,我問過我媽,我結婚了,我要照顧我的家,陪伴你的時間少了,工作忙了,你會不會埋怨我?

我媽只是一個勁兒的笑。

我想起一件事兒,這世上,有沒有一種糖,是苦的,明知道,還必須笑著吃完,有,對於一個媽媽來說,那就是兒子的喜糖。

2

小時候,天一黑,特別討厭的一件事兒,是媽媽叫我回家吃飯,因為還想在外面多玩一會兒,外面多開心啊,打南邊來了個舒克,開飛機,打北邊來了個貝塔,開坦克,開飛機的舒克拿飛機換開坦克的貝塔的坦克,貝塔說:行。

長大后,終於可以天天在外面,才知道,外面的世界並沒有那麼開心,簡歷長,桌子寬,簡歷要放在桌子上,桌子不讓簡歷放在桌子上,簡歷放在了人事經理的冷板凳上,人事經理說:回去等通知吧。

有一回,在人才招聘市場對面的一家餐館吃飯,趕上招聘會,人很多,要拼桌,對面坐著一個姑娘,化著精緻的妝容,在吃一碗面,中途接了一個電話,應該是跟她媽媽通話吧,特別開心的說,媽,我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放心吧。

掛了電話,姑娘一邊吃著面一邊掉眼淚,她的手邊還放著簡歷,她還是匆忙吃完飯,拿著簡歷就去排隊了。

出來混口飯吃,真難。

每一次在外面的世界碰壁了,才想起,家裡那一頓熱乎飯,真好吃。你應該也會偶爾想起媽媽做的那頓飯吧,長大后,吃的越來越少了。

我媽媽會做全世界上最好吃的蔥油麵,上面窩一個煎蛋的那種,我每一次,離開家最後一頓,回家第一頓,這是一道必點的招牌飯,一口面,一口湯,下肚,所有外面受的委屈,都會靠邊站。

現在,已經不敢去想多久沒有回家了。

上次,因為工作實在太忙,沒白沒黑的忙一個會展項目,我媽過生日,忘記給她打電話了,等會展布置完,發現已經很晚了,晚上11點,還是給她打了電話,鈴聲響了一下,就被接起來了。我問她,怎麼還沒睡?

她笑著說,看電視呢。

我媽是不是老了,一點也不會撒謊了,家裡的電視壞了好久了,她一直沒找人去修,因為她不愛看電視。

我知道,她一直在等我的電話。

她每一次都欲言又止,知道我忙,很少問我回家的事兒,每一次,她都說,打個電話就行了,來回太折騰了。

忙完項目,我想回家給她補個生日,沒告訴她,就偷偷回家了,進了家門,發現我媽在廚房做飯,她叫了我一聲小名,我應了一聲,我媽突然回頭,愣愣的看著我,突然哭了。

她說,油煙太嗆了。

可是,她還沒有開火呢,只是在攪拌雞蛋。我媽是不是老了,一點也不會撒謊了。

我媽問我,你怎麼回來了?

我問她,你怎麼突然叫我,我以為你知道我回來了呢。

我不知道,我不在家的日子裡,我媽自言自語的念叨了我的小名多少遍,做了多少碗我最愛吃的蔥油麵,上面窩著一個煎蛋的那種。

3

以前,我很容易想起媽媽的味道,一菜一飯,現在,突然發現,長大了,媽媽的味道並不是一種,而是人生酸甜苦辣香的綜合,每一種味道,現在感受都是一種溫暖。

我有一個酸味的媽媽,是那種為了生活奔波,嘗盡各種心酸的媽媽。小時候,嘴饞,就是任性的要吃魚,那時候,魚很貴,也不知道媽媽從哪裡弄來一條,做的很好吃,媽媽說不愛吃。吃完我美滋滋的去睡覺,後來醒來,發現,媽媽在拿著饅頭蘸魚湯吃。

我有一個甜味的媽媽,是那種在心尖兒上撒了一把糖的媽媽。高中的時候,我在縣城上學,那時候家裡種西瓜,我媽有時候會推著車去縣城賣瓜,每一次她都會繞道走學校門口,切了瓜,笑著,看我吃,然後偷偷塞給我一些賣瓜的錢。

我有一個苦味的媽媽,可是,她說一點也不苦,傻瓜也知道她臉上為什麼那麼早開始爬滿皺紋,傻瓜也知道她手上的老繭怎麼來的,傻瓜也知道她愛我遠遠超過我愛她。有一回,母親節,我跟我媽說,母親節快樂。估計,我媽那是第一次知道還有母親節這種節日。她第一句就是問我,是不是又沒錢了?

我有一個很辣的媽媽,是那種很嚴厲的媽媽,就像小辣椒能嗆出眼淚的那種辣。我很調皮,以前做過很多熊孩子做的事兒,惹過很多麻煩,我被訓斥哭過很多回,當時不理解,現在長大了,自己也有了孩子,懂了,如果你不教育好你的孩子,這世界會替你懲罰他,而且它出手比你重多了。

我有一個很香的媽媽,是那種讓人心靜的香,無論小時候,我做了多可怕的噩夢,只要媽媽在身邊,我總能繼續睡一個很香的夢。我媽沒有文化,認識的字,加起來不超過50個,一輩子沒怎麼出過遠門,見到大城市裡的紅綠燈會緊張,可是,她身上散發著一種香氣,那種香氣,是生活教給她的,她是那種無論生活多麼殘酷,她都能微笑著面對的人。

如果生活給了你一個檸檬,別皺眉,你切片泡水的時候,指不定,生活會再送你一根香煎秋刀魚呢。我媽說,生活再糟糕能糟糕到哪裡去,大不了,從頭再來。

我一直覺得一個嘗盡人間酸甜苦辣,依然懂得微笑的人,骨子裡會散發出香氣的。我幸運的是於千萬人之間碰到這麼一個媽媽,她教會我如何跟生活搏鬥,教會我跟這個世界相處的方式。

我結婚那天,我媽說,結了婚,要聽媳婦的!兩個人好好過日子,別吵架,都會好的,你媳婦離家遠,別讓她媽媽擔心。

那是我收到的,最好的,新婚賀詞。

關於作者:柒先生,一個養金毛狗、開包子店的理想主義創業者。只寫好吃的睡前故事。新上市情感美食料理小說《解憂包子鋪》正在熱銷,(lianggedashu)新浪微博@柒個先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