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三位烈士殺光半個連越軍!三八一團九連之對越休慶阻擊戰

三位烈士殺光半個連越軍!三八一團九連之對越休慶阻擊戰

戰後,127師381團3營9連報請記集體一等功,休慶地區阻擊戰英雄連稱號。

三八一團九連從2.17自衛反擊戰打響以後,先後參加了「支馬戰鬥」、「祿平戰鬥」、「圍困諒山之敵」和「殺回馬槍」等四次戰鬥。至3越10日24時全是最後一批撤回國內。於3.11凌晨5時左右回祖國本土,共出國作戰二十二天,斃敵151人,俘敵3人,繳獲榴彈槍1支、八二迫機炮2門、六零炮3門、四零火箭筒4具、高射機槍2挺、輕重機槍6挺、衝鋒步槍手槍共31支,還有一大批彈藥和裝備物資。

特別是在祿平東北側休慶一帶的阻擊戰中,連隊打得英勇頑強,有與敵人血戰到底的英雄氣概和獻身精神,阻擊有功、戰果卓越。僅這一戰,全連殲敵103人,全殲敵338師462團八營的一個加強連。勝利地完成了阻擊敵人,掩護我大部隊後撤的任務。

一、山地設伏兵、待機顯神通。

3.7二十二時,九連撤至休慶南面的無名高地,奉命在該地區防禦,阻擊尾追之敵,掩護大部隊安全向後轉移。休慶位於祿平東北側兩公里處,四周全是高山。高地下是一條從祿平通往境內小鎮愛店的簡易山路,也是敵人進行反撲的必經之路。九連地處全團防禦的最前沿,任務是十分艱巨的。

接受任務后,九連連夜構築了工事,組織防禦。3.8天亮以後,連隊立即組織幹部觀場勘察,認真對地形特點進行了分析研究,確定兵力部署和火力配合。五名連隊幹部還分頭到各陣地檢查構築工事和隱蔽情況。當他們發現有些陣地構築簡單,部分戰士認為諒山已經打下,敵人沒有力量進行反撲的輕敵麻痹思想,立即召開支委會,簡單碰了情況,又分赴各個陣地,傳達敵338師可能向我反撲的敵情通報。講明這次防禦事關撤軍全局,不能有任何麻痹疏忽。然後,他們除部署少量人員擔任警戒外,幹部帶頭構築工事,加固陣地。並規定所有人員,白天不準在工事外面走動,晚上不準暴露目標,如(火光、聲響)等,使陣地如無人之景。9日上午,在九連的陣地上,用望遠鏡可以清楚地看到對面不到兩公里處的高山上,敵人穿著襯衣在搶修工事。我們明白敵人很快就要反撲了。幹部在一起分析了敵情,決定連排幹部以陣地為單位通宵值班,防敵偷襲。並強調不準暴露我防禦陣地,不準隨即開槍,必須看準敵人,近戰殲敵。

二、孤軍斗敵眾,氣概貫長虹。

3月9日18時左右,敵人的炮火猛烈地向我九連陣地附近轟擊,機槍瘋狂地進行掃射。九連指戰員清楚地認識到,敵人很快就會出動了。他們加倍警惕,但是在沒有看清敵人的情況下,他們在射擊工事里沉住氣,一動也不動。敵人斷斷續續地打了幾個小時的冷槍冷炮,九連陣地上未還一槍。22時左右,夜色朦朧,為確保防禦陣地萬無一失,九連根據上級意圖,又派副連長陳昌繼帶領五班到高地下面的公路邊伏擊警戒。

五班剛剛進入伏擊地域,還未來得及構築工事,就和敵人遭遇了。微微的月光下,十來個敵人龜縮著腦袋,貓著腰,提著一色的衝鋒槍(全是支援的)正沿著公路向五班的陣地運動。他們估計是敵人的「尖兵班」,將敵人放過去了。不一會兒,五班陣地前沿又出現了大約一個排的敵人,在50米開外的村莊里,聽得見敵人嘰嘰喳喳亂叫的聲音。副連長和五班代分析認為,敵人至少是一個連,剛過去的是「尖兵班」,現在過來的是先頭排,連部和其他排正在村莊集結。他們明白,在他們不遠的地方有我團指揮所和炮陣地,絕不能讓敵人逾越我們的陣地,決心孤軍迎擊這股敵人。他們將3個小組的人靠攏了一些,以便聯絡。把手榴彈開了蓋子,做好了迎敵的一切準備。

五班潛伏的地方是一片開闊地(水稻田和馬鈴薯地),由於沒來得及修工事,他們就地伏擊在田梗邊等待敵人接近。敵人越來越近,他們屏住呼吸。眼看只有十幾米了,陳副連長大喊一聲:「打!」全班的手榴彈一齊向敵群中投去,機槍也同時開火,當即就有4個敵人應聲倒下。這是,副連長右手拇指也中彈打斷,鮮血直流,他全然不顧,繼續指揮機槍向前沿公路的敵人射擊。一顆子彈突然飛來,又擊中他的左肩下部,穿了一個窟窿,郝修長班代看到副連長負了重傷,就命令一個戰士送副連長到連隊的防禦陣地,自己留在陣地上組織指揮。

敵人受到了我突然火力的襲擊,被打得昏頭轉向。待他們醒覺過來,發現我兵力不多時,便用四零火箭筒、六零炮、輕重機槍和衝鋒槍一齊向我五班陣地射擊,敵人再次反撲。另外,在這同時,敵人的那個「尖刀兵班」聽到槍聲,也回過頭來向我五班副戢祥恩的戰鬥小組也接上了火。五班受到了敵人的前後夾擊,處境十分危急。但他們毫無畏懼,沉著應戰。五班代看到敵人的兩門六零炮對五班威脅很大,距五班陣地又很近,就組織了一個小組出擊,一陣機槍手榴彈把它炸成了啞巴。同時,敵人也用各種火力向五班掃射,戰士李髮根頭部、胸部多處受傷壯烈犧牲了。班代要去搶回戰友的遺體。大個子機槍手孫逢明將班代一扒說:「你掩護,我去!」當他背著李髮根的遺體,還未走多遠,突然,一顆罪惡的子彈擊中了他的頭部。頓時,鮮血和著腦漿一起往外流,撲倒在地。此時,戰士吳建新、吳如強也負了傷。

由於天暗敵眾,回連隊報告情況的戰士在10日4時50分才從稻田泥水裡爬回到連隊陣地。五班這時以無法和連隊取得聯繫,兩次組織增援都未獲得成功。五班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越戰越勇。四時左右,敵人又派了一個排從公路左側對五班進行包圍。五班三面受敵,郝修長意識到,更加激烈和更加殘酷的戰鬥已經展開了,而以下的後果是非常明確的。他把全班再次靠攏,要求大家每人留一枚手榴彈,就是死也和敵人同歸於盡,絕不給敵人抓活的。他以傳口令的方式鼓舞戰士,「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現在黨考研我們的時候到了,我們一定要完成上級交給的任務」戰士們一個個向班代傳遞決心表示「人在陣地在」,「拼刺刀也不讓敵人上來」。敵人一步步逼近了,五班戰士一條心,奮勇殺敵,打退了敵人的又一次進攻。可是由於敵人火力太強,五班又有幾個同志負傷。陣地上只有班代郝修長、副班代戢祥恩和戰士熊木龍沒有負傷了。為了堅守陣地,班代讓副班代帶著傷員往後撤,副班代執意不讓,一定要班代先撤下去。班代只好命令傷勢較輕的同志先撤,但誰也不願離去。郝修長班代激動地說:「不行,回去一個就是我們的勝利。」接著,又給輕傷員指定了後撤路線,又把兩名重傷員放在馬鈴薯地的壟坎隱蔽起來。五班代、五班副和戰士熊木龍堅守陣地。

這以後,郝修長等三位同志到底是怎樣和敵人戰鬥的,已無法找人了解。九連指戰員在打掃戰場時看到,郝修長全身泥漿伏在田埂上,他前面兩米處倒下了十一個敵人,他右手握著衝鋒槍,緊挨身邊還有一挺打壞的輕機槍和一支步槍。除了身背的衝鋒槍子彈袋和手榴彈袋外,領上還掛著一個機槍彈盒,子彈全部打完。戢祥恩在班代後方三米處,全身泥漿,和班代一樣的姿態,伏在田埂上,手拿機槍,衝鋒槍放在一邊,子彈全部打光。在他們左邊約七米處的一條溝里,兩名重傷員和熊木龍同志的遺體並排卧在溝里。從這裡到他們潛伏的陣地越二百米,一路上有六處激戰後的痕迹。散亂著許多子彈殼和血跡。而在一條學路旁,敵人丟下了五十六具屍體。從這些現場不難看出,這段時間郝修長等三位同志和敵人展開了多麼激烈的戰鬥。他們的革命英雄主義氣概是任何敵人也嚇不倒的。

三、幹部向前靠,戰士更英勇。

在五班和敵人打響后,敵人另一部分兵力猛烈向我三排陣地射擊,為了及時查清敵情。以小的代價換取大的勝利,九連連長在指揮所指揮全盤戰鬥外,其餘幹部來到陣地前沿,觀察敵情,指揮作戰。為達到近戰殲滅敵人的目的,他們看不清敵人就不開槍。三月十日五時五十分,指導員陳紹榮感到三排距離前沿陣地最近,就帶八二無坐力炮一門,重機槍一挺前往三排陣地,加強三排的防禦能力。指導員一到陣地,就向三排作了簡單有力的政治動員。六時三十分,敵人摸到三排前沿不到20米的地方,指導員高喊一聲:「為五班報仇,打!」各種火力一齊向敵開火,打退了敵人約一個排的進攻。大約七點鐘左右,敵人不甘心失敗,又組織一個排的兵力進行反撲,他們在三挺重機槍和輕機槍、火箭筒的掩護下,一直向三怕陣地前沿摸來。敵人瘋狂地掃射,打得我抬不起頭來。敵人的八二無座力炮又緊緊盯住我機槍火力。副指導員阮竹真大聲喊:「快把敵人的火箭筒打掉!」敵人的火箭筒在四百米外的一個山洞里,距離較遠。連發三彈都未擊中。指導員馬上命令八二無座力炮手打掉它。只見炮手躍上壟坎,肩炮射擊,打壞兩具,繳獲兩具。敵人的重機槍也給打得不吭聲了。為了迅速搶回五班陣地上的傷員,副指導員和三排長周瑞水趁著敵人被打退的時機,帶著八、九班衝擊陣地,戰士一看幹部在前,帶頭衝殺,單子更大了。八班副楊新朝一躍跳出戰壕,跑步追擊敵人,他以便喊「為五班的英雄戰友報仇,一邊舉槍射擊,消滅殘敵七名。九點多鐘,六班也摸到敵人的後面,阻擊了敵人的退路和增援。和三排的同志一起殲滅了敵人,救出了五班的傷員,搶回了烈士的遺體。

在這次戰鬥中,九連打得英勇頑強,以小的代價,取得了斃敵103人的戰果,狠狠地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掩護了大部隊的安全後撤。

註:本文所有圖片均來源於網路。

本文出自北朝論壇,作者 : ws001

想看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北朝論壇公眾號beichaoluntan

獲取更多軍事歷史方面的知識,北朝論壇歡迎您。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