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原小能:在第二波經濟全球化中實現中國產業升級

原小能:在第二波經濟全球化中實現中國產業升級

長江產經 產經智庫 原創之庫 ——劉志彪教授新著《經濟全球化與產業發展》評析

20世紀80年代以來,抓住經濟全球化的發展機遇,通過大力發展對外貿易、吸引外商直接投資和承接服務外包,加入全球價值鏈,充分利用自身的比較優勢,打造了「世界工廠」,推動了經濟發展和收入水平提升。但不可否認的是,雖然基於出口導向的發展模式取得了巨大成功,但經濟進入新常態以來,這種發展模式遇到了難以逾越的瓶頸:一方面,國內資源消耗和環境污染日益嚴重,勞動力成本上升,資源和人口紅利殆盡;另一方面,國際市場疲軟,貿易糾紛頻發。那麼,經濟新常態下,產業發展應該何去何從?是否能繼續利用經濟全球化紅利推動產業升級?劉志彪教授所著的《經濟全球化與產業發展》(譯林出版社2016年1月出版)對上述問題做了較系統的闡釋。認真閱讀此書之後,有茅塞頓開之感,特推薦給大家參考。

劉志彪教授以目前經濟發展中面臨的最迫切問題——產業升級為主題,闡釋了第二波經濟全球化的內涵及其給產業轉型升級帶來的機遇,提出了以創新驅動為主導,以國際價值鏈攀升為目標,以生產性服務業外包和區域經濟一體化為路徑,以國家價值鏈重構為手段的產業升級戰略。閱讀此書,可以從多個方面明晰全球化發展中產業升級問題。

第一,的全球化戰略應該如何轉型升級?和其他國家經濟發展的經驗表明,在目前經濟全球化不斷推進的背景下,一國經濟發展不可能脫離世界經濟而孤立發展。但在改革開放后,以低端要素加入全球價值鏈,以出口導向推動經濟增長的模式已難以為繼,因此,要繼續分享經濟全球化的紅利,就必須思考全球化戰略的轉型升級。作者認為,全球化戰略的轉型升級,不是回歸自力更生的內向型經濟,而是在擴大內需條件下實施深度全球化戰略,即基於內需的第二波經濟全球化。第二波經濟全球化和第一波基於出口導向的經濟全球化之間,在戰略前提、戰略目的、戰略核心、戰略路徑、戰略實施方法、戰略依據產業內容等方面有顯著的不同。能不能塑造出一大批站立在國家價值鏈高端,主要從事研發設計、網路營銷、金融物流等現代生產性服務業活動的本土企業,並把被納入全球供應鏈體系的代工企業,逐步轉化成為全球創新價值鏈體系中的重要一員,是實現第二波經濟全球化戰略的關鍵所在。

第二,如何利用第二波經濟全球化,以創新驅動產業升級?自黨的十八大明確提出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以來,學者們對創新驅動進行了很多研究,普遍認為,創新驅動就是把經濟發展的動力由要素驅動或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但作者認為,創新驅動是指推動經濟增長的動力和引擎,從主要依靠技術的學習和模仿,轉向主要依靠自主設計、研發和發展,以及知識的生產和創造。創新驅動與要求投入之間並不是對立關係,創新驅動也需要高密度的資本投入來支持。而且,創新驅動戰略也不是出口導向戰略的替代,而是由基於出口導向為主的「模仿學習」階段,轉向基於引進和走出去共同驅動的「社會創新、創業」為主階段,提升的開放型經濟發展水平,得到更多的全球智慧和資源為我所用,即揚棄「后發優勢」戰略,選擇「先發優勢」戰略。要實現這一戰略轉型,需要採取兩個重要策略:一是先發制人,集中資源重點投入,形成局部絕對強勢;二是運用新的非均衡方法,由過去的農業剩餘支持工業化發展,改為工業剩餘支持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

第三,如何通過重構國家價值鏈(NVC),實現從全球價值鏈(GVC)到全球創新鏈(GIC)的轉變?通過加入GVC,實現了可觀的經濟增長,也帶來了企業的工藝升級和產品升級。雖然在俘獲型的網路分工體系下,工藝升級和產品升級存在發展空間,但功能升級會受到阻礙。因此,作者認為,產業要實現自主創新和可持續升級,必須基於龐大國內需求建構NVC,利用國內市場的時空差和高級要素成長機會,發展出具有全球技術勢力和市場勢力的關鍵價值鏈環節或生產體系。同時,藉助國家價值加入全球創新鏈,形成「創新環節全球分工、創新資源全球配置、創新能力全球協調、創新核心以我為主」的全球區域創新中心,提升發展的控制和支配地位。作者進一步指出,從GVC走到GIC,可分為兩個階段:一是從GVC走向NVC,國內本土企業從供應商角色轉型為發包商角色,從GVC中的「被俘獲者」到站到NVC的高端,成為價值鏈的治理者和控制者;二是GIC在NVC的基礎上通過開放的全球化戰略形成,主要是處於NVC高端的控制者利用內需市場吸引力,「虹吸」國際上先進的高級生產要素。

第四,如何通過發展現代生產性服務業推動產業價值鏈攀升現代生產性服務業是發達國家的主導產業,也是其在GVC分工中佔據價值鏈頂端的主要來源。要從製造業大國轉變為製造業強國,實現產業升級,離不開現代生產性服務業的支撐和引導。作者認為,現代生產性服務業作為專業化的高級要素,其發展是奠定製造業和其他服務業競爭力的基礎,它的投入增加,能夠大幅度地提高國家的生產率,從而成為GVC下提升製造業發展水平的關鍵要素。這是因為:現代生產性服務業的發展,在降低服務業投入成本和提高投入品質的同時,也有利於製造業的專業化和精細化;現代生產性服務業是製造業的知識主體和構成要素,是其心臟、腦袋和起飛的翅膀;製造業與現代生產性服務業在空間上具有協同定位的效應,有利於產業集聚格局的形成和集群的升級;吸收國外先進位造業或獨立發展本土高技術產業,其前提是要對外資開放高端生產性服務業(APS),或者積極發展本土的APS。

第五,如何以服務業外包帶動產業升級?自21世紀以來,以IT技術為核心的信息革命席捲全球,服務外包加速發展,從IT系統的維護、開發和應用到物資採購、人力資源、法律服務、工程服務等業務流程外包再到研究開發、產品設計等知識密集型流程外包,原來在一個企業內部或一個國家內部生產的服務轉變為由全球分散的多個企業共同完成,深化了GVC分工,也為發展家產業升級帶來了機遇。作者認為,服務業外包不僅是經濟結構調整和增長方式轉變的重大機遇,也是從更深層次加入全球化的一次戰略抉擇。服務業外包趨勢是「世界平坦化」的顯著特徵,也是深度進入「平坦化世界」的新機遇。同時,發展服務業外包,還是逐步解決區域發展不平衡問題的最佳工具。沿海地區從簡單的製造業外包升級為服務業外包的國家基地,可以使服務業外包成為加速引進新技術和投資資金進入廣大內陸地區的經濟平台。因此,應該把在發展製造業外包乃至改革開放過程中獲得的經驗教訓,直接運用到承接服務業外包方面來。充分利用外資在華不斷增長的製造能力,通過關聯關係和互動機制,吸引服務業FDI並促進技術和知識的轉移。抓緊制定鼓勵服務業外包發展的政策和機制,營造發展服務外包產業的政策平台。

第六,東部沿海地區外向型經濟如何發展和轉型。東部沿海是經濟增長的主要區域,貢獻了GDP的40%,也是外向型經濟的典型代表,出口佔全國70%左右,吸引FDI的比重超過一半。因此,第二波經濟全球化中的產業升級問題,突出表現為東部沿海地區的發展和轉型問題。作者認為,東部沿海地區在從利用低級生產要素向利用高級生產要素的升級過程中,需要使塊狀經濟向現代產業集群升級,即通過創新向這些塊狀集聚的產業嵌入知識、技術、人力資本來提升競爭力,從外向型經濟轉向開放性創新型經濟。為此,在穩定勞動密集型產業出口的同時,立足於區域技術創新和非技術創新,使東部地區產業不僅擁有優異的生產系統,同時還有與之相匹配的技術創新系統、市場創新系統和管理創新系統。同時,應根據本地產業加入GVC的驅動力來確定核心能力。如果某產業參與的是生產者驅動的GVC,就應以增強核心技術能力為中心;如果參與的是購買者驅動的GVC,就應強調設計和市場營銷環節,來獲取範圍經濟等方面的競爭優勢。

除了上述貢獻之外,作者還對經濟新常態下的產業政策功能轉型、統一市場建設、發達地區服務業比重偏低問題等進行了闡釋。比如在產業政策功能轉型方面,提出了以競爭政策逐步替代產業政策,產業政策中性化、去地方政府化、橫向化等創新性的觀點;在統一市場建設方面,指出統一市場建設是經濟「開放第二季」,建立和完善統一市場具有大規模對內開放和進一步對外開放的雙重含義;在分析發達地區服務業比重偏低方面,指出發達地區服務業發展並不是正的「滯后」, 更不是落後。其根本原因是這些地區的製造業市場是全球性的,但是其相應的服務業尤其是現代生產性服務業,是遊離於製造過程之外的,服務是由發達國家提供的,沒有隨著發達地區製造業比重的上升而上升。

總之,《經濟全球化與產業發展》一書為全球化戰略轉型和產業升級提供了系統的解決方案,既有宏觀的產業政策設計,又有微觀的企業轉型升級路徑。在目前深化開放和產業轉型升級的背景下,該書的出版無疑會對理論研究和實際經濟發展起到積極的作用。最後需要說明的是,《經濟全球化與產業發展》一書涉及了很多理論問題和現實熱點,這裡的評述只是個人的一些思考和總結,難免掛一漏萬,有心的讀者可以在其中發現更多精彩的論述。

註:本文原載於《世界經濟與政治論壇》2016年第4期。

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

熱情 專業 理性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