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宰相肚裡能撐船?這位宰相卻陷害同僚連孔子後代都不放過

宰相肚裡能撐船?這位宰相卻陷害同僚連孔子後代都不放過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李金鍚

「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諸葛亮明晰地指出朝堂之上一直存在賢臣和小人,至於賢臣當道還是小人得勢的原因在於君主。

宋朝的第三個皇帝宋真宗為了自己的虛榮心不斷偽造天書、祥瑞,還好大喜功,一心要效法秦皇漢武封禪泰山。正所謂「有其主必有其臣」,他手下的大臣王曾可以說將吹牛吹到了清新脫俗的境地。

一、我的名字就不凡

真宗朝有一位兩拜參政知事(副宰相)的大臣叫做王曾,這個名字放到現在全國至少有好幾萬重名,然而他自己卻可以將名字解釋得感天動地。

王曾對別人說,自己之所以叫「王曾」是因為父親年輕的時候非常愛惜紙張,愛惜到感動孔聖人的地步。於是孔聖人在某天託夢,決定將曾子送給王父當兒子,於是乎王曾出生。

▲ 曾子像

曾子被稱為「宗聖」,是孔子臨終的託付之人,後來將孔子語錄整理成《論語》,也是配享孔廟的四配之一。如此大腕轉世投胎到一個普通百姓家當兒子,只能說王曾的臉皮已經厚到一定程度了。

讓人驚訝的是這種說法竟然還有一定市場,大概與王曾的個人能力很強有很大關係。他八歲喪父,被叔叔收養,少年時學習不輟,擅長詩文,本身又長得一表人才,所以在後面的科舉考試中順風順水。

他在鄉試、會試、廷試三個階段接連考中第一,這也就是俗稱的「連中三元」。連中三元是科舉制度下的最高榮譽,從唐朝到清朝,這一千多年間文科連中三元者總共才14位,可見王曾的厲害之處。

二、自我包裝

宋真宗在好大喜功的道路上一去不返,朝堂之上污穢不堪,不少大臣都是敢怒不敢言。作為一名初出茅廬的年輕人,仗義執言、堅持正義、敢於針砭時弊應該是其所具備的優秀品質。

讓人吃驚的是,王曾卻是「順潮流而動」。他在會試的考卷上寫了一篇《有教無類賦》,其中「神龍異稟,猶嗜欲之何求;仙草何知,尚薰蕕而相假」一句,亮瞎了眾人的雙眼。接著在廷試中當著皇帝的面又寫了《有物混成賦》更是氣吞山河。由此可見,連中三元的戰績真不是普通人能達到的。

這般明目張胆地向當朝愛慕虛榮的皇帝邀功,自然讓一些人不平,有人作詩用狗熊和蠢驢來諷刺王曾,卻未能阻止他在拍馬屁的道路上砥礪前行。

當上狀元,享受的一個特等權力便是衣錦還鄉。當地知府李繼昌聽說治下冒出個連中三元的人才,重視得不得了,探得王曾歸鄉日期后,命令父老鄉親全部出城到郊外迎接。

其實在文舉之風盛行的時代,這樣大規模的歡迎儀式可以激勵當地的學習風氣,對社會教化有一定的促進作用。倘若是旁人也就罷了,誰讓你這裡出了個王曾呢,他要是能老老實實走程序那才叫怪了。

王曾繞過大路,將苦巴巴等待自己的一干人等拋到一邊,自己和隨從換上便衣繞道進城。事後見到李知府,王曾謙卑地說道:「不敢勞煩太守父老致訝。」

這樣一來,之前那些帶紅花回鄉遊街的狀元全被王曾比了下去,還留下「王沂公拒奉承」的美名。如此做法深得同樣喜歡作秀的皇帝的讚揚。

三、打擊政敵

張去華是北宋第二任狀元,他非常重視家教,自己的十個兒子均有大才。尤其是他的小兒子張師德更是高中狀元,成為歷史上少有的「父子狀元」。

張師德能力出眾,多次得到皇帝的當眾讚揚,並且深諳外交事務,契丹使者來訪大多都是他接待。這樣的人物自然引起了王曾的妒忌。張師德注重自身修養,對於跑官要官這種事情從來不參與,對於權貴之門也從來不阿附,這讓馬屁拍成藝術的王狀元痛恨至極。

每當有人在自己面前稱讚張師德的才華能力時,王曾都是冷冷地避開。在好友的多番勸說之下,為了工作張師德不情不願地去拜訪王曾。誰知這正中了王曾的圈套,他緊閉大門不見客,讓頗為愛惜自己羽毛的張師德難受了好幾天。

不久之後,中書省推薦官員進階,以參知政事為首的一眾官員極力保薦張師德。甚至有高官誓言:沒人能夠替換張師德。可是王曾悠悠地說:「張師德有什麼好,就愛跑官要官,堂堂一個狀元往我家跑了兩次,我都要避嫌不見,成何體統!」

▲ 王曾像

張師德在王宅門前苦等是事實,無數人都看見了。於是張師德因為王曾的這句話在自己的職位上原地踏步,直至鬱郁而亡。

四、擠兌孔子後代

王曾為了提高社會地位,想盡辦法將自己的堂妹嫁給了孔子正統繼承人孔冕。孔子的後裔已經被宋朝皇帝封為衍聖公,成為皇帝都要禮讓三分的名門望族。

可是孔冕夫妻倆感情並不好,二人常因家庭糾紛產生口角。真正鬧將起來,吃虧的肯定是自己的堂妹。當時正值真宗皇帝封禪泰山,在山東地界上傳出孔家夫妻不和會影響王曾的臉面。

▲ 宋真宗趙恆像

於是王狀元心生一計,他主動去拜訪妹夫家。出來之後就派手下人四處散播謠言:孔冕在自己的茶水中下毒,自己勉強撿回了一條命。

等孔冕對大舅哥下毒的事情鬧得滿城風雨的時候,王曾又給真宗皇帝秘密上書說:孔家是聖人之後,一定不會做出這種事。現在是搞封禪的關鍵時期,不宜被其他事打擾,還是大事化小為好。

孔家怎麼會做出因為家庭矛盾就毒死大舅哥的事情來?不少民眾替孔冕喊冤,朝中官員幾番要求徹查此事,都被一心只想封禪的宋真宗給壓下去了。

而王曾則完美地將堂妹夫的家庭矛盾掩蓋住,保存了自己的顏面。只剩下孔冕有苦說不出。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