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美國中小銀行的經營模式與啟示

美國中小銀行的經營模式與啟示

與美國大型銀行相比,區域性中小銀行的經營模式有三點鮮明的特徵:第一,客戶結構差異性定位於農村、城郊等區域的中小企業、社區居民和農戶;第二,渠道下沉,員工全面融入經營區域,有效匹配客戶需求和產品;第三,產品端貼近居民需求,在發放「關係型」貸款的基礎上,還針對性的提供豐富的金融產品和「一對一」式金融服務,成功實現由過去單純經營存貸款業務轉向多元化經營。

1.美國區域性中小銀行的經營模式

與美國大型銀行相比,區域性中小銀行的經營模式有三點鮮明的特徵:第一,客戶結構差異性定位於農村、城郊等區域的中小企業、社區居民和農戶;第二, 渠道下沉,員工全面融入經營區域,有效匹配客戶需求和產品;第三,產品端貼近居民需求,在發放 「關係型」貸款的基礎上,還針對性的提供豐富的金融產品和「一對一」式金融服務,成功實現由過去單純經營存貸款業務轉向多元化經營。

2.美國區域性中小銀行經營情況

(1)注重運用個性化的「軟信息」,凈息差水平相對較高:中小銀行凈息差水平明顯高於大型商業銀行。2016年,中小銀行凈息差為3.75%,資產規模100億美元以上大型商業銀行凈息差為3.36%,相差39BP。

(2)盈利主要依賴利息收入,但整體上資產規模較小的中小銀行盈利能力低於大型商業銀行:2016年,資產規模1億美元以下的銀行ROA和ROE水平分別是0.89%和7.17%。

(3)中小銀行的信貸資產質量整體好於大中型商業銀行: 2016年,資產規模1億美元以下以及資產規模在1億-10億間的中小型銀行貸款凈損失率分別是0.21%和0.15%。

3.他山之石,美國區域性中小銀行的研究對我們的啟示

由於銀行業目前處於分業經營、嚴格監管階段,市場競爭不及美國激烈,農商行等區域性小銀行的經營模式仍以粗放型增長為主。存在的主要問題:第一,銀行業務和產品相對單一;第二,企業貸款相對集中度高,區域經濟特徵強;第三,風險管控能力相對較弱,不良率較高。

區域性小銀行的發展:目前享有發展制度紅利;未來將面臨優勝劣汰、併購整合。

1.制度紅利還在釋放。主要體現在近年來積極培育面向小微型企業和「三農」的金融機構,農村商業銀行數量則由2008年末的22家增加到2015年的859家;以村鎮銀行為代表的新型農村金融機構正在持續籌建。

2.未來將面臨優勝劣汰、併購整合。隨著利率市場化改革的推進、市場准入放鬆以及大型銀行「社區化」戰略的推進,中小微企業及零售客戶領域的競爭開始加劇,而且城鎮化進程的持續推進也給中小銀行形成了較大挑戰。結合美國中小銀行的發展歷程,的區域性小銀行未來將面臨一個優勝劣汰、併購整合的階段。

美國區域性中小銀行整體估值享有溢價,國內農商行溢價率高:美國中小銀行板塊整體估值較大型銀行的溢價水平約20%-60%,但個股表現存在差異,個股估值取決於基本面。上市農商行的估值水平遠高於美國中小銀行及國內同業,從基本面的質地來看,資本市場給予上市農商行的估值溢價水平已非常高。

4.風險提示:經濟持續低迷,信用風險集中暴露;市場系統性風險等。

|美國區域性中小銀行的概貌和發展歷程

一、美國區域性中小銀行概貌

1.美國更偏向將美國的中小銀行歸類為社區銀行,其中的「社區」並不是一個嚴格界定的地理概念,既可以指一個省、一個市或一個縣,也可以指城市或鄉村居民的聚居區域。因此,凡是資產規模較小、主要為經營區域內中小企業和居民家庭服務的地方性小型商業銀行均可被稱為社區銀行,其資產總額一般低於10億美元。由於社區銀行的定義主要考察其規模大小,所以與地方性銀行概念存在一些差異,例如,一些綜合型銀行由於規模較小可能被定義為社區銀行,但卻跨區域服務,相反,一些銀行雖然為社區服務,但因為規模較大則也超出了社區銀行的界定。從歷史上看,美國社區銀行存在並發展了100多年,是美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之一。

2.雖然大量的銀行併購使社區銀行的數量銳減,但社區銀行在數量上仍具有絕對優勢:據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統計,到 2016年底總資產規模低於10億美元(含)的銀行共有5178家,佔全部銀行數量的87.57%,其中,資產規模在1億美元以下(含)的銀行有1541家,占銀行總數的26.06%,資產規模在1億美元-10億美元(含)之間的銀行有3637家,占銀行總數的61.51%;資產規模在100億美元以上的大型銀行114家,僅占銀行總數的2%。

3.社區銀行數量雖明顯超過大型銀行,但其資產規模卻遠遠低於大銀行:1985年到2016年社區銀行規模總額在1.6萬億美元之下,占商業銀行總資產的比重持續下降,2016年末,社區銀行資產規模為1.26萬億美元,占銀行總資產的7.54%,其中,資產規模1億美元以下的社區銀行資產總額768億美元,占銀行資產總額的比重僅0.5%;但數量佔比僅2%的大型銀行資產總額佔比卻高達82.0%。存款方面,2016年末,社區銀行存款總額占銀行存款總額的8.2%,其中,資產規模1億美元以下的社區銀行存款總額佔比僅0.6%,大型銀行存款總額佔比高達80.9%。

4.社區銀行凈利潤市場份額較低,但金融危機中表現較強的抗損失能力: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社區銀行凈利潤增速逐步下降,金融危機后凈利潤增速穩定在7-8%的水平。值得一提的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社區銀行表現出了較強的抗損失能力,在危機中的表現明顯優於大型銀行。另外,2016年社區銀行凈利潤佔比大幅提高,2016年社區銀行凈利潤佔比為16%,處於歷史上較高水平。

| 美國區域性中小銀行的發展歷程

作為美國銀行業金融體系獨具特色、重要的組成部分,美國社區銀行的發展與美國銀行業的監管制度密不可分。在單一銀行體制下,商業銀行不得跨州設立分支機構,使其服務的客戶和地域範圍受到嚴格的限制,為社區銀行的產生提供了制度基礎。同時,美國實行的分業經營、利率管制等其他金融管制措施,也為社區銀行的發展提空了廣闊的空間。20世紀80年代以來,隨著美國政府不斷放鬆金融管制,以及金融創新不斷發展,社區銀行的數量急劇減少。總的來說,美國社區銀行的發展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銀行業自由發展階段(1837年至1929年),社區銀行快速崛起

美國1837年頒布的《自由銀行法》規定,最低資本金為10萬美元的任何人都可以開設銀行,申請手續簡化,新成立銀行如雨後春筍。1863年,美國聯邦政府頒布《國民銀行法》,規定銀行最低資本額為25萬美元,州銀行與國民銀行都不得跨州設立分行,實行單一銀行制;1927年美國通過《麥克法登法案》禁止銀行跨州設立分支機構,一些州還限制銀行在州內設立分支機構,使得當地金融市場很少受到來自外部的競爭,小銀行快速崛起。

第二階段:銀行業分業經營、嚴格監管階段(1930年至1980年),社區銀行發展黃金時期

在1929-1933年經濟危機中,美國有近萬家銀行倒閉,一時之間引起了極度混亂。為了防止銀行危機再度發生及維護社會穩定,美國頒布一系列法案開始實行嚴格監管,1933年,美國國會通過《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該法案通過禁止美國商業銀行跨州設立分支機構、小額存款的利率進行上限管制以及商業銀行不得從事證券(除國債以外)承銷及投資銀行業務等監管政策,隔離了銀行業的地域競爭、價格競爭和產品競爭,美國銀行業進入分業經營與嚴格監管時期。

這一時期成為社區銀行發展的黃金時期,規模較小、專門服務當地的社區銀行能夠在特定經營區域內專註從事存貸款、結算等傳統商業銀行金融服務,並逐步在一定區域內處於主導地位,獲得了快速的發展。截至1980年,美國有14078家社區銀行,占商業銀行機構總數的97.51%,社區銀行資產總額在行業中佔比為33.4%。

第三階段:銀行業放鬆監管、混業經營階段(1980年至今),社區銀行經歷併購浪潮

美國銀行業放鬆管制,社區銀行面臨更強的外部競爭:隨著經濟的發展,限制性管制越來越妨礙金融業尤其是大銀行的效率,因此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美國進入了放鬆管制時期。這一時期,美國銀行業順利完成利率市場化改革,絕大多數州取消禁止銀行跨州設立分支機構限制。1994年美國國會通過的《瑞格-尼爾法案》實際上廢除了《麥克法登法案》,結束了單一銀行制,金融市場出現了長達五年的高併購期,大量社區銀行被併購。1999年《金融服務現代法案》的通過標誌著美國銀行業混業經營模式確立,1999年國會通過了《格雷厄姆-里奇-比利法案》,廢除了《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使管制放鬆的進程達到頂峰。銀行經營地域和經營範圍管制放鬆極大地便利和推動了大銀行拓展業務、進軍新市場,原有的市場進入壁壘消失,社區銀行直面大型商業銀行的衝擊。

科技金融技術創新以及金融市場脫媒給社區銀行的傳統服務模式帶來了挑戰:第一,信息技術和金融工程技術的廣泛運用給銀行客戶提供了新的服務渠道,在提高銀行經營效率的同時,也使金融客戶不再依賴於營業網點。另外,由於大型銀行往往能夠更快採用新技術,進一步增強了大型銀行的競爭優勢。第二,金融創新的不斷發展,尤其是金融市場的脫媒,改變了美國企業的融資模式,客戶越來越多從資本市場直接融資,使得間接融資比重不斷降低,而社區銀行更多依賴於傳統的存貸業務,金融市場脫媒減少了社區銀行存款來源和貸款投放,使其直接面臨非銀行金融機構的競爭,經營空間進一步收窄。

上述因素使得社區銀行市場份額受到侵蝕,不少資質較差的小規模銀行倒閉或被併購,社區銀行數量銳減。截至2016年末,資產規模小於1億美元的銀行數量已降到1541家,約只有1985年的十分之一,總資產規模為915億美元,只有 1995年資產規模的26.6%,僅占商業銀行總資產規模的0.55%。但資產規模在1億-10億美元的中小銀行數量維持穩定並且佔比持續提高,成為美國商業銀行的主要機構,一方面是因為該類型銀行業務經營相對較好,抗風險能力較強;另外一方面是在併購浪潮下多家規模較小的銀行合併以提高競爭力,但是該類型銀行機構資產規模擴張緩慢,占商業銀行總資產的比重持續下降,截止2016年末該類型銀行機構資產規模佔比為7%,較1995年末下降了11個百分點。

儘管表面上來看,社區銀行的數量減少、資產和利潤份額下降,但是,社區銀行仍然在美國銀行體系中居於重要地位,主要表現在美國銀行體系中85%以上的銀行仍是社區銀行;同時,社區銀行在服務實體經濟、支持小企業和農業發展方面繼續發揮著重要作用。在外部環境的影響下,社區銀行經過市場的篩選和行業的併購整合后已經進入經營的穩定和發展的穩固階段。

| 美國區域性中小銀行的發展和經營模式

客戶結構差異化定位

1.美國區域性中小銀行將當地中小企業、社區居民和農戶視為主要的服務對象,大中銀行則主要面向高中端企業客戶。這種差異化的市場定位使中小銀行具備了集中經營的優勢,在市場業務准入以及佔領市場后中小銀行不會面臨其他銀行的強烈競爭和阻礙,能將資源集中在中小企業和社區居民客戶,能夠克服自身規模小的缺陷,通過以專補缺、以質取勝的集中專營方式,深化產品線的寬度和深度,更具針對性地滿足目標客戶群的需要。

2.在美國,資產規模在10億美元以下的銀行對中小企業的貸款佔總貸款額的比重達到30%-80%;而資產規模在100億美元以上的大銀行的上述比重僅15.6%。統計表明,大銀行對中小企業的貸款大多數集中於規模較大的中型企業,對中小企業的貸款主要是由中小銀行來滿足。

| 80年代美國區域性中小銀行的渠道及產品創新之路

早期社區銀行的雛形是在1867年成立的Kens Vally銀行,由Lykens Valley的居民集資組建,它服務的區域和對象是針對當地居民和所在社區的一些中小型企業,主要辦理一些基本的銀行業務,比如貨幣的存儲、兌現和簡單交易這些方面。1980年之前,受益於經營地域和經營範圍的嚴格管制,社區銀行在當地主要以存貸款等基本銀行業務為主,業務和產品單一。1980年後,銀行業進入管制放鬆、混業經營階段,經營地域和經營範圍的限制放鬆,這種制度環境的變化無疑使社區銀行的生存空間受到極大擠壓,面臨空前嚴峻的生存危機,社區銀行開始通過自身業務的深化和轉型,謀求發展。整體來看,社區銀行業務的創新主要體現在兩點,一是渠道方面創新;二是產品方面創新。

| 渠道方面:渠道下沉,全面融入社區;並加快電子渠道建設

全面融入社區,更加註重人緣、地緣:社區銀行全面融入社區,金融服務和功能基本圍繞社區企業和居民的經濟行為展開。除了滿足社區居民存貸款、財富管理等金融服務外,還廣泛參與社區建設,深入社區,與客戶建立親密的關係,多渠道為客戶提供便民服務,使銀行從社區的金融服務提供者變成社區的成員,最大化軟信息優勢。

美國Umpqua銀行是這方面的典型,Umpqua銀行學習零售巨頭Nordstrom的經營理念,設立零售導向的旗艦店,均以「門店」自稱,打破了傳統的「總行-支行」的觀念,它以提供溫馨和人性化的服務作為主打牌,通過可觸式客戶體驗、別具特色的門店布局以及與顧客的親密活動來獲得顧客的認可。公司員工定期充當社區義工,為社區居民提供各種幫助,舉辦各式各樣的精彩活動,基於社區特色提供個性化服務提高客戶粘性,例如位於舊金山的旗艦店考慮到舊金山有很多客戶喜歡騎公共腳踏車,便開設了室內腳踏車停放處;波特蘭的旗艦店考慮到附近年輕客戶居多,便在移動電腦上下載了當下年輕人喜愛的應用程序,並開始推行「發掘當地音樂」的活動。Umpqua銀行通過一支擁有社區文化理念、意識的專業工作人員團隊,分析總結各個不同地區的社區客戶群體的差異之處,準確提供符合各地區特色的不同的網點經營模式,從而大獲成功。

運用豐富信息技術手段拓寬客戶群:隨著客戶金融服務偏好及需求的演變以及互聯網技術的快速發展,社區銀行開始利用信息技術的操作平台來吸引那些希望通過電子平台進行交易的客戶群體,通過打造傳統物理網點與電子銀行相結合的一體化服務渠道擴展金融服務邊界,實現對客戶群體的有效拓寬。例如,Umpqua銀行的電子交易平台就涵蓋遠程儲蓄系統、網上銀行、移動銀行、電話銀行、高等自助銀行、產品互動一體機以及穩健、安全的互聯網網站。

面對城市化水平提高對於社區銀行客戶基礎的削弱,社區銀行區域上不斷向農村集中,提高在農村的核心競爭優勢:隨著城市銀行間競爭逐漸加劇,社區銀行客戶被削弱,大多數社區銀行逐步收縮城市營業網點及業務,經營重心逐步向競爭較小的農村及城郊地區轉移,保持自身在農村和城郊的核心競爭優勢。2012年末,社區銀行經營網點在城市的市場份額僅29%,較1990年下降了12個百分點,但是在城郊和農村的營業網點市場份額分別是57%和71%,較1990年均僅下降7個百分點。存款來源也越來越向鄉村市場集中,1990-2012年間,社區銀行在城市的存款市場份額下降了17個百分點至14%,在城郊和農村的市場份額分別僅下降5個百分點和3個百分點至56%和71%。

| 產品方面:提供多樣化金融產品和專業金融服務提高客戶粘性

社區銀行在經營中非常重視傳統存貸款業務:在提供小額信貸業務上,社區銀行利用獨特的信息優勢,向當地中小企業和居民、農戶提供關係型融資,建立起互惠共存關係,打造了核心競爭力,社區銀行一直是小型商業貸款和農業貸款市場上的主力軍。在吸收小額零星存款上,美國社區銀行立足於服務社區的市場定位,和社區內的農場主、小企業和居民等存款客戶之間建立了穩定的業務關係,形成了以這些客戶存款為主的核心存款,這部分資金來源相對比較穩定。同時,由於社區銀行在經營區域內擁有天然的地緣人緣資源,對目標實行集中經營,因而比大銀行具備更有利的信息優勢,便於開展高風險的中小企業貸款,可以向小企業貸款時收取較高的放款利率,提升了社區銀行吸收核心存款的競爭力。

豐富金融產品,提供「一對一」式金融服務:早期的美國社區銀行經營業務主要是儲蓄、兌現、簡易結算三項,隨著金融產品與服務的不斷創新以及客戶需求逐漸多元化,社區銀行也重視開拓新的領域,保持業務的創新性,不少社區銀行由過去單一經營存貸款業務轉為多元化業務渠道經營,積極開發證券、保險、信託、諮詢等新的業務領域,以滿足顧客的多樣化需求。另外,社區銀行以社區成員現實生活中的個性化金融需求為導向,提供有針對性的金融產品與服務,例如,保富銀行針對不同的目標客戶群體精心設計出了一系列的特色金融產品和服務,包括:針對醫生、律師、會計師和娛樂業等不同行業的專業人士提供特色信貨產品、進行賬戶管理;針對不同國籍的高端人士提供定製化的私人銀行業務,行內擁有一支精通各國語言的熟悉國內外私人銀行業務專業人才團隊,為客戶處理本地以及國際銀行事務。

但美國也有社區銀行只專註於特定的業務,業務形式比較單一:典型案例是美國科羅拉多州聯邦儲蓄銀行,專門從事住房抵押貸款業務,業務範圍遍及美國50個州,但資產不足5000萬美元,公司盈利能力卻在全美中小銀行中名列前茅,ROE一度保持在30%以上。美國科羅拉多州聯邦儲蓄銀行的成功在於其專註一項業務的發展,不斷總結經驗教訓,運用多種措施規避了房地產行業的波動,使得其長期保持在同業領先地位。

| 美國區域性中小銀行整體經營情況分析

凈息差較高;盈利主要依賴利息收入

注重運用個性化的「軟信息」,凈息差水平相對較高:中小銀行相對大型商業銀行最大的核心優勢體現在軟信息優勢上,為這些客戶提供「關係型」貸款,獲取更高的收益,因此中小銀行凈息差水平明顯高於大型商業銀行。2016年,中小銀行凈息差為3.75%,資產規模100億美元以上大型商業銀行凈息差為3.36%,相差39BP。

資產規模較小的中小銀行盈利能力低於大型商業銀行,2016年,資產規模1億美元以下的銀行ROA和ROE水平分別是0.89%和7.17%,資產規模在100億以上的銀行ROA和ROE水平分別是1.00%和8.20%。小規模銀行凈息差較高但盈利能力卻低於大型銀行主要歸結為以下三個原因,1)中小銀行業務相對單一,缺乏非息收入增長的來源, 2016年,資產規模1億美元以下的銀行非息收入/總資產的比例為0.89%,遠低於大型銀行1.49%的水平; 2)利率市場化導致的存貸利差收窄,對中小銀行收入產生了更大的衝擊;3)近兩年,大型銀行槓桿率(總資產/股權權益)逐步提高,已超過小銀行,大型銀行ROE表現較好。

| 整體資產質量較好

中小銀行的信貸資產質量整體好於大中型商業銀行:中小銀行重視運用各種個性化的軟信息,風險管控較好,資產質量表現好於大中型商業銀行。2016年,資產規模1億美元以下以及資產規模在1億-10億美元之間的中小型銀行貸款凈損失率分別是0.21%和0.15%,較年初分別提高1BP和下降1BP,而資產規模在10億-100億美元和資產規模大於100億美元的中大型銀行貸款凈損失率分別是0.28%和0.58%,環比分別提高5bps和10bps,絕對水平和增長幅度均遠高於中小銀行。同時,中小銀行貸款損失準備金計提水平較高,2016年,資產規模小於1億美元/1億-10億美元/10億-100億美元/大於100億美元的四類銀行貸款損失準備金/總貸款的比例分別是1.46%/1.35%/1.22%/1.29%。

| 美國上市區域性中小銀行的經營情況

我們分析了4家美國區域性上市銀行(賓州銀行、Umpqua銀行、夏威夷銀行和加利福尼亞銀行)的經營情況和估值情況,希望能對目前上市的農商行和城商行的研究給出一些參考。選取這4家銀行主要是基於兩方面的考慮,1)按照資產規模劃分,這四家區域性銀行雖然不屬於社區銀行,但這4家銀行上市前均屬於典型的社區銀行,上市后資產規模和區域雖有所擴張,但社區銀行業務一直是公司核心業務,廣義上仍屬於社區銀行,經營模式與農商行經營模式相似,即在一定的區域內為當地中小企業和居民提供個性化金融服務;2)這四家區域性銀行資產規模與上市農商行規模比較接近,與上市農商行具有較強的可比性。FNB/賓州經營區域包括賓夕法尼亞州、俄亥俄州、馬里蘭州、維吉尼亞州、田納西州、肯塔基州;Umpqua銀行經營區域包括加州、華盛頓、俄勒岡州、愛達荷州;夏威夷銀行客戶分佈在夏威夷、關島和其他太平洋島嶼;加利福尼亞銀行專註於服務加州的聖地亞哥市、奧蘭治縣、聖巴巴拉縣等多元化民營企業和社區。

| 資產負債結構:定位傳統存貸款業務;零售客戶有流失

中小銀行存貸款比重高於大型銀行:從資產負債結構來看,傳統存貸業務始終作為中小銀行的核心業務,中小銀行資產中貸款比重和負債中存款比重均高於大型銀行。4家上市中小銀行存貸款佔比均值分別為90%和70%,4家大型銀行(富國銀行、摩根大通、美國銀行、花旗集團)存貸款佔比均值分別為66%和41%。

傳統上,中小銀行是以零售業務(小微企業和個人)為主,並以關係融資作為風險控制的主要手段,不過過去幾十年中,隨著銀行競爭日趨激烈,特別是大銀行在零售業務上急速拓展,極大的擠壓了傳統中小銀行的生存空間。中小銀行不得不通過業務調整加以應對,積極拓展工商企業(特別是房地產)業務,這與大銀行的調整方向正好相反。2016年末,4家上市中小銀行的商業貸款佔比平均在55%左右,其中Umpqua銀行最高達到68%,消費貸款佔比則在40%左右。而4家大型銀行的商業貸款佔比基本在50%以下,消費貸款佔比接近50%。

| 盈利來源以利息收入為主;ROE表現有差異

主要從事傳統銀行業務,盈利來源以凈利息收入為主:中小銀行主要從事存貸款和結算等傳統銀行業務,業務模式單一,拓展非息收入的能力相對有限。2016年,4家上市中小銀行凈利息收入佔比平均值為68%,高於4家大型銀行均值54%的水平14個百分點。

凈息差水平相對較高:4家上市中小銀行凈息差水平整體下行,但明顯高於大型銀行,2016年,4家中小上市銀行凈息差水平均值為3.46%,4家大型銀行凈息差均值2.63%。儘管中小銀行的凈息差高於大型銀行,但由於收入結構比較單一,凈息差收窄對其產生的負面衝擊明顯高於大銀行。

ROA和ROE水平差距較大:4家上市中小銀行中,夏威夷銀行和加利福尼亞銀行ROA和ROE水平處於較高水平,賓州銀行和安快銀行表現較差。4家大型銀行中富國銀行和摩根大通表現較好,美國銀行和花旗銀行表現較差。

| 資產質量明顯優於大型銀行

上市中小銀行資產質量表現明顯好於大型銀行:08年金融危機后,中小銀行不良貸款率整體呈下行趨勢,2016年末,賓州銀行、安快銀行、夏威夷銀行、加利福尼亞銀行不良貸款率分別是0.44%、0.16%、0.20%和0.22%,明顯低於大型銀行,富國銀行、摩根大通、美國銀行和花旗集團不良貸款率分別是1.04%、0.77%、0.84%和0.85%。這一情況,反映了中小銀行所倚重的關係融資技術,在特定領域的風險防控方面有獨特優勢。

| 對區域性小銀行的發展和研究的啟示

區域性小銀行的發展:目前享有發展制度紅利;未來面臨優勝劣汰、併購整合

區域性小銀行存在的主要問題:第一,區域性小銀行業務和產品單一,近年來不少中小銀行針對客戶需求也在積極優化產品和服務,但整體來看,個性化產品和服務這塊做得還是遠不及美國中小銀行,反映在產品的定價能力方面相對就較弱,美國區域性銀行的整體息差水平要高於國內的農商行;第二,企業貸款相對集中度高,區域經濟特徵強:區域性小銀行對當地部分中小企業依賴度高,例如,5家上市農商行(常熟銀行除外)前十大客戶貸款比例在25%-50%之間,處於較高的水平;此外,各地中小銀行的區域性特徵強,信貸投向上偏向當地的產業結構和地方基礎設施建設;第三,風險管控能力相對較弱,不良率較高:區域性小銀行的風險管控能力相對比較弱,在出現系統性風險的時候風險的抵禦能力明顯下降。因此在這一輪經濟降速的周期中中小銀行的不良貸款率處於一個明顯上升的趨勢。目前農商行不良率高於2.0%,而美國的中小銀行在08年經濟危機中的表現出較強的風險抵禦能力,不良率僅在1.5%左右,之後一直回落,目前美國中小銀行不良率在0.5%以下。

區域性小銀行的發展: 1)目前享有發展制度紅利,行業結構正在調整。近年來,持續深化農村信用社改制,積極培育面向小微型企業和「三農」的金融機構,制度紅利還在釋放,一方面多家信用社合併組建成為農村商業銀行,農信社數量持續縮減,由2008年的4,965家縮減到 2015年末 1,373家,農村商業銀行數量則由2008年末的22家增加到2015年的859家;另一方面,以村鎮銀行為代表的新型農村金融機構正在持續籌建,截至2015末已籌建的新型農村金融機構(包括郵政儲蓄銀行)達到1,375家,資產規模達到8.30萬億,已接近農信社8.65萬億的資產規模,但低於農商行15.23萬億資產規模。2)未來將面臨優勝劣汰、併購整合。2015年,農村金融機構(包括農村商業銀行、農村信用社、農村合作銀行和新型農村金融機構)數量為3678家,占銀行業金融機構總數的86%,但農村金融機構總資產規模佔比僅為17%,與美國中小銀行數量多但市場份額低的情況類似。近年來隨著利率市場化改革的推進、市場准入放鬆以及大型銀行「社區化」戰略的推進,中小微企業及零售客戶領域的競爭開始加劇,而且,城鎮化進程的持續推進,也給部分地區的中小銀行形成了較大的挑戰。結合美國中小銀行的發展歷程,的區域性中小銀行未來比較要面臨一個優勝劣汰、併購整合的階段。

| 國外區域性中小上市銀行的估值情況:整體估值上略有溢價,個體差異取決於基本面

4家中小銀行整體上享有估值溢價,但個體存在差異:按資產規模選取的4家上市銀行(FNB/賓州銀行、Umpqua銀行、夏威夷銀行和加利福尼亞銀行),從估值情況來看,4家銀行剛上市時PB值都低於1倍,後來隨著中小銀行運營模式的逐步優化以及市場對中小銀行差異化營運模式的認可,估值持續修復,截至2017年3月24日,夏威夷銀行、加利福尼亞銀行、賓州銀行和Umpqua銀行PB值分別是2.91x、1.45x、1.25x、0.97x。與4家大型銀行估值相比(富國銀行、摩根大通、美國銀行和花旗銀行的估值分別是1.61x、1.36x、0.96x和0.78x)並沒有表現出絕對優勢,中小銀行中賓州銀行基本面較差,估值則相對處於低位;大行中的富國銀行和摩根大通基本面較好,估值則相對處於高位。我們認為美國上市銀行估值更多的反映經營層面的因素,尤其是與盈利能力ROA和ROE水平相關性較大。但是,整體來看, 4家中小銀行板塊PB值(按總資產加權平均)較4家大型銀行一直存在一定的估值溢價,溢價水平大致位於20%-60%之間。

考慮到上述4家銀行上市時間較早,業務雖仍以社區銀行業務為主,但經營區域和業務都做了較大的擴張,因此我們還篩選出了2006年之後上市的10家中小銀行,1)首先,從上市時的估值水平來看,2010年之前的中小銀行上市時的PB值高於1.0x,之後中小銀行上市時PB值小於1.0x,但整體估值水平在持續靠攏,除了Porter銀行PB值處於高位外,其餘九家上市銀行PB值介於1.00x-1.55x;2)整體來看,這10家中小銀行板塊估值近兩年提升較快,目前PB值高於大型銀行,截至2017年3月24日,10家中小銀行PB值(按總資產加權平均)為1.47x,高於4家大型銀行估值溢價水平分別為23%。

農商行估值溢價處於高位:截至2017年3月24日,張家港行、江陰銀行、常熟銀行、無錫銀行和吳江銀行的PB值分別是6.50x、4.08x、2.77x、2.76x和2.52x,估值水平遠超國內同業及美國中小銀行。從基本面的質地來看,資本市場給予上市農商行的估值溢價水平已經非常高。

IFC1000戰略合作諮詢請添加如下微信聯繫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