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讓天價罰單來得更猛烈些吧!

讓天價罰單來得更猛烈些吧!

去年以來證監會開出億元以上罰單12起「重典」治市,業內人士稱還需完善法規

最近一段時間,證監會頻開天價罰單,劍指各類擾亂市場的違法違規者。違違法規者受到了「沒一罰三」甚至「沒一罰五」等頂格處罰,不少人還因此被終身市場禁入。根據證監會公開的行政處罰,記者梳理統計,2016年以來,證監會開出億元以上罰單超過12起,其中,2016年6起,2017年至今6起。從案件類型看,市場操縱案8起,內幕交易案3起,IPO前突擊入股和違法買賣股票案1起。

記者注意到,與內幕交易、信息披露違法違規相比,操縱市場案佔了天價罰單約8成,據統計,今年以來證監會開出7宗操縱市場罰單(其中4宗罰沒款未過億元),共計罰沒款約52.66億元,佔總罰沒金額62億元的八成以上,其中,罰沒款居前三的罰單分別派給了鮮言、唐漢博和朱康軍,可見監管層對市場操縱打擊力度之大。

天價罰單頻現

今年3月31日,證監會通報,對鮮言操縱行為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約57833萬元,並處以約289165萬元罰款,對鮮言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行為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同時對鮮言採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證監會對鮮言「沒一罰五」的頂格處罰,罰沒金高達34.7億元,這也是證監會開出的「史上最大罰單」。

今年3月10日,證監會通報首宗利用滬港通跨境操縱市場案件。證監會與香港證監會近日查辦了唐漢博跨境操縱「小商品城」案,以及唐漢博、唐園子操縱市場案。證監會依法從重對涉案當事人作出了頂格行政處罰,兩案罰沒款合計逾12億元。

去年7月1日,證監會通報中鑫富盈、吳峻樂合謀操縱「特力A」、「得利斯」案,對中鑫富盈、吳峻樂因操縱「特力A」分別被給予違法所得「沒一罰三」、「沒一罰二」的罰款,罰沒共計11億餘元。

去年5月11日,黃信銘等人控制多個賬戶操縱上市公司股價而被證監會罰沒6.48億元。

今年5月2日,證監會公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朱康軍利用陳某明等42個人的49個賬戶操縱「鐵嶺新城」和「中興商業」兩隻股票,證監會決定沒收其違法所得2.678億元,並處以2.678億元罰款。罰沒款總額共計5.35億元。

今年4月21日,證監會通報,前深圳證券交易所工作人員、股票發行審核委員會兼職委員馮小樹涉嫌違法買賣股票,決定沒收其違法所得2.48億元,並頂格處以2.51億元罰款,罰沒款4.99億元。同時,對馮小樹採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

去年11月18日,證監會查處任良成操縱多隻股票案,證監會依法沒收任良成違法行為所得9999餘萬元,並處以兩倍罰款,罰沒金額合計近3億元。

除操縱市場、PE腐敗外,3起內幕交易也領到了天價罰單。

被操縱股惡炒后一地雞毛

據統計,被莊家操縱過的相關股票,惡炒之後都是一地雞毛,多隻個股已被ST;基本面、盈利能力如無顯著提升,股價就會長期步入熊途。比較典型的如特力A、多倫股份(現更名為*ST匹凸)。

特力A從9.88元一線,一路惡炒到了最高108元,累計漲幅高達10倍,成了A股市場妖股之王。截至5月19日,該股收報38.85元,較高位下跌了64.03%,高位介入的投資者損失慘重。多倫股份(現為*ST匹凸)也是如此,該股從10元附近連拉6漲停板,股價最高升至25.51元,區間累計漲幅達132.76%。此後公司不僅被ST,股價也一路陰跌不止,截至5月19日,*ST匹凸收報7.6元,較高位25.51元大跌了70.21%。

對此,深圳新里程董事長賴戌播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近年來監管層打擊操縱市場力度越來越大,「沒一罰三、沒一罰五」讓違法者付出了慘重代價。而操縱市場者與上市公司勾結,製造題材炒高股價的坐莊方式,當前已經難以為繼了。這些被莊家操縱繼而被查處重罰的股票,特別是經營業績差、靠題材概念炒作起來的個股,後市投資者應堅決迴避。在監管持續加碼大背景下,這些公司經營業績看不到好轉,股票炒高后價值回歸在所難免。

恆創天下投資總監羅曉鳴對記者表示,大凡被莊家惡炒過的股票,3到5年內都難有好的市場表現。特別是靠講故事、題材概念炒作的股票,一旦受到監管層查處並課以巨額罰金,股價幾乎是從哪裡來到哪裡去,股價跌跌不休將成為後市的主基調,投資者不宜介入這類股票搶反彈。

重典治市還需完善法規

證監會的種種罰單,都在向市場參與者傳遞著一個信號:莫違法,違法必被查、必被罰,違法的代價會很慘重。

業內人士表示,天價罰單透露了監管層嚴管證券市場的決心,對證券市場健康長遠發展具有積極影響。去年以來重拳出擊操縱市場的違法違規行為,有利於股票投資回歸業績和基本面。

一位不願意署名的業內人士表示,34.8億元史上最大罰單,包括此前私募一哥徐翔操縱市場案罰沒逾100億元,可以與美國重典治市媲美了!對市場操縱不法行為形成威懾,有利於改善A股市場生態環境,部分投機炒作資金被迫退出市場,還將改變A股市場犯罪成本太低的狀況,讓市場違法者付出慘重代價,甚至被罰到傾家蕩產。

有專業人士則呼籲重典治市的同時要加強法規的完善,目前關於禁止操縱證券市場行為的規定,主要體現在《證券法》、《刑法》以及有關的部門規章中。《證券法》規定了禁止操縱市場的四種行為,包括單獨或合謀拉抬股價、串通買賣、自買自賣、其他市場操縱等;《刑法》規定了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罪的界定和量刑;證監會印發了《證券市場操縱行為認定指引(試行)》,對操縱行為人的認定、操縱手段的認定、不構成操縱行為的情形、違法所得的認定等進行了規定。

現行法律中缺少對市場操縱行為的明確定義,缺少對跨市場、跨品種交易操縱類型上的認定,缺少對渲染、軋空等市場操縱類型的描述,也缺少對遭受損失投資者的賠付規定。證券時報刊文指出,「應考慮資本市場發展現狀,補充和完善的市場操縱認定類型,並謹慎定義市場操縱行為,把具體解釋的權力交與證監會,以應對新型市場操縱手段的出現。此外,還需儘快出台市場操縱民事賠償的司法解釋,對市場操縱的賠償義務主體、訴訟方式、賠償對象、投資者損失認定進行規定,以完善投資者保護,增強對投資者的賠償保護能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