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貨幣政策金融改革齊發力 去槓桿全面升級

貨幣政策金融改革齊發力 去槓桿全面升級

積極穩妥去槓桿仍然是2017年政府工作中的重要任務之一。國務院總理李克強5日作政府工作報告(下稱「報告」)時指出,要在控制總槓桿率的前提下,把降低企業槓桿率作為重中之重。

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NIFD)的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全社會槓桿率249%。

積極穩妥推進去槓桿成為貨幣政策的實施和金融改革推進的重要目標。對貨幣政策角度而言,收緊信貸規模,調整信貸機構,實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對金融機構而言,積極開展市場化、法制化債轉股;對資本市場角度而言,深化多層次資本市場改革,提高企業直接融資比重等無不體現出中央去槓桿的決心。

去槓桿加碼

報告指出,非金融企業槓桿率較高,這與儲蓄率高、以信貸為主的融資結構有關。要在控制總槓桿率的前提下, 把降低企業槓桿率作為重中之重。

根據NIFD的研究,截至2015年底,債務總額為168.48萬億元,全社會槓桿率為249%。其中,非金融企業部門的問題最為突出,其債務率高達131%。如果把融資平台債務加進來(這部分與政府債務有所重疊),非金融企業部門債務率高達156%。

全國政協委員和廣北曾任中銀香港副董事長、執行董事兼總裁,在政協經濟組小組會議上,他從一名金融機構管理者的角度談去槓桿和控制金融風險之間的關係。

和廣北表示,金融風險的積累就是槓桿率提升的過程,當金融機構風險的承受能力和其在業務中真正承擔的風險逐漸不成比例,造成槓桿率過高,金融風險積累到一定程度,就會爆發危機。

他以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為例,雖然兩次危機爆發的形式不一樣,但是根本原理是一樣的,都是高槓桿最終導致的危機。前者是因為東南亞一些國家和地區的槓桿率高,外匯儲備有限,借了大量短期外債,導致槓桿高企,當外債需要集中償還的時候,出現了貨幣的快速貶值、資本外流,對東南亞包括香港衝擊很大。而後者則是市場流行資產抵押債券、理財產品等積累了很多年,有些投資者並不知道自己買的產品究竟有多少風險,不知道多少風險也就造成了槓桿率的增加,最終出現了雷曼兄弟的破產,引發全球金融危機。

全國政協委員、工商銀行原行長楊凱生表示,2015年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提出加快「三去一降一補」的工作要求以後,經過一年多的努力,到2016年末,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槓桿率尤其是國有企業的槓桿率略有下降,但是從2008年以來,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槓桿率是急劇上升的。也就是說,去槓桿的成效還不是那麼顯著。

他稱,這一實際問題高層已經發現了,前幾天召開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五次會議又進一步提出,要積極探索有效的債務處置方式。報告進一步明確,要用改革的辦法來深入推進「三去一降一補」。

報告進一步闡述了去槓桿的具體辦法:促進企業盤活存量資產,推進資產證券化,支持市場化、法制化債轉股,加大股權融資力度,強化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財務槓桿約束,逐步將企業負債降到合理水平。

穩健中性貨幣政策助力去槓桿

從貨幣政策的角度也體現出了中央去槓桿的決心。報告指出,貨幣政策要保持穩健中性。今年廣義貨幣和社會融資規模餘額預期增長均為12%左右,較2016年的13%進一步下調。

人民銀行西安分行黨委書記、行長白鶴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這很正常,整個社會都在去槓桿。」

報告還指出,要綜合運用貨幣政策工具,維護流動性基本穩定,合理引導市場利率水平,疏通傳導機制,促進金融資源更多流向實體經濟,特別是支持「三農」和小微企業。

今年6.5%的經濟增速目標並不低。白鶴祥對第一財經記者稱,信貸增速的收縮並不會制約實體經濟的增速,因為去槓桿的對象就是「殭屍」企業、過剩產能,如果停止這一塊的貸款,放到其他行業和企業上,反而會促進實體經濟的發展。

貨幣政策支持實體經濟去槓桿早已開始,去年央行通過優化貨幣政策工具組合和期限結構,保持適度流動性。在年初普降存款準備金率 0.5 個百分點補充長期流動性缺口的基礎上,更多運用公開市場操作、中期借貸便利(MLF)、常備借貸便利(SLF)、抵押補充貸款等工具靈活提供不同期限流動性。

業內人士認為,雖然外匯占款在不斷下降,但是央行自去年二季度以來就鮮用降准這一貨幣政策工具,主要是為了避免「大水漫灌」,製造更多的泡沫,給市場以寬鬆的信號。這也是在去槓桿、抑制資產泡沫、防控金融風險主基調下必然的選擇。

去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抑制資產泡沫」、「防控金融風險」,隨後貨幣政策開始有收緊的跡象。首先是自去年8月以來公開市場逐漸「縮短放長」,不斷提高短期的資金成本;到2017年春節前,央行宣布上調MLF利率,是政策利率近6 年來首次上調。春節假期后的第一個工作日,央行在凈回籠700 億元流動性的同時,全面上調逆回購和SLF利率。

市場人士認為,上調政策利率更深層次的意圖,還是為了「去槓桿」的政策目標。

2月14日,央行公布了2017年1月金融數據,當月人民幣貸款增加2.03萬億元,同比減少4751億元。而此前市場曾預期1月份的信貸數據將遠超去年同期放出「天量」。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告訴第一財經記者,1月人民幣貸款增加低於去年同期,這是貨幣政策按照穩健中性的目標操作之後的具體體現,符合當前的經濟需要,也符合政策需要。

去年12 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給2017 年的貨幣政策定調:要保持穩健中性,適應貨幣供應方式新變化,調節好貨幣閘門,努力暢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和機制,維護流動性基本穩定。

堅持市場化、法制化債轉股

在此輪非金融企業去槓桿的過程中,債轉股被認為是幫助企業去槓桿最有力的措施之一,降低企業負債率立竿見影,對去產能也能起到一定的效果。去年開始新一輪的債轉股大幕開啟。2017年的全國兩會期間,債轉股亦成為最熱的議題之一。

兩會開幕前,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銀監會主席郭樹清表示,穩妥推進去槓桿仍然是銀監會2017年監管工作的重點之一,其中,「債轉股」將承擔重要的任務。

監管機構也明確表態,這一輪債轉股一定要「市場化、法制化」。「堅持自主協商確定轉股對象、轉股債權以及轉股價格和條件,穩妥推進去槓桿。」郭樹清表示。

此前政策性債轉股最主要的模式是,銀行將不良轉讓出售給資產管理公司,由後者進行債轉股。而市場化債轉股的創新之處在於,商業銀行本身也能夠通過成立資產管理子公司等形式,參與債轉股。目前,五大國有銀行都設立了自己的專門機構,一些股份制商業銀行也在積極部署,有的是通過與資產管理公司合作設立資產管理子公司。

銀監會副主席王兆星稱,除了上述兩種方式,還要批准設立專門經營債轉股的機構。「有一批想設立債轉股專營機構的已經報到國務院,對新設立機構資本、業務範圍等都會有相應的監管要求。是否修訂商業銀行法根據現實情況推進,現在還沒有計劃。」王兆星稱。

全國政協委員、東方資產原總裁梅興保對第一財經表示,非常贊成成立專營機構來做債轉股,可以積極引入社會資本參與。

目前市場化債轉股簽約金額到2月上旬已達4300多億元,實施金額超過400多億元。

郭樹清指出,債轉股沒有指標計劃,完全由當事各方自覺自愿協商談判,但是,扭虧無望、已失去生存發展前景的「殭屍企業」禁止作為市場化債轉股的對象。這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特別是降槓桿很有幫助,對企業能夠從困境中擺脫出來也會很有幫助。

楊凱生認為,債轉股可以做,對於一時陷入困境的企業採取債轉股的辦法,也能起到效果,但這畢竟只是權宜之計。去槓桿還要和國有企業的改革、國有資本的優化配置結合起來。「該放掉的必須放掉,要下定決心推進國有企業改革,不然國有企業槓桿率高企的問題難以解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