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吧啦創想課堂第三十四期實錄丨作家話梅:在寫作的路上,如何實現精神生活與物質生活的共享

吧啦創想課堂第三十四期實錄丨作家話梅:在寫作的路上,如何實現精神生活與物質生活的共享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遇見吧啦

吧啦創想課堂第三十四期

在寫作的路上,

如何實現精神生活與物質生活的共享

話梅

在寫作的路上

來自遇見吧啦

00:0024:44

輕輕點擊上方綠標

我們一起來聽話梅課堂語音實錄

寫作是我小時候的一個夢想。

國小時代,在老師的表揚和鼓勵下,寫作的念頭便被激發了,寫作範文被老師當眾表揚之後,其他科目也跟著好了起來。所以寫作就像是一束光照進了我的生活。進入高中之後,老師也會特意地培養我。他對我的要求是要寫日記,每周寫兩次周記,我照樣做,寫的厚厚一摞被老師放著,也不被發表,當時很不能理解,當時有一本很青春的雜誌《躬耕》,完全有機會發表。現在明白老師的良苦用心,是為了我能深厚的積累,然後厚積薄發。

念完大學之後,人生閱歷也更加豐富了,但是並沒有想刻意寫作。只是像以前一樣作為生活的記錄,表達自己的想法,慢慢地發現越寫越長了,自己的想法表達不完了。我的很多書都是這樣寫來的。08-10年是榕樹下我在那裡寫了三部長篇小說,等到12年的時候我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正式與大家見面。

等待出版的過程是非常漫長的,就像它的名字《等不到的冬天》,還好終於等到了它。最重要的原因是出版社那邊有一些關卡,他們堅持要刪掉大概兩萬字,認為可能觸及到出版法律法規方面的問題,但是,對我來說,這是我的第一部作品,如果被刪掉,實在是太可惜。這部小說,可能不夠完整,但是它訴說了一種情愫,單純,不帶一絲的虛假,我想我此生再也寫不出這樣的作品了。我的責編給了我很多的鼓勵,還有朋友,他們說有夢想一定要堅持,這些夢想遲早會被照亮的。我就被這樣激發,走向寫作這條道路的。

先挑開愛情這個話題,說一說我在南美洲的生活狀況,以及我之前來過幾次,對這邊的生活感想。當然旅遊是一方面,但是另外一個重要的方面是我想寫一個遊記。因為我之前一直寫小說,沒有寫遊記的經驗。既然有一次到南美洲的機會那就寫一個遊記。

一直到了歐洲的荷蘭機場之後,才發現這個念頭在我心裏面更加的強烈,一早了解到厄瓜多被稱為「赤道之國」、我現在的地方就在赤道之上,所以春分日和秋分日的時候是沒有影子的。同時它也被稱為「香蕉王國」這裡的香蕉非常好吃,讓人想象不到的程度,很多我們看到的香蕉上面寫著厄瓜多的香蕉,但是很多都是騙人的。從國內飛到這裡最快也要28個小時,因此香蕉就算是航運的話,香蕉會被賣到很貴的價格,但是我們買的都是很便宜的。

還有,這裡也被稱為「蜥蜴之國」,這裡的蜥蜴大到難以想象的程度,它還可以爬到樹上,在地上的時候,還能和鴿子起舞。

最後一個稱謂是「玫瑰之國」,這裡有永生玫瑰,大概有一米八多,很多人都被笑話說沒有玫瑰高。它有非常非常多的名字冠在它頭上,比如說,火山果,大大小小非常多。

原本我想買本書更加深入了解一下這個國家,結果我發現機場賣那麼多書,唯獨沒有這個國家的書,其實沒有這個國家倒無所謂,問題是連南美洲的書都沒有。外文書架上密密排列的全部是荷蘭、西班牙、美國、澳大利亞、印度。當時我想難道是沒有人去了解這個地方嗎,還是因為它不值得寫?那答案絕對是否定的,是沒有人把這個東西像星星之火一樣的光芒帶給世人看見而已。這塊神聖領土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帶著疑問和使命感,我開始著手寫一些東西。

在我寫的途中又遇到了一個更大的難題,對我來說,現在我可能遲遲沒有動筆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我到了那裡之後我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命題在我面前:南美洲國家是非常窮的國家,雖然疆土非常遼闊,物產非常豐富,但是那邊的人們可以說是過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們知道哥倫比亞,每天還在戰爭當中,像它隔壁的厄瓜多,那些國家都是可以合法持槍的,你在街上隨處可見拿槍搶劫的各種暴力事件。他們過得非常的不好,極其貧乏。我當時乘了一艘船到亞馬遜河叢林去,當時撐船的那個人就是當地的一個船夫而已,他不是有組織的,就是個人的行為。有時候在河中央的時候,他就會停下來,說些我們聽不懂的話,做一些動作,讓我們以為是有什麼危險。可是事實上沒有什麼危險,他只是非常虔誠地探下腰,撿起水面上浮起來的塑料瓶,他們的行為非常自律,有警悟。一路上大概來來回回停幾十次,一直在撿那個東西。

亞馬遜叢林裡面,我們知道有幾百年的古樹、老樹,都是非常珍貴的木材,全世界可能只有他們這裡才有的,非常稀有的資源,但是當地人們從來不去砍伐,他們用的木材都是用那些從上游衝下來的大木樁,用那些廢掉的東西回收再利用的。他們不會去砍伐裡面的東西,因為他們覺得這是世界的遺產,民族的是世界的。

全世界目前為止,亞馬遜叢林那麼大,像巴西、秘魯已經被破壞不少,但只有他們這一塊保存的非常好,他們的環保覺悟性非常的高。後來又發生了一件事情,我們有天去了一個海港,談一個海港引資的項目,我純粹是去打醬油的。那個碼頭不是政府的,私人承包制的那種,應該很有錢的大哥,土豪,直接把這個全部買下來。但是你發現你跟這個大哥聊也好,跟官員聊也好,跟其他的項目經理聊也好,他們第一件事情跟你談的並不是錢或者是怎麼去跟你合作,而是說你們的任何規劃,必須要建立在環保的基礎上,不允許海洋受到任何污染。所以我想我單純地寫一個南美洲的遊記,並沒有什麼意義,我不會只寫到那裡看風土人情,這些表象的東西,我一定要把環保這個大的概念融入進去。

這些南美人非常的淳樸、善良,他們骨子裡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東西,不是說教會他如何做,而是他有這種歷史,可能從先輩開始就是這樣做的,作為一種傳統傳承下來的。他們覺得是日常生活中再正常不過的一個舉動,他們也不理解為什麼人要去伐木,做一些斷子絕孫的事。根深蒂固的觀念一時半會兒是很難改變,我也知道很難,僅憑一篇小說也不能說明什麼,但是我還是想把這個東西給放進去,作為寫作者的使命,總比你就是寫一個平平凡凡、平平庸庸的遊記故事會更加有意義。

談及愛情,我覺得愛情是夢中逐花,風中捕影。它雖然充滿了幻覺,但是又妙不可言。我個人對愛情的態度是得之坦然,失之泰然,我不會去為它頭破血流,反過來說,愛情又是我生活的必需品。無愛不歡,無愛苟活。

在愛情當中,一定要秉持精神和物質的獨立嗎?也不盡然,有的人會認為追逐物質生活的目的就是為了愛情的話,未嘗不可,只是在這之中不要突破法律的極限而已。最好保持精神生活和物質生活的獨立,在物質上不夠獨立的話,精神上是很難獨立的。如果有幸遇到在物質上非常寵愛你的伴侶的話,不妨保持精神上的獨立。我相信精神明亮的人一定與那些混沌的人是不一樣的。

很多人問我,寫小說也不一定非常暢銷,如何堅持夢想,維持生活?其實,我找了一條比很多人幸運的,和我專業比較貼近的事是寫電影劇本。

在這,我就給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就職經歷。我的上一任老闆,很有名的製片人,和他解約的原因是,有一次出差,他讓我去他住的酒店等他,在那個酒店,他讓我收拾他的東西,我不是他的生活助理,只是和他是契約關係,老闆和員工的關係,製片人和編劇的關係,不應該做這樣的事情。

第一是他從來沒有交代過讓我做這樣的事情,第二是我一向對別人生活上的東西是有距離感的,有些自己的東西別人是不知道該放在哪些地方的。很明事理的告訴他之後,卻換來了他的指責。我很憤憤然的離開,他沒想到我會這樣,然而結果也是無法挽回了,於是,結算了我的劇本稿酬之後,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一年之後,他的電影在我們那裡開拍,開拍之時特意邀請我,我沒有接他的電話,也沒有理會他,完全沒有必要和他再有聯繫。他也是七十多歲的高齡了,想著作為晚輩應該給老人一些關懷,最後我也釋然了。

即使在任何一個工作崗位上,都會遇到一些非常不順心的經歷。比如這樣,甚至是在尊嚴是讓人難以過去的經歷,但是我想這也是一個過程,至少它也讓我學會再也不說髒話。後來,我的寫作公司是在上海簽約的,上海華文,因此,現在我除了寫小說之外,一部分閑暇的時間用來寫劇本。

我常常和一些喜歡寫作的朋友說,寫作需要具備兩個條件,但其實歸根結底是一個條件,寫作需要天賦和勤奮,但是勤奮的同時也是天賦的一種。所以我給一些朋友或者是大學生的朋友的建議,在當下的階段完成當下的工作,比如說要修滿學分,拿到畢業證。我大專其實念的是建築工程,當時我就覺得說我又不喜歡這個東西我為什麼要學。那老師畢業答辯的時候拿著我的論文說你是不是抄的,在我肯定的回答之後,我們吵了一架。那時候的自己十分幼稚很可笑。大家一定不能把這個當做正面教材。但其實我有沒說完的悔恨。後來我對古老建築痴迷之極,當我路經每一棟風格奇特的建築時,我都會努力查詢資料,了解它的建築風格和施工工序。

每每這時,我都會對著百度來的資料愣愣出神,因為很多建築專業術語是我早在漯河大學那三年就已經接觸過的,而我竟然丟得精光,就這樣將自己從一個科班出身的人變作一個隔山的門外漢。技不壓身說的也就是這樣的道理了。

做任何一門學問跟做人,最終目的都是讓自己成為專家後轉換成為雜家。謝謝大家!

話梅 X 問答

旋轉木馬:問老師,如何讓興趣愛好轉化為生產力?

話梅:其實是轉化為動力,動力產生作品。你去執行,在執行的過程中不斷的重複重複,機械的過程,很重要的一點是一個人要想成功一定要有自律性,非常的重要,當然自律性要建立在有興趣的基礎上。我希望你把興趣轉化為有靈感的創作,這個創作是你人生唯一的出路,唯一的夢想,只有這樣你才能將夢想進行到底。

旋轉木馬:問老師,編劇和小說有什麼區別?

話梅:有人問我說編劇和小說有什麼區別,其實區別非常大,因為編劇你面對的是電影,你的受眾群體是觀眾。而坐在電影院里的觀眾,他們接收到的是圖像、聲音,動作的變化。而小說給你的是調動全身器官的各種想象力,這是最根本的區別。所以,劇本和小說是完全不同意識形態的形體。

漫山遍野小白菜:姐姐,怎樣把故事變得更加的獨特?

話梅:這需要你有一雙慧眼。因為不是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可以被你寫到小說裡面去的。小說需要有戲劇性的衝突,這一點跟劇本有共同之處的。它需要有戲劇化的、超乎平常的東西,超乎平常的所在。所以如果說當你看到所有人都在吃飯,你會覺得這個習以為常,沒有什麼可說的,但是有突然一天,你心愛的人跟你做了一頓她不輕易拿得出手的飯,其實這個飯做的非常的難吃。他做的是培根、義大利面,你吃的時候用老乾媽扮起來吃,你會覺得這個生活變得非常的有趣,就是一個超乎異常的存在,這種事情會完全被你戲劇化。

屠夫。:問話梅阿姨,你會把生活中現實存在的,周圍的親朋好友們,加工處理過後寫進文章里嗎?

話梅:我會把生活中現實存在的,周圍的親朋好友們,加工處理過後寫進文章里。藝術來源於生活,這是避免不了的。突然要跟大家分享一個關於抑鬱的一個話題,我覺得像我們這樣的寫作者有很多時候都是處於抑鬱,抑鬱甚至是我們的常態了。其實為什麼抑鬱,你會發現自己沒有什麼可寫的,而並不是在人生當中碰到一些難題,就比如說你要落筆的時候,寫不出來了,那個狀態非常的抓狂,你會不太相信自己的能力,會否認身邊的一切。我特別喜歡雨天,我也看天氣預報,然後到會下雨的地方,還會去湖邊等雨來。我記得有一個月我先後到平頂山的平行湖、信陽的南灣水庫、武漢的東湖去追過雨,去每個地方不同的去追趕下雨,看了以後心情非常非常的平靜,在看雨的過程當中,你也會看到不同的人在做不同的事。社會的大環境之下,你腦海里會自動形成一副美妙的圖畫。

這或許就是我內心屬性,因為我善於在獨處的生活環境當中去發現一些美的奇異的存在,也可能是因為我長久的寫作馴化我有這樣的本能,有意識的尋找屬於我自己的東西。我當然有時候會分清楚現實的生活跟小說,在我尋找靈感的時候,會有意的創造一些機會,創造一些我比較需要的東西,會將小說與生活融為一體,混為一談。在寫第二篇長談的時候呢,我突然覺得小說里的人物躍然於紙前,一個人守在孤島前,這個情景令我為之後怕。生活才是大自然恩賜的、渾然天成的藝術珍品。

造米藍:問話梅姐姐,是不是無趣的人就沒辦法寫出生動的故事?

話梅:不是啊,如果你是個無趣的人,但是你有豐富多姿的思想以及與別人非同尋常的經歷,或者你有極為敏感的戲劇的思維方式呢,這些都可以讓你成為一個作家,成為一個寫作者,並不妨礙你是一個無趣,是一個無趣的人沒有什麼,最重要的是你要有一顆發現美的眼睛,善於生活把握人生的能力。

佳茗:問旅行的意義對寫作非同尋常嗎?

話梅:旅行的意義對寫作非同尋常,但是這個旅行不僅是身體上的旅行,同時也是你心理的旅行。我們現在太過於快速發達的各種通訊工具,影響我們一些對於心靈的塑造。所以我希望大家更多時候能夠騰出時間給你的心靈加以進化,多讀幾本書,看一部藝術電影,然後去旅遊,爬爬山,多跟自己進行對話交流,人生很大一部分時間都是跟自己相處。

造米藍:問話梅姐姐,你是先想好整個故事的大概才開始寫的嗎?還是一邊寫一邊想?

話梅:我剛開始寫作的時候,我是先寫日記,發現自己寫的越來越長了,那個過程是完全沒有大綱的,當你後來被馴化成為一個專業的寫作者之後,你就會發現大綱是非常有必要的,人不能一揮而就,一蹴而成,一定要有一個大致的構思,特別是寫長篇小說的人,你要知道很多人就會半途而廢,無疾而終,沒有辦法接下去,甚至你會前後自我矛盾。

夢幻城堡 唯獨那一抹悲傷:問老師,讀完一本書怎麼寫讀書筆記呢?

話梅:你就把你想要記下來的,覺得美的,有道理的,甚至我們看著就覺得無所適從或者是毫無邏輯的東西。但你自己認為我很喜歡,記下來,哪怕是一個美妙的詞語,一段匪夷所思的哲理性的話,把它記錄下來。並且經常去翻這些筆記,它漸漸的會成為你一部分,會在你下次寫作的時候不自覺的被應用當中,相信我在寫作之前,擁有寫讀書筆記的好習慣是你成功的一個關鍵。

造米藍:問話梅姐姐,你都是什麼時候就突然有一個想法說,我的下一部小說就寫這個故事了?

話梅:真的是突然間,就是一剎那,沒有一個節點,甚至在我旅行當中,我突然看到一幅美妙的景象圖,我就想說,我要不要以這個景象作為社會環境的大框架,塑造人物。我會突然有一個靈感,先有這個感受,才會準備,甚至在最短的時間迅速的完成。

造米藍:問話梅姐姐,你有沒有對你寫作經歷很重要的作家或者書可以分享給我們嘛?

話梅:喜歡蕭紅,杜拉斯,張愛玲,最喜歡的是安妮寶貝。我非常喜歡安妮寶貝,不是現在的慶山,她現在的高度是我難以企及,我自己有一家書店,裡面有她所有的書,當然我也喜歡雪小禪。

曾經自己構造一個故事,難以走出來,所以才會有這麼多悲劇發生,他們這些人太過於聰明了。

造米藍:問話梅姐姐,我發現返回頭讀自己以前寫的東西就會覺得很無趣很啰嗦?請問如何讓自己寫的東西不乏味?

話梅:首先恭喜你,你有進步了,你開始發現以前的不足,開始有要上升空間的慾望了。大多人不會看以前的作品,即使看,也要隔很多年之後才會看,甚至那本書成為你的印記。這是每個人必須經過的過程,你開始讓自己有一個更大的空間上了。

生活當中很多人是個無趣的人,發生很多無趣的事情,但是怎麼把寫作寫成有趣的事情呢?大家忽略了很重要的關鍵,來源於現實生活之外還要有豐富多彩想象的空間。閉門造車的故事是可以發生,天馬行空也是可以的,一些沒有去過遠方,沒有去過南美的人,他可以寫出比《百年孤獨》更好的故事。

/

/

「吧啦創想課堂」將為每一個你,帶來不同的創想

我們每周將邀請一位大咖為大家做一次免費公開課

主題涉及攝影、寫作、閱讀、

職場、英語、繪畫、傳統文化……

成為吧啦創想課程會員的優惠福利

成為會員會在第一時間收到創想課堂的最新上課信息,

編輯會在公開課之後將整理的公開課文字資料發到會員郵箱,

還有機會得到公開課嘉賓的親筆簽名書。

1.掃描以下二維碼,識別並關注「吧啦原創文學」。

2.轉發本篇文章至朋友圈,附言「我要報名參加吧啦創想課堂,遇見更好的自己。」如下圖所示:

3.添加主編李菁微信(sheyinglijing)掃描文末主編李菁二維碼,將轉發截圖發給主編,可報名成功噢。

掃一掃上面的二維碼,

即可向主編李菁報名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