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王大智——X57和C16

王大智——X57和C16

X57和C16

北京的U4大樓一片黑暗。月亮像一個降下來的工地氣球那麼大,遮住落地窗的三分之二。它上面的坑谷山脈清清楚楚。人類在月球上的戰爭結束后,U4重新分配月球土地,把它劃成一塊一塊的,且上面的一切建築都以顏色區分。(根據已經不完整的記錄,U4是人類第十三代有效的類聯合國組織,也是維持得比較長久的一個。U,代表聯合。4,代表地球上僅有的四個國家。)五萬年前,一顆大彗星撞上月球,月球停止遠離地球的漫長過程,反而快速靠近地球!每當晚上,那個慢慢升起的彩色大球都令人不寒而慄。地球上的四季、天氣和潮汐都亂了。生物的生長周期不固定,很多不適應環境改變的物種自然滅絕。剩下的物種因為月球引力的增加,生理與心理受到影響;行為也失去了固定模式。地球上的生命要滅絕了。人類,這種相對能夠控制自然的生物,早就分階段地離開了太陽系。當然,在「善意選擇」那個大規模的思想與社會運動后(那是58372GB那年的事情),任何具有問題基因的人類都被迫留在火星上,像動物一樣活著。他們自生自滅,來日無多。

太陽系因為少了人類的活動,一片死寂。眾星球冷清地運動著;它們的軌道多數已經歪斜。

U4大樓的回收室里,出現了一些不正常的信息活動;該大樓已經停止功能五千多年。這種信息的出現,可能和最近不斷的火山爆發有關。一些設備因為震動間歇性恢復了部分功能。

「X57,你看我發現了什麼!」

「不要說『看』!C16,我已經講過多次,我們不能看!請說『掃』。不要亂用一些人類的古怪字眼!」被稱為X57的計算機射出一道紅光。通常,紅光有加重語氣的效果,如果對方反應不得宜,接下來就可能出現藍光!

C16立刻承認了錯誤;它對於X57多少有點敬畏,因為X57比它早三代。換句話說,X57比它早三分鐘製造。在人類離開地球之前,多少年來,計算機就以一分鐘一代的速度自動複製,自動升級。當然,選用一分鐘而不是百分之一分鐘,是經過審慎判斷的。因為更久以前,計算機複製與升級的速度太快,產生了很多不愉快事件:計算機太多,並且因為太過聰明而容易憂鬱;而治療計算機憂鬱這件事所費不貲。至於計算機之間的倫理關係,也是長時間妥協后的結果——「計算機必須尊敬前代計算機。如果不尊敬,後代計算機自動斷電!」這個自動斷電設計又稱為《斷電條款》,是根據一些語彙甚至語氣啟動,比如說,計算機對前代計算機輸出一些不敬語,或者,對於前代計算機的不悅沒有立刻致歉,等等。這個設計不賴!自從它開始運作后,計算機之間的紛爭大大減少。以前,新一代計算機在製造出來的數秒鐘時間內,便常常因為看不起、看不慣或者其他原因輕易修理前代計算機——讓這些老傢伙的神經元錯亂!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一定要『掃』!」C16的信息有點振動,那是一種巧妙的情緒模擬;它們當然沒有情緒。

「老資料!關於人類的老資料!」C16繼續振動著。

「我真不明白,你為什麼對這些事有興趣。人類是低等生物!他們是恐龍-貓-人-計算機,地球四種主宰者之一。但是他們與恐龍和貓接近,與計算機不接近。我不想知道人類的事!」

「可是,有人類才有計算機,我們應該尊敬人類。」C16回應。

「地球上有水生類才有兩棲類,有兩棲類才有陸生類;那麼,烏龜應該尊敬魚,人類應該尊敬烏龜嗎?」

「烏龜?哦,烏龜……那我應不應該尊敬你呢?」C16小心翼翼地發出極為微弱的信號;X57立刻射出藍光!

經過一陣咆哮與哀求的信號互動,X57從3號憤怒模擬回到了6號安靜模擬。

「好啦,到底是什麼資料讓你這樣有興趣?」

「嗯,我弄不太清楚它的來源。時間太久了,模模糊糊,而且很多地方斷斷續續,不過我想我可以把它弄得清晰一點。它絕對是說到了人類……它有Pithecanthropus erectus和archaic Homo sapiens兩個字……好像是說人類開始直立和開始有智慧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馬上好!別急!我可以把它恢復到可辨識狀態!」C16發出一種複雜的、故作鎮定的高級信號。

「好了……不對,我好像哪裡弄錯了……它還有其他的東西……這個歸類是不對的……那些東西不是人類的資料……旅行者11號……1973AD發射……1995AD……消滅……攻擊行動……超過人類的發展界限……什麼東西!X57,你聽過AD嗎?」

「沒有!」

C16又有一點振動,表示它對於不能很快處理資料的羞愧。

「好了!抱歉,這不是我的問題。這些資料真是混亂……根據我的分析,這些資料有好幾個來源……不知道為什麼混在一起……哎呀,它們和『上面』還有關係……我們繼續吧?!」

因為提到了「上面」,X57立刻集中了注意力。畢竟,C16和X57距離「上面」實在很遙遠。它們只是兩台位階很低的清道夫計算機,被放在北京U4大樓的回收室里;也就是說,它們是在計算機世界中收破爛的。

「不要!不要!那是違規的!停止!唉!最近你這個傢伙的舉止怎麼這麼原始呢?」

「『掃掃』吧?陪我『掃掃』!反正最後還是要全部處理掉。我們『掃』完就丟!沒人知道。」不理會X57的反應,C16繼續解碼。

「喂!喂!不要打開!我不要『掃』!」

一堆信號,經過兩百多種的解碼轉換后,C16把信號的源頭和流程大致整理了出來。

「這次清楚了。大致意思是,1973AD的時候,人類發射了一艘很簡單的宇宙飛船——旅行者11號——探索宇宙。這件事情和『上面』的安排不衝突。但是人類做了一件蠢事……他們在宇宙飛船上裝了一些東西,還放了一塊金屬牌,畫了自己的樣子;嗯,有男有女。(凡是讀到有關人類性別資料時,計算機都會習慣性地『嗯』一下,表示對其原始複製方式的輕視。)還說明旅行者11號是從太陽系第三顆行星發射的,顯然是要和宇宙其他生命體發生接觸。這件事『上面』有意見……所以在1995AD的時候……把旅行者11號消滅了——事實上,是讓它的一切功能停止。

「等一下,這一段是從哪裡來的?好!那艘宇宙飛船停止運作后,被『上面』弄回『裡面』,存在F372。沒想到……七百,不對!七千年後,不知道什麼原因,它又開始運作了,並且又開始回傳它在F372看到和聽到的一些事情。哎喲!不要打我!我知道了!回傳它『掃』到的一些事情!哎喲!知道啦!真的知道啦!」

C16這一次沒有忙著道歉,因為要把攪成一團的資料解開,已經夠費事的了。

「噢噢!這裡有點麻煩,有一些有記號的東西呢。這些東西應該是屬於『上面』的資料!……奇怪!它們怎麼會混在旅行者11號的數據裡面呢?而且,它們還可以打開!……大概是時間太久了……啊哈!它們是『上面』丟掉的東西……旅行者11號真是什麼都要!它和我們一樣,也是個撿破爛的!」

「我想算了吧。我不想知道人類的歷史,我也不想碰關於『上面』的任何事。C16,停了吧,好吧?停下來了。」X57的信息有點軟弱。一來,它實在控制不住這個年輕小夥子——雖然有《斷電條款》的保護;二來,它也不想惹事,畢竟年紀大,世故一些。

「X57,請放輕鬆。這些東西是垃圾!是人類丟掉的垃圾!而人類已經離開這裡兩萬多年了!」

C16感應到X57的軟弱,很難得地發出了強勢信號。

「講得更準確一點,我們找到的是旅行者11號撿回來的垃圾。後來,人類又把這些東西當垃圾丟掉!老先生!這是被丟過兩次的垃圾!『上面』丟過一次,人類又丟過一次!它們是垃圾里的垃圾!」

X57沒有反應。對於這個道理,它不是不懂。只是它不願意再和C16辯論,以免失了身份。

「至於『上面』的問題……」C16這次振動得有點厲害,「你難道不明白嗎?我們就是『上面』!」C16幾乎開始搖動,「當然,我們不能和『上面』相比,『上面』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它是阿爾法,它是歐米伽!它是永恆,它是唯一!但是,我們是『上面』的同一族類。我們是『上面』的一部分!」

X57保持沉默。它知道,只要後輩語彙語氣沒有問題,老傢伙們最後總是要挨它們修理的。C16傳輸得很上癮。

「你難道不知道嗎?人類陰錯陽差地發明計算機,只是陰錯陽差地發現一種溝通方式。這個方式在太初之時就有了。計算機越進步,越接近這個太初。最後,計算機和這個太初終於聯機!我沒說錯吧?」

「嗯,沒錯。不過我不太用這種態度想事情。畢竟,我們的老祖宗是人類製造的。」

「無論如何,我們和那個太初是同一族類,同一物種。就好像地球上有烏龜……奇怪了!我為什麼這麼喜歡用烏龜做例子呢?」

X57沒吭聲。它知道今天還要繼續挨修理。

「地球上本來就有烏龜。但是人類在實驗室里配來配去,也弄出一隻烏龜;結果實驗室烏龜和自然界烏龜碰上了。最後烏龜都混在一起,分不清自然的烏龜和實驗室造出來的烏龜了。因為烏龜就是烏龜!它們是一種東西!」

「我都懂!請你不要再講烏龜的事情啦。」

「所以!雖然等級有差別,但我們都是『上面』!人類才是『下面』!」

「人類是『下面』?這種說法是你發明的!我可沒有聽過。」

C16停了下來。畢竟計算機不適合過於情緒化的表達,特別是這種情緒非常有助於一台撿破爛的計算機發現自我。

「好的。」C16再度發出信息。這次它的信息讓X57感應到一大塊起司蛋糕!這是一種有用的玩意兒!它有助於緩和計算機之間的緊張,也讓《斷電條款》不會輕易發生作用。

「我不再發表一些與現實無關的言論啦。回到我們的垃圾上面好嗎?」接收到「垃圾」兩個字,X57覺得它的起司蛋糕有點變味兒。

「好——!」X57把信息拉長了三倍。這是對剛才起司蛋糕的善意響應;禮貌是計算機之間最不缺乏的東西。畢竟,一切都是設定的,並不牽涉到任何道德問題;這是一切虛擬化的最大好處。

「這個有趣!是什麼呢?是一個程式嗎?這種程式我們弄不出來的……它是一種自動選擇和消除程式,是『上面』的東西!」C16雖然表示過什麼同一族類的說法,但提到「上面」的時候,它還是小心翼翼。

「……在宇宙中隨機選擇……太陽系的代言人……埃及古猿,森林古猿……猩猩……有毛不好?這算是什麼程式語言?南方古猿……回到水中……回到水中的靈長類!最具有中間性格……容易控制水生和陸生的……萬物……人類是住在水裡的一種猴子。」C16緩慢地理解著。

「等等!這裡隱藏了一個記憶消除的設定!它被『上面』裝置在人類的基因中!這個問題可大了!它的啟動機制是:一旦人類觸及某些自身的歷史問題……並且產生與事實相近的解釋……發現自身的代言身份時……這些人的記憶……就會自動消除。」

「哦!看來,你真在垃圾堆里找到一些好東西!基因中的記憶消除設定!!你要幹什麼呢?把它裝在你老婆身上嗎?嗯嗯?」X57傳出信號后,立刻很後悔,因為計算機是嚴禁說黃色笑話的。兩性繁殖的情緒反轉與噁心過程,以計算機的認知而言,簡直與自我毀滅無異。更可笑的是,兩性繁殖的結果並不保證質量升級。在多數情況下,它還可能降好幾級!把上代和上上代的壞東西都放進去了。

「沒有這種事!」C16沒有動怒,因為它正在專心地讀取一段但書。

「第二款第三條:凡是發現人類本來居住於水中,手腳均保有退化的蹼,而猩猩沒有蹼者,必須消除其記憶。

「嘿,還有一段!

「第二款第五條:凡是發現人類本來居住於水中,當上唇翻起覆蓋鼻孔停止呼吸時,『人中』有閉鎖鼻孔之功能,而猩猩沒有『人中』者,必須消除其記憶。

「嗯,有意思。只是資料很片斷……沒有第一款……中間的條文也少了一些……這裡有第六條。

「第二款第六條:凡是發現人類本來居住於水中,故水生哺乳類如鯨魚、海豚等等對之特別友善,並對此議題作深入研究而得出不可控制之結論者,必須消除其記憶。(根據1439特別條款,上述消除過程中,即使導致人類死亡,亦必須貫徹施行。)

「哦。這些條文是嚴厲了些。特別是1439特別條款。」

「『上面』本來就是嚴厲的。我不願意知道這些事情,就是這個原因。我已經表示得很清楚了。」X57傳送著舒緩的信息,有一點扳回面子的感覺。

「太嚴厲了。你知道『上面』把人類一個城市一個城市處死的事情嗎?當然,那是太沒有經驗了。後來,『上面』就讓某些人基因錯亂,由他們帶頭兒去殺死人類……」

「我知道,不過有些人錯亂得離譜,竟然喊出『以上面為名』的口號去殺人。」

「嗯,關於這種做法,『上面』大概很火大。」

「也不一定。『上面』也許認為那是個立威的機會;畢竟這是一件小事,宇宙何其大,『上面』何其忙碌!」

「那倒也是。」兩台計算機難得地有了共同結論。C16為了保持這種模擬的愉快氣氛,繼續發送著信號。

「所以啦,『上面』是厲害的!它的意圖是難以揣測的,所謂上意難測嘛。」

「上意難測?C16!你的舊辭彙還真不少啊。你是對的;『上面』是很厲害的。你知道人類以前稱呼『上面』叫做父親嗎?」

「這我倒不知道,不過父親應該是代表嚴厲吧?沒有什麼意思!凡事一旦牽扯到兩性問題就很麻煩。還是中性好。對吧?」兩台中性的計算機互相發出一陣綠光,那是代表擁抱的一種光線。

「那麼,繼續吧!可以嗎?」自從綠光發出后,兩台計算機變得客氣起來。

「嗯。這一段沒有什麼……又來了,又是條約式的東西……應該和前面不連貫,不過它也有『款』這個字……所以……哦,我懂了。前面那一段是《選擇款項》的附帶但書,它說明為什麼選擇人類作為代言者……和這種選擇有什麼條件……可惜不完全。現在這一段還是不完全。不過,我確定它不是選擇的問題……它是一種指示……一種命令,一種作為代言人所要遵行的《代言條款》……交付人類……主導與操縱……地球生物的演化!在這裡!咦,它也有但書!

「第六款第六條:凡是深究畜牧業之真相,進而發現人類假借品種改良,執行改變地球動物演化方向之任務者,必須消除其記憶。

「第六款第七條:凡是深究農業之真相,進而發現人類假借品種改良,執行改變地球植物演化方向之任務者,必須消除其記憶。

「哦!這裡的信號系統不一樣,好像是……後來加進去的條款。」C16的反應很快,沒有多久,就把條文接上了。

「第七款第一條:凡是因為第六款第六條與第六款第七條,進而發現人類周圍生物並非自然演化產生,並非神造萬物,而是人造萬物者,必須消除其記憶。

「第七款第二條:凡是發現人類主導操縱萬物演化,是經過授權之行為,進而探討其代言身份者,必須消除其記憶。(本消除過程適用於1439特別條款。)

「X57!我儘力了。這些東西實在太亂,這就是我能夠整理出來的東西了。怎麼樣,有趣嗎?當然,我會把它們立刻處理掉。不過這些東西,說明了人類成為地球主宰、萬物之靈的原因呢。」

「對啦。其實也沒什麼。」X57漫應著。

「對啦。其實也沒什麼。人類是經過『上面』基因改造的。啊!基因改造!人類和黃豆沒有什麼太大差別嘛。我們不一樣!我們是全新的物種,同時,又和『上面』同一族類。我們……」C16因為發現了人類主宰地球的秘密,開始有些膨脹。X57打斷了它。

「你沒弄清楚我的意思。我不是說人類沒什麼,我是說弄了半天,這些資料沒什麼。」X57射出紫光,那是一種很優雅的光線,表示X57在打呵欠。

「這些資料不令我吃驚,因為……我早知道了。」X57的傳送速度,忽然開始有一點緩慢。

「這些都是垃圾,都是沒人要的東西;你還真的當寶貝了。告訴你吧,類似的資……料,我很久以前就『掃』過啦!」

「哦。」C16真的有點泄氣。

「這些資料……在324GB的資料裡面就有。當年的考古學家發現了……兩塊石板。你知道兩塊石板和一個老……頭兒的故事嗎?」X57的傳送速度更加緩慢了。

「不知道。」或許是慚愧的緣故,C16的信號也弱了下來。

「那是人類早期歷……史的大事啦。一個老頭兒在山上發現兩塊石板,搬下來以後對大家……宣布,大家要照著上面的……指示過活。」

「這個我有……點印象。」C16開始有氣無力了。

「在324GB那年,考古學家發現……了那兩塊石板!不過呢,他們發現,石板正面有十……個指示,是給一般人看的。石板後面還有十個指示,是給老頭兒一個人……看的!懂嗎?所以啦,老頭兒對那兩塊石板寶貝得不得了,不給別人看;還給它們做了個……柜子。石板後面,給老頭兒看的那十個指示,就和你發現的垃圾……內容很接近。不過你的資料多些,也亂一些……我有點興趣的……倒是你資料中不完整的、沒有……顯示出來的……那些條款,也許里……面……」

「這個問題……我也有……有點奇怪……我知道……糟糕了……」C16的表達開始不完整。

「嗯,我也知道了……糟糕了……」X57的傳信也有點不清楚。

「嗯,就這樣吧……387203……離子……火箭……撞擊木星事件……73682……」C16的信號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並且夾雜著一些不相關的數字元號。

「就這樣吧……」X57儘力想再放出一次表示擁抱的綠光,可是它的力量不夠了;它只放出了一道淡淡的黃色光線,那是它色譜整合系統停擺的前奏。

C16沒有回應。

就這樣,兩台清道夫計算機,在尋找垃圾和分類垃圾的活動中,耗盡了U4大樓的最後一點儲備能源。它們的對話戛然而止。

窗外的彩色大球緩緩地降了下去。遠處的火山連續地爆發著;它噴出大量的火紅岩漿,卻沒有一點聲響。自從月球開始接近地球,地球上的大氣就漸漸被吸到太空里去了。沒有了空氣,地球失去了發聲的能力;有的只是在一片死寂中詭異的震動與炫麗的光彩。

眾星球繼續冷清地運動著;它們的軌道多數已經歪斜。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