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文史知識】十大元帥的傳奇入黨經歷

【文史知識】十大元帥的傳奇入黨經歷

今天一起回顧新十大元帥的入黨經歷。品味在那個戰亂四起、民不聊生的時代,這十位傳奇人物追求光明的過程。

朱德:入黨之路多坎坷

新十大元帥中,最早加入共產黨的是朱德。1922年初夏,朱德經朋友介紹,閱讀了一些有關共產主義的初級讀物,從黑暗中看到了一線曙光,從而認定只有共產主義才能救。他毫不猶豫地告別了家鄉、親人和朋友,登上一葉扁舟,順長江東下,找共產黨去了。他到了上海,踏遍了整個市區,沒有找到共產黨的蹤跡。他只好到北京去繼續尋找。在北京,朱德仍然找不到共產黨的身影,只好又回到上海,這次他見到了陳獨秀,可陳獨秀對他並不熱情,說他需要長時間的學習、考驗和真誠的申請。朱德決定遠渡重洋去法國。當年,36歲的朱德和好友孫炳文到了法國。當聽說旅歐少年共產黨的負責人周恩來去了德國柏林后,他倆又馬上趕到柏林,找到周恩來。周恩來被二人的經歷和追求所感動。在詢問了朱德對共產主義的態度后,表示願意介紹他倆加入共產黨。這年11月,經周恩來和張申府介紹,朱德和孫炳文被批准加入共產黨。同時,朱德按黨的指示,仍以國民黨黨員的身份進行社會活動。

朱德

彭德懷:關帝廟裡定終身

十大元帥中,彭德懷最後入黨,入黨日期為1928年4月。北伐戰爭時期,彭德懷和段德昌同在國民革命軍第八軍一師任職,彭德懷在一團當營長,已是共產黨人的段德昌在師政治部當秘書長。兩個人志趣相投,成了知心朋友。一日,部隊行至湖北玉泉山,兩人閑步走進一座關帝廟。段德昌指著廟裡供奉的關公像,問彭德懷:「對關雲長有何感想?」彭德懷搖著頭說:「關是過去的人,現在還被統治階級利用,沒有意思。」段德昌有些吃驚,問:「你要怎樣才有意思呢?」彭德懷說得很簡單:「我身為窮苦人,當然為工人農民服務才有意思。」段德昌又問:「你以為國民革命的最終目的是什麼?」「現在每天不都在喊打倒帝國主義、軍閥、貪官污吏、土豪劣紳,實行二五減租嗎?我認為應當實行耕者有其田,而不應當停留在二五減租。」彭德懷一口氣說出自己的意見。段德昌回答:「一個真正的革命者,也不應當停留在耕者有其田,而應當變生產資料私有製為公有制,共產黨是按照這樣的理想來鬥爭的。共產黨員就是為按需分配的理想社會奮鬥終生的。」不久,彭德懷請求段德昌介紹他加入共產黨。1928年4月的一個黃昏,中共南(縣)華(容)安(鄉)特委為彭德懷舉行了入黨宣誓。

彭德懷

林彪:兩位堂兄指方向

林彪加入共產黨,是受兩位堂哥林育南、林育英的影響,這二人都是早期的革命者。在二人的影響下,林彪進入武漢共進中學讀書。在這所學校,林彪經常接觸陳潭秋、董必武、惲代英、林育南、林育英等共產黨人,聽他們談論國家大事,並深受他們的影響。1922年秋,林彪因家裡經濟困難,到武昌粵漢鐵路工人子弟國小當代課教師。不久,林彪加入了共產主義青年團。

1920年代初,林育南、林育英正在武漢領導工人運動。林彪在他們的影響下,成為共進中學學生運動的領袖。在此期間,他多次組織學生遊行示威、散發傳單,開展反帝愛國運動。1925年3月,他被共青團武昌地委指定為共進中學團支部書記。由於林彪在武漢學生運動中表現突出,1925年夏,他被湖北省學生聯合會推選為全國學聯七大代表,赴上海出席了學聯七大會議。在黨組織和兩位堂哥的鼓勵下,林彪暗下決心:將來要像兩位堂哥一樣,走革命之路。在共進中學畢業后,林彪的父母希望他在附近找一個教書的職業,照顧家裡的生活。但林彪在中共中央的影響下,說服了父母,考入黃埔軍校第四期入伍生總隊,並在入校後由共產主義青年團團員轉為共產黨黨員。

劉伯承:一心只為求真理

劉伯承本是川軍名將。1923年秋冬,他一直在成都治傷。后因心煩,躲到四川犍為縣五通橋張仲銘家裡靜養。閑下來,他看了不少進步書刊。不久,劉湘、楊森控制了四川政權,大肆迫害進步人士,吳玉章輾轉來到犍為。吳玉章與劉伯承的交往十分密切。當時,吳玉章任成都高等師範學校校長,和惲代英、楊闇公等人創辦《星期日》等刊物,宣傳新文化、新思想,熱情介紹和宣傳馬克思主義,還派人深入到工人、農民中做宣傳和組織工作,在當地具有較大的影響。

吳玉章深知劉伯承的為人和才華,幾乎每隔三五日就要到劉伯承的住處,一面探視病情,一面介紹和宣傳馬克思主義。後來,通過吳玉章的介紹,劉伯承結識了楊闇公。在吳玉章、楊闇公兩人的影響下,劉伯承的思想發生了深刻的變化。這年秋末,劉伯承同吳玉章一道取道貴州、湖南到達上海。第二年年初,他又跟吳玉章趕赴北京。6月下旬,他們又一起來到廣州。劉伯承素以「深思斷行」為座右銘,愛獨立思考,不隨波逐流。這一路,他覺得每天都有新鮮事發生,他看到了群眾火山爆發般的反帝浪潮,看到了共產黨像磁鐵般地吸引著有為青年……1926年5月,經楊闇公和吳玉章兩人介紹,劉伯承如願以償,正式成為共產黨的一員。

劉伯承

賀龍:領導起義后入黨

第一次國共合作后,中共黨員周逸群受命到賀龍部隊任師政治部主任。賀龍與周逸群一見如故,周逸群向賀龍宣傳馬列主義,介紹十月革命,闡述共產黨的性質和政策,賀龍茅塞頓開。賀龍向周逸群表示願意加入共產黨,並說自己沒有文化,只好口頭申請。周逸群連忙說:「黨熱烈歡迎你,不過要加入我們的黨組織,還要經受更嚴峻的考驗,希望我們並肩戰鬥。」賀龍深深地點了點頭。此時,中共雖暫時還沒吸收賀龍入黨,但已把他當作自己人。1927年八一南昌起義前,周恩來在賀龍沒有入黨的情況下,宣布黨的前委委任他為起義軍總指揮。起義軍撤出南昌到達瑞金后,幾個重要人物的入黨問題被提上了日程。

8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瑞金河邊的一所國小里,郭沫若由周恩來和李一氓介紹、賀龍由譚平山和周逸群介紹,加入了共產黨。郭沫若、賀龍舉起右拳,對著黨旗宣誓。主持人張國燾領一句,他倆跟一句,儀式很快結束。走出會場時,賀龍頓顯輕鬆,從口袋裡掏出煙斗點上火。他對走在身邊的張國燾淺淺一笑:「這個手續並不複雜嘛,不像加入哥老會那麼多規矩。」

陳毅:文學夢碎后入黨

1919年10月,懷揣著文學夢的陳毅開始在法國馬賽勤工儉學。他認識了蔡和森,開始接觸社會主義。1921年底,陳毅等因鬧學潮被遣送回國,到了上海。這時已參加中共中央領導工作的蔡和森找到陳毅深談,問陳毅願不願入黨或去蘇聯學習。陳毅都沒有同意,有著文學夢的他當時的理想是:既信仰共產主義,支持和參加中共所領導的革命運動,又不受組織的約束;憑著個人的努力,獨立地為祖國為人民作貢獻。1922年1月下旬,陳毅回到重慶,他想解決在法的川籍學生求學問題。然而,四川的當權者們正忙於打仗。陳毅等人在成都奔走數月,毫無結果。這使陳毅又一次看到,依靠個人努力,推動或迫使任何一個封建政權或資產階級政權來做有益於人民的事,都是徒勞。1922年春,陳毅任《新蜀報》主筆。他進一步看到,沒有新興的無產階級和它的政黨共產黨,去摧毀陳舊的一切,就不會有希望。個人奮鬥是軟弱無力的,只有參加到組織中去,才能有所作為。他給蔡和森寫了入黨申請信。至此,陳毅的思想已在根本上完成了從資產階級到無產階級的轉化。1922 年秋,蔡和森給陳毅寫了回信。1923年10月,經陳孟熙介紹,陳毅進入北京中法大學學習。入學不久,他由共產主義青年團員轉為共產黨正式黨員。

陳毅

羅榮桓:血雨腥風中入黨

1926年夏,羅榮桓到廣州投考中山大學大學部,沒被錄取。他便於當年農曆十月回到家鄉湖南衡山縣南灣,投身於大革命洪流中。他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只有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把千百萬農民組織起來,才有真正的解放。經共產黨聯絡員修表匠老趙的介紹,羅榮桓見到了中共衡山縣委和縣農協負責人,向他們彙報情況、接受指示,展開革命行動。

1927年三四月間,蔣介石正準備反革命政變。當時湖南的各種反革命勢力,也在暗中向革命發動進攻,羅榮桓也被當地的反革命組織盯上了。當時,羅榮桓恰好接到在武漢大學的彭明晶的來信,信中談到國民政府從廣州遷往武漢后的革命形勢,談到毛澤東在武漢主辦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羅榮桓為進一步了解全國的革命形勢,探求真理,便決定前往武漢投入更大的革命浪潮。羅榮桓輾轉到達武漢時,局勢已急轉直下,繼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變、湖南「馬日事變」后,武漢也一度遭到鄂軍反動軍官夏斗寅叛軍的襲擊。7月15日,汪精衛發動七一五政變。一時間,腥風血雨遍及全國,一些不堅定的人紛紛脫離革命,但羅榮桓卻更加堅定了革命的信念。1927年5月,他經彭明晶介紹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不久轉為共產黨正式黨員,從此踏上了職業革命家的道路。

羅榮桓

徐向前:苦思數月跟黨走

1924年4月,徐向前被黃埔軍校錄取,成為黃埔一期生。在黃埔,他除了刻苦學習軍事外,還大量閱讀進步書籍和報刊。他積极參加中共黃埔特別支部組織的各種活動,並成為其中一名活躍分子。1926年11月底,徐向前來到了北伐軍佔領的武漢,被分派到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武漢分校,任學兵隊少校隊長。武漢分校號稱第二黃埔,蔣介石兼任校長,政治總教官為惲代英,教官中有施存統、蕭楚女等共產黨員,進步力量在這裡佔優勢。

徐向前周圍聚集了一批共產黨員,他們時常會聚一堂,談論理想,有時也發生爭論。徐向前言語不多,他認真傾聽,反覆比較,苦苦思考:共產黨和國民黨,到底誰是真正的革命黨?誰在真正為人民謀利益?共產主義和三民主義,到底哪種主義更能拯救?為了搞清楚這些問題,徐向前如饑似渴地閱讀馬克思主義著作及其他進步書籍、報刊。他終於認清了革命的發展趨勢。1926年下半年以後,蔣介石加緊了分裂活動,先後製造了「中山艦事件」「整理黨務案」等。1927年初,蔣介石已經公開表示反對共產黨。徐向前面臨著一生最重要的考驗,他經過慎重思考,下定決心,跟共產黨走。1927年3月,經樊炳星、楊德魁介紹,徐向前正式加入共產黨。徐向前入黨后才知道,武漢軍校中共組織的負責人是陳毅。

聶榮臻:從實業救國轉向

1919年12月9日,年方20歲的聶榮臻,心懷實業救國的雄心大志,在上海登上法國游輪「鳳凰」號,與其他72名熱血青年結伴,去法國勤工儉學。1921年10月,聶榮臻從法國來到比利時,進了費用比較低廉的沙洛瓦勞動大學。此時的他,思想上正發生著急劇的變化,這種變化使他越來越不能平靜地坐在課堂里專心致志地學習了。他開始感到,出國勤工儉學時所抱的那種實業救國的願望實在是不現實。他翻來覆去地想:是這樣一個現實,你的科學技術學得再好,即便是成為工程師,回國以後又有什麼用?正在這時,他接觸馬列主義的機會也多起來。當時,共產主義運動在法國和比利時的影響很大,此外,他還能經常看到國內辦的一些革命報刊,如《嚮導》周報。正是在這些因素的影響下,他的思想發生了質的變化,他堅信只有馬克思主義才能救,才能使四萬萬同胞都能有衣有食。1922年8月,由同在沙洛瓦勞動大學學習的劉伯堅和熊味耕兩人介紹,聶榮臻加入了旅歐少年共產黨。為了保密,他使用了化名「向上」。1923年初,由趙世炎、劉伯堅介紹,他參加了共產黨。

葉劍英:革命低潮時入黨

葉劍英原是國民黨軍的名將和高官。在黃埔軍校工作時期,他就正式向中共組織提出了入黨申請。但當時,共產黨對國民黨中上層人士的入黨問題,態度非常謹慎,一般不吸收。葉劍英入黨的第一次努力沒有成功。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發動反革命政變。葉劍英通電反對蔣介石,遭到蔣介石的通緝。葉劍英逃至武漢,住進武昌朝陽旅館。朝陽旅館是廣東人開的,常有廣東籍的客人。在這裡,他遇到了梅縣同鄉、中共地下黨員李世安。二人原來就認識,這次兩人徹夜長談。葉劍英把自己入黨的渴望和幾年來在這個問題上遇到的波折和苦惱,全倒了出來。李世安了解葉劍英的過去,便將此事一口應承下來,表示將向上級反映此事。李世安當然知道黨內規定。葉劍英是國民黨高級軍官,即便已經通電反蔣,但要在基層組織里討論他入黨的問題,還是可能會產生波折。於是,他秘密找到周恩來。周恩來聽完李世安的彙報,回想了一下他在黃埔軍校時與葉劍英的接觸,坦然認為應該歡迎。在1927年7月上旬,在武漢革命形勢急轉直下,汪精衛「分共」的前夜,經周恩來同意,中共中央批准接納了葉劍英這個特殊黨員。為了保密和特殊的工作需要,周恩來要葉劍英不要和其他黨員聯繫,只與李世安等少數黨員保持聯繫。葉劍英以秘密黨員的身份,為保護南昌起義將領,提供敵人高層決策情報起了重要作用。葉劍英以秘密黨員的身份,為保護南昌起義將領,提供敵人高層決策情報起了重要作用。

葉劍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