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唐家三少的「錢途」能大規模複製嗎?

唐家三少的「錢途」能大規模複製嗎?

日碼字8000,年收入過億。

「因為家裡的一些原因,我現在每天碼字降低了些,至少8000字左右。我寫了13年,到現在為止差不多4000多萬字,平均每年300萬字」。唐家三少出現在創意者經濟課題成果發布會上介紹如是自己。

網路小說作家唐家三少。圖片來源網路

作為一名創作者者,同時也是一名以IP(版權)為基礎的經營者,唐家三少每年的各種版權收入過億。

在全球最大的正版閱讀平台閱文集團上,活躍著400萬名創作者,6億註冊用戶。唐家三少、南派三叔等是其中的佼佼者。

文創與互聯網平台的結合,不僅使大量非專業人員可以成為內容創造者,而且其創造過程形成了社群經濟或冬粉經濟,縮短了傳統的產業鏈條,並且吸引了大量資本進入。創意者經濟正在迎來春天。

在「互聯網+文創」已經不乏創富的故事。創意者經濟課題成果發布會上,三位網路文創作者都是行業里的佼佼者。

今年36歲的「唐家三少」是最有錢的網路作家之一,代表作《光之子》、《狂神》等,出了170本書。他是2012年及2013年作家富豪榜網路作家之王」得主。2014年5月4日,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唐家三少」入選2014福布斯名人榜,成為榜單上僅有的三名作家之一。 唐家三少還與盛大文學合作成立唐家三少工作室「唐studio」,這是國內首個網路作家工作室,開啟了網路文學產業發展的新模式。

「至少從數據上表明,我應該是網路文學界的第一」,唐家三少說,「為什麼我能做到第一,是因為我做到了別人沒有做到的事情。首先,最簡單的一件事,就是讓讀者看到我,這件事做了13年,難在每天都有新的文章發表,一天都沒有間斷過;其次,就是創意,而創意之源就是熱愛,只有真正熱愛,才能堅持長時間去創作」。

堅持每日更新,畢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唐家三少說,無論寫妖魔鬼怪,寫天上飛的,地下跑的,水裡游的,所有的來源還是來源於生活,創作一定是來源於生活。例如他曾經有一部作品《善良的死神》,是一部玄幻小說,創意來源就是在電影頻道看某個電影時,突然有了「夫妻大盜」這樣一個創意。儘管這個概念和後來的書相差很遠,但唐家三少很善於從日常生活中捕捉靈感。

90后女孩「葉非夜」從2009年開始搞創作,當時她還是一個讀大學的計算機系學生。國中和高中時代,葉非夜不喜歡打遊戲,就把金庸、瓊瑤、韓寒、郭敬明的小說全看了。上大學時,當時QQ彈窗彈給她一本書,她發現寫得也並不怎麼好,於是開始了自己的創作生涯,一發而不可收拾。

現在,她住在北京一所租來的房子寫作,告訴自己的家人在北京工作。「如果哪天不碼字,就會覺得日子很空虛」,葉非夜隨時都會記錄下自己的靈感,無論是看微博、微信,還是什麼。

「2016年福布斯原創文學風雲榜頒獎典禮,我爸爸看到了,原來他希望我有個穩定的工作,但也可能我們這個行業發展太好了,他就接受了」,葉非夜說。

畢業於美術學院的庹小新原來在雜誌上做漫畫連載的作者,雜誌倒閉了,就來到騰訊動漫做網路連載。現在他的作品在騰訊動漫上有很大的播放量。

庹小新畫了很多妖怪主題的漫畫,而這來源於小時候接觸的古典文學里的各種妖魔鬼怪形象,「不過我還是通過妖來寫人」。庹小新通過網路的創作,可以和讀者有直接的反饋,他覺得這是很棒的地方。

國是直通車 儲錢 製圖

互聯網的出現,降低了內容創作和發表的門檻,UGC(用戶生成內容)成為一種全球現象。與發達國家不同的是,UGC佔到了相當重要的比例,甚至成為文創產品和IP的主要來源。

《創意者經濟:「互聯網+文創的新時代》報告稱,在國內作家排行榜中,在多個榜單中,從業餘寫作入手的網路作家如唐家三少、天蠶土豆、辰東、江南、雷歐幻像、南派三叔等佔據了大半壁江山,唐家三少更是在作家富豪榜被評估為年收入過億的「網路大神」。傳統暢銷書作家逐漸跌出榜單。國產漫畫也正在重複網路文學的奇迹,國產原創漫畫《屍兄》目前累計點擊超過30億。

像唐家三少們一樣參與網路創造的年輕人已經數以百萬計。騰訊旗下閱文集團作為全球最大的正版中文數字閱讀平台,擁有1000萬部作品儲備,400萬名創作者和6億註冊用戶,覆蓋國內IP改編市場優勢份額。

騰訊動漫是國內最大的動漫IP培育平台,擁有3000萬用戶和5萬投稿作者,其中籤約作者超過500人,作品總量中超過44部原作品點擊率過億。

報告稱,在網路文學、在線音樂、網路直播等領域,生產到消費變現的時空距離得以進一步統一,特別是付費閱讀、打賞等新模式的出現,推動了部分行業實現了「生產即消費」的局面。

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說,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能夠把所有創意者和消費者緊密連接起來。用傳統眼光來看,這個過程可能有些浮躁和喧嘩,也可能有些良莠不齊,但不可否認的是,很多門檻和桎梏都在消解,每個人都可以通過網路、互聯網,把自己的創意接入到市場當中,直接接受大眾的體驗。

隨著騰訊、阿里巴巴等文創平台對產業能力越來越強,參與產業分工的主體也將越來越多,未來「平台+工作室/個人/小微企業」將成為主流分工模式。

「互聯網大大降低了文化產業公眾參與的門檻,以前不管是文學作品,還是電影電視,門檻還是挺高的,都有專業化的分工,但是互聯網來了以後,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提供了一個巨大的機會」,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國強表示。

「無論你是學生、老師還是公務員,也無論你是廚師、司機還是保安,只要你有才華、有夢想,都能夠通過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釋放自己的創意、追逐夢想和實現自己的價值」,程武說。

存在IP泡沫嗎?

「這幾年有一個詞非常熱,叫做IP。在文化領域、文學藝術領域,IP主要指的是版權」,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司長於慈珂說,對於創作者來講,版權意味著他的創作不僅作受到了保護,還會引出有更多的看法和有更多的衍生品,所以版權的價值對創作者來說如生命線般重要。

目前,IP多線齊發和多重變現將成為更加普遍的模式,從動漫、文學中來源的IP,經過網游、影視、衍生品、主題樂園等多次變現,稀缺的頂級創意資源在各行業間能夠實現產品的極大豐富和市場價值的最大發揮。

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說,的網路文學在全球範圍內是獨一無二的,目前,網路文學在擁有超過3億的用戶規模,在過去這幾年,非常多知名網路劇和電影作品中,有相當大的一部分都是改編於的網路小說。

2015年8月,網路播放覆蓋人數TOP10的電視劇中有四部都改編自網路小說,而改編自網路小說的電影《致青春》、《九層妖塔》、《匆匆那年》等票房均超過5億元。《盜墓筆記》、《鬼吹燈》等知名網路小說簡體出版超過千萬冊,《鬼吹燈》、《刑名師爺》等版權更是元宵韓國、泰國、越南等國。

《盜墓筆記》電視劇。圖片來源網路

IP所產生了巨大價值,也吸引資本大舉進入。

2016年上半年,文娛產業股權投資案例達到443起,涉及規模782.52億元。其中天使輪投資金額中有15%投資標的是文娛企業,VC/PE投資金額中有近18.6%投向了文娛企業,有369家文娛企業掛牌新三板。

「現在的社會對於年輕人某種程度上太好了」,青年作家蔣方舟感慨,現在的年輕人稍微做出一些成績,就有資本來議論、炒作、收割。不過,資本是無情的,不會考慮長期創作力的持續,只是想著把你捧紅這一陣就拋棄了,再找下一茬可以收割的東西。

目前,熱門IP授權費用從幾十萬元一路被炒到上千萬元,甚至有些網路大神的作品還沒寫完,改編權就已經被買斷。明星IP所在公司估值也被不斷炒高。據不完全統計,2015年,涉及影視領域的併購達76起,涉及資本2000億元。

隨著資本日益成為影響文創企業的核心要素,編劇、導演等各個環節紛紛出現資本綁架的狀況,在資本回報要求下,產品製作周期被大幅壓縮,抄襲、同質化和過度商業化現象越來越多,產品組織方式也出現很大問題。

蔣方舟認為,年輕人愛看的bilibili、Cosplay、二次元等,其實都是發源於國外,只是進行了模擬和拷貝。缺乏原生的青年文化。的創意產業應具有持有而平和的創造力。

經濟年鑒社社長李明也認為,在內容為王的時代,所有資本運作的基礎就是優質內容產品,在競爭種脫穎而出的產品,就是來自於內容生產者的創造力,這種創造力既是創意者經濟的根基和生命,更應該在互聯網生態的發展當中枝繁葉茂,為互聯網+注入原創的動力。

編輯:宮雨霏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