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那一年,轉山轉水轉佛塔,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那一年,轉山轉水轉佛塔,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那一天 ,我閉目在經殿的香霧中,驀然聽見,你誦經的真言

那一月,我搖動所有的經筒,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長頭在山路,不為覲見,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 ,我轉山轉水轉佛塔 ,不為輪迴 ,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倉央嘉措

多少文藝青年默念著倉央嘉措的詩句,忍受高反的折磨,用各種方式來到這片離天最近的神奇之地,西藏。

在後藏的扎什倫布寺,我跟隨著轉經轉佛塔的藏民們,在行走中期待著我的遇見:這裡,有著500多年歷史,全國六大黃教寺院,有世界最大的銅鑄強巴佛,57間經堂,3600多間寺院建築,常駐寺中修習800多位喇嘛,絡繹不絕前來朝拜的虔誠信眾和遊人們。。。。。

扎什倫布寺,也稱「吉祥須彌寺」,是西藏日喀則地區最大的寺廟。寺廟位於日喀則市城西的尼色日山坡上,與拉薩的「三大寺」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合稱格魯派的「四大寺」。這四大寺又與青海的塔爾寺和甘肅的拉卜楞寺並列為格魯派的「六大寺」。寺院依山而築,佔地面積達十五萬平米,層層疊疊的寺舍經殿,深邃曲折的巷道,可以讓人走到腿軟。

同行的朋友感嘆:這不光是一座寺,還是一座城。

高原的藍天白雲下,皮膚黝黑的藏民們,繞著白塔周而復始的轉經。

很多藏民辛苦勞碌,把勞動所得換成錢物后,然後一路磕長頭前往他們心目中的佛的所在地,除了給自己留下少部分生活必需品,剩下的大部分錢物捐給佛教寺院。在他們的心中,信仰是生命中唯一的目標,所有的家庭生活、種作放牧等等最終都是為了敬獻給佛。

信仰的力量,可以讓信的人內心無比強大。

扎什倫布寺里的僧舍、碎石道,古樸厚重。

停下來歇腳的老阿嬤,和一隻背對著我的貓。

沉思中的藏族老阿嬤。在西藏,經常看到很多的藏人,走路時身形佝僂,一瘸一拐,但是不影響他們堅定不移的轉經,磕長頭。

放下簡單的行囊,盤坐地上念頌經書的白髮老者,不知道從何而來,風塵僕僕。

頌經聲中,閉目養神的貓。枝杈交纏的古樹下,行走不停的人。

強巴佛殿,殿里就供著世界最大的強巴銅佛像,佛像高26.2米,肩寬11.5米,腳板長4.2米,手長3.2米,中指周長1.2米,耳長2.8米。殿內不讓拍照,各位自己想象吧。

大殿周圍的僧舍。

寺里的窗戶都裝了布簾用來遮擋高原強烈的日晒,窗里暗黑,風吹簾動,空曠神秘。

跟隨遊客進殿,一縷陽光亮瞎人眼。

精美的壁畫,雕飾。

大殿門口地面鑲嵌著佛教的萬字行符號,用的是綠松石和各種寶石,經年累月,磨的光亮。

拄拐的老阿嬤坐在階梯上休息。

高大雄偉的佛殿建築。

寺院後山轉經的藏民。

在高處可以望見日喀則城。

行走不便的轉經阿嬤,後面跟著小孫子。

擦肩而過的喇嘛和藏民。

最具藏傳佛教風格的佛殿金頂,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重疊交錯的建築。

寺院的宮牆依著山勢將整個諾大的扎什倫布寺圈成獨立的城堡。

手持經筒,目不斜視,步履蹣跚,執著前行,是虔誠的藏民們不變的形象。信眾的世界,是簡單而專註的世界。在這旅途中,在紛紛擾擾的塵世,我遇見了諸多有堅定信念的人。

在光影斑駁的僧舍巷道里,也許下個轉角,會是另一種偶遇。

簾幕重重的後面,有怎樣非凡非俗的人生?

措欽大殿,是扎寺的主殿也是最大的建築,位於寺院的中間位置。迴廊式的經堂包圍著中間的小廣場,這是寺院節慶和佛事活動的中心,也是喇嘛們辯經的地方。

大殿底層大經堂中主供釋迦牟尼鍍金佛像,高3米,是由四世班禪為其師喜饒僧格而建。據說像體內有釋迦牟尼的舍利,還有根敦珠巴的經師西繞森格的頭蓋骨以及宗咯巴的頭髮。

主供佛像兩側為佛祖八大佛像。底層左側是1461年由阿里古格王出資修建的強巴佛殿,強巴佛高11米,兩側為四世班禪親手塑制的觀音和文殊像。

庭院中間豎立著高大經幡。

避開嘈雜的遊人,我獨自在寺中遊走,窄巷深深,靜寂無人。

遇見曲康吉,也就是四世班禪的靈塔殿。四世班禪羅桑曲吉(1567——1662)的這座靈塔殿堂,用了四年零一百三十天時間,於公元1666年建成,靈塔高11米,花費黃金2700餘兩,白銀3.3萬兩,銅7.8萬斤,綢緞9000餘尺,此外,還有珊瑚、珍珠、瑪瑙、松耳石等共7000多顆。

在石階上坐下來,打開手機搜索扎寺的內容,才知道,作為格魯派寺院,扎什倫布寺有著嚴密的層級和管理制度。扎寺設三級組織。最基層的一級為彌村,較大的彌村也稱康村,是按僧人家鄉的地域劃分的。第一彌村約有100名僧侶,由其中資歷最老者任長老並設執事委員會,管理一般事務。

若干彌村組成一個扎倉,各扎倉有自己的佛殿、僧侶和轄屬的土地、牧場、房產,具有一定的獨立性。扎倉有顯密之分,札寺的鐵桑林、夏爾孜和吉康是研習顯宗經典的扎倉,阿巴扎倉是密宗扎倉。

扎倉的主持人藏語稱作堪布,一般須由考取「格西」學們的喇嘛,並經西藏地方政府任命才能充當。

小巷子深處,呼吸老師和小喇嘛邂逅。

管理全寺的最高一級機構是喇吉,由首席委員一人和若干名委員組成,下設分管寺院莊園、財產、財務等僧官數名,格貴二人,翁哉一人。

堪布會議廳的最高首領是班禪在師,由其總理后藏政教大權。其下是堪廳首席長官扎薩喇嘛,代表班禪大師理政。班禪大師和堪廳扎薩喇嘛也是札什倫布寺的最高領導.

粗粗的了解了扎寺,繼續前行。路過的黃教喇嘛,頭戴著黃色雞冠帽。

拐進一處小院,有位喇嘛抱著貓微笑著,還給我留下了微信號,讓我回來把他和貓的照片發給他。

回來以後給了他照片,然後時不時的可以在朋友圈裡看到他發的佛教圖文,只是全藏文字,咱看不懂。

迎面的牆面窗口,有年輕喇嘛埋頭玩著手機。

大如鍋盔的門鐺

資深的老喇嘛。

來來往往

蒙面喇嘛

步履匆匆

厚重的老牆與步子輕快的喇嘛

扎寺也掛牌營業,不能免俗。

天邊的白雲,似乎就掛在寺院的屋角。

炙熱的陽光

灑滿扎什倫布寺

黃昏外出歸來的喇嘛。

逐漸散去的遊客。

回復空寂的寺院。

這時,如果有歌聲,應是呢呢喃喃的梵音,在我們緩緩遠離的身後縈繞。高原的晚風拂過,帶著淡淡的藏香氣息,一如佛的不舍,和送行。

那一刻,我升起風馬,不為祈福,只為守候你的到來; 那一瞬,我飄然成仙,不為求長生,只願保佑你平安的笑顏。 那一夜,我聽了一宿梵歌,不為參悟,只為尋你的一絲氣息。 那一日,我壘起瑪尼堆,不為修德,只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世,我翻遍十萬大山,不為修來世,只為路中能與你相遇。

(倉央嘉措)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