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充斥著暴力的GTA5,竟是學校傳道授業的工具?

充斥著暴力的GTA5,竟是學校傳道授業的工具?

用《GTA5》當做教育學生的工具?這家位於加拿大多倫多的精英貴族學校所做的實驗,或許會讓你對那些充斥著暴力犯罪的遊戲有所改觀。

愛玩網百萬稿費活動投稿,編譯 孤島上眺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位於加拿大多倫多的皇家聖喬治學院是一所典型的精英私立男校,繼承著信仰聖公宗的傳統,從該學校每年近三萬美元的費用就能看出來,這就是一座象徵著財富和影響力的堡壘。

皇家聖喬治學院原本是一家專門培養合唱班學生的教會學校,一直擅長培養有藝術才能的學生。在跨入新世紀之後,學校的王牌科目是音樂和戲劇,為了與時俱進,學校還開設了和視覺藝術有關的課程。遊戲這種新鮮事物自然也進入了學校教員們的視野里。

聖喬治大學教堂內景

這兒近期開展了一次實驗性教育項目,目的是想讓學生認識、了解他們在這個社會裡擁有的特權。項目要求高年級的學生遊玩《俠盜獵車手5》這款遊戲,之後以小組形式討論這款遊戲構築出的白人富有男性與社會上其他弱勢群體生活之間的反差。

《俠盜獵車手5》的故事發生在一個虛構的、以犯罪和暴力為中心的美國城市洛聖都里,遊戲中的角色有很多來源於大眾對美國都市生活的錯誤印象,還加上了一些自嘲的意思在裡面。而《俠盜獵車手5》本身就是一個道德真空背景下被美化過的罪犯階層生活的大集合。整個遊戲的開發是由豪斯兄弟監督的,他們自己就是來自中上階級的白人,就讀的也是倫敦一家飽受好評的私立學校。

正在玩《GTA5》的皇家聖喬治學院學生

洛聖都與皇家聖喬治學院可是差得很遠呢。一部廣受好評的09年紀錄片以編年史形式記錄了該學校部分學生的生活,誠如某位評論家所言,紀錄片「展現了這些有著社會特權背景的青少年成長過程中受到的與眾不同的『挫折』。」然而皇家聖喬治學院的學生並非沒有意識到他們與生俱來的優勢。片中,一位當地政治家在向學生髮表演講的時候說到:「你們是世界上最具特權的人之一,而你們利用這些特權乾的事會決定今後的人生。」

聖喬治大學的學生正在練習樂器

一個佔據主導地位的社會群體

保羅·達瓦西是一名教育家,一直對遊戲如何作為教育工具發揮作用很感興趣。他經營著一個叫做Ludic Learning的網站,還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撰寫了一份有關遊戲實用性的報告。與此同時,他也是一名皇家聖喬治大學的老師,專攻媒體素養相關內容。正是他向學校管理層與學生家長提出了這個基於《俠盜獵車手5》開展課程的點子。

「這些學生都是來自中上層家庭的白人男性,在北美社會中這群人是佔據主導地位的社會階層。」他說道,「若繼續發展,他們便能在社會、政府、政治、商業領域擔任重要的職位。」

《GTA5》在很多人印象中是一款充斥著暴力與犯罪的遊戲

維基百科里收錄了至少50位被稱為「老喬治人」的校友,在政治、藝術、媒體、醫藥、工業和職業體育領域各自有著顯赫的身份。

「特權階層是一個在我看來必須要對其他階層的境況更加敏感的群體,」達瓦西說。「他們往往通過較為平緩溫和的方式接觸社會現實,如電子遊戲。對他們來說,玩《俠盜獵車手5》可以比作是去殖民地探索,他們有機會在種族、性別等問題上,通過遊戲實踐自己所擁有的特權。」

羅莎.帕克斯,黑人民權運動領袖之一

出乎意料的是達瓦西把他的觀點闡述給家長和教員后,所有人都覺得這會是一個值得探索的嘗試,他本以為精英階層會對這類充斥著暴力的遊戲敬而遠之。多數學生已擁有家用遊戲機和《俠盜獵車手5》的拷貝,而不曾被允許購買主機的孩子也都想辦法借到了主機和遊戲。

達瓦西鼓勵學生們進行公開協作。學生在家玩完遊戲之後或是寫下他們的體驗,或是創作視頻、漫畫和圖解作文。在課堂上,他們坐在一起分享成果,討論在遊戲中他們是如何遊玩及與角色互動的。

達瓦西強調這門課程對於這群年輕的學生有很特殊的意義,他們都「很腳踏實地、樂觀開朗、善於溝通,非常積極地與自己的矛盾鬥爭。」他還補充說這些學生都很聰明,富有理想主義並且嚮往自由。他們明白大部分文化和藝術裡面都有各種偏見,如果不能摒棄偏見,就很可能會產生對社會情況的誤解。

「有問題的遊戲中亦能產生具有建設性的對話,」達瓦西說,「比如關於暴力、仇視女性、身體形象及種族主義的討論。批判地思考我們與這些問題之間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

遊戲中三主角之一的富蘭克林,在遊戲初期居於社會底層

體驗他族

《俠盜獵車手5》其中一名主角是一個比較討喜的年輕非裔美國人富蘭克林,在貧困中成長的他以暴力罪犯的身份生活著,平日里自然也少不了幹些殺人越貨的勾當。達瓦西說有一個學生的計劃就是改變富蘭克林的故事走向。「遊戲中富蘭克林嘗試遠離黑幫道路,卻最後失敗了,不得不重拾犯罪生活。這其中隱含的信息是罪犯式生活方式的引力太強了,無人能從中徹底脫身。」

「所以這名學生就利用遊戲內置的攝影軟體拍攝了一個富蘭克林完全遠離罪犯生活、並且成為一名傑出的軟體開發者的故事。通過重新塑造故事,這些學生也學會了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待這些故事材料。除此之外,學生們還創造了反霸權的媒體,挑戰遊戲里的一些權力結構。這是一種方法論,能讓學生反思部分媒體對特定群體可能造成的傷害,並讓學生去調和修復其表達的內容。」

富蘭克林在遊戲中經常與警察發生衝突

達瓦西補充說自己的作用是引導學生面對他們所遇到的問題,比如向學生展現遊戲中暗含的政治性。

「這些學生沒意識到的是,黑人在現實中仍受困於遊戲中未體現的諸多社會問題,大眾在種族問題上的刻板印象也時刻困擾著她們。遊戲讓他們得以體驗當一名黑人的感覺,面對黑人要面臨的種種問題,從而也接觸了身份遷移的概念。這種體驗本身變成了一種商品,成為黑人只是其中的一個種類罷了。」

有些學生創作了一個視頻,描述一名白人男性開著一輛皮卡在富蘭克林所住的街區兜風。這部作品的初衷是批判中產階級玩家彷彿主題公園遊客般進入遊戲中那些基於刻板印象所描繪的貧民區,而對他們現實中處處可見的其他階層的生活卻一無所知。

1992年的洛杉磯暴動

達瓦西注意到《俠盜獵車手5》使用了大量的反諷手法來批判美國文化,但是這些反諷內容經常會被年輕玩家誤認為是真的。不過參與實驗的學生顯然對這些反諷瞭若指掌:「部分學生學會了透過現象看本質,明白遊戲中的暴力表現並非單純暴力,對於那些諷刺內容也有了自己的理解。」

對於達瓦西和他的學生們來說,《俠盜獵車手5》的這層諷刺內涵值得去花更多精力去探索了解。「在遊戲對黑幫電影和嘻哈視頻的諷刺中,明顯包含了很多人對美國社會的刻板印象。」他說,「開發者們用『開玩笑』這種說法來掩飾他們的行為,但對多數人包括一些學生來說,電子遊戲和娛樂媒體乃是他們唯一體驗這種社區環境的方法。不幸的是,他們被這種表象蒙蔽並且信以為真了。」

《GTAV》中的一個刻板的黑人形象拉瑪

「《俠盜獵車手5》集中體現了西方社會當中的諸多問題。好比你隨便拿一份報紙,上面必然刊有警察和少數族群起衝突的新聞,這也是遊戲的一個核心機制:與警方正面衝突。所以遊戲會讓玩家扮演一名黑人角色,親身參與這種儀式性的、威權和種族的對立衝突,這有助於他們對現實的衝突更好地進行反思。」

性別和性

對許多人來說,《俠盜獵車手5》對女性的刻畫是存在問題的,不少對評論家指出遊戲中存在仇視女性的傾向。遊戲允許玩家與性工作者進行交互然後殺害她們,而大部分的女性角色要麼潑婦,要麼是玩家發泄性慾的對象。

遊戲中鮮有正面形象的女性角色,女性多以妓女的形象出現

「媒體素養課和數位素養課並不少見,」達瓦西說,「每個學校都會開展此類課程,不少課程都正確的呈現出了女性在影視、漫畫及其他媒體中的形象。但與其單方面告訴學生女性在藝術作品中的表現方式,不如讓他們親身體驗這款遊戲,思考女性是如何在不經意間被物化的。」

在課堂討論之中,學生們探討了遊戲中積極形象女性角色的缺位問題。一些學生指出,單人遊戲部分應該和在線模式一樣給玩家扮演女性角色的機會。有學生提到遊戲中的性工作者身上有瘀青與傷痕,標明了她們屢遭暴力,這些傷痕甚至可能誘使玩家對她們造成更多傷害。學生還討論了遊戲中麥克遊艇救女的任務,此時麥克的女兒當時正與色情影片製作人開派對。一方面是對女兒飽含慈愛的父親,另一方面是放縱無度的女兒,這種截然不同的形象塑造顯然非常具有傾向性。

「遊戲中對男女兩性的展現方式非常重要,因為這透露出了製作者對於對於性別的理解。不幸的是這種理解常會以狹隘的方式表現出來,當這些錯誤認知隨著遊戲廣為傳播時,不僅會對開發者自己的名譽造成傷害,也會對整個社會產生不良影響。在玩遊戲的過程中,學生們很關注不同性別展現出的不同形象,以及洛聖都的各個地方又是怎麼定義「陽剛氣」的。」達瓦西說。

遊戲界著名女權評論家Anita Sarkeesian,大肆批判過《GTAV》中的女性形象都是物化

每個學生顯然都知道遊戲中很多關於女性的描繪是負面的,但即便完全了解這點,有些學生也不會拒絕參與一些負面的遊戲任務,譬如殺害性工作者,或為了獲得獎勵觸摸脫衣舞者等。而這也是達瓦西舉辦這次實驗的原因之一:「在男孩的性心理處於發展階段時,他們開始對女性擁有自己的觀點,也很容易受《俠盜獵車手5》這類遊戲的影響。另一方面學校徹底無視了這些遊戲,從來沒想過對這些男孩進行正確的指引。我們任由他們自己了解世界,卻沒有在他們探索的過程中給予適當的幫助,因此如何教他們以健康的心態去看待這些存在的問題,是學校的當務之急。」

暴力和男子氣概

之所以選擇《俠盜獵車手5》,並不是因為達瓦西是這個系列的冬粉,他更沒有這款遊戲有什麼負面印象,而是單純地覺得它作為文化教育的工具很不錯。

「我是為了研究才玩GTA5的,這事對我來說其實是一件苦差。雖然我很佩服這款遊戲所取得的成績,但是開車亂跑殺人實在不是我的菜。作為一種文化,我甚至覺得它有一定的破壞性,當然這只是我自己的感覺。不過作為一款教育工具,讓學生對當下社會的問題進行了解和反思,GTA5無疑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

崔佛,遊戲的主角之一,象徵著暴力與無序

男性玩家玩的很多遊戲都會涉及到某種形式的暴力,GTA5是這些遊戲中最為典型的代表。但達瓦西發現有些男生玩這些遊戲並非為了釋放暴力慾望或生活壓力,而是會用一種比較平和的心態體驗遊戲,更有甚者只是單純喜歡在遊戲中開車。比如有個學生就塗了個粉色的車,目的是挑戰男性陽剛之力的刻板印象。而另一個學生創作了一個包含兩個洛聖都的漫畫,一邊的角色是超級陽剛的典型,另外一邊的鏡像角色則善於思索與交流。當兩名角色遇到相同情況時會用完全相反的方式解決,這種對比也顯示出並非所有玩家都崇尚暴力。

很多人認為《俠盜獵車手5》是一個玩家可以為所欲為的開放世界,達瓦西的學生當然也不例外,但他卻覺得遊戲在「為所欲為」上做得遠遠不夠:「遊戲並沒有給玩家更多除了暴力以外的選擇,所謂的自由度只是個幌子。比如當你在街上撞到行人時,對方唯一的舉動就是罵髒話。這個時候你可以跑掉或者將行人揍一頓,甚至用火焰噴射器之類的玩意兒幹掉他。但遊戲不允許玩家面對行人開啟一個對話樹,說『不好意思,我撞到你了』或者『你怎麼這麼刻薄呢?』之類的客氣話。這種溝通對於不善表達、沒那麼有侵略性的玩家來說是個很大的問題,而這種情況在很多遊戲中普遍存在。幸運的是結課之際很多學生開始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諸如『男性霸權』等辭彙,並開始意識到這些關於男性的表達是有問題的。」

暴力似乎是《GTAV》中唯一提供的交流手段

學校和遊戲

對達瓦西和其他教育從業者來說,利用電子遊戲教學是未來的一個趨勢。他們認為遊戲正處於文化的中心:學生們不僅理解遊戲,他們也享受與遊戲的交流互動。

「學校不能無視這些遊戲,」他說,「你不應該採取一味封殺的方式,全然不考慮這些遊戲所包含的深層內容。尤其越來越多的未成年兒童開始接觸《俠盜獵車手5》這類成人向遊戲,如何正確引導他們是學校和家長必須要面對的問題。當然了,我們不能要求所有學校都把GTA帶入校門讓學生做實驗,這並不現實。本次試驗只是一種探索而非長久的模式。我的初衷也並非主動鼓勵學生去玩暴力或性別歧視的遊戲,而是讓他們學會從暴力中反思。這次試驗的結果也比較符合我的預期,學生之間圍繞這款遊戲展開了很多有意義的對話,我希望在其他學校與課程中里看到更多類似的探索與實驗。」

通過這次特殊的遊戲實驗,皇家聖喬治學院學生或許會對未來有不一樣的理解

達瓦西還特意強調這門課程是完全針對他所負責的學生量身定做的,從任何層面來說都不應該被視作是一個示範課程。他也想看到針對來自其他背景學生的類似實驗。而對於參與實驗的學生,他相信他們已經學到了一些寶貴的東西。

「我正在教這些學生如何學會具備媒體素養,以及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公民。而對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而言,這次實驗並不是一個終點,而是一個起點。我期望的是通過這次實驗能在他們心裡播下關於種族、性別與意識形態的概念,讓他們思考權力的運作方式,並且學會用批判性思維來考慮這些問題。當他們進入人生下一個階段的時候,或許這次非同一般的實驗將幫助他們更好地理解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定位。」

編譯:孤島上眺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