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吹香嚼蕊憶蘇州

吹香嚼蕊憶蘇州

2017.7

1

入伏前每天大雨瓢潑,雨打芭蕉。高樹鬱鬱蔥蔥,白鷺飛飛停停。

留園冠雲樓上一杯清茶,「雲窟」洞門垂下三朵紫薇花。

曲折庭院依稀浮現,小徑分叉讓人緊張。

2

范宗沛大提琴《水色》,評彈如在水上吟,悠悠念道:

想你千里迢迢真是難得到,我把那一杯水酒表慰情。

與你是一別無料到有兩載外,害得我么望穿雙眼遙無音。

這小曲亦真亦幻,晃晃悠悠,連綿惆悵。

3

《浮生六記》翻開一頁。寫的是滄浪亭邊的沈三白與芸娘,倆人過的是小日子理想:「若布衣暖,菜飯飽,一室雍雍,優遊泉石,如滄浪亭、蕭爽樓之處境,真成煙火神仙矣」。

蘇州生活,世俗氣質的柔情蜜意湧上心頭。一盤瓜果、一壺酒、花木蔥鬱、靜動皆宜,所謂知足常樂,最貼切的總結台詞,莫過於書中的台詞——「不必作遠遊計也」。。

書里又描寫「得一清涼地以消長晝」。適逢盛夏,這一句最消暑。「浮生若夢,為歡幾何」,不僅消暑,胸中的抑鬱與志向也一起消了。

4

在蘇州慢慢逛各種園子。斑駁牆邊擺了各式花木小盆景。每個園子山水格局,不一而足,又是一座座大盆景。

盆景與園林,都是苦心經營,巧思布置。建立院子的人,一石一木搭出個「林泉之夢」。枕中已悟功名幻,壺裡誰知日月長。修仙者為是。院牆之內,如「壺中天地」。只要念下咒語,日月星辰,亭台樓閣,皆在壺中。所謂,「壺中天地,目前今古,今日還明日。」

經營布置,小盆栽,園林或字畫,都為神遊而設。胸中有丘壑,小小世界也有大千風景。在此地流連,可玩可居,堅果殼裡做宇宙之王。

記得北京八大處有對聯:「自然生遠心,何必見千里。」正所謂「會心不遠」。因此,「不必作遠遊計也」切題。

5

園林的古名,以「夢隱樓」為佳。我說,此乃「造夢為隱」。一場遊戲一場夢。

心的遊戲,美的遊戲,結界的遊戲。小而有限,引起的想象又無限。

在洞門中看,從窗中看,管中窺,洞中窺。在窗子的畫框之中,上演著活的繪畫。坐看,始終不厭倦,通透也許虛無,可是另一方面,也是流動著的可能性。

別有洞天。也是審美的夢和遊戲。

6

然而,園林的妙處是不曾離開人境。隱者並不全隱,而是結廬在人境。

虎丘有對聯:「七里舊池塘共幾輩交遊連宵詩酒; 三更好明月況萬家燈火一片笙歌」。

在清幽的地方,也要兼顧望一望「萬家煙火」。這是熱鬧,又是遠觀。沾了充分的人氣,加一點仙氣當作料。

豐子愷說他的房子最好在自然與人世之間。

視覺飢荒起來的時候,我唯有走出野外,向偉大的自然美中去找求糧食。然而這種糧食也不常吃。因為它們滋味太過清淡,猶如瓊漿仙露,缺乏我們凡人所需要的『』人間煙火氣」。

好一個人間煙火氣,就是什麼都放不下。

7

張岱說,「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疵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他的朋友有書畫癖、蹴鞠癖,有鼓鈸癖,有鬼戲癖,有梨園癖等等。有趣味的怪癖,放在蘇州恰當。

蘇博展覽中的一些精緻器物。比如鳥籠,比如玉山子,橄欖核,這類東西,也都是蘇州氣質。

蘇州一股氣息頹廢。老於世故,精於算計,再退而歸隱,坐而忘憂。如此留下來老年氣息的文化藝術。

從吳國到到明朝,中間多少年悄無聲息。似乎想不起什麼政治,留下的園林,是生活的藝術,想象的精純。

所以也是修鍊。

8

每日在舊城水岸黃昏散步,斷續聲響。

吳儂軟語,唱些愁緒最佳。用來講白魚、茭白、糖醋排骨一類食物也好。描摹曖昧、粘稠的情事亦可……反正就是綿軟溫柔。

吃的玩的,都有雅趣;世俗氣,加一點想象的詩情,又剛好是市井中的桃源。

那幾日每天傾盆雨,雨後積了大水坑。一時磅礴,好比洞庭水,轉眼蒸騰,無影無蹤。日日笑語歡歌,也碎片一樣也都消散了。

吹香嚼蕊,似有餘味。秋鴻有信,夏夢無痕。

作者:王可越

歡迎分享,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