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10032家「散亂污」企業被取締!算環境帳的時候到了

10032家「散亂污」企業被取締!算環境帳的時候到了

硃紅色的大門,巨幅「金龍種鴿養殖基地」的廣告牌,僅看表面,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這是一家傢具廠。

註:本文圖片均來源網路

沒有廠牌,沒有通暢的道路,一家挨著一家,原本的養殖小區,卻被大大小小的板材加工廠、沙發加工點取代。在河北省香河縣蔣辛屯鎮六百戶村類似的傢具廠有幾十家。其中,多數屬於「散亂污」企業。

近日,《法制日報》記者到河北省廊坊市隨環保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防治強化督查組(以下簡稱強化督查)執法人員一起深入廊坊市香河縣、文安縣現場核查 「散亂污」企業的取締情況。

據廊坊市工信局副調研員貢金城以及廊坊市工信局工業運行協調局局長崔巨才介紹,目前,廊坊市已取締「散亂污」企業10032家。至於取締了這麼多「散亂污」企業,會不會給廊坊市的經濟造成影響?廊坊市工信局倆位負責人肯定地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對廊坊市經濟未形成明顯影響。

「告環境污染狀的少了,環境好了。」在香河縣、文安縣,當地的鄉鎮村幹部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對他們來說,取締「散亂污」企業,他們更願意算環境賬。

環保部環監局副局長夏祖義近日在接受包括《法制日報》記者在內的媒體採訪時透露,京津冀區域「散亂污」企業有10餘萬家,這些企業大多污染物直接排放,其對環境的影響可想而知。

種鴿養殖基地是幌子實為傢具廠

索安陽傢具廠、盧華傢具廠、何文志傢具廠……從浙江、湖南等地來到香河縣蔣辛屯鎮六百戶村,租個廠房,以自己的名字註冊了工廠,有的加上老闆也不過七八個人。說是工廠,實則無異於作坊。

這是香河縣蔣辛屯鎮六百戶村被取締的20多家「散亂污」傢具廠的一個普遍特點。

「這不剩下的就是廠房了,企業早就取締了。」 6月下旬,環保部督查組在六百戶村逐家核實「散亂污」企業整治、取締情況時,蔣辛屯鎮副鎮長高大勇一路陪同。他告訴督查組,隨著今年4月初環保部強化督查的啟動,六百戶村違法「散亂污」企業基本都被取締了。

的確如高大勇所說,環保部督查組查看的幾家「散亂污」傢具廠基本上人去樓空。據高大勇介紹,取締這些「散亂污」企業沒有遇到多大阻力。「原因很簡單,這些企業主基本都是外省來的,他們從一開始就知道,這行干不久,干一天算一天,不讓幹了就走人。」高大勇說,這些人開的廠子,廠房是租的,工人也沒幾個,說走就走。據他介紹,被取締的索安陽傢具廠、盧華傢具廠、何文志傢具廠都是這種情況。

當環保部督查組來到盧華傢具廠時,廠房大門緊鎖,高大勇副鎮長做主用鉗子將大門上的鎖頭強行剪開,進入廠房,督查組看到,廠房的地上種滿香菇。

從盧華傢具廠出來,督查組一路向北,「金龍種鴿養殖基地」的大幅廣告牌引起了督查組執法人員的注意,廣告牌旁邊硃紅色的大門更是醒目。院門外,堆放的條形木頭出賣了種鴿養殖基地。

反覆敲門,無人響應,電話聯繫,找不到院主。院子里的狗叫聲一陣大過一陣。在當地政府的允許下,縣環保局有關人員翻過大門進入院子,原來「金龍種鴿養殖基地」不過是幌子,這家開在自家院子里的企業真實的經營項目是傢具。經過現場核查,環保部督查組發現,「金龍種鴿養殖基地」實為黃金龍傢具廠,現場檢查時,企業沒有生產。但是,車間電鋸沒有粉塵收集處理設施,企業沒有環保手續,打磨工序沒有治理設施,粉塵通過風扇直排。

《法制日報》記者看到,在黃金龍傢具廠外面的垃圾廠堆放著十多隻廢棄的油漆桶。

事實上,變身的不僅是黃金龍傢具廠。據《法制日報》記者了解,香河縣蔣辛屯鎮六百戶村幾十家傢具廠所在位置原本的規劃是畜禽養殖區,但是,最終落戶的是從浙江、湖南等地來的小傢具廠以及本地人開辦的沙發加工廠。

廊坊市取締逾萬家「散亂污」企業

近年來,京津冀區域大氣污染問題已經成為舉國關注的首要環境問題,而從造成京津冀大氣污染的因素看,夏祖義說,工業污染源主要分兩類,一類是重點污染源,另一類就是「散亂污」企業。

京津冀「2+26」城市自己梳理出的「散亂污」企業約有56000家,實際數字遠不止這些。據夏祖義介紹,大概有10餘萬家「散亂污」企業分散在京津冀各地。廊坊市工信局提供給《法制日報》記者的數據顯示,納入廊坊市清理整治範圍的「散亂污」企業有12033家。佔了京津冀區域「散亂污」企業數的十分之一。

「今年4月初,環保部啟動督查以後,工信與環保部門密切配合,不僅摸清了廊坊市的『散亂污』企業家底,而且,兩部門配合環保部督察組,對『散亂污』企業進行集中清理整頓。」廊坊市環保部有關負責人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廊坊市「散亂污」企業整治力度確實不小。

據崔巨才介紹,廊坊市除了對治理無望的10032家企業予以取締外,1644家正在整改提升,剩下的企業準備遷入廊坊市工業園區。他說,目前,廊坊市正在對「散亂污」企業整改進行統一驗收。

文安縣是廊坊市「散亂污」企業聚集地區之一。今年2月,《法制日報》記者曾隨環保部大氣質量強化督查組到過文安縣。不寬的馬路上,奔跑著的是拉著長短不齊的各種板材的車輛,道路擁堵不說,各個廠區內外環境之差更是語言所無法描述。

5個月後的文安縣確實變化很大,不僅路面基本了看不到拉板材的車輛,而且,路兩邊的店鋪也整齊了不少。

據文安縣有關負責人介紹,今年4月初強化督查啟動后,文安縣治理取締 「散亂污」企業步伐加快,據他介紹,截止到目前,「散亂污」企業已完成整改2938家,其中關停取締2669家,整改達標269家。

「什麼樣的企業能夠保留下來,實際上沒有統一的國家標準。」文安縣委有關負責人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在清理整頓「散亂法」企業過程中,縣裡出台了包括各項環保要求的「二十條」標準。這位負責人說,「二十條」就是一把尺子,符合的通過驗收,不符合的一律取締。

在文安縣副縣長李建國看來,「散亂污」企業的清理整治並不是那麼容易,「從去年冬天開始,縣裡與環保有關的部門幾乎就沒有休息過。」李建國告訴督查組,就他個人幾個月下來瘦了近十斤。

在文安縣時,《法制日報》記者隨環保部督查組到了多家已經完成整改或正在整改的「散亂污」企業,經過整改后這些企業確實與整改前的「散亂污」企業區別不小,不僅廠子更像樣,而且污染治事設施等已建設或正在建設中。

面對「散亂污」村民更願算環境帳

由於環保部正在開展的持續一年的強化督查對污染企業特別是「散亂污」企業的整治力度空前,因此,「2+26」城市確實取締了一大批違法建設的「散亂污」企業。因此,認為影響了民生,衝擊了地方經濟的說法不斷。

廊坊市在此次強化督查中共取締了10032家「散亂污」企業,取締的數量占這類企業總數的八成以上。那它又對廊坊市的經濟構成了怎樣的影響?崔巨才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廊坊市「散亂污」企業一年的總納稅是1.88億,「平均一個企業也就一萬多塊錢。這些企業基本上都是個體戶,對廊坊市財政貢獻很小。」 崔巨才說,這些企業對廊坊市的財政貢獻加起來不如一個大企業。

在廊坊期間,《法制日報》記者間採訪廊坊市工信局幾位負責人,他們均表示,廊坊市「散亂污」企業對經濟的貢獻不大,但對污染「貢獻」卻非常大。

就「散亂污」企業對環境的影響,夏祖義說,隨著重點污染源排放情況的好轉,「散亂污」企業對環境質量的影響越來越明顯。「這些企業普遍沒有工商、土地、環保等手續,生產過程中大都存在違法生產、超標排放、未安裝污染治理設施、治污設施運行不正常、存在VOCs治理問題、防揚塵措施不完善等問題,嚴重影響了周邊地區的環境質量及群眾健康。」夏祖義也認為,這些企業對當地的經濟貢獻十分有限,很多連工商手續的都沒,更談不上稅收貢獻和推動經濟發展。

至於取締「散亂污」企業會不會對當地人的生活造成影響?廊坊市工信局相關負責人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香河縣的不少傢具企業基本都是外地人來開的,因為工地上環境惡劣,本地人都不願意干。要說影響的話也就是出租鋪位和廠房的那些人。」 幾乎每天都要下到村裡的包括高大勇在內的幾位鄉鎮幹部最有發言權。在他們看來,取締這些「散亂污」企業后,當地人的收入並未因此急劇下降。

「對經營者個人可能會帶來一些收入,但是這些收入都是在犧牲環境的前提下獲得的。」 夏祖義坦言,這些作坊式企業生產的產品流入市場,形成不良低價競爭,也造成了「劣幣驅逐良幣」,給正規生產企業帶來不利影響,擾亂了市場秩序。

香河縣王莊子村村委會主任劉萬傑算的不是經濟帳,在他算來,污染帳比經濟帳更值得算一算。「就拿我們村來說,因為這些小傢具廠的污染問題,我們沒有接到村民的告狀,電鋸聲吵得村民睡不好覺,粉塵污染就更不用說了。」 劉萬傑說,取締了這些企業后,村民告狀的沒有了。

開在王莊子村的李曉斌傢具廠是此次強化督查中取締的眾多「散亂污」企業中的一家。在留下的空廠房中,劉萬傑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村民們對李曉斌傢具廠的污染問題意見大了,「特別是上了噴漆項目后,嗆得村民天天告狀。」劉萬傑說。

在廊坊市,對於「散亂污」企業的取締以及整治,上至工信局、環保局等市級層面的監管部門下至普通村幹部,他們一致的看法是,這些「散亂污」企業的污染問題遠遠勝過它所帶來的經濟效益,取締這些違法企業既不會對當地的經濟帶來傷筋動骨的影響,更不會影響當地人的生活,用劉萬傑的話來說取締了「散成污」企業后,「村裡更安靜了,環境更好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