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河長、路段長、網格長 高燒天他們為這座城市奔忙

河長、路段長、網格長 高燒天他們為這座城市奔忙

原標題:河長、路段長、網格長 高燒天他們為這座城市奔忙

又是一年三伏天,人都是不願出門的。吹著空調吃著瓜,何樂而不為?

不過,還是有人一想到隔壁老太的午飯沒著落,老年活動室的風扇沒修好;或是雨後河裡的垃圾沒打撈,小區亂停車沒人管,就坐不住了。在上海發著「高燒」時,這些人放棄了室內的冷氣,疾步走上街頭,為城市的環境和別人的幸福奔忙著。

他們的身份是河長、路段長、網格長……雖是「芝麻綠豆官」,但職責在身,天再熱,也不會懈怠。

總在路上的網格長

8時15分,室外溫度30℃。

電瓶車緩緩開過奉賢區庄行鎮楊存路。車上走下來一個人,頭頂著白色遮陽帽,三步兩步趕到路旁的垃圾堆房。

戴帽人叫高明霞,她叫住幹得正酣的保潔阿姨,說話間一把接過老阿姨手中的工具,招呼她去蔭頭底下乘涼。

高明霞是楊溇村的民政幹部,也是一名分管6個村組大小事的網格長。

這條千餘米長的楊存路,是高明霞每天開展巡查和服務工作的主陣地。作為上海農村地區實踐網格化管理的一線人員,網格長們需要隨時關照分管片區內的商鋪、工廠、公共設施、河道衛生、垃圾處理、村民生活……簡單的問題當場處理,複雜些的報送上級或者溝通協商。

安頓了村裡的垃圾清理工作,高明霞跨上電瓶車,趕往沿途的下一站——老年活動室。「昨夜村民4組的楊阿叔說,活動室電視機信號又不行了,我得趕去看看。」

此刻,路段長馮磊也是汗流浹背。他要兜轉的這條馬陸塘街處於嘉定新城(馬陸鎮)的中心地區,雙車道、數百米,兩旁分佈著商鋪、菜場和小區。

近年來,嘉定新城(馬陸鎮)創新地建立了「班子領導當路長、條線部門管路段、屬地單位守點位」的「路段長」工作制,將鎮域範圍內34個路號、214個路段「包干」給所有鎮里幹部。馮磊是嘉定新城綜治辦副主任,而作為路段長,他包乾的區域正是這條馬陸塘街及其周邊的建築、設施。

盛夏時節,居民產生的生活垃圾量要比往常大些。為了監督街面衛生環境,馮磊一大早就跑去馬路塘街集貿市場蹲點。「看到垃圾撿起來,把敞開的垃圾桶蓋合上,損毀的綠化和標示牌則記錄在案。」路段長們帶著一雙善於發現的眼睛,做著力所能及的小事,既檢驗了網格化工作的成效,也豐滿了城市管理的格局。

一頭銀髮的弄堂長

10時,室外溫度33℃。

從老年活動室里走出來,高明霞大汗淋漓。趁維修師傅調適電視機頂盒的檔口,高明霞把活動室里的桌椅重新擺放了一遍,又檢查了其他的設備。忙到這會兒,半個上午已經過去了,沒幹一件大事,但又似乎全是「大事」——關乎村民的環境衛生,老年人的娛樂休閑、人身安全……緊接著,她還要走訪村裡幾戶困難、單親家庭。

要是再年輕20歲,徐志香的幹勁兒也一定不會輸給高明霞。雖是79歲的人了,但畢竟在黃浦區的老城廂生活了近60年,又當了大半輩子的居委幹部,要讓徐志香遠離社區工作,她不願意。

10時,電力公司的工程人員正給徐志香居住的重新小區內33幢房子的電錶進行擴容和移位。重新小區隸屬南京東路街道均樂居委,是1936年建成的老房子。1949年之後,在原先4層樓基礎上又加蓋了3層,整個小區的電線電纜分佈混亂。如今,要對小區電錶箱統一改造,首先得敲開門,準確了解各戶的用電信息。

這個任務只能交給「弄堂長」徐志香。畢竟好多居民連家裡鑰匙都敢放心交給徐老太保管,哪會有敲門不開的道理。

一上午時間,額頭上掛滿汗珠,一頭銀髮在正午的日光下顯得明晃晃。

閑不住的村民河長

12時,室外溫度35℃。

相比路段長、弄堂長,河長們可以不用急一時一刻。即便如此,還是有人「閑不住」,不惜迎著酷暑「上前線」。

去年11月,上海部署落實全市中小河道綜合整治,河長制工作正式啟動。根據上海《關於本市全面推行河長制的實施方案》,個別區還積極動員了社會力量,為每條河道配備了民間河長,憑藉就近居住的優勢對河道周邊的情況進行監督,彌補了行政河長不能隨時隨地監督現場的不足。

位於奉賢區柘林鎮的一條村級河道——國小浜,在兩個月前重新疏浚,水質好了許多。「河道一旦清爽了,河畔村民是最直接的受益人。」張石英自告奮勇,擔任了國小浜的河長。

張石英家的院子正對著國小浜。每隔十多天,村裡的行政河長會到現場查看情況,張石英需要上報新近的情況。

不過,張石英並不甘心只做行政河長的「眼線」。這天正午,他光著膀子抄起工具,把雨後沖刷進河裡的垃圾打撈了上來,給光禿禿的駁岸種上了灌木、樹苗,並自行採購了上百條魚,投入了河塘。國小浜里睡蓮開出了花骨朵,小魚苗自在地遊動,給高溫天氣增添了幾分涼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