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國進民退?山東第一大民企遭遇大變局!

國進民退?山東第一大民企遭遇大變局!

提起山東魏橋集團,行業外的人士印象最深的可能是不久前那場極富戲劇性的「做空反擊戰」。

今年3月,魏橋集團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宏橋被大空頭愛默生分析做空,股價大跌。

盛怒之下,宏橋不僅在港交所連發兩條公告進行駁斥,還將愛默生告上了香港高等法院。除此之外,魏橋集團還向有色金屬工業協會求援稱,「我們遭到做空勢力的絞殺」,並以涉及2000多億元的國內銀行貸款、30萬人的直接就業為論據指出,應對不當必然會引發「系統金融風險」和「社會動蕩」,「希望此事能反映到中央有關領導層面,及早得到相關工作指示」。

8月8日最新傳來的消息顯示,作為佔據山東省電解鋁總產能的70%的鋁業巨頭宏橋,被山東發改委責令關停違規產能268萬噸。據媒體此前報道,宏橋產能約832萬噸,按此推算,宏橋32%的電解鋁產能被砍掉了。

對於山東第一大民營企業魏橋集團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挫折。

企業網站突出世界500強地位

張士平,山東魏橋創業集團(下稱「魏橋」)董事長,生於1946年。他從十幾歲到一個油棉加工廠推車、扛棉包,奮鬥成長,1981年開始當廠長。他領導企業在所進入的三個領域——棉花加工、紡織和鋁業都做到了全國第一,紡織和鋁業還是世界第一。魏橋產的牛仔布遍布全球,鋁板則支持了蘋果手機殼體鋁材的90%。

吳官正擔任山東省委書記時說:「山東有『兩張』,東有張瑞敏,西有張士平,都做的很成功,很了不起。」2015年,《財富》雜誌評出的「年度商人」就是張士平。

2017年世界財富500強中,魏橋排159位。根據官網,2016年魏橋實現銷售收入3750億元,利潤133億元,上繳各級稅金80億元。魏橋的鋁業板塊資產、在香港上市的宏橋,2016年未經審核的收入為613.96億元人民幣,利潤72億元。

張士平的法寶很簡單,就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和擴張產能,他認為做企業如賣青菜,都是「低買高賣,中間不浪費」。他善於併購低迷的國企,不斷新增生產線,嚴格採購,嚴明管理;他在非洲開採極廉價的鋁土礦石,從山東地方政府那裡得到土地和稅收支持,自建電廠、孤網運行、因而擁有比國家電網便宜1/3以上的電力(這是電解鋁最主要的成本);他不僅構建起從鋁礦石到鋁加工垂直一體化、「鋁水不落地」的產業閉環,而且引進最先進的生產設備和技術,在環保方面做到世界領先。

無論紡織還是鋁業,全球的供給都嚴重過剩,而魏橋就在這裡成為「紅海之王」。2014年魏橋超過俄鋁問鼎全球最大鋁製造商,高盛報告稱,宏橋是全球鋁業中少數可以維持利潤者,甚至是唯一一家還在賺錢的公司。政府主導央企鋁業展開重組並在規模上超過宏橋,但也是在2014,鋁業虧損162億元,成為A股「虧損王」。

如今,在魏橋的鄒平生產基地,除了大量紡織廠,還分佈著魏橋6個電廠、6個氧化鋁廠、2個電解鋁廠。20多年時間裡,魏橋打造了「紡織-染整-服裝」這一完整的棉紡產業鏈;而最近10年,其又在鄒平、濱州等地打造出了一個日趨完整的「熱電-金屬冶鍊-鋁產品深加工」的鋁電產業鏈。如今,魏橋已成為國內盈利能力最強的鋁電企業之一,其利潤已經超過紡織板塊。

鄒平經濟技術開發區

據7月31日發布的2017年山東民營企業100強榜單,山東魏橋創業集團以營收超三千億元再次領跑山東省民企百強。

禍起沽空

作為全球最大鋁生產商,宏橋在2月28日遭遇國外機構沽空,在國內各大財經、股票論壇上,大V們對做空報告也是進行了大辯論,看空、看多派互不相讓。

然而,宏橋在被做空后,魏橋集團向有色金屬協會和工信部發出的信函,卻實在讓人大跌眼鏡!緊急報告中開段就提到近期以來,來自美國的做空勢力針對山東魏橋創業集團在香港資本市場的做空行動,影響特別嚴重,可能引起巨大的風險:

魏橋把這次做空事件升級為中美或西方國家鋁業之間的競爭手段,指出西方利益集團通過做空機構打擊投資者對於魏橋創業集團的信心,希望引起一場債務信心危機,從而切斷魏橋創業集團的資金鏈。

信中亦指出,這次做空事件影響的不單是魏橋本身,公司已發展到「Too big to fail」的地步了,一旦大家應對不當,即將影響整個金融體系及社會動蕩。最後希望大家能夠合作幫助魏橋創業集團解決這次的難題,如跟香港聯交所和審計師建立順暢的溝通渠道,力求挽救投資者對於公司的信心。

老斯基財經對此的點評很到位——一家上市企業,財務出現一些問題很正常,哪怕有些造假成分也不致命。但是,當企業不對具體問題回應,而是讓「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背鍋時,這簡直是在向市場宣告:我瘋起來,連自己都做空啊!

此後,宏橋發公告指,Emerson的沽空報告對公司的質疑並不真實且沒有根據,並認為該報告含有誹謗性材料及陳述,要求對方撤銷指控,並向公司遞交令其滿意的道歉和賠償法律費用,否則將向Emerson採取法律行動。

3月21日宏橋再發公告說,已經暫停審計師的審計工作……

據深交所7月11日公告,將宏橋調出港股通股票名單。

標普7月24日發表研究報告表示,調降宏橋評級至B,並列入負面觀察名單。主要由於集團在完成財務報表的關鍵時刻更換核數師,帶來管治及管理風險,若集團未能在8月31日前刊發業績,亦會增加流動性風險。

遭遇去產能

魏橋集團發布的求援書不了了之,而根據中央和山東省的去產能要求,作為鋁業巨頭的宏橋首當其衝。

根據國家發改委、工信部、國土資源部、環保部四部委辦公廳聯合發出的「清理整頓電解鋁行業違法違規項目專項行動工作方案」,山東省發改委724日印發了有關通知,責令魏橋和信發關停電解鋁產能321萬噸。

文件說,魏橋違規建成電解鋁項目5個,違規產能268萬噸;信發違規產能53萬噸,「對以上違規電解鋁項目,由濱州、聊城市人民政府負責於7月底前關停,同時分別停運相應規模煤電機組(不含已納入2017年及以前年度淘汰關停機組)」。

而在不久前,魏橋已按要求完成了25萬噸產能的減產,這部分產能已淘汰項目,電解槽等設備早已老化,減產對魏橋生產形成的影響並不大,也不能扭轉當前電解鋁市場供需格局。但這次魏橋集團的減產,被稱為電解鋁去產能的風向標。國泰君安有色金屬研究員劉華峰當時就預測,關停25萬噸產能或僅為開始,魏橋後續實際產能去化或達百萬量級。

長山鎮魏橋鋁深加工產業園

眾所周知,電解鋁生產過程中會產生大量大氣污染物,如果凈化措施不到位,氟化物煙氣、二氧化硫等氣體將對人體造成極大傷害,屬於高耗能高污染產業。出於環保原因和削減過剩產能,今年以來,全國範圍內的電解鋁清理整頓工作不斷深入。

有人說,處罰魏橋是「國進民退」的最新版本。如果以此來提醒鋁業等國企切實提升效率,以此來呼籲公平的遊戲規則,那是有道理的。但具體到違規產能被叫停,則並非是「民」之退,而是嚴格執行原有的規則。

2015年6月,國家發改委、工信部就有《關於印發對鋼鐵、電解鋁,船舶行業違規項目處理意見的通知》,對電解鋁行業2013年5月以前的違法違規項目明確提出了處理意見,今年的專項行動既是檢查那些違規項目到底處理了沒有,又是處理2013年5月之後新上的違規產能。按違規產能表,魏橋的量最大,自然被砍。

在新的五大發展理念下,地方傳統的鼓勵大幹快上的增長模式無法延續了。當然,客觀上,國企、央企成為巨大獲益者。

從產業發展的歷程來觀察,魏橋「孤網」的出現,是國網、地方政府和企業在特殊的歷史時期相互平衡、妥協的結果。魏橋在「小縣城+大企業」的格局中實現政企深度結盟,受到地方主政者的鼎力支持,由此也增加了與電網企業「叫板」的籌碼。而業內形成共識,魏橋的模式再難複製,即使在新電力體制改革方案落地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再出現另一個「魏橋」。山東還有一批如傳洋、京博、方圓、科達等大型民企的成長路徑與魏橋頗為相似,只是魏橋「觸網」成功才引起了極大的關注。這樣的群體也可視為民企發展的縮影之一:出身草莽,不無野蠻,兵行蹊蹺,勇於博取;他們未如大多同代人般在產業周期起伏、宏觀調控、產權之爭等歷險中被淹沒,反而抓住鮮有的機會,在某一領域左衝右突,最終轟然成勢。

企業家的秉性決定企業的發展,這樣的例子在民企發展的洪流中俯拾即是。市場化方向,法治化軌道,制度性成本,新發展理念,中央與地方、國企與民企的關係……在新框架下,沉默而倔強的張士平,將如何引領魏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