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准大學生怪相:學生放縱,家長著慌,學校瞎忙

准大學生怪相:學生放縱,家長著慌,學校瞎忙

一年一度的聯考已經考完了,施工的再也不需要受限制了,社會上紛紛雜雜的為考生獻愛心的活動也告一段落,一切都似乎平靜下來。

誰都已經熟悉了聯考過後的這一段平常但又奇怪的現象:考生們突然失去了考試的壓力,都無所適從的放縱起來,大家使勁兒的玩,變這法子的鬧;家長們彷彿一下子成了善於鑽營掮客,到處打聽這個高校的「行市」;學校呢,這些考生心目中聖潔的高校呢,也在考生估分、選擇學校、填報志願的空檔里,絞盡腦汁的把自己的學校打扮一番,好讓華麗的外表迷惑家長的眼睛、懵來浮躁的學生。

學生放縱,是因沒突然失去了方向,在教育唯升學論的影響下,學生的一切行為都是為了省上一所心儀的大學。而沒有了選擇考試機會的時候,他們才知道沒有壓力的生活是多麼的輕鬆,玩吧,鬧罷,蹦迪,唱歌,跳舞,家長不管了,老師不問了,我們的學生也就不知道學習是幹什麼的了。教育和學習的目的就是為了升學,孩子和家長都知道連那些特長其實就是為了聯考的時候加分。所以,素質教育在根本就是謊話,一個自欺欺人的謊話。

家長著慌,是因為家長都知道學歷的重要性,什麼本碩博連讀、一本、二本、三本、專接本、專本連讀,單單這些名詞,家長就需要好好學習理解一陣,何況那些全國各高校每年的錄取分數線,更需要家長使盡渾身解數搞來。學歷是任何單位的敲門磚,沒有學歷,你就是牛頓也是白搭;有了學歷,你就是頭笨豬,照樣有人給你發餉。你信不信,的現實就是這樣。

學校瞎忙,其實也不算瞎忙,我說他瞎忙是因為很多大學這些年來只注重大樓,大廳的建設,只注重華麗的外表,從來都不注重教學水平與學生素質的提高。教授、博導給大學部生上課反而成了學校吹牛的資本,教授都去搞項目掙錢去了,搞得不平衡還會出現像張維迎與鄒恆甫那樣像惡狗掐架般的笑話,也給教育部長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難題。平常不好好努力搞好教學,沒有什麼可吹得,招生怎麼辦,請幾個攝影家,把那些本已經很漂亮、很壯觀的大樓PS一番,再請一家設計公司、廣告公司,把發到考生手裡的招生簡章做得精美絕倫、把發到電視上的廣告片整得像美國大片般的引人入勝。所有的高校都知道學生就是一群羊,整來了,不但年年交學費,還給自己的後勤友好單位提供年年剪羊毛掙錢的機會。

在,一切的不正常為什麼會變得如此正常。學習本是為了獲得知識和能力,而知識和能力也肯定不是學歷所能代表的,大學本應該多出大師,卻陰差陽錯地搞出一批富翁和名嘴來。

聯考的初衷是為國家選一些優秀的人才,為賦予他們更重要的責任讓他們學習更多的知識,時代變遷了,30年一成不變的聯考制度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堅持的理由了。

我們建設和諧社會,既要努力減少因為考試成績不理想,而精神崩潰的年輕人;沒有了學歷、文憑的限制,那些假證販子自然就會消失,大學甘於奉獻,力求傳承祖國文化,創造新知識、新文化,大師的出現,一定更會創造出燦爛光輝的新文化,和諧,強大,民族復興的目標才能更早的實現。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