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三隻松鼠訴訟纏身欲轉身自立 生產環節缺失質控不足

三隻松鼠訴訟纏身欲轉身自立 生產環節缺失質控不足

訴訟纏身欲轉身自立一搏 「網紅」三隻松鼠避談「出淘」計劃

在天貓上成長起來的「網紅公司」三隻松鼠長期被兩大問題困擾——生產環節缺失導致質量監控不給力、自身對天貓的過度依賴

憑藉對互聯網時代機遇的捕捉,依靠低廉的獲客成本,天貓上成長起來的「網紅公司」短期內業績得以數百甚至千倍增長並紛紛踏上上市路。然而,它們中有的卻長期被兩大問題困擾——生產環節缺失導致質量監控不給力、自身對天貓的深度依賴。「三隻松鼠」就是集這樣的光環與問題於一身的一家「網紅公司」。

三隻松鼠招股書中披露,2016年7月至今,公司存在15起尚未了結的訴訟,其中有12起是因涉嫌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而被消費者告上法庭。與此同時,儘管以電子商務起家,三隻松鼠卻準備開拓線下業務,將此次募集的部分資金建線下門店,兩年內完成100 家門店布局。

短期內訴訟如此之多,是否說明三隻松鼠對食品質量監控不到位?大規模開設線下門店是否為了逐漸擺脫對天貓的依賴?就以上相關問題,記者向三隻松鼠發送採訪提綱,得到了公司耐心的獨家回應。

生產環節缺失

三隻松鼠成立於2012年,彼時,其創始人章燎源以100萬元成立該公司。章燎源現年41歲,此前並無互聯網行業從業經歷,曾在2003 年至2011 年間,擔任安徽詹氏食品總經理。在此之前,曾是一家塑料包裝公司的電工。

雖然章燎源此前並無金融或是互聯網的從業經歷,卻是一位「找錢」能手。創業初期,他所管理的三隻松鼠獲得多家風投支持,其中包括多家明星股東。2012年,IDG以150萬美元投資三隻松鼠天使輪,此後的B輪、C輪、D輪中,公司先後獲得今日資本、IDG、峰瑞資本的資金。

這筆錢幫助三隻松鼠度過初始的燒錢階段。儘管公司2016年盈利2535萬元,但在2014年,卻虧損1286萬元。對於當時的虧損,三隻松鼠向《投資者報》記者解釋:創業初期,我們在供應鏈端、用戶體驗、倉儲建設、技術平台、產品研發、品牌推廣等方面投入很多,可以理解為「戰略性虧損」。

記者注意到,同為休閑食品企業,以線下銷售渠道為主的來伊份(35.120, 0.05, 0.14%)業績穩定得多,2009年以來,來伊份一直保持盈利,且多數年份凈利潤都有所增長,僅在2012年與2015年凈利潤下滑。

三隻松鼠得以快速由虧損轉向盈利,趕上好時機是重要原因。公司向本報表示,在好的時代環境下,抓住了互聯網時代創建全國化品牌的機遇,是三隻松鼠迅速成長的原因之一。

能夠發展如此之快,三隻松鼠的商業模式有何獨到之處?「不生產零食,但是吃貨的搬運工」,是三隻松鼠的一句宣傳語。之所以這樣對外講,則由於公司是將生產環節外包給合作商,其自身只有研發、採購、銷售環節。這些合作商採用三隻松鼠收購的原材料,按其要求進行中間工藝的生產加工,最後交由公司進行質量檢測、產品篩選及分裝。

質量監控不足

但是,委託合作商來生產堅果、乾果、果乾、花茶等休閑食品為三隻松鼠帶來了隱患。因自身缺席了生產這一重要環節,三隻松鼠旗下產品質量不合格的新聞頻頻出現,對此,公司也在招股書中承認,存在食品質量控制的風險。

就在近日,有媒體曝光,一位來自鄭州的張先生在京東商城「三隻松鼠旗艦店」購買一款「三隻松鼠小美金駿眉」茶葉,檢測出非法添加色素檸檬黃。

此外,記者通過招股書發現,2016年7月以來,三隻松鼠及其控股子公司現存在 15 起尚未了結的訴訟,當中有12起是因涉嫌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被消費者告上法庭。對此,三隻松鼠向《投資者報》記者表示,目前存在的訴訟是個案但非系統性風險。

承認了因食品安全不達標而訴訟纏身,三隻松鼠告訴本報記者,公司也欲提升對食品安全的把控。其所募集的14.3億元資金中,將有1.2億元用於供應鏈體系升級項目。而這一項目便是圍繞食品安全和質量控制的。公司還計劃未來新建檢測工廠,以加強對食品質量的監測。

暫未脫離天貓

除了升級供應鏈體系外,三隻松鼠還計劃將募集資金用在升級自營APP、擴張線下門店上。公司打算兩年內投資2.2億元,來布局100家線下門店。

三隻松鼠以網路作為獲客主渠道,卻要大規模地開建線下實體店。在業內人士看來,這將面臨商業地產租金、裝修和人工成本高昂等「痛點」,必將導致資金投入大、回報周期長等問題。

對於三隻松鼠當前線下門店是否盈利,公司並未直接回應,而是告訴《投資者報》記者,我們的線下體驗店處在摸索和完善階段,目前利潤不是我們衡量的指標,也不具備比較的可參照性。公司的線下體驗店叫「投食店」,並不是以銷售為目的,而是作為連接消費者與三隻松鼠品牌體驗與交互的場所。

升級自營APP、搭建線下門店,這兩點看似都是擺脫大型電商的手段。現今,天貓仍是三隻松鼠的主銷售渠道。2014 、2015及2016 年,公司通過天貓商城得到的銷售收入分別佔到營業收入的78%、76%和64%。

在大型電商平台上銷售產品,也為三隻松鼠帶來高昂的成本。招股書中數據顯示,公司2014年至2016年推廣費分別為4179萬元、8154萬元和1.2億元,支付給平台的傭金分別為3447萬元、7979萬元、1.36億元。

隨著網紅公司在淘寶旗下的天貓平台上逐漸長大,離開淘寶(「出淘」)便成了各家公司自立門戶、逐步壯大的必由之路。更何況,現蜜芽、蘑菇街等老前輩已「出淘」成功,且發展較為順利,這也為想要更多獨立自主權的天貓後輩們帶來希望。

三隻松鼠是否有「出淘」的想法,其如何看待與大型電商的關係?面對這一問題,公司並未正面回答,僅對《投資者報》記者表示,我們與電商平台的初心是一致的,是共生關係。電商平台反而應該重視優質賣家,主動賦能賣家成長,也只有做到這一點,這樣的平台才會生態可持續。投資者報記者張詩雨。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